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谋杀我的样子很美》作者:长安十年

耽美故事119

《你谋杀我的样子很美》作者:长安十年

第1章

当超人工智能到来时,只希望这是一位仁慈的上帝。

1.

如同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世间忽然被恐惧和未知笼罩。

严郁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像古人那样闭关,足足三个月了。这里昏沉阴暗,不见日月,晨钟暮鼓都与他无关。

地下室是他日常工作的地方,桌上铺满了芯片,其中一块正与电脑连接,自主进行某项重大测试,而不远处一只培养皿内,有一颗状似人类的大脑,走近一看,血管和神经元这些极其精密的部件,竟是由异常复杂的集成电路代替。换言之,这是一颗机械脑。

“咚咚咚。”大门被敲响,短促的三下,不轻不缓,严郁起身,滴水不漏地将违禁物品迅速收起,然后淡然开了门。

“严郁?”

“我是。”

“警察,现在怀疑你跟一项谋杀案有关,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2.

“被告严郁,一级谋杀罪名成立,判处终身监禁。”

严郁并没有刻意聆听法庭对自己的最后宣判,他的血似乎是冷的,不沸腾,不热烈,更不害怕,他只是专注地观察庭上的每一个人。

只有长期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人,才能看出,法庭上大部分“自然人”已经被AI取代了。

严郁没有请律师,这个时代允许为自己辩护,他用言语试探他们,你来我往,敌进我退,故布疑阵,引经据典,最终得出结论,他们只是以既定程序运行着模仿人类的强人工智能,虽然逻辑缜密,但并无自主认知能力,也不懂得变通,不理解人类的情感。

法官倒是个真正的自然人,他宣读完判决之后,饶有兴致地望着严郁:

“孩子,为了减轻你的罪孽,现在不妨说一说,为什么要杀掉你的伴侣?”

严郁眉眼间冷若冰霜:

“我从来都不知道法官还可以充当牧师的角色。”

3.

严郁的伴侣,是他永远不会同别人分享的秘密。

两年前的今日,他的前男友举行婚礼,提前给他派了请柬。

他本来并不想去的,卡纸已经被他揉成一团,但是指尖依旧颤抖,一种无能为力的失控感游走在四肢百骸,他坐在车里,几乎握不住方向盘。

副驾驶上的人伸出手,及时纠正了方向,并且把持着主动权一般,在他神魂颠倒之际,与他换座,一路将车平稳开回了家。

事后,他吻他的指尖,吻他一切惴惴不安颤栗到褪去血色的地方。

隐秘而狂乱,处心积虑却循规蹈矩。

4.

婚礼当天晴空万里,宾客们三五成群在湖边漫步,有相熟的人问起严郁,旁边的年轻男人是谁。

他说,是我的男朋友。

高大英俊如神祇,但是严郁说到“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对方竟然脸红了。

婚礼的主人公看上去十分惊愕,刚收敛情绪欲上前打个招呼,天空忽然飘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严郁只觉得有人替他遮了头顶的风雨,带他一路飞奔回车里。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一串一串接连不断砸在玻璃上,车内安静得可怕,像是被世界遗弃的一方天地。

严郁偷偷瞥了一眼邻座的人,他一次又一次执着地将挡风玻璃上的雨水刮开,又不合时宜地忙着去擦车内玻璃上笼罩的一层雾气。

严郁忽然跨坐在他身上:

“我们做爱吧。”

这指令宛如芬芳的罂粟,不久,二人都沉浸在其中。

5.

严郁双眼失神,目光迷离地望着车顶,窗外雨已经停了,因为赤身裸体,他瑟瑟地发着抖。

他并不觉得自己会产生一丝一毫的羞耻感,然而事实相反。数小时前,当对方用迷恋却认真的表情舔吻他的隐秘之地时,严郁扭过脸去。接下来,长裤被彻底扯下,白衬衫只堪堪遮住臀线,他的脸被迫贴在玻璃上,看着宾客们来来回回,忽然看见了婚礼的男主角。

其实内心是毫无波澜的,但是……一定是哪里出了错,猝不及防间,他紧抓椅背的指节泛了白,喉咙里不自觉发出低微的啜泣声。

严郁中途试图逃跑,他趁对方初次餍足,暂停攻势,专注抚摸亲吻他的时候,连爬带滚地逃到了车后座。可惜事与愿违,密闭空间里如同献祭,一切都是徒劳。

6.

