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个科学问题,15年间的变迁

这一篇转移过来的旧博文,真的很旧,时间是2005年的12月。当中记录的问题,据说是《纽约时报》提出来的,“当今科学领域里最有争议的25个问题”。

所谓“当今”,是写博文时的“两年以前”。

也就是说,这25个问题提出距今已经有15年左右。科学发展日新月异,15年过去,还有多少问题有意义?

而我面对这些问题时的想法,又有什么改变?

25个科学问题

文/风中双子

1.科学已经不重要了吗?

2005年的我这么想:

确实有不少人怀疑科学的权威性,质疑不受控制的科学发展带来的危害,有人要求加强宗教教育,要求把其他进化理论放进教科书。我想,是科学的发展超出了自己能控制的范围时,人类才会这么恐慌吧。

现在的我这么想:

在这个网络发达、伪科学毒鸡汤满天飞的年代,科学只能是越来越重要,而且越来越基础:让一个人拥有科学的可以分辨真伪的头脑有多难啊!

2.好战是人类的天性吗?

2005年的我这么想:

这个问题,懒得解释了。反正不是我的天性,可惜,像我的人不多。

现在的我这么想:

是一部分的天性,更是一部分人被无意识煽动的选择。用貌似正义的旗帜伪装起来的好战思想最难消除,除非让信奉它的人自己亲身经历一场战争。

3.人类终将登上火星吗?

2005年的我这么想:

一切只因为目前的证据说明火星是凭人类力量最有可能到达并且适应的行星,弄不好将来可以做殖民地,所以人们才对它感兴趣。如果事实证明那是妄想,人类只好想想怎么在地球糊弄下去了。

现在的我这么想:

登陆火星的计划,不是已经在进行中了么?而且官方与民间,谁的脚步快还说不定呢。

4.大脑是如何工作的?

2005年的我这么想:

永远的问题。我们只知道大脑结构和离散、独立的神经单元,至今不知道这些独立的小东西是怎么串成我们浩瀚的思想海洋的,最多也不过是发现了大脑某些区域专门控制某种思维片段罢了。

现在的我这么想:

确实是一个到现在仍然弄不明白的问题。

5.重力究竟是什么?

2005年的我这么想:

目前还没有突破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全新的并且被广泛接受的物理概念吧?爱因斯坦穷其一生都没办法统一自然界的各种力。重力,重力是什么?也许是想问,重力的本质?

现在的我这么想:

2005年的我还没有接触到弦论?不过用“被广泛接受”的限制词一框定,现在的回答也无法超越2005年。

6.我们能找到亚特兰蒂斯吗?

2005年的我这么想:

我以前是坚决不相信有亚特兰蒂斯的,我一直认为那是传说。可是随着和古代很多传说都变成事实,我觉得我倾向于希望这个也是事实。毕竟,寻找亚特兰蒂斯,感觉上就是一件很浪漫,浪漫得让人激动的事啊!

现在的我这么想:

是很浪漫的事。所以,谁有钱有闲去找,我支持。

7.人体到底有多少器官是可以替换的?

2005年的我这么想:

这个问最前沿的医学专家比较清楚。如果单看个例,好像全身没什么零件不能换的,最近连脸都开始换了。当然,付不起钱没得说。

现在的我这么想:

医学界的朋友应该知道这15年间的进步多大。加上3D打印这样的新技术,以及智能机器人与人体结合这样的新概念,只能说这个问题,答案应该一直在更新。

8.我们应该怎么吃?

2005年的我这么想:

现在很多食品据说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食品了,似乎怕死就什么都别吃,不过这一来死得更快,呵呵。不过原文说是“少吃”,目的是减肥。减肥,已经是这么隆重的科学话题?

现在的我这么想:

关于吃的话题,一直是国人的神经敏感区。不过经过这些年的洗礼,似乎人群有了分化,一部分坚决相信什么都有问题,所以成了塑料紫菜、注胶大虾之类谣言的热心传播者,还有一部分相信人的适应能力强于一切,相信只要当下吃不死就不会有问题。对待转基因,水火不容的两派最有意思。另一方面,各种去搞有机食物创新食物的创业者也是精神可嘉。总之,作为一枚非吃货,看到吃的话题成为牵扯神经和情感的敏感话题,本身就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9.下一次冰河期什么时候到来?

