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资本刘二海:新基础设施将孕育一批优秀巨型公司

新基础设施为经济建设注入了新动能。在国内产业升级、宏观政策支持背景下,中国新基础设施正在迅速成熟。好的投资和创业机会必然是顺应时代大趋势出现的,由此,新基础设施将孕育出一批优秀的巨型公司。那么,新基础设施会如何推动产业的变革?具备哪些特质的创业公司会成为真正的新物种改变我们的生活?日前,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作客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师友沙龙”,与大家就《新基础设施与新物种》进行了主题分享和交流。

企业新物种:三个例子

历史上,基础设施对经济体往往发挥着重要作用。例如罗马帝国纵横交错的道路保障了罗马帝国的正常运转,10万人的印加族群通过四万公里的古道实现了对1000万人的印加帝国的统治,加拉帕戈斯的群岛环境塑造了形态各异的雀,则启发了达尔文的物种起源理论。由此可见,基础设施对于生存于其中的人和物都有强大的塑造能力。

刘二海用他在实战中的投资案例说明了当前新基础设施环境下出现的企业新物种:

途虎养车。通过“APP流量+自有供应链+线下店强运营和合作”的方式构建了新的价值链,实现了比4S店更低的成本、比普通线下店更可靠的质量,迅速发展成行业中的领军者。

能链集团。“自家APP与其他APP开展合作+为油站提供SaaS业务+供应链+油站代运营”模式帮助客户实现快速增长。目前,能链集团已经有效连接了全国300多座城市的1万多家加油站和40万个充电桩。

十荟团。“供应链+社区合伙人提供流量+运营支持”的价值链模式得到了印证。这个模式不同于普通社区便利店,通过社区合伙人而不是便利店店主完成最后终端与消费者的连接交易,社区合伙人以社区为节点运营线上社群,同时线下交付。

什么是“新基础设施”

移动互联网、移动支付、物流、AIoT+Cloud以及中国制造这五大领域合成的体系构成了新基础设施。回溯基础设施,可以发现四个特点:普遍性、可靠性、安全性及经济性。以互联网为例,最迟在十年之前,还不能被称为基础设施,正是因为当时的互联网既不普遍又不经济。

刘二海以“通用企业模型”来概括企业运转的基本逻辑:从客户端匹配、与合适的生产端交换,再到产品/服务端的生产制造。这个价值体系的目标是企业经营的效率高、效果好,对于分析电商公司、平台型公司等掌握客户端流量的企业,在新基础设施时代如何构建新的价值体系,很有帮助——新基础设施下的企业新物种,一定要在客户端、匹配/交换环节、或者产品/服务端有重大创新。例如,客户端或者产品/服务采用了高效的供应链模式,分配/交换环节使用了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来匹配分发。

那么,新基础设施为什么可以催生企业新物种?刘二海认为,新基础设施给客户端、产品/服务端的价值体系带来了本质性改变,大环境的变化催生了新型企业。

新基础设施带来了客户关系变革——用户和企业随时可以直接对话、7*24小时永续联接,产品/服务的边界无限延伸、数据成为重要资产。永续联结时代的客户经营给企业提供了四种策略:第一,响应需求,企业可以立即响应客户需求。第二,推荐选项,在了解客户的基础上进行精准推荐。第三,指导行为,通过分析客户数据采取适当推动措施。第四,自动执行,在客户行为可预测且不介意的情景下,自动提供服务。

新基础设施与技术相关,但不等同于技术。技术分为两类:一类改变了产品与服务,但其本身不能成为基础设施。另一类改变了商业模式,经过广泛应用成为基础设施或和其他技术共同构成基础设施。例如原子弹很重要,却不是正常人类社会的基础设施,但是核物理技术应用到核电站,而核电站又在发电站中占比很大,那么核能就成了能源,就成为了基础设施。未来,人工智能经过广泛应用与不断校正完善,有可能成为新基础设施,但新材料未必可以。

中国新经济

四种驱动力塑造中国新经济。第一,社会,包括文化/艺术、城镇化、消费升级、老龄化、新生代等。第二,产业,包括完善基础设施、放松管制、产业后发及产业升级等。第三,技术,包括移动互联网、AIoT/云、大数据、区块链、AR/VR等。第四,模式,包括共享经济、众筹、连锁经营/IP运营等。例如,中国社会已经从城乡二元结构转变为聚焦下沉市场、国家在制定产业政策时考虑的不仅是经济效益,更多的是社会安全和稳定。由此可知,采用社会、产业、技术、模式四个维度的框架来分析公司,会得到更清晰的结论。

尤其在中国,产业这个维度更有其特殊性:中国的传统行业不发达,传统行业发展的过程中高科技出现并开始发展,两者是同步的。而美国则是在传统产业本身就已经高度发达之后,高科技行业才开始发展。所以中国会产生千层饼这样酱料和饼坯互相交融的结构,因此也就孵化出多种企业形态。而美国则呈现出馅料和饼坯各自独立存在的披萨饼形态,企业的分类也相对明晰。由于中国的技术发展与产业发展交织在一起,新基础设施无疑会推动产业发展与技术发展更紧密地融合,与此同时,产业发展与技术发展又会不断互相影响推动、进一步优化新基础设施,产生双向反馈效应。

刘二海指出,中国创业从1978年开始至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启蒙时代。1978-1988年间,这个阶段既无技术也无资金,企业大多在管理上下功夫,管理成功后企业开始发展就会慢慢积累资本,进而攻克技术研发。第二,网络时代。1998互联网开始商业化,风险投资提供了互联网企业发展的早期资金,使其发展更快。第三,新物种时代。这个时代以2018年为起点,技术在新物种公司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同时,技术与产业的深度融合会促生新企业物种。不断的技术融合变化为新的基础设施,这个过程会使得很多万亿行业进行转型、也会催生很多万亿行业及新公司,其中不乏万亿级别的未来巨头公司。

刘二海分析,新基础设施时代,医食住行这些与每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万亿级产业中,吸纳了新技术的创新企业会极大改变原有的产业格局,比如过去几年间波澜壮阔的汽车与出行产业、出现了教科书般市场竞争案例的食品与饮品产业等等,居住/空间、教育、医疗等行业的未来都令人期待,那些巨型创新公司将重塑我们的生活,这是很激动人心的事业。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201211A0C6ZL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