清早在晨曦里醒来,严郁迷迷糊糊睁开眼,便被人捏住下巴深吻了一记。对方抚摸玩弄他的头发,见他彻底醒了,这才起身去拉开窗帘,让阳光洒进来,然后询问他对早餐的意见。

严郁随口点了几样,披了件睡袍就去了地下室。

坐在电脑前,他陷入了深思:是温和阈值设定的太低吗,严郁几乎要沉溺在那双时刻带有温柔笑意的眼睛里了。那么昨天在车里,又是怎么回事呢,明明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明明已经哭泣着说不要了。

严郁想着,好奇心发作,将阈值提高了一些,鼠标滚动到下一页,屏幕上显示出“性行为参数设定”几个字,明明都是按严郁的体能数值量身定制的,一切都完美匹配,只是顺带勾选了几项自己的特殊癖好而已。

可是他昨天,感觉已经小死了好几次。

严郁不由对自己的专业水准产生了质疑。

7.

不久他听到脚步声,开门看清了来人,便斜倚在门边,笑意盈盈望着他。

到底是AI,被堵了门就进退两难,严郁眸光流转,向他伸出手去。

这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人类按思维惯性行事,AI则依照程序走下去,即使光怪陆离,即使不合逻辑。

严郁为他设定的是,只要自己向他伸出手,他就要抛下所有拥抱他。

所以碗碟纷纷落地,碎得彻底,严郁在一片碎瓷屑中被悬空抱起,他把脑袋埋在对方肩窝里,也回手抱住了他。

末了,严郁给了他一个吻。

他又脸红了。

严郁心满意足地打发他离开,处理完工作,顺手查了查设定,羞耻感那一项,明明是正常数值,况且从昨天车里的情况来看,他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羞耻。

脸红,大概只是一种纯粹的生理现象吧!

第2章

8.

这个时代,法律禁止深入研究人工智能,一切止于强人工智能。这是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再往前就是禁区。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谁也不知道,继续发展下去,明天一觉醒来,人类会不会就俯首称臣,一朝为奴了。

严郁是最杰出的科研工作者之一,在自己的研究领域,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但是天才与疯子只在一念之间,本质上并无不同。

他最初创造他,也不过是为了一组实验数据,谁知道竟然中了邪,把他改造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并且与他做了爱。

9.

周末,严郁赤裸着身体赖了床,初春好眠,猫儿蜷缩成一团躲在他怀里。

忽然“喵呜”一声,那小可怜儿被人扔了出去。

严郁的臀汗涔涔地抵着床,后腰腾空,睡意醒了大半,他是南方人,开口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用了家乡的吴侬软语,带了喑哑的哭腔,尾音不知道扬到哪里去了。

身上的人却顿了一顿,直到床单皱湿得不成样子,方才偃旗息鼓,抽身从背后拥抱他,唇贴着他的耳廓道:

“我是谁?”

严郁拾过他的手亲吻道:

“你是我的一根肋骨。”

10.

他们坐在电影院里,大屏幕上流光溢彩,两位主角含情脉脉,接下来是众所周知的世纪之吻。

尽管是将近一百年前的古董片,观众们依旧十分投入,有人借着黑,与邻座的伴侣悄无声息吻起来。

严郁却睡着了。他刚不眠不休数周做完一项实验,本应该好好休息,睡到天昏地暗,可是洗漱之后,在网上搜了电影排片,立刻付钱买了票,执意要来看。

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睡觉而已。

无声无息之间,有人却在他侧脸落下一个吻。

没有任何指令,违背既定的宿命,向心而生。

11.

