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华为5G被迫“去美国化”后,又被美国喊话合作,是阴谋还是真心?

今年5月,英国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美国商务部拟签发一份新规,以允许美国企业和华为公司共同参与新一代5G网络标准的制定。

自从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美国一些科技工程师就无法与华为公司进行交流,而这次拟签发的新规也并没有明确规定有哪些信息与技术可以与华为共享。

实际上,这是一条针对美国企业的规定,它实质上是为了让美国那些在制定5G标准组织中的企业不受“实体清单”的约束,能顺畅地与华为沟通、交流、合作而出现的。

然而,就是这一拟签发的新规定,却让国内误认为“美国允许华为参与5G标准建设”,实际上这份新规针对的主体是美国企业,跟华为完全没有关系,美国低头不假,但华为也不见得是赢。

虽然这份新规现在还在起草阶段,能不能真正出台还存在变数,但美国为何会拟签发这样一份新规,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这份新规如果真的能签发对华为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要搞明白这些,我们首先需要知道什么是实体清单和5G标准到底是由谁来评定的。

01、实体清单是什么?

实体清单是美国出口管制的重要手段之一,如果美国政府认为企业会有违反美国国家安全或者外交政策利益的行为或者可能有这样的行为,即便认定只是有重大风险将参与,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就可以根据美国《出口管理条例》将该实体拉入实体清单。

这个“实体清单”简而言之就是一份“黑名单”,一旦企业被列入,将要受到非常严厉的管制。

清单上的实体企业在进行受《出口管理条例》管控物项的交易时都需要获得相应的许可证,但美国商务部通常都会拒绝这类许可证的申请。

原本可以免于申请出口许可证的物项,也会因为企业被列入实体清单,而被要求必须拿到许可证才能进行交易。

美国企业在“实体清单”上的企业获得许可证之前,不能和他们有任何的受条例管控下的物项交易,也不能给这些名单上的企业提供任何的便利和帮助,否则就是违法行为。

华为的美国子公司,截止到目前还不被允许同母公司进行电话会议,即便是邮件沟通也不行,相应的在美国子公司进行的技术研发,也不能合法合理地转移给母公司,否则有可能会触犯美国刑法。

所以一旦列入这个“实体清单”,就相当于斩断了企业在美国的一切贸易机会,连交流都不可以,这对于任何一个产业链有涉美产品的企业来说都是非常严重的打击,如果核心产业依赖美国比较严重,这一打击甚至可以直接判处企业死刑。

了解了这个“实体清单”对企业带来的危害,也就能够理解去年5月华为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后,华为旗下的海思芯片女掌门何庭波凌晨两点发布的告员工信中为何用上了“悲壮”这样的词。

她说:“如果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都不能用怎么办?为了这个以为永远不会发生的假设,数千海思儿女,走上了科技史上最为悲壮的长征。”

感谢他们没有放弃的念头,感谢那些艰难度过的岁月,正是因为有这些底气,华为才能在美国的全面封锁下同美国斡旋至如今。

02、3GPP是什么

这个5G标准制定并不是哪一个国家或者企业主导的,而是由一个叫3GPP的组织来牵头推动的,这个组织全称是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成立于1998年,是由欧洲、美国、日本和韩国的通信化标准组织发起的。

3GPP存在的目标就是要制定全球统一的网络通信标准,每一次通信技术的改革,全球都会存在多个通信标准。

比如2G时代有美国的CDMA,日本的PHS和欧洲的GMS标准,但这三个标准之间不兼容,也就是说假如用户用了美国的CDMA标准的2G手机,去日本后这个手机不能用了,需要换一个PHS标准的2G手机,对于全球用户来说,非常不方便。

所以3G时代就成立这样一个组织,旨在解决这个标准不兼容的问题。

3G时代虽然成立了3GPP组织,但是最终因为各种原因,美国的CDMA2000、欧洲的WCDMA、和中国的TD-SCDMA三大标准体系也没有达到全球兼容的理想模式。

4G时代在大家的努力下,欧洲的FDD-LTE和中国的TD-LTE两个通信体系都隶属于LTE这一个技术标准,在这个标准下,两个体系总算可以兼容了,这样大大方便了全球的用户。

