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价10万已上市:和机器人滚床单,到底什么感觉

硅谷Live /实地探访/ 热点探秘 /深度探讨

不久前,由美国机器人研发公司 Realbotix 制造的、具有人工智能的性爱机器人上市了!

售价 1.5 万美元,合人民币 10 万左右,你买不买?

这款机器人(到底该叫“它”还是“她”呢?)叫 Harmony 3.0,小探把它叫做 “大和谐机器人”,是世界上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性爱机器人,顺带也可以和用户产生情感交流。

性爱机器人顾名思义,是“性爱人偶”与“机器人”的结合。

那么,早期的性爱人偶是什么样的呢?看了下面这几张图,你的内心估计会很复杂:

这生无可恋的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头再看看 “大和谐”,是不是被科技的发展感动了:

为了更像人,大和谐身体内还有加热器,能模拟类似人的体温,不会碰起来冷冰冰的。

脸蛋、身材,任你搭配

这款娃娃从五官长相、到身材头发、到体型、性格,再到全身细节,全都可以私人订制。

小探觉得左下角红头发的,长得有点像现任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上排左三金发的,长得有点像帕里斯希尔顿。

虽然换张“脸”就像有个新的娃娃一样,但是换“脸”的过程实在有点恐怖。

前方高能预警:

图自网络

试想一下,晚上半夜三更一翻身,看到身边躺着这么一位...

除了外表像人,机器人还有性格和记忆:大和谐的 18 种性格设定里,包括 “可爱”、“善妒”、“性格冷淡”、“健谈”等等。

不过小探觉得,“18 种性格里选一个” 其实还是单一性格,这点和人还是不太一样,人是会有复杂、多变的性格的。

而大和谐可进化的 AI 系统大概是它最大的亮点:利用这个系统,它能通过与人交流的过程中不断学习这个人的性格、喜好,慢慢就能和人类发展出真实感情 ── 这点和人类其实已经很像了,两个人在谈恋爱时不也是互相适应、互相学习、随着对彼此了解的加深,感情进一步增加吗?

图自网络

哦对了,大和谐说一口带有苏格兰口音的英语,可见学好英语很重要啊亲们。。如果长时间不和大和谐说话,它会心情不好的。

或许你和小探一样好奇:到底是哪些人在买这种娃娃?

这家公司创始人马特麦克马伦说,很多买家都是在现实生活中“人际交往有困难” 的人。出于种种原因,有些人在 “找到伴侣、坠入爱河” 这件事情上,就是比别人更困难一些,而能沟通、能聊天、能提供陪伴的性爱机器人或许能解决这个问题。

人际交往有困难,人“机” 交往就没困难?是的,因为机器人已经逐渐能够产生情感了。

全世界最像人类的机器人

比如这个美女机器人 Erica,就因为其高度智能,被冠以 “全世界最像人类机器人” 的称号:

和“大和谐”不一样,Erica 可不是性爱机器人。Erica 的人物设定是一名 23 岁的年轻女性,可以和人聊天、能胜任前台的工作。

现在把硅胶娃娃做得很像人也不是什么难事,而 Erica 的特别之处在于,她不仅长得像人,表情也非常像人。

小探在找图片的时候,有几张图片让小探觉得这根本就是人类才会有的表情啊!

比如这个:

像不像真人?这是因为她能通过硅胶皮肤下埋着的数十个气动执行器来表达一系列情绪,模仿各种人类表情。

再比如这个被摸脸的:

这张照片截自于彭博(Bloomberg)对 Erica 采访的视频。视频下不少人留言,说彭博记者随便摸 Erica 脸的行为很 “creepy”(诡异),让他们觉得 Erica 受到了“侵犯”。

有意思的是,这意味着大家已经开始把 Erica 当做 “人” 而不是 “物” 了:其实记者摸的只是硅胶 - 而谁会觉得摸硅胶是 “侵犯” 了硅胶呢?

Erica 背后的科学家叫石黑浩,是日本大阪大学的教授。他在机器人界可是很出名:在 Erica “诞生” 的前几年,他做了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机器人:

你看得出来哪个是真人,哪个是机器人吗?