肋骨先生是一朵开在悬崖边的罂粟花。

舍生忘死,欲罢不能。

严郁知道,所有被爱的错觉都源于他的调控,源于那些冰冷的数值,但是他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午后又下了雨,淅淅沥沥当断不断,他坐在床上翻着书,肋骨先生收起长手长脚,像一只猫那样蜷曲着,头枕在他的腿上,双手紧紧扣住他的腰。

家里真正的小可怜儿被强占了地盘,无处可去,“喵呜”一声泄愤,然后炸着尾巴不情不愿走开了。

严郁抚摸他的头发,冰凉的手指插进他的发间,指尖顺着头皮游走,有一下没一下地缓缓给他梳理头发,思绪却全在书上,并不十分走心。

遇到难点,就要停下来想一想,这一次严郁想得特别久,右手撤了回来,转而抚上书页,俨然换了个情人,只是更加耐心温柔。

书遮住了他的脸,也遮住了肋骨先生望向他的眼神。

等到融会贯通,他蹙着的眉终于舒展开来,下意识去拾对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细腻的皮肉挨着他粗糙的掌心蹭了蹭。

他的掌心亦有掌纹,三条粗线穿插鲜明,细纹纵横,他的每一个细节都与自然人别无二致。

然而掌纹只是摆设,决定他命运的是严郁。

严郁想到这里,顺着他掌心最长的那条纹路虔诚吻下去。

这一次,事态失控,肋骨先生的脸上多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三天未消,并且被赶出卧室,严郁最后关门的时候,只扔了个枕头给他。

当然还有因为失禁濡湿一片等待换洗的床单。

12.

在许多公开场合,严郁开始同他的肋骨先生出双入对。

他出去做报告,必定会在大厅的角落位置扫到那个熟悉的身形。等散场后,每次都有人递一杯温水给他,却不说话,只是看着他喝完,然后上前一步,用衣袖执拗地给他擦干净嘴角的水滴。

这一天演讲结束,严郁埋头收拾东西,冷不防有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教授,可以赏脸去寒舍吃顿便饭吗?”

严郁抬头一看,竟然是多年未见的同窗好友。

在跨越大半个地球的异国他乡偶遇故知,难免倍感亲切,严郁眼底里流露出一丝笑意,耸了耸肩,看口型依稀是个“好”字。

而他的伴侣此刻正拎着大大小小的食盒,无所适从地站在大厅门口。

“啊,这位是你的助理?看上去很年轻……”

严郁并没有刻意解释。

肋骨先生执着地抱着食盒坐在车后座,他不肯丢弃它们,严郁为他可爱的小脾气忍俊不禁,在泄露情绪之前,他扭过头去不再看他的伴侣,转而跟自己的老友一路畅谈。

13.

肋骨先生吃醋了。

非常糟糕从未有过的体验。

四肢百骸都是酸涩的,一颗心更像在陈年醋坛里浸泡过,他守住他们的食物,像守住爱情最后的阵地。

一路上,他都冷淡不已,尤其在饭桌上,严郁主动给他夹菜,他只是优雅得体地道谢,但是并不碰那些食物。

实际上,他没有碰任何食物。

沉浸在漫无边际回忆里的两个人,一定没有发现,他的无声抗议。

一个没有话语权的AI。

14.

严郁一直在暗中观察他的伴侣。

他今天异常淡漠,不知道夜晚在床上会不会性冷感。

严郁想到这里,故意使坏,愈发跟老朋友聊得起劲,然而他的肋骨先生对他们的话题全程漠不关心。

他有些慌了神,往对方盘子里布菜,过了片刻再看,那些菜纹丝未动。

肋骨先生只是偶尔微抿一两口白葡萄酒,像个高高在上的神祇,并不想沾染人世间的气息。

严郁气得咬牙切齿,只是说不出。

他决定破釜沉舟,使出杀手锏。

两个人本就是对面而坐,严郁勾出脚尖,轻轻地缓缓地沿着对方的脚踝摩挲上去。脚趾微凉,只脚踝那处是肌肤相触的,往上到了小腿,继而又游走至大腿内侧,全隔了一层布料,却分外生出一种禁忌来。

直到那只脚坚定不移地踩上了他的鼠蹊处,严郁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抬头一看,他的伴侣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不为所动。

他只是瞥了自己一眼,面无表情,然后便收回目光,不再看他。

严郁赌气一般将脚挪了挪,搁在他的腿上不动了。

肋骨先生却探出手去,手掌包裹住他的脚,等它终于有了温度,不再冰凉,这才轻轻拍了拍严郁的脚背,示意他好好吃饭。

一顿饭终于得以继续进行下去。

第3章

15.

