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知道未来的样子,还愿意来到这个世界吗?

拙见说

一个时代的精神,是青年代表的精神;一个时代的性格,是青春代表的性格。——马克思

最近看了《无问西东》,被电影里几代人的精神所深深打动。一座大学的魂魄、一座大学的精神,历经百年,无论是在最艰难的战争时代,还是新世纪繁华背后深藏迷茫的时代,依然一路被传承了下来。即使这种初心曾经被遗忘,也会因前人的事迹而再次被唤醒。但问初心,无问西东。

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各自的梦想和前程都与国家共命运。每一代人的追求即使再不相同,人生的终点却都是成全了别人、成就了自己、完整了自己。

创造一切非凡事物的那种神圣的爽朗的精神,总是同年轻时代和创造力联系在一起的。——歌德

现代的命运,取决于青年人崇高而奔放的激情。——恩格斯

一个国家和一个时代的发展,取决于一代又一代青年的奋斗。而如果你知道了未来的样子,还愿意来到世界吗?

1月6日拙见在西安举办了“历史与未来·掌控大趋势”的演讲活动,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国与国之间,国与个人之间的链接,会如何影响我们的未来呢?

对谈

田延友 vs 奈斯比特夫妇

田延友:美国梦是覆灭还是重生?

约翰:美国梦马上就破碎了。

说到美国梦的破灭这一点,我觉得我非常的难过,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正在崛起,而我在美国住的地方是非常小的村庄,只有200来人,后来去到了白宫,辅佐一位总统工作,我也看到了很多的变化。

多丽丝:我想补充一点,现在美国的经济正在逐渐下降,但是大家不要忽视美国潜在的能量,因为我们不确定将会发生什么。

约翰:大家可以看到的是,西方国家仅拥有世界17%的人口,但是潜力正在从西部转移到东方国家。所以,我们的潜力是在不断提升的。

我们可以看到,世界正处在这样一个现状:全球规则正在改变,整个全球的权力中心从北方已经迁移到南方,也就是我之前所谈过的南方经济带的问题,中国正在崛起。

田延友: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我们不希望是因为美国的经济下滑而显得中国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我们希望美国经济持续增长,而中国的增长速度超过它成为了世界第一。在这种心态里,我们能够帮美国做什么?或者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经济的下滑和中国经济的增长之间如何形成合作?这个机会最大的结合点在哪?

多丽丝:西安是众所周知的“一带一路”以及丝绸之路的起点,并且习近平主席所倡导的“一带一路”这一创举,是十分具有建设性意义的。那为何美国不加入进来形成一种南北之间的合作呢?这完全是可以形成双赢的模式。

西方经济的崛起是因殖民地的缘故,而中国正在不断地、和平地崛起,成为一股新的世界力量。中西方国家是可以携起手来,共同前进的。

田延友:美国是我们特别关注的一个经济体,一个国家。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就是俄罗斯。关于俄罗斯,在《掌控大趋势》这本书里有一个描述,是关于全球中产阶层的描述,但是在这里我们已经非常清晰的感觉到俄罗斯已经被边缘化了。

约翰:其实俄罗斯是比较有意思的国家,它在心理、感情上依附于西方国家,在经济上却是靠拢中方和南环经济带,然而它在经济上的表现并不那么良好。

“一带一路”把很多国家都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包括南美,这些国家的起点到结束,形成一个南环经济带,这也是书中所提到的南环经济带的定义。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保持中立的态度,尤其是没有把俄罗斯纳入到南环经济带里,是因为它的政治力量比较强大,而且政治力量强大过经济上的实力。

田延友:我们对俄罗斯在未来发展的走势,包括在当下世界格局中的位置有初步的了解了。

多丽丝:其实俄罗斯是一个十分有趣的国家,在塞尔维亚的时候,有很多的人才参与并且把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得十分不错。

田延友:未来俄罗斯被边缘化,会一直沿着这样的路径发展下去吗?有没有可能再一次崛起?

