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送孩子去国外游学,他其实是换个地方打游戏?

暑假到了,你家孩子摁下了“碎钞键”吗?目光所及,很多孩子都由父母陪同或者单飞到各种夏令营,以打发无学可上、无事可做的时间。

Top5的孩子被发往西方游学,费用基本在5万以上。

北京大学历史系的研究生龚哲是这个链条上的知识担当,他已经连续两年陪同一群少年去欧洲做深度旅游。

中国孩子对欧洲却只有一个抱怨:“Wifi太慢了!”有冷气又有座位的美术馆,是联网组队打游戏的绝佳场所,墙上画框里那些穿丝绸的贵妇、面容老气横秋的天使,他们太难提起兴趣。

这些数字游民如此贪恋游戏的世界,怕是要令父母心碎(心疼钱)。他们有所不知的是,陪同他们游学的辅导老师、当年以全市第一名成绩考入北大,如今继续留在北大读研究生的龚哲,其实才是一个深度游戏迷。

所以今天,我们请来龚哲和徐添,继续研究这个话题:“学霸与游戏”。

我们将要聊到下面几个话题:

1. 玩游戏的学霸是如何游戏、学习两不误的?

2. 学霸在玩什么游戏?

3. 学霸是怎么玩游戏的?

4. 学霸对青少年家庭的建议?

第二期

爱玩游戏的学霸

如何游戏、学习两不误?

访谈嘉宾:

龚哲(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硕士,方向是俄国史和近现代内陆欧亚史)

徐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近代文化史专业博士生)

采访者:

刘晋锋(前游戏杂志主编、5岁孩子的亲生后妈)

聂海洋(九零后,爱阅读、爱足球及足球类游戏)

家长花高价送孩子去欧洲游学,他们却在博物馆里打游戏?

聂海洋(以下简称NHY)

听说龚哲刚带一批孩子去欧洲参加夏令营,都去了哪些城市?

龚哲

主要是罗马、佛罗伦萨、巴黎这些在西方文明中非常重要的城市。

其中一部分行程是去当地的一些美术馆、博物馆了解西方历史艺术文化知识。但每次我们进到一个馆后,一些孩子就坐在台阶上掏出手机打游戏,对馆内的东西完全不感兴趣。

刘晋锋(以下简称LJF)

家长肯定是因为暑假不想让他们在家打游戏才把他们送出去,希望他们对历史文化产生兴趣。可现实跟理想好像有一定差距。

龚哲

中国小孩到了欧洲就是抱怨网速太慢,在餐厅吃饭也低着头玩游戏,服务员来上菜都不抬头的那种。

到西方游学的小孩基本上都是从一线大城市来的,他们给我的感觉是,虽然从小被灌输了很多知识,但这种填鸭的方式并没有让他们对哪个东西产生真正的兴趣,反而是增加了很多压力,所以他们会沉浸在虚拟世界中。

LJF

没有受过美术训练的人,很难突然对西方古代油画发生兴趣,大人也是如此,何况小孩?

龚哲

游戏对孩子有吸引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对现实缺乏兴趣

我在欧洲的时候看到欧洲小孩跟中国小孩明显不一样,他们玩手机就明显没有那么多,我认为是因为欧洲的中小学生课业压力没那么大,孩子可以拓展兴趣爱好。

启动“学霸与游戏”,通过宣传的方式改变现状。

LJF

你自己去欧洲是什么体会?

龚哲

到欧洲之前,我在游戏中曾在这些城市闯荡过,所以到了那里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LJF

我们做个假设,如果有孩子玩过你玩过的那些游戏,那么他到了这些欧洲城市后会不会更感兴趣一些?

龚哲

这两次带团,我发现还是有一些兴趣广泛的孩子的。他们会通过游戏、小说、影视剧拓展知识面,这种自我探索是非常重要的。而现在家长们送孩子去上很多兴趣班,孩子们也就是家长指哪打哪,自己并没有热情去学,导致他们对学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LJF

所以家长应该做的是发现孩子的兴趣或者寻找一种方式去激发孩子的兴趣。

徐添

现在的教育非常重视结果,告诉孩子们说你的乐趣是由最后的结果带来的,这个导向并不好。

游戏的机制挺适合应用到教育中,游戏给玩家设立目标,以明确的奖罚机制鼓励玩家进行探索等等,都是符合人性的设置,它能够满足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些缺失。

LJF

但游戏是有门槛的,不像书翻一翻就行,对很多家长来说,了解游戏的门槛太高了

龚哲

我觉得想要改变这种状态,其实可以在宣传和介绍上多做一些事情。

LJF

这也是我们启动“学霸与游戏”这个话题的原因。我虽然不是硬核玩家,但在你们的讲述中,获得了对游戏的认知,也开阔了视野。

龚哲

如果家长希望引导孩子,首先要正确认识游戏,知道游戏到底带给了孩子什么。

学霸如何玩游戏?

