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任正非用30年时间打造华为,超越世界级百年巨头,让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全世界抵制华为,他是中国企业精神,他是毛派作风的中国企业领袖

1944年10月25日,一个婴儿出生在贵州安顺市镇宁县一个知识分子的家里。谁都想不到,75年后,这个人将成为美国总统的眼中钉,这个人就是任正非。

任正非的父亲叫任摩逊,他其实并不是贵州人,他的祖籍在浙江浦江,之所以来到贵州,是因为抗战爆发。

任摩逊年轻的时候在北京上大学,跟当时很多年轻人一样,他也是一位热血青年,参加了学生运动,进行抗日演讲,后来在国民党军工厂做会计员,这也成为了他日后落难的原因。由于战事紧迫,工厂被迫迁到广西融水,之后又迁到贵州桐梓,最后在贵州落了脚,也就是在贵州之后,任摩逊遇到了程远昭,便在这里安了家,两人在一所乡村中学当了教师。

在抗战即将结束的头一年的秋天,他们生下了第一个孩子,给他取名任正非。后来又添了一个儿子五个女儿,夫妻两人带着七个孩子艰苦度日。

后来,新中国成立,全国人民加入了社会主义建设中。任正非19岁的时候,考上了重庆建筑工程学院,这所学院后来并入了重庆大学。

考上大学是好事,但也是坏事,因为一家人要挪出口粮给任正非上大学,任正非还要从家里拿走一床被子到学校。那时候生活艰苦,不像现在这么吃穿不愁,因为没有衬衣,任正非在夏天都只能穿一件破旧的外套。

就这么熬到了他22岁那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了,任正非的父亲任摩逊因为之前在国民党军工厂工作过,所以被关进了牛棚。尽管受到迫害,但是任摩逊依旧嘱咐任正非要好好学习。任正非的母亲程远昭则陪着任摩逊,这期间忍受各种屈辱,既要成为任摩逊的挡风墙,又要照顾任正非兄妹七个人,一家人就这么一直熬着,熬到了“文化大革命”结束。

后来任正非在回忆这段日子时深有感触,他认为像任摩逊和程远昭这样投身革命的人很多,当时强调革命的纯洁性,所以采取了严格的审核制度,但是任摩逊和程远昭并非工人和农民出生,也不是国家高级干部,作为平民百姓,他认为其实不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审核。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包容才能团结更多的人,才能让更多的人愿意一起奋斗,所以任正非在之后的创业和经营中都以宽厚包容为人生的信条。

30岁那年,任正非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基建工程兵,当时参与了辽阳化纤总厂工程建设任务,从技术员干到工程师,又从工程师干到副所长,不过他一直都没有军衔。

“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34岁的任正非出席了全国科学大会,成为当时最年轻的代表。事后,任正非对这份荣耀并不感到骄傲,在他眼里,他认为自己的科学发明只是小菜一碟,难登大雅之堂,从这里开始,他一直都保持低调。

从那一年开始,改革开放拉开序幕。这一年任正非43岁,他创办了华为。谁都不会想到,30年后,他创立的企业在全世界掀起一阵巨浪。

但是,华为一路走来的30年并不顺利,可谓是历尽艰辛,公司几度面临崩溃破产,所幸的是,华为总能在最危难的时刻,找到问题的解决办法,绝处逢生。

1987年,43岁的任正非被人骗了200万,这个数字今天看来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何况是在30年前,那简直就是2个亿的概念。而当时大家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而他一下就被骗了200万。不知道当初骗任正非的这个人是谁,这个人如果被找出来,应该好好曝光一下,因为他很可能会将一个伟大的公司葬送掉。还好任正非没有放弃,他找到领导说,只要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把这200万赚回来!