多丽丝:俄罗斯是这样的情况,如果俄罗斯不进行一定变化的话,我觉得以后国家的走势是很难朝着一个积极的方向发展的。并且,俄罗斯一只脚踏在中国,另外一只脚踏在欧洲,它有个“欧洲之星”,所以在不断的延伸自己,把自己分裂出去。

从大体上说,我们并不能把俄罗斯、中国以及美国拿起来进行比较。

田延友:另外一个国家,就是日本。

多丽丝:在1994年的时候,我的丈夫出版了一本书,正是因为这本书,把我们俩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那本书在谈及日本的时候说到,日本的经济在逐渐地下滑。

田延友:从国家发展的角度来说,中国应该向日本学习什么?如果未来无论从经济或者是其他的领域。

约翰:不要去学习日本,日本正在走下坡路,这是负面的例子,中国正在崛起,站在世界舞台中心的位置,我们应该学习积极的东西,不要去学习日本,大家可以看欧洲和美国是值得中国借鉴的。

田延友:在两位的书里,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内容,一个是经济,一个是教育。教育是一个特别复杂的问题,中国一直努力在提升教育的品质和质量,在优化制度。我们也在反思自己的问题。我的问题是,站在两位的角度,评估世界各地的教育制度,目前中国教育的整体水平处在什么样的位置?

约翰:教育的改革和教育质量提升的问题,不但是中国面临的问题,全世界的国家、政府和社会都在面临这样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教师不仅仅在教育孩子们,他们更在教育我们的未来和明天。所以,每一个国家和每一个政府,对教育质量的提升都非常重要。

我们知道中国是学习型的社会,他们在教育制度的改革方面和教育质量提升方面也做出了不断的努力和改进。同时,我想提到的是,教师应该得到全社会更多的尊重,同时也应该得到更多的报酬。

多丽丝:大家知道,我也是《中国青年报》一个专栏的记者,而且我写了长达三年之久。

我在写专栏的时候,也收到过很多来自学生读者的信件,他们谈到问题在于他们想获得更多的知识。

我跟我的丈夫在一起时,我的丈夫就谈到一句话:教育其实就是意味着如何去学习。我的丈夫也引用了美国一位诗人的话:教育就像是一团熊熊火焰。

田延友:爱因斯坦有个特别著名的公式,E=MC²,如果这个E是教育的话,那后面的这两个字母应该是哪两个单词?

多丽丝:能量造就了整个的宇宙。首先,这个问题非常的有趣,我想解释的是,如果这个E代表的是教育的话,其实MC指的就是教育能带给群众的力量。然而,群众能够利用这样的力量,去创造一个知识型的宇宙。

大家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公式,E代表教育的话,MC指的就是群众。当群众能够利用教育产生更多能量的话,它将会带来知识型的宇宙。并且,在爱因斯坦的公式中,能量是无穷无尽的,教育也是无穷无尽的,人们会产生更多的能量。现在这个社会就是知识型的不断学习的社会,如果现在不学习,将会远远落后。

田延友:有一个视频,是人工智能观看美国总统选举,用一套预测系统成功地预测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您是怎么看的?

约翰:川普就是人工智能的一个人。

田延友:在您两位的心目中,并不看好川普的当选?

约翰:我非常不喜欢川普当选。

田延友:是不是在这件事情上来说,人工智能已经战胜了两位?

约翰:当然。

多丽丝:在几天前,我跟微软的一位男士在北京讨论了关于人工智能的话题。当时,我们就谈到关于翻译的一个问题,有一个女孩说“我妈妈当时就说让我不要去学习语言相关的专业,因为人工智能将会取代翻译”。但是,微软的那位男士告诉我,这句话是很模棱两可的,那人工智能该如何去做?

田延友:然后呢?结论是什么?

多丽丝:故事的结局,我觉得并不是说一下子需要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我们可以拭目以待,可以看到人工智能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人工智能里是些什么,它就是数学,是各学科,说来说去就是人工的范畴。

而我们人类活在大千世界当中,我们有血有肉,有社交的能力,我们需要社交的智商,也需要情感的智商,这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一个人。所以,不必去担心人工智能对我们造成挑战。

田延友:两位在书里非常成功地把比特币和区块链作为大趋势描述出来,但据我所知两位并没有持有比特币。这是为何呢?

多丽丝:我们在书中提到比特币并不是一种趋势,而是一种现象。视频当中也提到了郁金香泡沫的问题,这是为什么?因为在荷兰的时候,用一支郁金香就可以购买整个的房子,我觉得这是十分可笑的事情。当时有朋友也在谈论这样的一个话题,就说到关于区块链的问题。

比特币是混合了很多的基数,在这个基数里你要考虑哪些链接和哪些节点是结合在一起的。如果你问人工智能,它可能会让你购买,但是我们不是人工智能,对我们来说现在不是进入比特币的最佳时期。

我们所谈到的是,如果你在接触一个全新事物的话,我的建议是早进早出。

现在越来越多的新生事物不断地涌现,这其实是一个创新的过程,科技也有着越来越多的应用出现,所以我认为创新是十分必要的。

活动预告

平视这个世界

2018年3月22日

广州

感谢合作媒体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17A10D4P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