2005年的我这么想:

这个问题不是本家也是亲戚了,呵呵。据说我们现在所处的间冰期已经长得有些过分,可能是人类活动导致气候变暖的结果。不过几十万年前的事情谁也无法确证,人类以百年和千年计算的影响力有没有那么巨大,能轻易下定论吗?何况早有人提出气候变暖有两极后果。下一次冰河期什么时候到来?后天,罗兰·艾默里奇说。

现在的我这么想:

离开曾经的职业体系之后,对这个话题已经没那么感兴趣。因为:一,没定论;二,就算有定论,你又能怎样?2005年面对这样的问题,最后我还可以抖个机灵。现在?管它明天后天明年后年,我不喜欢在“个体生命如何保障”这样切实的问题都得不到解决之前,去讨论那些超出个体体验的宏大话题,那些话题,是已经有了切实保障的个体才有闲情讨论的。

10.宇宙大爆炸之前是怎样的?

2005年的我这么想:

吼吼,是我超感兴趣的问题,可惜从来没明白过。宇宙之前,时空都为零?还是一个倒流的时空?抑或无数个宇宙随机碰撞,宇宙之前不过是其他宇宙?呵呵,这个问题太终极,科学家也不比我清楚很多。

现在的我这么想:

呃……还是觉得这个问题都不像个问题。不是说奇点没有“之前”么?更多的,还是看看大刘的短篇科幻,启发一下吧。比如,《坍缩》。

11.我们能否永生?

2005年的我这么想:

总有追求永生的人,总有人类可以永生的理论,反正我不感兴趣,我不很介意永不永生,而且我这辈子也看不到人类可以永生。这个问题,对我毫无意义。

现在的我这么想:

这个话题现在已经有很多回答了,因为科技的发展,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发展,让这个话题似乎变得不再是科幻而是现实了。有一种乐观的看法是借助与机器智能的结合,人类可以永生。当然,同时有更多不乐观的看法,不赘述。我比较感兴趣的问题关于逻辑:如果人真的可以永生,那是否意味着要放弃繁衍后代?否则地球容量不够啊,星际殖民也有尽头啊……

12.男人是必须的吗?

2005年的我这么想:

问题越来越有凑数之嫌。类似的也可以问:女人是必须的吗?现代科学已经可以在实验室制造生命,自然界中也有很多单性繁殖的种类。可是这个问题还是显得多余,不管怎么我相信世上的男男女女都会生生不息下去,即使有人对骂“男人(女人)都不是好东西”,呵呵,其实都因为在乎对方。不在乎,就连骂的力气也可以省了吧?

现在的我这么想:

这个问题从生物学、社会学、哲学层面理解,本来有不同答案,比如,很多女性会恨恨地说“男人有什么用”!自从前些年有研究表明未来的人类可以不通过男性来繁衍后代,男性在最基础的生物学上的地位也被动摇了。从今以后女性应该可以淡淡地说“男人有什么用”了。

13.下次瘟疫是什么?

2005年的我这么想:

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在SARS还没过去时就已经厌倦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相信总会有新瘟疫出来。这不,禽流感又来了。

现在的我这么想:

比起现在超出人类想象的新技术新发明的发展速度,古老的瘟疫似乎已经不那么引人注目了,即使是以一种全新品种的面貌出现。因为,除非是天神设定的灭绝人类的瘟疫,否则,再厉害的瘟疫都会被扑灭。然后在没有瘟疫流行的太平日子里,科学又以惊人速度飙升,以致于人们很容易就忘记上次瘟疫横行的可怕日子……

14.机器人可能有意识吗?

2005年的我这么想:

这个问题,等研究清楚大脑是怎么运作的再说吧。当然,如果这个“意识”的定义比较含糊,那又是另一回事。

现在的我这么想:

哈,在人工智能的话题大行其道的今天,这个问题问得不合适了。可能修正为“如何界定机器人的意识”“如何避免机器人出现意识”“如何控制机器人的意识”更合适一些。

15.我们为什么睡觉?

2005年的我这么想:

不知道。只知道我一天不睡够10个小时就很难受。

现在的我这么想:

我现在依然不知道。但吊诡的是,现在我一天只睡3个小时都可以,理论上是自杀式的生活方式,偏偏这么久了还没出问题。

16.动物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吗?

2005年的我这么想:

据说小的昆虫常被忽略,人们只关注和自己比较接近的身体构造复杂的大动物,不过我喜欢倪匡的观点,病毒也是有意识的高等生物,何况动物!

现在的我这么想:

动物不仅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植物也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最麻烦的是,人类比我们自己想象的要愚蠢。

17.科学能证明上帝的存在吗?