但是领导一点机会也不给他,而且态度很坚决,并且告诉他两条,第一条,任正非必须走人;第二条,被骗的钱必须赔偿。

就这样,不惑之年的任正非不仅没有了工作,还背负了一身巨债,他带着父母和侄子,一大家子人就挤在一间十几平米的小房子里。

整个家庭都失去了经济来源,第一任老婆也和他离婚了,一下步入四面楚歌的人生低谷。为了还债,任正非几乎啥都卖过,减肥药、家用电器等等,但是这并没有缓解生活的困苦。为了大家能够有一口饭吃,任正非的母亲经常起个大早,只是为了捡别人扔掉的菜叶子,或是买一些别人不要的不新鲜的死鱼,这一切只是为了能够活下去。

好在机遇无处不在,而任正非又是一个善于发现机遇的人。一个偶然的机会,任正非跟一位电信行业的朋友聊天,无意中发现中国很多家庭已经开始装电话了,而电话要想能接通,必须就要有交换机。

任正非之前在部队里就是科技创新能手,获过全军技术创新二等奖,他立刻敏感地意识到只要有技术,这个行业大有可为。

于是,任正非找朋友借了21000元创立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这公司其实就是在一个荒郊野岭的地方的一间小屋子,任正非就在这里开始创业了之路,华为就这样诞生了。

创业的条件异常艰苦,这间小屋子是车间,也是库房,还是厨房和卧室,员工都挤在这里,这就是任正非当时的全部家当。

公司成立了,但是任正非发现不对劲儿,这个行业并不像自己当初想的那样。当时中国的电信设备市场被来自7个国家的8种制式设备瓜分,电信市场被国外巨头瓜分了。

华为成立的时候无人问津,城里的市场全被外国品牌占了,华为根本没法跟他们抢。

任正非说过自己崇拜的人是毛泽东,此言不假。城市的市场抢不过,华为便走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他找到一家中国香港的公司,代卖这家的电话交换机,赚中间的差价。没想到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国外品牌看不上眼的地方,华为就努力去钻,加上当时深圳和中国香港正处于政策红利期,于是华为迅速地成长了起来。但这里,任正非终于还清了当年欠下的200万的债务。

赚到第一桶金之后,华为开始了技术创新之路。在任正非看来,只有技术才是科技型公司的出路。技术创新离不开人才创新,有想法的年轻人才是华为的未来。于是,一批年轻有为的大学生被招进了华为。

人才来了,问题也来了。当时的华为没有自主创新的产品,也没有上市,没有人给华为投资。但是搞研发需要投入,缺钱又缺人的时候,你靠什么把人留住?靠什么保证资金链不断裂?靠情怀和给员工画饼?那些东西根本靠不住。

1990年,华为刚成立三年,任正非便创立了一个非常独特的制度——员工持股,享受公司的分红,这样一下解决了人和钱的两个问题。

华为员工的股份加起来占了大头,而任正非作为创始人,反而只占了很小的比例,仅为1.18%。员工们购买的股份,不仅给华为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资金,也带来了干劲。只要员工愿意打拼,公司赚的钱总有他的一份,所以员工就愿意留下来,把华为当做自己的家。华为内部有工会,员工持股以工会的形式共同持有,但不能影响公司的决策,经过几次完善后,被称为“虚拟股份”的制度,既保证了任正非对华为的控制权,又让华为的员工们能享受到公司发展的红利。

为什么说任正非崇拜毛泽东,从全员持股就能看出来,这其实就是一种小规模的共产主义。

在这种制度下,华为创造了“狼”文化,这些“狼”人们,工作起来就像发狂了一样,废寝忘食地搞研发,遇到客户就大家一拥而上拿下。对于很多项目的开发,任正非如履薄冰,因为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豪赌,他对研发团队说,研发如果失败了,你们还可以到别的公司打工,而他只能从楼上跳下去。

庆幸的是,每一次任正非都赌对了。

1993年,华为与贝尔争夺义务邮电局一战,一炮而红。

1994年,华为江苏大战,当年销售额突破8亿元。

1995年,华为销售额达到15亿元。

1996年,华为的交换机进入中国香港,首次服务内地以外的运营商。

1997年,华为进入俄罗斯,首次服务国际市场,此后销往全球五十多个国家,成为全世界销量最大的交换机。

华为的年轻人成了华为的中流砥柱,这其中有一个叫李一男的工程师脱颖而出,但是后来成了华为的劲敌,而这事情要从华为遇到瓶颈说起。

1997年,华为迎来了10周岁,这个时候的华为年收入突破了41亿元,已经位列中国电子百强榜前十。

表面上,华为看上去蒸蒸日上,但是任正非却看出了其中暗藏危险。

在之前的创业中,华为涌现了一大批牛人,一个项目一大波牛人上,项目很快就拿下了。但是,当公司做到一定规模之后,这样的招数就不管用了,部门之间开始出现沟通问题,而且还有了小团体和山头主义。任正非虽然没有亲自带队,但是对公司内部的变化却了然于心。他深知这样下去,华为迟早要倒掉。为了让华为能够活下去,任正非决心改革。

