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的付费知识

一、雅俗共赏是个伪命题

这事儿啊,起由是这样,看了《芳华》,出来以后有点对这电影耿耿于怀。怎么说呢,美是真美,肢体美隔着屏幕扑面而来。但是,说到底,是个妥协的通俗剧。

《圆桌派》里面,许子东提到了如何区分一部戏是不要通俗剧,原则很简单,就是要看这个剧中人物,有没有明显的好人、坏人之分。

您拿这标准衡量一下《芳华》,就是个通俗剧而已。

真的好戏,得有价值观的认同、符合,心理上的同盟军寻找、站队,结局那得让您的价值观动摇、产生冲击。。。

等等,咱们这么要求一个通俗剧或者电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二、之于知识付费(知识快餐)

起因呢,轩哥看了今年罗胖的跨年演讲,和我交流起了今年这场演讲。进而轩哥问了我对于知识快餐的态度和理解。我自己本身算是得到的老用户了。

我觉得这事儿其实应该问问结果和预期——你在这些服务上,想要得到什么?

如果是技能和能量,我觉得客观您这期待有点高了。

技能和能量,都是过程和结果的对应,不应用,无知识。

对于知识快餐服务,最合理的目的应该是拓展自己认知边界。而不是把方法论直接拿来应用。

付费的知识,提供的应该是精加工过的原材料的。思考和解决问题是没有穷尽的,我们要的是再遇到相似、相关领域问题的时候,用这些原材料去降低自己的思考、 认知的门槛和成本。不陌生、有准备,是要求。

后者则是没有经过因地制宜、千锤万凿的吸收新的理论体系,则会随大流,不深刻。

知识不用,永远不算自己的。

三、种一棵树的时间

归结原因,这事儿和我们的教育体系和眼界是密不可分的。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应该是年轻人在受教育的时候,最应该做的事情。走走看看读读,随心所欲的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不求自己能喝下多少水,但求能尽可能的去探知边界,以便在将来用的时候,有迹可循、有本可参。

而现实情况是。我们从小在学习的桎梏中苦苦挣扎,而缺少对认知的积累,导致成年后本该追求专业技艺精进的年纪,却同时需要追求认知边界的拓展,导致精力不够,焦虑万分,而知识快餐服务能缓解精力不够的问题。

该挖沟的时候不好好挖,轮到挖井的时候,您嫌弃土见得少,这就是您的不对了不是?

四、数据挖掘的角度理解

知识 和很多东西不画等号的,

比如,信息。

数据挖掘课本里面讲,只有有用的信息,才叫知识。

所以数据挖掘(DM)技术又叫知识发现(KDD)。

但是用,本身就是有范围和限制的,不在这个范围的,纵使博闻强识,也是无用之功。边界的交叉处,应该是交叉和交互学科。现实中,跨界对边界的要求会奇高。毕竟一门100分和多门60分,不是一个难度维度。

但是我很喜欢不同学科、范围之间,相互的启迪,很美妙

其实无用,满足感和爽,也是用途的一种,一大种。

人生嘛,快乐最重要啦,我给你煮碗面吃?

PS:感谢入驻本公众号但从未给本公众号发文的另一位作者的配图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0G0YIDF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