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王小波,我却居然没有看过他写的任何东西,直到这两天看了他的《黄金时代》。看过之后,才发现天啦他居然是这样的一个王小波。

他哪里是写小说的,分明就是一个IT理工男。

我可以从逻辑上证明她不是破鞋。如果陈清扬是破鞋,即陈清扬偷汉,则起码有一个某人为其所偷。如今不能指出某人,所以陈清扬偷汉不能成立。

上面这一段就是一个典型的IF函数。If (陈清扬=破鞋,“偷汉”,“清白”)。

至于大家为什么要说你是破鞋,照我看是这样:大家都认为,结了婚的女人不偷汉,就该面色黝黑,乳房下垂。而你脸不黑而且白,乳房不下垂而且高耸,所以你是破鞋。假如你不想当破鞋,就要把脸弄黑,把乳房弄下垂,以后别人就不说你是破鞋。

这又是一个IF函数。If (结了婚的女人=乳房下垂,“不偷汉”,“破鞋”)。

再仔细看看,王小波哪里仅仅只是IT理工男,他分明是研究AI技术的骨灰级老前辈。

从美国回来以后,我到一个研究人工智能的研究所工作。这个所里有一半人是从文科改行过来的,学中文的,哲学的,等等。还有一半是学理科的,学数学的,学物理的,等等。这些人对人工智能的理解,除了它的缩写叫“AI”,就没有一点一致的地方。他们见了面就争论,我在一边一声不吭。如果他们来问我的意见,我就说:你们讲得都有道理,听了长学问。

《黄金时代》应该写作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王小波同学领先了我们将近三十年!唉,一个被写作耽搁了的比尔盖茨,求伯君……

王小波应该还是一个待人友善的人,因为他的脸上经常挂着蒙拉丽莎般的微笑。

这娘们笑起来着实有点难拿,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简而言之,在意大利公共汽车上有人对你这么笑,就是有人在扒你的腰包;在英国的社交场合有人对你这么笑,就是你裤子中间的拉锁没拉好。这种微笑挂在我脸上,某些时候讨人喜欢,某些时候很得罪人,尤其是让人家觉得该微笑是针对他的时候。

王小波这本《黄金时代》里充满了性爱的描写,但如同他自己所说,这是为了用性爱这把钥匙打开人生这本有趣的书。我坚信王小波同学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27G10MYD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