这就是优秀的商业领袖与众不同的地方,在公司最好的时候改革,而不是等到公司快死的时候才想起来要救命。

1997年底,任正非决定上西天取经,而这西天就是美国,这日来就是IBM。任正非到IBM看了之后,发现IBM的管理方式非常先进,完全可以治疗华为现在的问题。于是,任正非就下定决心,无论花多少钱,也要让华为学会这套东西。不过IBM这尊佛可不是菩萨心肠,他们的报价一点儿也没有国际友情,开口20亿。1997年的20亿相当于现在的2000亿,这跟抢没啥区别,但是任正非认了,他直接拍板,这20亿掏了!

回过之后,任正非召开誓师大会,宣布华为改革,计划3到5年内学会IBM的现代管理体系,并且声明,谁要是抵触变革,谁就得离开华为!

一个企业蜕变是需要时间的,而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华为当时已经上万人,而且每天还不断有人进来,而原来在自己的位子上待惯了,失去了进取的动力,也不愿意随意改变。但是如果不想自己改变,那就要被世界改变。

这其中就有当时任正非很看好的李一男,任正非让他学管理,但是他认为这是把他从研发上退下来,是任正非信不过他。于是,李一男选择离职,离职的时候拿走了华为的设备,并且挖走了一批销售精英和工程师,然后成立了港湾网络和华为对着干。

2001年,互联网的寒冬来临,很多企业在泡沫中消亡,而华为也或多或少地受到影响,这时候的华为遭遇创业以来的三连击。

第一重击来自2G技术,当时的2G发展有连个路线,但是这一次华为没有赌对,导致研究出来的技术无人问津,而西方巨头围堵华为,让华为命悬一线。这一次的经历,让任正非有了深刻的认识,他知道技术必须做到领先,才能不被世界淘汰,也正因为这一点,让他在5G上大获成功,不过这都是后话,现在的华为正在遭受第二重击。

第二重击来自小灵通,任正非性格中其实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对小灵通并不看好,因为小灵通是过渡性产品,很快就会被淘汰,于是华为否决了这项目。但是,现实却很残酷,几百亿市场和华为无缘,而做了小灵通的公司赚得盆满钵满,并且还借此打算跟华为在3G上抢市场。这一点让任正非看到了自己没有做到毛泽东思想中的实事求是,后来他感慨道,做产品不能做超越时代的产品,可以领先时代但是不能超越,技术上多走一步,看上去很美,但是当没有谁为你这一步买单时,这一步就将送你走进坟墓。这一记重击还没有回过神来,第三重击又扑了过来。

第三重击来自手机,在手机这个领域,任正非没有涉足,并不是他不想做,而是他不想和国内的友商抢市场,这是他作为中国企业家的一种情怀,因为爱国爱这个民族。之前他做的产品和事情都是直接和国外的品牌硬刚,把国内市场留给自己的友商。所以,任随国内的手机厂商,比如夏新、TCL、波导等,和国外的三星、摩托罗拉、西门子、诺基亚等瓜分手机市场。但是,他这样的情怀并没有得到好的回馈,之后的5G标准投票事件再一次印证了这一点。

这三连击让华为惨败,2002年华为的营收首次出现了负增长,为了活下去,华为两年内裁了6000人。内忧外患之下,任正非的身体累垮了,他患上了癌症,两次手术差点丢掉了性命。大难不死的任正非开始深刻反省,他觉得自己的决策出现了问题,这些惨痛的经历教育了任正非,让他更加看清楚了这个世界,华为还需要再次变革。

2003年,59岁的任正非决定放权,从他一人大权独揽,变成8位高管集体决策。到了2011年,华为实行了轮值CEO制度,终于完成了蜕变。经过这几次历练,华为已经变成了涅槃重生的凤凰。

缓过气来的华为开始绝地反击,从哪里输掉市场,就从哪里找回来。于是,3G、4G、5G项目相继进入研发计划,而之前失去的小灵通市场也要抢回来,当苹果改变了手机之后,华为开始在手机上发力。

