备受批评的许可证:一年后,MongoDB的首席技术官谈论了SSPL

在备受争议地转向服务器端公共许可证(Server Side Public License,简称SSPL)一年后,MongoDB的首席技术官兼联合创始人 Eliot Horowitz对外分享了自己的想法。

事件回溯

2018 年 10 月,MongoDB 宣布未来将在 SSPL 的不同许可机制下授权 MongoDB 社区服务器软件,该许可允许云服务商提供 MongoDB 服务,但是必须从 MongoDB 获取商业许可或者向社区开源全部代码。

这个更改旨在让使用该公司代码提供服务的(云)供应商,共享用于运行服务的应用程序资源,并做出贡献。这个举措似乎是直接针对云供应商的,正如MongoDB的首席执行官Dev Ittycheria当时所言,(供应商)攫取价值而没有回馈社区。

同年12月5日,Linux发行版 Debian在邮件列表中讨论并决定不使用 SSPL 协议下的软件。2019 年 1 月,Fedora Legal 也对 SSPL v1 协议做出了相关决定,Fedora 已确定服务器端公共许可证 v1(SSPL)不是自由软件许可证。随后,有媒体报道称,“由于 MongoDB 新的服务器端公共许可证(SSPL),Red Hat 将不会在 Red Hat Enterprise Linux 或 Fedora 中使用 MongoDB。”

开源社区对此也不感冒。Open Source Initiative(开放源代码促进会,简称OSI)拒绝了该公司获取许可证的申请。最终,MongoDB从 OSI 的批准程序中将其撤回,但MongoDB继续将其用于自身的产品。实际上,在MongoDB最近活动上,该公司还大力推广在SSPL下为MongoDB开放其Compass GUI。

至于许可证本身,Horowitz认为:“在很多方面,与其说许可证的内容,不如说与他们(开源社区)对我们做这个的看法有关。并且,不知何故,一直存在争论。”

在MongoDB从OSI 的批准程序中撤回几个月后,许可证方面的独立法律专家Kyle E. Mitchell发了一篇博客,哀叹(OSI)浪费了MongoDB的SSPL提供的机会。Horowitz赞同这个看法:OSI错失了“与我们接触”的机会,我们不准备重新提交申请,我们在冬季和社区一起进行了大量修改,并且准备把这些修改都放进一个草案里。”这些事情都表明,提交日期临近。

围绕着开源的“基础信念”,Horowitz认为大多数技术,特别是堆栈底层的核心技术,开源更好。这对涉及的每个人都不错,让开发者保持诚实,保护这些项目不被搞砸,并且可以从中学习,自由地用它做想做的事。

从SQL到NoSQL

MongoDB试图让开发人员从关系数据库的迁移中变得更轻松。最近发布的版本添加了触发器和事务,Horowitz还提到,后者现在可以是分布式的,触发器(Trigger)的实现更像是品牌重塑,因为这个功能已经在MongoDB中潜伏了一段时间。Horowitz注意到,开发者对于触发器的加入也是比较欢迎的。

让开发人员从其结构化的表迁移到MongoDB的文档仍是个焦点。Horowitz承认,不管怎样,在将该方法比作遗留大型机技术之前,关系永远不会消失。事务的添加和连接可能意味着,Horowitz推想“文档确实会成为所有数据模型的超集”。

从竞争中学习,并向微软致敬

如今,由于大量的非结构化数据不断地进入关系数据领域,MongoDB面临着大量竞争。其中一个竞争对手是亚马逊的DocumerntDB,微软也已经在其Cosmos DB上投入了大量资源 。

对于前者,MongoDB称之为“模仿”。对于微软,Horowitz认为,微软对开源的态度正在快速改善,并且朝着以开发人员为中心的正确方向前进。他认为微软不完美,但是确实比过去要好。

对于未来,Horowitz开玩笑地说“正在从竞争中学到很多不该做的事情”。不过,要实现更好的营收,该公司还有一段路要走。因为,在2020财年第二个季度,该公司的收入为9940万美元,同比大幅增长67%,其中9420万美元来自订阅服务。Altas托管服务年收入达到1亿5千万美元,目前占总收入的37%,尽管比一年前公布的18%有了大幅增长,但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参考链接:Licence to grill: A year on, MongoDB’s Eliot Horowitz talks to The Reg about SSPL

  • 发表于:
  • 本文为 InfoQ 中文站特供稿件
  • 首发地址https://www.infoq.cn/article/9zyS7Kff3VZj0NG56vHO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

年度创作总结 领取年终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