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思科、戴尔、EMC、IBM已是“行尸走肉”

《连线》杂志(Wired)网络版周一发表文章称,Pure Storage等新兴存储厂商和亚马逊等云计算服务的诞生,让传统存储巨头EMC失去了市场竞争力,这也正是EMC将自己出售给戴尔的真正原因。其实,其他一些传统大型科技公司也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如今,惠普、思科、戴尔、EMC、IBM和甲骨文等传统科技巨头已经是“行尸走肉”了。

  不可否认,这些公司还会继续生存一段时间。他们会出售一些资产,会继续赚钱,还会占据媒体的一些头条位置,甚至还会发展一些新业务。但作为科技巨擘,他们已经死亡。该结论从过去几天发生的三起新闻事件即可略窥一斑。如果你不是特别关注看似无趣、但实际上却令人着迷的企业计算市场,可能会错过这几则新闻。但将它们综合起来,不难看出这些传统科技巨头真的没落了。

  首先,硅谷创业公司、新型数据存储硬件厂商Pure Storage在纽交所进行了IPO(首次公开招股)。随后又有报道称,戴尔将收购EMC(已正式达成交易)。第三则新闻是亚马逊又推出了一系列新的云计算服务,用户无需搭建自己的硬件就能存储海量数据。

  这三条新闻乍看没什么头绪,但其实体现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几十年来,如果你想创业,需要存储大量数据,那EMC是你的首选。你把大量资金交给EMC,它们会给你一些笨重的计算机,里面装着用来存储数据的硬盘和软件。但其中的伎俩是:软件只能从EMC获取。因此,当你每次要存储更多数据时,就要给EMC更多资金。正是这种业务模式让EMC赚得盆满钵满。

  但后来,像Pure Storage这些小型存储服务商诞生。它们的存储设备使用的是闪存,与硬盘相比数据存储速度更快,而且费用也更低。更有甚者,像亚马逊这样的云计算公司,允许你把自己的数据存储在他们的机器上。这些机器位于互联网的另一端,你可以随时随地访问。这意味着你不必再从EMC或其他厂商购买硬件设备。

  这就是EMC把自己出售给戴尔的原因。其实,戴尔自身也糟糕过类似问题,最终还导致戴尔走上了私有化之路。事实上,这样问题的同样困扰着惠普、IBM、思科和甲骨文。正如彭博社作者阿什利·万斯(Ashlee Vance)所说:“IBM、惠普、EMC、戴尔和思科为什么不全部合并呢,以趁早了结这个问题。”

  那么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呢?还是让万斯给我答案吧。当有人问:“如果IBM、惠普、EMC、戴尔和思科合并,那么新公司应该叫什么名字呢?”万斯在Twitter上说:“那就叫‘Fucked By The Cloud’。”(被云计算F**ked)

  云计算

  云计算(Cloud),最近几年它承载着太多的含义。但有一条要记住:大部分含义来自IBM、惠普、EMC、戴尔、思科,以及其他一些不想被Fucked的公司。其实,这样来理解云计算应该是最适合的:它是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建立业务的方式。

  因为这些公司的互联网业务规模如此之大,以致于他们最终意识到,不可能再通过传统厂商来打造自己的硬件和软件。换言之,他们不可能再使用EMC的存储设备,不能再使用戴尔、惠普和IBM的服务器,不能再使用思科的网络设备,也不能再使用甲骨文的数据库。因为成本太昂贵,且弹性不强。

  为此,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开始打造自己的、可承受的硬件和软件;且极具弹性,能根据需求进行部署。最终,他们打造出了自己的服务器、自己的存储设备、自己的网络设备,自己的数据库和自己的软件。他们的硬件设备成本更低,某些情况下运行速度更快。

  技术共享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并未把这些东西据为己有,而是共享给整个世界。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和普及,将来会有更多的公司达到像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的规模。事实上,已经有不少同等规模的新兴互联网公司诞生,他们也需要自己的存储空间。

  当前,亚马逊已经将自己的基础设备面向全球企业开放,其实这就是云计算服务。谷歌也正在做这样的事情,而Facebook更进一步,把自己的软件和硬件设计全部公之于众,这样其他企业就可以以同样的方式打造自己的运营架构。正是在这些开源设计和上述互联网巨头无私奉献的基础之上,一些新兴的企业产品提供商开始提供类似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所使用的设备,如存储厂商Pure Storage、服务器厂商Quanta、网络设备厂商Cumulus Networks 和Big Switch、软件厂商MemSQL和MongoDB等。

  这就是IBM、惠普、EMC、戴尔和思科被Fucked的原因。当然,这些传统科技巨头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云计算服务,提供类似于Facebook和谷歌等公司使用的硬件和软件。其实,从某种程度讲,他们已经在这样做。但如今的竞争已经延伸地很深远,如果他们在提供新的云计算服务和产品的路上走得太远,那就会蚕食当前业务。这就是“创新者的囧”。