所以5G时代也同样会延续4G的兼容性,各大网络通信设备制造商和通信运营商都在3GPP的牵头下制定统一的5G通信标准。

“一流企业卖标准,二流企业卖技术”,由此可见这个制定标准对于企业来说有着非常庞大的利润,最重要的是可以通过制定标准掌控全球市场。

03、3GPP的工作流程

3GPP组织就相当于全球通信领域的行业协会,全球各大知名的设备商运营商都可以注册成为3GPP的个体会员,能够共同参与标准规范的制定和讨论,像华为,全球就有14个独立子公司作为个体会员参与其中。

3GPP深知协会中各个会员之间存在利益和政治的分歧,所以一直只想作为学术组织存在。

这样的宗旨就注定了在3GPP组织中以学术和技术为尊,任何的异议和解决方案都需要靠技术来说话。

3GPP共成立16个工作组来进行技术的开发,每个工作组覆盖一个技术领域,组内有详细、标准的工作流程,组员是组织中各个成员派出的代表,组内主席由组员推选产生,一般都是德高望重的技术资深人士。

各工作组会制定各自的目标和议题,主席定期召开工作会议,组员提出技术解决方案,在会上由组员从技术方面针对方案进行讨论和投票,按照得票数的高低来决定方案是否通过。

如果方案得票低,并不意味着这个方案就被判了死刑,下次的工作会议上仍然可以持续提,如果持续不通过,又持续提,主席就可以在组内组织一次真正的技术投票,本次投票得数高低就是最后的结果。

这样的模式和流程相对来说学术氛围浓厚,能最大限度的限制各方利益和政治立场不同带来的影响,组员在组内可以充分交流,以技术来定优劣。

目前,16个工作组内华为都派出了代表,3GPP中主席和副主席共有60人,华为有10人担任主席或副主席的职务,并且华为公司在5G标准专利中拥有3147项,位居专利数榜第一,高出第二名韩国三星的专利数352项。

这种种因素标志着华为已经是美国绕不开的存在,如果美国要参与5G标准的制定,那就必须要面对华为,而华为在3GPP组织中相对于美国企业已经占据优势地位。

如果美国企业碍于“实体清单”的制裁,不同华为交流,美国工程师在会议上只能保持沉默,那么美国企业的技术解决方案就无法在工作组会议上提议,更不用说通过了,这会让美国企业在5G标准的制定上参与度越来越低,越来越被动和边缘化。

如果不让华为使用美国企业的专利,或者美国企业不使用华为的专利,这在国内现有的模式下根本无法进行正常的运转,会严重影响项目进程。

种种因素最终制约的是美国企业, 进而影响到美国在5G标准制定中占据的地位,而这绝不是美国愿意看到的情况。

在这一年的“实体清单”制裁中,美国本想通过技术限制来控制和打压华为,但华为在自身实力够硬的基础上抗住了这次制裁和打压,截止今年2月份,华为的5G基站发货量已经达到60万个。

2019年,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在一次论坛上曾表示:“华为发往全球的5G基站,有一部分模块是含有美国元器件,有一部分不含美国公司元器件,从产品来看,没有任何差异,这种产品都是混合发货的,很难说哪个国家发的是哪种产品。”

由此可见,华为的“去美国化”道路已经在成功的道路上迈进,虽然目前我们与美国企业在技术上还有差距,但这种差距在慢慢减小。

尽管美国不愿承认,但此次美商务部拟出台的新规却在事实上承认了美国在5G标准制定上已经失去领导力,这个规定只是想让美国企业在5G的标准制定中获得更多的利益。

但这绝不是说美国将华为拉出“实体清单”的制裁,这个规则如果出台也不意味着对华为松绑。

任何一个国家或者企业不可能全部掌握5G标准的专利,美国企业和华为都是5G标准制定的重要参与者,沟通和合作才能让技术更加进步。

但这种沟通和合作决不可能是单方面的交流,而应该是双方的互利互惠,任何本着“占便宜”的想法和行为,最终都是不能长久的。

作者:未未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200515A0PAMQ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相关快讯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