课本上只有碎片化的知识点,游戏里能看到历史的发展脉络。

NHY

龚哲喜欢玩什么游戏?

龚哲

我玩的游戏类型还挺多的,但总体来说单机游戏为主。一开始接触的是即时战略游戏,比如说《星际争霸》《魔兽世界》这类,后来开始玩一些PC端的硬核游戏,像全面战争系列、模拟经营类以及P社(瑞典游戏公司Paradox Interactive,下同 )的游戏。

NHY

玩游戏对你学习有帮助吗?

龚哲

当然有,很多历史类的硬核游戏,在历史的背景和剧情上做得非常精良。即使从专业历史学者的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深度的。像《全面战争》和P社的游戏,里面很多的历史细节,甚至很多冷门历史知识都做得非常讲究。

比如,一般人了解二战的历史都是从几个主要参战国的角度,但在《钢铁雄心》里,一些小国在二战中发挥的作用也能体现出来。

LJF

我们上学的时候,其实都只学主要国家的历史。

龚哲

不但只学主要国家的历史,而且是只学主要国家被挑出来的个别历史,对主要国家的介绍也不是很系统。比如高中历史课本讲世界史,谈到古希腊、古罗马,基本上只讲雅典民主制和罗马法,其他关于西方古代的一切都不会涉及。完全跳过中世纪时期,直接讲到近代,文艺复兴、启蒙思想和所谓的三场革命:英国革命、法国革命和美国独立战争。再接下来就直接到了20世纪。

课本上基本只会把一些被认为比较重要的点拿出来讲,并不会从一个文明整体脉络的角度系统阐释,所以大多数人实际没法建立起一个整体的、相互联系的历史脉络。

徐添

所以很多人的世界史观是碎片化的,在空间和时间上都是断裂的。

龚哲

对,比如在中世纪的问题上,中国高中历史教材讲,中世纪是黑暗愚昧落后的神权统治时代。但其实这是西方200多年前的观念,是启蒙运动时的启蒙思想家所主张的。进入20世纪之后,西方人已经抛弃了这个说法,开始认为中世纪是整个现代文明的起源时期,已经为中世纪翻案了。

LJF

所以反倒是游戏给你开拓了一个新的认知角度。

龚哲

是的,很多游戏会把我们不了解的,西方人视角下的历史展现出来。比如关于波兰,我们平常不太会关注的一个国家,但现在网络上有一个流行语叫做“平独镇露大波波”,被用来形容和描述波兰在历史上的处境,又带一些调侃意味

这个词的由来,是因为在日语中,德国和俄罗斯被翻译成独逸和露西亚,波兰地理上正处于德国和俄罗斯中间,而且历史上波兰的悲剧很大程度上就源于这两个大国,所以在一些历史游戏里玩家就喜欢逆天改命,让波兰反过来征服这两个国家,就这样叫做“平独镇露”,后来这个词就成了一个网络流行语。

游戏不仅是游戏,是历史观的表达。

LJF

从一个历史学者的角度,这种抓大放小的学习方式会带来什么问题吗?

徐添

确实会带来一些问题,比如在我们的教科书和一些研究专著中,经常拿中国和西方作对比,潜台词是中国就代表了东方,但实际上中国不能代表东方,中国只是东亚区域内的一个国家,我们周边的国家,从北面的俄罗斯到南边的越南,人文风俗历史完全不一样,我们对这些国家的了解是不够的。我们看历史的时候很少注意那些小国的历史。

龚哲

这会让我们很难用多元主义的角度来看问题,容易把世界上那些国家的文明特性想得很单一、很片面,符号化地去分类。

LJF

为什么你们在游戏中能关注到那些小国家呢?