  埃里森效应

  这种“囧”也困扰着甲骨文。甲骨文帝国就是基于昂贵的数据库业务所建造,不同的甲骨文已建立起一直能迫使企业购买任何相关产品的销售团队,即使这些产品没有任何经济意义。这就是所谓的“拉里·埃里森铁拳”(埃里森为甲骨文创始人)。微软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不同的是,微软的行动更迅速,已经融入了这个云计算市场。与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一样,微软也运营着庞大规模的互联网业务,如必应搜索。这意味着微软也迫切需要打造自己的数据中心、硬件和软件,如今,微软在这方面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甚至通过自己的云计算服务Windows Azure来挑战亚马逊。

  当然,微软还面临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公司的主打产品Windows。当前,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其他未来的设备,都很少使用Windows平台。我们可以将其称为“被移动设备F**ked。”

  谁未被F**ked?

  那么哪些公司还没有被F**ked呢?Pure Storage的处境看起来要比EMC好些。它所销售的一些产品,还是数据中心必须要使用的。但很明显,企业计算的未来还是云计算,意味着亚马逊的前景毋庸置疑。目前亚马逊是全球最大的云计算运营商,太多的企业和开发人员都在使用亚马逊的云服务。上周,亚马逊又推出一系列新服务,不仅提供原始处理能力和原始存储,还提供了自己的数据可和数据分析工具,以及其他一些软件服务。如果使用亚马逊的服务,你无需再使用戴尔、惠普、EMC和思科的硬件,也无需使用甲骨文和IBM的数据库。

  幸运的是,亚马逊在云计算市场也有一些竞争对手,如谷歌和微软。还有一些后来者,相信惠普、甲骨文和IBM也会效仿亚马逊。但他们已经落后得太远了,他们的包袱过于沉重,以致于无法追上亚马逊。相比之下,谷歌和微软的情况要好些,将对亚马逊构成一定威胁。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人称T客(Java_simon)

原文发表时间:2015-10-16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镁客网

高通VR专属芯片在二代谷歌眼镜上进行测试,持续拓展市场

昨日晚间消息,Roland Quandt在社交媒体上透露,GeekBench跑分测试中现身的第二代企业版本的谷歌眼镜芯片上,使用的芯片并不是骁龙710芯片,而是...

903
来自专栏数据派THU

徐葳:做“跨学科”的点点星火 | 访交叉信息研究院助理教授徐葳

徐葳,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助理教授,助理院长,清华大学数据科学研究院管理委员会委员、兼职RONG教授,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副院长。专注于交叉学科的分布式系统...

1052
来自专栏SDNLAB

英特尔收购eASIC以支持可编程芯片业务

英特尔已经收购了位于加利福尼亚州一家可编程芯片公司eASIC。该公司拥有的120人团队和首席执行官Ronnie Vasishta将成为由Dan McNamara...

1213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姚期智教授:量子计算是千亿万亿级别的产业,或成为科技创新的引擎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中南置地数字建筑联合研究中心主办的“数字建筑与未来生活”跨界沙龙的系列活动,以对中科院院士、图灵奖得主姚期智教授的采访拉开序幕,采访者为清...

2209
来自专栏腾讯数据中心

腾讯数据中心海量设施运营解决之道

犹记得腾讯数据中心开放日,在天津数据中心参观的嘉宾们,得知腾讯现场设施运营团队只有十几人后,流露出的那一脸惊讶的表情。 虽然,腾讯数据中心的大部分运营工作都可以...

4189
来自专栏人工智能LeadAI

拍大片?人工智能AI又多一个新技能!

最近一段时间,人工智能突然霸屏了,先有百度无人驾驶“刷屏”朋友圈,后有阿里巴巴发布新款人工智能硬件……在技术快速更新迭代的当下,人工智能正在从方方面面改变我们的...

4107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响铃:秒拍掘金垂直化内容,到底是不是个好主意?

随着腾讯、阿里、百度三巨头纷纷加大短视频投入,始于2013年的短视频,在“10亿”“20亿”这样的数字中,迎来了意料之中的全盛时期。6月1日,秒拍联合新榜发布5...

1032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李开复:机器人不要过度追求“人味”,实用才是硬道理

美国著名新媒体Quartz近日刊登了李开复的专稿,在这篇文章中他阐释了自己对现在大热的AI和机器人的看法。在李开复看来,所谓的情感机器人有些跑偏,机器人应该以实...

3255
来自专栏VRPinea

本周VR圈大事件︱卡西欧推出360度全景相机;SpaceVR将发射VR相机卫星

2836
来自专栏ThoughtWorks

新书推介 |《精益企业》— 高绩效组织如何规模化创新

*封面图片为本书暂定封面,实际封面请以出版社为准。 1995年,Ken Schwaber和Jeff Sutherland共同提出了Scrum框架 1996年,K...

44311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