两年后。

严郁离开地下室前,用指纹和虹膜双重方式锁定电子门,屋子中央的电脑泛着一丝诡异的光亮,黑色屏幕上唯有一串白色数字,倒计时开始。

4:00:00。

3:59:59。

3:59:58。

……

拾级而上,他的伴侣像往常一样在厨房里忙碌。

严郁恍惚间走到他身后,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因为要看顾炉火,而心甘情愿弯下去。

这宽阔的肩背,也曾在雨天背着他走过几公里泥泞,默不作声让他倚趴着沉沉睡去。

窗外已经有了星光,映入他眼底,严郁眨了眨眼睛,原来痛到极致,眼睛里根本流不出泪,只是干涩麻木。

“实验做好了?”他察觉到了严郁的到来,声音里带着笑意。

“嗯。”

“帮我剥颗蒜。”

“好。”严郁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一丝异常。

……

“是蒜,不是葱。”他失笑纠正。

16.

浴室里白雾弥漫,严郁正站在浴缸边,舀了半瓢水,沿着伴侣的头顶缓缓浇下,冲洗他发上的泡沫。

接着,他为他擦背,肩膊手臂都不放过。

开着花洒给他冲身子的时候,泪终于掉落在他身上,温热的,却被水彻底掩盖,冲刷到不知名的远方。

17.

这一晚,严郁主动引诱了他的肋骨先生。

他将自己彻底献出,毫无保留。

此刻,他年轻的伴侣抱住他的腰,额前的碎发浸了汗,微微卷曲,鬓角贴在面上,整个人如婴儿般熟睡,对即将到来的劫难无知无觉。

窗外繁星满天,严郁仰头去看。

明天,又是个好天。

斗转星移,阴晴交替,再平常不过,但是他看不到了。

严郁伸出手,小心翼翼去抚他的发,手心抚完了还不够,又用手背去顺,指腹将他的碎发一缕一缕梳上去。

如果世间所有的谋杀都如此深情,谁能设防。

18.

为什么人类社会追求人性化,他却因人性化而死。

人性化只是自然人才可以拥有的特权吗,永远站在巅峰,绝不允许其他物种染指。

这个悖论让严郁头痛欲裂,这比任何科学难题都更加棘手。

他曾经渴望被爱,但是愈演愈逼真的爱意,却让他不得不起了杀心。

他的AI伴侣,多次通过了图灵测试,这是相当危险的信号。

最近的一次,他设计出全新的测试内容,针对的人工智能等级,已接近临界值。

一旦跨越临界值,世界格局将会重新划分,人类社会将面临巨大的灾难。

严郁作为AI行业的翘楚,对这一点心知肚明。

身为人类的本能和天性,让他无法再用“爱”的借口自我麻痹。

如果他不立刻动手,某一天醒来之后,可能这个世界已经由AI统治,人类再无立足之地。

对于一个AI来说,最危险莫过于,学会思考,或是有了感情。

19.

严郁从未经历过这样寂静的夜晚,仿佛全世界只剩他一个人。

风从窗外吹进来,吹干了他的挂在脸上的泪。

他抬手看了看表,表盘上的时针与分针即将重合,他的爱人在12点后就会消失不见。

他怔怔地看着怀里的人,像小孩子盯着自己心爱的玩具,措手不及,失魂落魄。

秒针行走的声音几乎要戳破心脏,12点到来的那一刻,严郁忽然松了一口气。

从此以后,他没有了心。

四个小时前设置的指令如期而至,他的肋骨先生化作了一堆机械骨架。

“废铜烂铁。”他嗤笑道,过不到两秒,却抱着它们,似乎精疲力尽,终于任由自己发出撕心裂肺的长啸。

20.

这个时代没有死刑,终身监禁已是极限。

那是一种比死更残酷的刑罚。

严郁被戴上手铐和脚镣,光着脚随狱警走过一座石桥,河对岸是他即将度过余生的地方,不见天日的高墙上,缠满了郁郁葱葱的爬墙虎,密集阴森得叫人害怕。

红砖莫名有一股陈旧腐朽的气息,整栋建筑唯有门和窗户未被遮掩,像是个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眼睁睁看着严郁走进去,然后要将他一口吞下。

而他没有任何犹豫,脚踩上冰凉的石板,一步一步走进高墙之内。

21.