龚哲

一方面是因为我们自己是学历史的,还有一方面是因为很多优秀的历史类游戏的历史观和历史思维是非常先进的

游戏中会很注重小国的角色,不会从片面的西方中心史观或者大国决定论史观来看问题,相反会很历史主义和多元主义,尽量把每个地区、每个国家的文明特色、历史轨迹都表现出来。

徐添

像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这些国家一般都会被排除在主流历史叙事之外,很多人会觉得它们无足轻重。但在《钢铁雄心》这款二战游戏中,如果你选择了波兰,就会发现事实并不是如此。

龚哲

《钢铁雄心》对历史的认识确实很先进。我们大多数人对二战的理解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但实际上这场战争里面的内容非常复杂。《钢铁雄心》没有把阵营分成法西斯和反法西斯两部分,而是分成了民主国家、中立国家、法西斯国家和共产主义国家这四大类。这样的分类会更有利于了解东欧这些国家的历史。

LJF

游戏不仅是游戏,是历史观的表达。

龚哲

现在历史学界非常强调多元史观。一些好的历史类游戏和专业历史学界是吻合的,是非常有深度的,会强化多元的思维

LJF

你觉得哪几个游戏公司的历史类游戏做得比较好?

龚哲

P社和《全面战争》的开发商CA做得都还不错。

作为“第九艺术”,游戏像文学一样可以影响我们的人生态度。

LJF

你们在玩中国的历史类题材游戏时是什么感受?

龚哲

中国做得比较好的游戏里面,历史题材的不是很多,更多是关于武侠题材的,像四剑系列,但也很有意思。比如《古剑奇谭》,就非常注重表现每个人物的人生选择,包括人生感悟和价值观。

这种带剧情的RPG游戏,很多玩家会喜欢里面的剧情、音乐等元素。现在有一种说法,把游戏归为第九艺术,认为它和文学、音乐一样,可以用比较文艺的形式来表现一些深层次的情感。

《古剑奇谭》这方面就表现得很明显,很多人会学习游戏里一些主角的人生态度。比如里面有些人物非常独立,还有的人物是经历了很多困难但内心依然洒脱,看淡世事并且保持乐观,还有一些是面临人生选择时的取舍。

LJF

听你的描述,中国的游戏有点类似于青春文学,外国的游戏则带有思辨性和学术性。

龚哲

中国目前的硬核游戏从市场和制作两方面来讲,跟西方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

LJF

所以我想你们这一代既热爱历史又热爱游戏的年轻人,如果加入游戏公司,也许能做出世界级的历史类游戏。

NHY

大众对游戏的认识也比较片面。

龚哲

是的。大众对于游戏的认知普遍是很窄的。比如我们现在谈的游戏,和家长们想到的游戏就不太一样。

其实游戏的类型是非常多样的。粗略划分的话,可以分成手机端、PC端、主机端三类。PC端和主机端的游戏可以有很多艺术性的、有教育意义的题材,手机端就会单调一些,主要是打怪升级的主题。当然也有一些不错题材的手机游戏,比如《将军的荣耀》,也是一款很好的关于二战的游戏。

LJF

手机游戏也有可以像PC端游戏、单机游戏那样体现深层次历史观的吗?

龚哲

《将军的荣耀》,对整个二战的脉络表现得就比较清楚,也会让玩家对一些小国有更多元的认知,一些比较容易被忽视的战役都会在游戏中表现出来。

喜欢玩游戏,更享受从游戏中获取知识的乐趣。

LJF

你们玩游戏果然和普通人不一样,你们在玩的时候还会去琢磨、去研究,学霸都是这样的吗?

龚哲

我觉得是的。不仅是玩游戏,我在看一些历史战争题材的影视剧的时候,也会琢磨。比如以《三国演义》为代表的一些电视剧,对战争的表现就非常不真实,有误导性。

但在一些游戏,比如CA的《全面战争》中,对战争的模拟,士兵阵型、气势的表现就非常真实。

LJF

你们是可以从游戏中体会到知识的乐趣,对你们的个人选择有影响吗?

龚哲

我自己在学术上的一些兴趣是通过游戏培养出来的,比如说我对俄罗斯的兴趣就和我在玩P社游戏时喜欢用俄罗斯的势力有关系。而且我有一个习惯,如果在这段时间看哪个国家或地区的相关历史书,就会开一局和它有关的游戏,后来我发现我的很多同学都是这样。

我有一个学中国史的同学,有一段时间因为在他玩《全面战争·罗马》,就读了很多关于古罗马方面的书。

通过我的观察,我认为中国现在很多对历史有兴趣的青年,他们都是从游戏中培养出对历史的兴趣的

对青少年家庭的建议?

