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小团队开发了一款与谷歌竞争的产品

本文最初发表于 In The Good 网站,经网站授权,InfoQ 中文站翻译并分享。

Plausible Analytics 是一款轻量级且开源的网站分析工具。它由 Uku Taht 和 Marko Saric 于 2018 年创立,总部设在欧洲,目前月度经常性收入为 15000 美元。

Marko Saric 是一名很有特色的营销人士,他在 2020 年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 Plausible 之前,曾在风险投资和大型企业做过十年的市场营销,之后立刻放弃了传统的市场营销策略。付费广告?没有的事。恼人的网站弹窗广告?不可能。Facebook 的“间谍像素”?滚出去!

这似乎有用。去年,这家公司的月度经常性收入从 400 美元增长到了 15000 美元,这对这支两人团队来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增长速度。

联合创始人 Uku 和 Marko 从一个关键的想法开始:开发一款专注于隐私的网络分析工具,他们的影响力和业务也随之成长。他们可以通过专注于隐私来构建轻量级工具,从而更好地保护环境。在向谷歌发起挑战的同时,他们也选择了与其道德和价值相一致的方式来推广自己的业务。

这一对于隐私和道德的关注帮助他们创造了一项强大的业务,现在,随着收入的增加,他们的影响力也在增长:最近,他们宣布,将把每年收入的 5% 捐给他们所相信的慈善事业。

接下来,让我们进入对 Marko 的采访,看看 Plausible 是如何与谷歌展开竞争并产生影响的:

关于大创意

Plausible 是针对监控资本主义、最近的数据隐私丑闻以及 GDPR 等新的隐私法规而创建的。

像很多其他人一样,我们不喜欢今天网络上发生的事情,谷歌和 Facebook 几乎控制了一切。Plausible 是我们开发的一种网络分析工具,它既现代化,又适合于我们生活的新世界,在这个新世界中,隐私非常重要,从长远来看,它可以成为一个更加独立、可持续和健康的网络的一部分。

在 Plausible 背后,我们一直都有一个更大的想法,那就是 Plausible 从来都不是为了赚取尽可能多的钱。以我们自己的微小方式,我们试图创建一个更好的网络,这在不同的方面都有表现,例如,我们更注重隐私、我们更轻量化、更注重环保等等。

我们对自己的信念是非常坚定和明确的。只需看看我们的主页,你就会发现,我们对谷歌的态度非常强硬,而且我们对此非常坦诚。

关于产生影响

在 Plausible,所有事情都是从隐私开始的,因此我们的核心影响力来自于构建一个道德规范且隐私至上的工具。

约 80% 的网站使用 Google Analytics,它为你提供你所需要的洞察力,但是它也与谷歌的商业模式有关,即广告和收集尽可能多的个人数据,以便进行营销。我们完全脱离这一点,与谷歌、广告或监视资本主义毫无关系。在隐私保护方面,我们建立了一种完全相反的观点。

在环境方面,我们的服务器 100% 由可再生能源供电,由于我们不收集个人数据,也不在网上追踪用户,因此我们可以创造一种非常轻量的产品。为了使用 Plausible,站长将一个 1KB 的小文件插入到网站上,比谷歌的工具小 45 倍。Plausible 可以帮助你减小页面大小和降低电力消耗。

对一个每月有 1 万名访客的网站来说,在一年之内,你只需用 Plausible 取代 Google Analytics,就能减少 4.5 公斤的氮排放。现在,我们已经安装在超过 1 万个网站上,我们每月都会追踪上亿的访客,你可以看到,就这么个小小的 1KB 的小数字,再加上节省的 4.5 公斤的碳排放量,在一整年内,这些数字加起来是非常可观的。

就连像我们这样的两个人,一个小团队,通过一万个不同的网站,比 Google Analytics 更信任我们使用我们的产品,加起来也有很大的差别。

我们最近的月度经常性收入达到了 15000 美元,这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 Plausible 的收入来支付房租和账单。因为我们并没有追求利润最大化,所以我们决定将收入的 5% 回馈给我们所信仰的事业。我们没有需要最大化收入的股东或投资者,我们也乐于能够自己付账,所以现在只要我们能为其他一些事业做一点事情就更好了。

关于营销道德

这一理念,以及我们对谷歌和隐私的信念,都体现在我们的营销中。不管在什么地方,我们都尽量讲道德。我们不会在广告上花任何钱,我们迄今为止所取得的的成就,是在不向谷歌和 Facebook 支付任何费用的情况下取得的,这是你作为市场营销者的典型做法。

在 Facebook 或谷歌的广告上花钱是一种简单的方式,但是这种方式并不真实,并且不符合我们的目标。我不能说我们反对 Facebook 和谷歌所有侵犯隐私的行为,然后我们就开始花钱让他们宣传我们。那不是我们所相信的。

我们从一开始就拒绝了所有这些不道德的行为。我们觉得这是正确的做法。

我不认为这对我们有任何伤害。我认为通过讲道德来发展业务是可能的。以“爱护地球”或者“隐私优先”的名义,或以任何其他理由,你做的事情都有别于传统的做法,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会对你有消极的影响。

尽管我们拒绝接受那些传统的营销策略,但我并不认为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更好的方式——从商业角度来看,也是怎样才能让自己清醒过来,去做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更好的角度来看。

客户对我们的道德和影响的反馈非常好,但是我认为这并非人们使用 Plausible 的主要原因。他们使用它是因为,例如,我们不使用 cookie,所以他们不需要那些依靠 cookie 的广告条幅,或者他们想要易于理解的指标。但其他部分,更道德的部分,完成了整个一揽子计划,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

关于可能会带来好处的挑战

我们可以这样说,以道德的方式做生意,至少以道德的方式做市场营销,本身就是一种挑战。我们不会购买广告,所以我们需要走出去,做一些值得人们关注的事情。这种营销,比如说写博客文章,需要做的时间比较长,效果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看到。

它只不过是一种不同的营销方式,与广告相比,它有不同的挑战,因为广告需要大量的资金。那么你将依靠它们而非有机成长。有机搜索现在是我们流量的主要来源。我可以停止写博客文章,这些流量还是会持续增长。但是对广告来说,如果你停止付费,那么流量也会随之停止。

因此,我想说,在早期,可能更具挑战性,因为这需要更多的努力和更多的时间。但从长远来看,我觉得我们在进行道德营销时所面临的挑战,实际上能帮助我们,使我们更强大,比我们仅仅使用付费广告更强大。

关于未来

迄今为止,我们的成长就像是梦想成真,但是作为两个人创业的初创企业,我们一直都在前进。

为了成为 Google Analytics 更好的竞争者,我们正在打造更好的产品,这意味着更多的网站和企业主将有理由使用我们的产品。这就是说,节省更多的电力,对我们的影响更大。它还意味着更多的收入,以便我们能够为希望支持的各种事业提供更多的捐款。

但愿在今年底之前,我们能把超过 1 万美元用于我们所相信的几项事业。接下来的工作是坐下来,研究一下我们喜欢的和想要捐赠的不同项目,每个项目可能花费 1000 美元,捐给 10 个不同的项目。这让我们感到非常激动。

原文链接:

https://inthegood.co/taking-on-google/

  • 发表于:
  • 本文为 InfoQ 中文站特供稿件
  • 首发地址https://www.infoq.cn/article/RrWruVSrUOiNtOR8KYm7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