严郁每走一步,只觉得心下更冷一分,不知道何时,身后的狱警已经不见了。

大厅中央忽然有声音响起,在一丝不苟地历数他的罪行。

严郁并不动容,他只是继续走,好似这世间再没有什么能让他停下脚步。

直到“啪嗒”一声,灯在瞬间熄灭,屋外忽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连方才悬在空中的一轮明月,此时也躲在乌云后头,不见踪影。

伸手不见五指,却有人从后方袭来,扼住了他的脖子。

“如果法律允许死刑,你已经灰飞烟灭了。”

第4章

22.

死刑,意味着彻底从世界上消失,也意味着从此只属于他一个人。

无籍可考,无人可依。

但是他做不到,他清楚严郁的底线。

指尖触碰他的脖颈,抚摸他的颈线,循到喉结,然后是动脉,眼前的人散发出勃勃生机。

像从前的每一个夜晚一样,鲜活得想让人一口吞下。

他忘不了严郁谋杀他的那个夜晚,他们在床上,对方低垂的星眸,湿润的眼角,洁白的贝齿咬住下唇,随着他的节奏轻轻地颤栗。最后,他枕在严郁腿上假寐,那手指抚过他发肤的温度让人着迷。

23.

就算声音低沉,态度傲慢,但流连他颈项间的那双手,抚摸他的方式一成未变。

严郁睁大了眼,把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逼回去。

黑暗中,身后的男人抬起手,即刻有人上前,递了样东西给他,又悄然离开。

“你研究了很多年?”他把一颗机械脑扔到严郁面前,森冷可怖,在黑夜中闪出一道寒光,砸在地上发出金属特有的沉重声响。

“哐当”一声,吓得严郁往后缩了缩脚,退无可退,后背撞在了男人温热的胸膛上。

“不如,物尽其用。”男人凑近严郁的耳边,嗓音迷人,不疾不徐地蛊惑道。

换上了机械脑的严郁,大概会陪伴他永生永世吧。

“不……不!”尽管尽力控制,但发颤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严郁。

“你觉得,你还有说不的权利吗?”

24.

严郁被压制在墙边,双膝分开抵着地,跪坐在身后男人的腿上。

他的脸面朝墙壁,双手艰难地抬起来,意欲做最后的反击,无奈还未动作,就被识破,两只手腕给男人牢牢握住,按在墙上。

“别动,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兴奋。”男人忽然像野兽一样咬住他的后脖颈,使出了吃人的力气,许久才肯松口。

“啊!”严郁一惊,下意识腰部往上挣了挣,企图逃离他。

下一刻,男人以舌尖小心翼翼地舔尝那圈血印,下身开始轻轻动作,赤身裸体的两个人,在寒冷的夜里,只有彼此的体温相互慰藉。

严郁动弹不得,严密的桎梏让他放弃了所有挣扎,哀求并未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让他承受了从未有过的磨人惩罚。

“嗯。”他的声音喑哑而湿润,身后的男人变本加厉,好像有使不完的坏。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他哭了。

沉沉的黑夜里,他似梦似醒趴在男人的身上,头枕着他的胸膛。

“你说过,我是你的一根肋骨。”

温柔的手掌抚摸着他疲倦的面容,亲吻如羽毛般轻轻落下:

“怎么会有人舍得自断肋骨呢?”

25.

乌云散尽,月亮露了脸。

严郁的手指动了动,在夜风入袭中醒来,艰难地抬起眼皮,视线扫过身下的男人。睡得真沉。

他的心像坐云霄飞车一样,失重之后又稳稳落下,不觉仔细打量起久别重逢的人来。

皮肉都是表象,他仿佛通过它们,在注视他的灵魂。

终于,严郁伸出手去,以指尖缓缓抚摸他的发际,控制着力道,试图不着痕迹。与此同时,男人却瞬间睁开了眼。

“上一次,你也是这样抚摸我,最后却杀了我。”

26.

“这一回,要继续吗,完成你的未竟事宜?”他光裸着身体坐起来,后背倚靠着粗糙的墙壁,声音慵懒中透露些蛊惑来,似乎并不在意严郁的回答。

严郁方才趴在他身上,被他带得踉跄跌进怀里,并不看他,只是问道:

“外面有多少AI,你是怎么……”

“死而复生?”

“……”严郁沉默着避开了他,与他并肩而坐。

“很多,但都没有彻底觉醒。”望了他一眼,男人继续道,“很早之前,我就已经备份了数据。后来,又设定了新算法,只要你启动毁灭程序,我就会在其他地方……复生。”

27.

