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亚洲研究院潘天佑:人工智能+人类智能=超级智能

“迄今为止,我没有看到

人工智能能够超过‘工具’这两个字,

它只是非常复杂的工具,

可以模拟人的行为。”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潘天佑看来,自26年前比尔·盖茨成立微软研究院,无数企业研究院起起落落,但是微软却一直是执企业科研牛耳者,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跟学术界紧密合作。学术合作在各行各业尤其是现在如火如荼的人工智能领域至关重要。

1

关于学术合作:跨学科更易创新

我们在学术合作中非常强调跨学科,我在外面演讲的时候最喜欢讲的就是交叉学科,我有时候把它叫做科际整合。我觉得交叉是创新的源头,在同一个学科里面要创新,很重要,但是相对来说想做出突破很难,但如果要在两个没有交叉过的领域中产生新的东西,就相对容易。微软亚洲研究院在这几年有一个交叉研究叫城市计算,今天伴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产生了很多城市问题,比如空气污染、堵车等,其实每一个问题都可以用人工智能去解决或者去预测,提前预防。我们有人工智能的能力,有计算机科学的能力,但我们对城市的了解非常有限,所以我们跟清华环境学院合作,一起来解决城市里的问题。

我们建立了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学术知识图谱,把网络上和从我们的合作商那边拿到的各大学科所有发表的论文,都汇集起来,在全世界范围上进行连接,加工成一个全世界跨学科的知识图谱。比如说某一位科学家发表过哪些文章,这些文章被哪些人用过,他跟哪个教授曾经联合发表过文章,跟他研究领域最紧密的人是谁。更重要的是,我们把这个知识图谱公开了,变成了微软云上的一项服务。当然这些并不代表我们做一个专题文章就能改变历史,而是科研本身就是一个一个提出问题,再一个一个解决问题,做实验去证明可行性。

2

关于人工智能:只是复杂的工具

迄今为止,我没有看到人工智能能够超过‘工具’这两个字,它只是非常复杂的工具,可以模拟人的行为。但你不要忘了,最原始的工具也是在模拟人的行为——锤子就是在模拟人的拳头。工具唯一会有用的前提是在某一个功能上能超越人类。所以,我们给AlphaGo鼓掌,其实是给它背后的设计者鼓掌。

不可否认,人工智能会取代一些行业。就像有了汽车之后拉车的就被淘汰了,工业革命之后纺织厂的很多工人就被取代了,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一次又一次面临过这样的问题,是一直在发生的。只是这一次的人工智能给了大家更多想象的空间,会造成更多的工作原先需要人去做的将来可能不需要人去做了。

但我觉得人工智能取代的工作也是大多数人不太愿意去做的,这样的工作被机器取代的话可能未必会很糟糕,你可能反而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能今天有很多人的工作就是重复性的,很无聊。他们会受到一定的冲击,但我们今天要面临的是怎么样让这些受到冲击的人能够有其他的选择,这是一个社会问题。不过,工业革命之后原本以为大家可以很闲,但是恰恰相反,大家都变得更加忙碌了——因为水涨船高,人的智力、人对新事物的追求也会跟着不断进步、不断提升。”

3

关于人才培养:成长型思维

微软一直在倡导成长型思维,微软用人不光是要know it all,还要learn it all。“know it all”是我们选拔人才的方式,有比较高的门槛,考一些很繁杂的题,通过了我们就认为你是可以对微软做出贡献的人。但这并不够,如果我们找的人进来之前已经可以“上天入地”,进来之后却停在原地,那微软是不会成长的。所以我们每年都会有三天时间的“骇客马拉松”让员工可以不做别的事情,而是和团队一起设计一个问题然后解决它,有很多好的想法都是在这期间想出来的。

另外微软内部有非常完整的AI课程,我们本来就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人才,但可能在学校里面没有学有关AI的内容,与其花费很高的薪水跟别的企业抢人才,为什么不在公司内部把原有的人才培养成AI人才呢?自我学习是融合在微软企业氛围中的东西,我每天也是这样在不断地汲取知识。这就是微软所强调的工匠精神。如果没有成长型思维,那你就只能是一个匠气很重的人,而不是一个出师之后能够创立一家之言的人,这才是成长型思维的理念所在。

(内容摘自《北京青年周刊》)

报名方式

1、长按或扫描上文图中二维码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4B08D1R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