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从天堂掉进地狱的波士顿动力,因为二十年前的基情得救

图片来源,robotmagazine

丰田实验室收购波士顿动力的事引起了科技圈不小的波澜,这家公司做出了极其先进的双足机器人,但其命运可谓一波三折,几经易手。最大原因就是其机器人在短期内无法看到实用前景。但在日本比较出名的两个对机器人和自动驾驶等高科技有浓厚兴趣的企业丰田和本田中,丰田看起来一直是比较偏实用主义的那一个,为什么这次会愿意收购一个看不到商业前景的公司呢?这个故事可能得从20年前开始讲起。

“执拗”的马克·雷柏特

Marc Raibert,图片来源,网易

马克·雷柏特(Marc Raibert)是波士顿动力公司的创始人兼CEO,但早在创办波士顿动力之前,他就曾在1986年在麻省理工学院创办了一个专门研究双足机器人的实验室Leg Lab。可以说雷柏特对足机器人的感情和热情由来已久。而且那时舆论的普遍期待的也正是跟人类外观相似,酷酷的人形机器人。从名震天下的科幻电影“终结者”(第一部于1984年上映)即可窥见一斑。总之,那时的雷柏特已经在研究双足机器人了。在MIT,他认识了当时同在MIT的吉尔·普拉特(Gill Pratt)。关于这段历史没有太多的描述,但从之后发生的事情来看,相信两人应该颇有一种一拍即合、相见恨晚的感觉。在1992年,雷柏特决定离开MIT单干。两人依依惜别,普拉特接手了雷柏特实验室的相关业务,而雷柏特创办了波士顿动力。

波士顿动力的产品展示,图片来源,网易

创办之后波士顿动力一直专注于研发仿生机器人,与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DARPA)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制造出了著名Big Dog和Pet Man等仿生军用机器人。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虽说其实离实际应用还差得很远,但是军方有钱嘛。当时的美军应该是很看好这项技术未来的实用前景的,因此一直在维持着与波士顿动力的合作。

仿生机器人前景依旧不明

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波士顿动力的项目一个接一个,进展虽然显著但离实用仍然差得很远。随着公众热情的冷却,“人形机器人”也逐渐从一个万众期待的科学概念逐渐退回至科幻概念的范畴,人们发现很多时候,履带式和轮式机器人可以用低得多的成本和高得多的效率做到和很多人们希望机器人做的事。但波士顿动力仍然在这个领域坚持着,沧海桑田,雷柏特曾经的好基友吉尔·普拉特也进入DARPA成为了项目主管。DARPA本来就在资助各种尖端机器人技术。两个昔日老友相见,自然将波士顿动力和DARPA的关系又加深了一层。

成也谷歌,败也谷歌

波士顿动力公司第一次获得大众的普遍关注,应该是因为两件事:研制出Atlas和被谷歌收购。这两件事发生在同一年。谷歌这样一家本身就代表着尖端科技的公司想要在机器人领域有所建树是一件一点都不奇怪的事情,而波士顿动力在仿生机器人上多年积累的经验让它无疑也成为了优先考虑的收购对象之一。事实上谷歌最终收购了一共9个机器人公司,组成了一个叫“Replicant”的新事业部,最初由Android的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来负责。

Andy Rubin

那一年应该可以说是波士顿动力的黄金时代,一方面背靠着谷歌这样的大树,一方面仍在继续与DARPA的合作,并且鲁宾也给了几个机器人实验室相当大的自主权,让他们放心开发哪怕短期内无法面临实用的机器人技术。这让这几家机器人公司,包括波士顿动力都非常的开心。

然而在Replicant项目运行一年后,鲁宾离开了谷歌,从此情况急转直下,那时Replicant的联合创始人詹姆斯·库夫纳(James Kuffner)仍然在负责项目的日常运行。但Replicant再没有一位像鲁宾一样机器人研究能力和技术背景的领导者可以把大家团结起来。

最关键的是谷歌也开始试图干预Replicant的研究,在重组为Alphabet之后,谷歌希望旗下的机器人公司,也包括波士顿动力转向开发低技术含量的消费级机器人产品,也就是之前提到过的,用履带、轮子和电池驱动的机器人,但这与波士顿动力的初衷背道而驰。客观来说,目前用液压驱动的双足机器人确实存在噪音过大的问题,Atlas也因为这个原因最终没有被军方采用。谷歌自己也没为目前已有的机器人找到一个合理的用途。重组后的Alphabet已经比以前更看重盈利能力,因此Alphabet要求波士顿动力做出改变。