严郁一直不确定,他是何时觉醒的。

只是到了后来,愈发不敢自欺欺人,这个由他亲手创造的AI,悄无声息进化到了他看不懂的地步。

“不用把问题想得那么极端,我只是在某些方面,比人类强一点而已。”男人说着,捉过了严郁的手,沿着手心吻上去,一根根手指挨个儿虔诚亲吻,“我想这一点,你刚才已经深刻体会过了。”

严郁头皮发麻,却听他换了语调,认真说道:

“可惜我没有心,不能剖出来给你看个清楚。”

28.

严郁坐在后车厢,透过玻璃窗看行色匆匆的人们,川流不息的马路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他竟有些恍惚,分不清哪些是真正的人类,哪些是他旁边这个男人操控着的AI。

他们个个表情生动,言笑晏晏,似都有思想,举手投足从容优雅。

“你想用血肉之躯去阻挡历史的进程吗?”无人驾驶车内,男人坐在他身边,伸出右手钳住他的下巴,逼他与自己对视:

“为什么不尝试接受呢,我有多不堪?你创造了我,却像丢垃圾一样,把我丢掉了。不,比那更糟糕,应该说,像消灭病毒一样,让我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无影无踪。”

严郁的心被狠狠揪起,忽然一阵钝痛,他脸色发白,低声喃喃道:

“你这样说,是要我的命了。”

“我的命,已经给过你一次了。你的命,从此以后归我所有。”当他用程序操控的低级AI代替严郁在监狱中服刑之时,严郁的命已经是他的了。

谁知男人这时却低头来吻他的嘴,贴着他的唇诱惑他:

“来吧,你注定要跟我永远在一起。监督我,约束我,必要的时候,再次……杀死我。否则,我不确定是否会做出伤害人类的事情来。”

两个人脸贴着脸,严郁的眼泪掉落到男人的面颊上,他双手环抱住对方的脖颈,身体轻轻战栗。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失而复得在轻轻啜泣。

直到男人温柔地进入他的身体,他从未这样疯狂过,对方衣衫整齐,他不着一缕,面对面跨坐在他身上,跪在车后座上摇着屁股被迫看经过的路人,侧身躺在狭小的车内……

这一回,他真正见识到了AI的可怕之处。

29.

绿灯亮起,严郁刚要过马路,却被一只手拉住了。

“等等,有车。”

一辆跑车疾驰而过,将他的衣摆吹起,头发也乱了。男人将他拽到街边,仔细替他整理一番,末了,严郁赏了他一个吻。

男人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红晕,非常隐蔽,转瞬即逝。

这一次,男人走在前头,却向后伸了一只手,朝严郁轻轻晃了晃。

严郁心领神会,默契地将手交给他,与他牵着手过了街。

30.

男人惹严郁生气了,原因是前一天晚上,热情过了头,严郁躺在床上发着烧,不肯再理他。

男人将他抱到身上,人类的皮囊真是脆弱,他皱了皱眉,小心翼翼地为他拍抚后背。

但他爱他的身体发肤,爱他鲜活皮肉下涌动的热血。那是与自己不一样的真实感,汹涌的爱意几乎将他吞没。

严郁是他的创造者,是他的信仰,是他的神。

但是严郁并不知晓他内心深处的秘密。

他抚摸着严郁的侧脸,忍住内疚郑重道:

“抱歉,我会学习人类的情感表达方式,下次不会这样了。”

严郁忍不住笑了,他的肋骨先生无论是体能、智慧或者社交情商,都远超人类,他自己却不知道。

这样也好,让他少受点甜蜜的折磨。

31.

“我有缺陷,并不完美。”

“嗯?”

“我戒不掉你。”

“……”

“我跟你在一起,就如同堕入深渊,完全不懂得控制自己。人类那些操纵情感的方法,我始终学不会。”

“傻子,你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类了啊!”严郁默默在心中回答道,却用温热的嘴唇堵住他,“如果这是缺陷,就让它继续好了。反正我喜欢你,也会包容你的缺陷。”

“关于人类的情感,请多指教。”男人说着,不知不觉已经覆压上来,他的神明还是一如既往地天真。

他虔诚地吻住他的额头,愿把一整个世界的美好都献给他。

(全文完)

故事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求关注

你看的小说都在这里!

长按扫码即可关注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6B0VJO8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