这些问题都解决掉了之后,华为开始对准自己的劲敌,李一男的港湾网络,这个让华为心痛不已的劲敌终于在2006年被华为收购。

蜕变之后的华为,依然只是在自己的领域风光无限,但是普通老百姓并不了解它,因为任正非一直都坚持低调。

2005年的春晚上演了一个聋哑人表演的《千手观音》节目,任正非看了之后要求华为也要学聋哑人这种精神。做事情的时候,全公司各部门做到默契配合,减少沟通的成本,最好能够像聋哑人一样,做到不需要语言沟通,而是心领神会。当成功获得掌声的时候,也要像聋哑人一样,听不到这些赞美之词和掌声,任正非以这样的企业理念去把握华为未来的方向。

在华为蜕变的过程中,昔日的通讯巨头纷纷倒下,爱立信、诺基亚成了历史。而华为却用700多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6000多名基础研究专家来和6万多高级工程师来强大自己,形成了强大的技术优势。华为收获了87,805项专利,其中有11,152项核心专利在美国授权。

4G的时代,华为没有像之前对待小灵通那样弃之不理,而是跟着市场走。当时苹果研发的智能手机彻底改变了手机的发展方向,由原来的各种滑盖翻盖旋转盖全部改为直板型,并且和互联网相结合,移动互联网时代彻底到来。

但是4G依然属于过渡型产品,只是在3G的基础上提升了一点速度,依然无法满足未来的人工智能的需求,比如无人机,无人驾驶,万物互联等,这些对传输的速度和安全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所以,从4G技术提出来的时候,华为就开始了5G技术的研究。2018年,华为的5G技术脱颖而出,并且首次以非西方发达国家企业的身份提出了5G的标准,这一举动相当于在挑战美国高通公司在这一领域的霸主地位。

其实华为5G技术服务的目标不是中国,而是西方国家,过去长期为西方国家提供产品和技术服务之后,华为终于了解到了西方国家的软肋——没有普及光纤和地广人稀的现状,成了华为5G真正的用武之地。如果不采用华为的5G和微波技术,那么西方国家在5G上将投入巨资,谁叫西方国家地广人稀呢?用户平均成本显然降不下来。但是使用华为的技术,只需要在原有设备上升级即可,成本极低。而中国人口密集,又有村村通工程,反而不一定非要用华为的技术。

任正非率领华为跟西方国家正面硬刚,却把市场空间留给了国内的战友,跟美国下了一盘大棋。

这让美国总统特朗普恼羞成怒,在2018年12月1日,授意加拿大扣留了过境的华为高管孟晚舟,并且要求引渡,而孟晚舟是任正非的大女儿。一向以自由竞争标榜的美国,开始动用政治手段来胁迫华为。

2019年初,美国纠集五眼联盟向全世界发出不准使用华为5G的警告,但这并不能让任正非屈服。

一招不成,美国又出一招,将华为列入禁令名单之列,不仅禁止所有美国企业采购华为的产品,还禁止美国企业对华为销售任何产品。不久,谷歌听命于美国,对华为禁止使用安卓系统。

面对这样的非难,记者采访任正非时问道,现在是不是到了华为最危险的时候,任正非却回答说,之前员工兜里都揣着钱,不想去艰苦的地方,不听从公司的安排,这种懈怠才是最危险的时候,现在全员精神振奋,怎么会是最危险的时候呢?如此看来,在任正非的眼里,真正的敌人不是外界,而是自己。

而他对待自己的竞争对手却是一种宽容的心态,他说华为只是做产品的公司,你喜欢就买,不能把爱国和产品捆绑在一起,如果谁要像美国制裁华为那样那样用制裁苹果公司,他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因为苹果是一个伟大的公司,他们和华为一样,都是为全人类服务的公司,不应该有民粹主义。

当任正非被问到担不担心去美国时,任正非坦诚地回答道,华为没有他一样可以运行得很好,他没什么可担心的,而且他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也活不了几年,没什么担不担心去美国。这番话让人听了心疼,心疼的是他这样一个老人,早已把生死看得淡然,但是我们却放不下,因为我们希望他能够长命百岁,因为他代表了中国企业家的精神。

最后,让我们用任正非回答记者的提问来结束这篇长文,记者问任正非为什么要以自己的力量去做基础教育,任正非回答说,因为爱国,不想看到我们国家再回到过去被人欺负。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16A00CSP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