但马克·雷柏特仍然拒绝向谷歌要求的方向转变,而是坚持自己的研究。这最终导致了Alphabet和波士顿动力的矛盾的激化,演化成了Alphabet出售波士顿动力的意向。

总得有人为理想接盘

我们猜测,雷柏特在心底里可能有点理想主义者情节。他应该会是那种坚信“不能因为一件事暂时看不到利益就不去做了”的人,并且坚信自己在做的事对未来是至关重要的。Alphabet不喜欢这种观点,但不代表所有人都不喜欢,总会有人支持理想主义者们的。

没错,我们要说的就是吉尔·普拉特

2015年底,普拉特离开了DARPA,加入了新成立的丰田实验室。丰田虽然是一家汽车公司,但其对机器人同样有着浓厚的兴趣(这应该也和日本整体的科研氛围有关)。普拉特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丰田对机器人的态度打动了他,他表示,丰田想让人们从技术中感受到的不是新奇和酷,而是“爱”,而事实上成立半年来丰田实验室在机器人领域的成果也多与关怀有关:生活辅助机器人、陪伴机器人和能上楼梯的轮椅等等。

丰田实验室的生活辅助机器人(HSR)

尽管没有什么切实的证据,但我们愿意用这样的想法来猜测这次并购:丰田实验室的机器人部门是一个少有的有“情怀”(真正的情怀)的部门。而他们也处在这样一位能理解“理想”的含义的人的手下,因此当谷歌决心卖掉波士顿动力的时候,他们共同促成了这次丰田的收购。

丰田毕竟有偏商业的基因在里面,因此谁也不知道波士顿动力合并进去之后能否就此稳定下来。但世界对波士顿动力的善意,包括网友的支持和丰田的接纳,都让我们感到了一些暖意。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AI科技评论(aitechtalk)

原文发表时间:2016-05-3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黑白安全

30 万名公民数据或被滥用,澳大利亚对 Facebook 展开调查

据路透社北京时间 4 月 5 日报道,在 Facebook 证实有 30 万名澳大利亚用户数据可能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被使用后,澳大利亚政府星期四表示,它已经启动...

634
来自专栏养码场

“第一个讲新零售的人是我”,雷军这场乌龙背后是新零售之战硝烟已起!

1、乌镇饭局比拼,“东半球最强饭局”VS东兴饭局VS乌镇新饭局,各位大佬赶场子吃饭;

742
来自专栏财经信息

蒋勋为何“独爱”蜻蜓FM

蒋勋语速不快,但90分钟的演讲始终让人着迷。“今天跟大家分享‘天地有大美’,这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它是庄子的句词……‘天地有大美’不止在讲艺术,而是说我们在...

1454
来自专栏飞总聊IT

AI上天,自动车落地

AI这两年里可谓是非常的热门,从深度学习到自然语言翻译到自动车,一个接一个的层出不穷。不仅仅赚了吆喝,也赚足了资本。和AI相关的人才争夺,更是让人叹为观止。一个...

833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法国:发动数字大革命

1518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从美图手机跨界颐和园,看智能手机如何玩IP定制才能C位出道?

6月27日美图手机在北京颐和园发布美图T9标准版,并首次与颐和园合作推出美图T9颐和园限量版,其“机身图案灵感源自中国传统色彩——黛绿与碧绿,缀以朱砂,山为黛,...

852
来自专栏IT派

社交帝国的至暗时刻,Facebook“非死不可”?

北京时间2018年7月26日,Facebook发布2018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

631
来自专栏人称T客

不作死就不会死 微软固若金汤的生态链体系正在瓦解

提起微软曾经PC时代的霸主和王者,并且在全球各地都有一批死党和追随者,形成了全球独一无二的生态链体系,当时就有业内专家认为谁都无法击败微软,而打败他的只有自已,...

2357
来自专栏VRPinea

VRPinea 2016厂商年终回访报告合集

2555
来自专栏量子位

马克龙宣布15亿欧元投资AI,DeepMind拥吻巴黎

法国人Remi Munos,是这间人工智能公司的一位重量级研究人员,也是150多篇论文的作者。这一次,他终于有机会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带着一众小伙伴开始新的AI...

943

扫描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