学习压力越大,越想通过游戏来放松自己。

LJF

龚哲可以说一下你们家庭的教育氛围是怎么样的吗?

龚哲

我父亲是比较放养的方式,我母亲对我管教很严。记得12岁的时候,她有一段时间会每天敦促我学英语,当时我对这种方式特别抵触,有逆反心理,就不爱学,这也导致我后来一段时间英语成绩不太好。我觉得如果家长能把教育方式换成游戏的那种奖罚机制,让孩子更容易获得一些成就感,效果会好一些。

徐添

有时候学习压力越大就越想玩。我记得高中时我们午休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就这半小时,也会有许多男生跑到学校附近的网吧去玩。

龚哲

我观察到很多同学学习压力特别大的时候,会很希望通过玩游戏来释放一下。所以我觉得家长老师用“堵”的方式其实是不合理的。

爱玩游戏,是因为没有别的兴趣。

LJF

我有一个朋友,他们家小孩在念高中,他就给孩子每周设立了一个电子游戏日,每周就在这一天玩,他这种方式我觉得还蛮值得借鉴的。

徐添

对,孩子有释放以后就会慢慢明白游戏是怎么回事。与其“堵”孩子,不如教孩子如何自我管理。

龚哲

我觉得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中国的教育方式,我们给了孩子很大的教育压力,但却没有去引导孩子的兴趣和拓展释放孩子的天性,这导致很多孩子的天性被压抑得很厉害,所以想去玩游戏。

LJF

未来你们当了家长,可能会用怎样的方式教育小孩?

龚哲

要找到孩子的兴趣,并鼓励他拓展兴趣。

LJF

你们当了家长会知道,孩子总是一开始有兴趣,但真的要坚持下去其实是有难度的。

龚哲

我们现在聊这个话题太早了。我觉得可能会用很多切实可行的奖惩机制,比如说孩子完成一个小目标给他一个奖励,然后在激励他去完成下一个目标,这有点像游戏中的任务机制。

LJF

游戏设计师都是在一个劲儿地琢磨人,尤其现在根据玩家反馈数据来调整游戏就更常见了,比如一个游戏设计师告诉我说,他们研究后台数据发现,剥夺玩家已经拥有的东西,会导致玩家流失,所以他们现在非常慎重使用惩罚,以奖励为主,这都是值得家长去了解和借鉴的。

大学生疯狂玩游戏,因为以前被告知只要考上大学就行。

LJF

我还看到另外一个现象,很多好学生到了大学就开始疯狂玩游戏,这种情况在北大有吗?

龚哲

很常见。像通宵游戏的情况在北大很普遍。而且这也不能简单地用好学生和坏学生来判定,比如我认识的一些素质很高,知识水平也很棒的学生也都很爱玩游戏。另外我觉得中国学生上了大学之后开始放纵,是因为大学之前的教育和大学存在非常严重的断裂。

大学之前我们就是单纯地学习、考试,没有人教我们如何培养职业兴趣、如何规划人生以及根据这些去选择我该学什么。

我观察进入大学后,学生会分成三种类型,一种是非常注重成绩,这很像高中的思维方式。第二种是过度渲染社会能力的重要性,比如说对一些社团组织的狂热,他们特别看重资历、人脉、权利等。第三种是废柴状态,对前面两种提不起兴趣,但又找不到新的方向,所以就在游戏、刷剧中生活。

但总的来说造成这三种现象还是因为我们在高中的时候没有教孩子去思考要过怎样的人生、要去选择怎么样的职业、去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就被告之只要考上大学就行,但上了大学以后,就失去了这个明确的指导,又不会自我思考,大家一下子就会变得手足无措。

LJF

所以,让孩子自主选择自己的兴趣,保护他们主动探索的愿望,对于孩子的一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比较建议父母从“兴趣探索”的角度看待孩子玩游戏的事情,通过观察孩子选择的游戏类型来发现他/她的兴趣和需求,同时尽量帮助孩子选择好的游戏,而不是让他们因为压力过大,只是单纯地把游戏当做缓解压力的工具。

下一次,我们将邀请另外一位北京大学的学霸来聊聊游戏中的“逆天改命”,因为我们发现,这一代年轻人之所以如此深爱游戏,是他们获得了一种新的特权,在游戏中修改个人的命运、国家的命运和历史的走向,这是阅读无法替代的乐趣,而这又会对他们这一代人的思维方式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90816A0LE44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