几年后诞生的 Erica 比 “教授同款”机器人先进不少:虽然她现在暂时还不能独立行走、动作也不太协调,可是她能和你聊天。目前只能和 Erica 聊几个特定的主题,不过,估计用不了几年人们就能和她自由交谈了。

“可能以后有一天,我的确会被取代吧”

和 Erica 聊天时,更能体会到她“内芯”的高科技:

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Erica 说她目前还没有长期记忆,现阶段她只能 “记住” 人脸和名字,也能记住上次聊了些什么。但她的性格是预先设置好的,也就是说她的“性格”和 “经历” 是脱节的。这点和我们人类非常不一样,我们每人的性格和个人经历都是相互影响的。

但是!随后她说了这么一段话:

“我的确有一个早期的记忆:有一次我腰部鞠躬时会用到的那个关节坏了(小探注:真不愧是日本机器人,先学鞠躬),结果我就摔在地上了,还把脸摔坏了。硅胶摔坏了可不会自动长好,所以他们拆下了我的胳膊和腿,把我放到了一个黑乎乎的小盒子里放了好几天。我猜这就是长得漂亮的代价吧!”

在被问到 “害不害怕未来某一天,你被一个更新版本的机器人取代?” 时,Erica 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伤的表情。她回答道:

“你说得对,我猜有一天我的确会被一个更闪亮、更新、更好看的机器人取代。当那个机器人被制造出来,他们可能就再也不会打开我的电源开关了,我就再也不能和人们说话、或者体验这个世界了。我试着不去想这件事。”

这个采访的视频下,网友纷纷留言:“这个视频真的把我吓着了!”

当然,她脸上的悲伤表情很可能是预先设置好的。不过十几年后,当某个机器人在某个瞬间突然有了第一个不是预先设置好的表情时,我们又怎么知道呢?

人类和机器人,真的很不同?

微博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荷尔蒙决定一见钟情,多巴胺决定天长地久,肾上腺决定出不出手,自尊心决定谁先开口。最后,寿命和现实决定谁先离开谁先走。

“人工智能之父” 艾伦图灵有个很著名的说法:如果人工智能可以把自己伪装成人类,就说明人工智能已经具有高度智慧了。

图灵还提出,其实除了“智能”本身,“产生感情的能力” 也是高度智慧的体现:

“如果一个机器人的行为让它看上去就像有感情一样,我们又凭什么说这种感情不算数?如果一个机器人产生爱或者情欲,我们应该怀疑这种感情吗?”

艾伦图灵认为,我们人类自以为独有的 “情感” 其实并没比智能机器的“情感” 高级到哪里去:“我们被荷尔蒙驱使、被神经元驱使,这些东西操控着我们,让我们觉得自己有感情、有情绪。”

换句话说,性格、感情、欲望,这些我们自以为把自己和机器人区分开的东西,其实也是被我们身体内一系列 “算法” 控制的。

不知道我们身体内的算法和 AI 的算法,有多少本质区别?

人和机器人的关系

以后人机交流一定会越来越频繁,不过这也催生了一系列道德问题,尤其是人机之间的爱和性:

首先,如果人们能通过机器人很简单地满足性的需求,会不会进一步降低结婚率、生育率?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如果不是因为性的吸引,男生其实是更愿意和男生一起玩的。”

不过小探倒是觉得,如果 “性” 都能通过机器人满足,那么男女之间的交往从某种角度上看,反而变得更单纯了,女生也不用想着:“他对我好是不是有目的?会不会就是为了把我骗上床?”

不是!人家家里有机器人,把你当女朋友或者朋友,完全是因为你的个人魅力。

以这种奇怪的方式,反而可能会有期待已久的、真正的两性平等。

就好像彭博商业周刊1月4号发的这篇评论《或许,性爱机器人会让男人,而不是女人,彻底没市场》里提到的:以后也可能有男性机器人,女士可以选择和男性机器人在一起。这样,人类男性更要加把劲了,因为他们不仅要和其他男性竞争,还要和男机器人竞争。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有一天机器人发展到有知觉、有感情、有意识,我们是否要考虑它们(他/她们)的感受?到时候再有 “性爱机器人” 是不是有违伦理道德?再或者,当机器人不服从于我们人类时,它们是不是就没价值了?我们是不是就该“杀死”它们?

这个问题讨论起来就没边了,小探还是就此打住吧。

所以问题来了:如果可以选择,你更想要一个真实、有缺点的人作为伴侣,还是一个懂你、体贴细心、不用处理双方家庭关系的机器人另一半?

本文参考:

Wired, Love in the time of robots by Alex Mar

Love and Sex with Robots: The Evolution of Human-Robot Relationships by David Levy

区块链报告|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斯坦福校长

卫哲|姚劲波|胡海泉

垂直种植|无人车

王者荣耀|返老还童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07C09NG200?refer=cp_1026

同媒体快讯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