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人”的时代之问

现在的年轻人,大多读过几年书。少者九年,多者十几年。而纵观历史,自古以来,读书人一直是少数。所以“读书人”或得功名或明理,起码识文断字,在百姓来看也是斯文之人。现在读书人遍地都是,我有时产生幻觉,怎么觉得没有读书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本世纪初,不懂GDP 、CPI、ISO、5s 等符号的被称为现代文盲;现在,对大数据、人工智能、众筹等不会玩的又被OUT了。由此看来,“读书人”被工具化后,络上了时代印迹。但总觉得某些方面不对劲,又一时说不好。

今凌晨追剧《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三十六集中一个景头:世子妃从琅琊山回府时,老王爷出门把跪地的世子妃轻拍下请她快起来;而二公子从北境回来时,老王爷正装端坐等着二公子行礼,二公子把剑交于管家元叔,扶正一下帽,肃严下跪行礼…… 尽管是行武之家,似乎瞬间教会了我啥是读书人。

读书人是明理的,知国与家孰重,情与义怎选,仇与恩怎对,是与非怎判…… 读书人是知礼的,知礼明人伦,懂朝纲,知进退,有正形… …读书人是斯文的,对人善,悲悯心,乐助益,有风骨……读书人有志向,获功名,报效国,出人地,扬美名…… 瞬间我眼前似乎有本书,读书人应该怎样的,不应该怎样的,应该怎样的,不应该怎样的,一页页在眼前浮出,顿觉自己不是个读书人,近在市井小民或小人物系列中。

读了近二十年书,突然发现自己不是个读书人,是教育出了问题还是我拉低了国民素质?是社会中做人标准下降了,还是现在的人越来越没人样了?是现在的书不同于以前了,还是现在学习动机“出轨”了?

望着窗外白雪覆盖着万物,难得的一场雪美醉了,然后需要生存的依然是雪下面的东西,包括路。读书或许也如此,揭去一层层所谓美丽的表面,而去寻觅人性善良的共存吧。假的读书人,踩在雪地里说好美,是说雪美?还是踩脏的地?或许堆起的假雪人?还是扫雪工?读书人,时代之问,谁告诉我个明确的定义?是为记。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125G046HY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