2005年的我这么想:

如果把上帝定义为未知的,确定一切“起始点”的力量,比如宇宙生成,生命出现,如果相信出现人类这个幸运儿不是偶然的结果,那就相信上帝吧,这样的研究就很有科学意义。人类现在还完全不懂一切“起始”的情况,那正是一个未知领域。上帝存在吗?这个问题可以理解为未知科学领域会继续缩小,还是最终扩大。

现在的我这么想:

Wow,难说了,难说了……人工智能是个怪咖啊。人类怎么能孕育出人工智能?是不是上帝安排的?那么,如果真有上帝,能够证明它的存在的,大概也只有人工智能了。

18.进化是否真的很随意?

2005年的我这么想:

有人对一些细菌研究,发现它们在进化了3万代以后,有明显的进化规律。地球上还有类似的其他证据,证明进化的一些方向和过程并不想像人们以为的那样随意,而是可以复制的。但局部的复制也不代表整个进化过程的重复吧?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用这句话来反驳,还是也很有力的,我觉得。

现在的我这么想:

这个,同样难说了。就跟你越不相信上帝,结果越发现上帝的踪迹一样。等待未来科学的发展去证明吧,如果证明有上帝,那么进化就不会是随意。

19.生命是如何起源的?

2005年的我这么想:

具体地说,最先的细胞是怎么形成的?地球没有生命的时候都是无机物啊。

现在的我这么想:

还是当年的疑问。

20.药物能使人更快乐聪明吗?

2005年的我这么想:

这问题我不感兴趣,因为我不认为药物能使我快乐聪明,就算有,那也一定贵得超出我的能力。

现在的我这么想:

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用不用药,属于信仰和实践,跟转基因一样,不同阵营的两派,互相说服不了。

21.是否应该改良基因?

2005年的我这么想:

这个问题……据说都是望子成龙心切的父母给科学带来的压力啦……我本来想投反对票,想想天下父母会对我怒目而视,所以,还是闪一边好了,不讨论。

现在的我这么想:

还是参见转基因大战好了。争论的焦点其实是你对自然比较有信心还是对自己比较有信心,因为说实话,纯天然和纯人工,都一样有手抖出次品的可能。概率多大,看你比较信哪边了。

22.自然界至少需要多少物种?

2005年的我这么想:

这个题目让我觉得有些心酸。据说现在的争论焦点已经转移到:多大的物种损失是可以接受的?有人认为建立自然保护区是最有效的方法,但有些物种的灭亡已到达临界点,建立局部的保护区根本于事无补,反而浪费资金……唉,我觉得这个问题不是我们小民能控制的了,祈祷吧……

现在的我这么想:

最近比较少讨论这个话题了,是不是一些物种已经到了默默离开,连声音都没法发出的地步了?

23.最重要的数学问题是什么?

2005年的我这么想:

据说是RIEMANN假设:自然数中的素数有不少,RIEMANN提出了一个公式描述它们的位置。这个公式至今未被证明是正确的,但也不能证明是错误的。

现在的我这么想:

这个问题绝对只有专业数学家有发言权。所谓专业数学家,在我的理解当中,就是一流的理论物理学家和一流数学家的结合,他们可以轻轻松松把我们眼中的大千世界跟那些千奇百怪的数学语言联系起来,所以只有她们才知道哪部分的联系和描述最关键。

24.那些外星人在哪里?

2005年的我这么想:

一种观点是没有。理由是如果一批外星人坐飞船,用了100万年到达另一颗星球,然后这两个星球上的人又开始用另一个100万年到达其他星球……这样累计下去,银河中的外星人会呈几何级数递增。虽然每100万年才增加一倍,但银河系有100亿岁了,按理现在到处都是“太空史前文明”的遗迹了,但我们并没发现。这个看起来很有说服力的算法被另一种观点反驳了,说是外星人就在看着我们,但我们意识不到他们的存在,就像蚂蚁能够识别因特网这样的“史前文明”么?——呵呵,这个观点有意思,不过我想是不是不用这么复杂地反驳?虽然我也希望有外星人,但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人家就非得100万年一批地到处播种?

现在的我这么想:

嗯,去看《三体》吧。黑暗森林法则是费米悖论的一种解释,当然还有其他很多种解释,不同解释各自有不同的粉丝。这个问题如果有解,大约人类命运也就盖棺论定了。

25.是否存在特异现象?

2005年的我这么想:

我的观点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肯定有的,如果说有人有特异能力,那也不奇怪,那既然特异,就不会是人人都能学会的,可以开班授课的。所以,大部分吹得厉害的都是假的,真东西才不会随时随地让你发现,更不会无时无刻自我宣传。

现在的我这么想:

回应第一个问题,在现在这个伪科学肆虐的年代,即使真有特异现象,也一定是躲在角落出不来的。所以,但凡是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特异现象,基本上可以断定是魔术与骗术无疑。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31G060QS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