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Android的许可证

1.

两周前,我写了一篇《Android,开源还是封闭?》

其中有一些内容,我今天要做修正,还想谈一些别的感想。

2.

在谈具体的修正之前,我先来说说,那篇文章的一些情况。

那天白天,我在外面办事,从手机上读到Linux内核撤下所有Android代码的消息,感到很震惊。晚上回家后,仔细读完了相关报道,就一口气写了一些感想。写完已经将近半夜12点。我改了几个错别字,直接把文章贴上网,然后就上床睡觉了。当时也没多想,不觉得它和我的其他文章有何不同。

但是,第二天起床以后,我发现事情变得复杂了。那篇文章被转贴到许多技术论坛和网络媒体,产生了很多回复和议论。要是早知道它会被那么多专业开发人员读到,我一定会写得更谨慎。

更令我意外的是,超过半数的读者,都在批评那篇文章。尤其是一些认识很久的朋友,也对它持负面看法。这令我反思,到底哪里写错了?

节假日期间,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下面就是一些结果。

3.

首先,我必须老老实实承认,那篇文章确实有重大错误。

别的不说,单单文章的标题就是错的。我用《Android,开源还是封闭?》这样的标题,暗示Android表面是开源系统,实质上是封闭系统。我的这种说法是错的。

理由如下:

  * Android使用的是Apache许可证,这是一个开源许可证。

  * 它的所有源码都公布在网上,你可以用来干任何事情。

  * 对于不喜欢这个许可证的人,可以完全合法地把自己的Android程序,改为GPL许可证。

无论从表面还是从实质上看,Android都是一个开放的系统,不是封闭系统。所以,我指责Android是封闭系统,这是不正确的。

由于我把不正确的论断作为那篇文章的基本论据,直接导致结论不可信。因此,文章遭到批评和鄙视,确实也是理所应当。

4.

不过,我的文章写错了,并不代表Google没有做错。你可以这样想,如果Google的所作所为都是无可指责的话,那么为什么Linux内核开发小组会撤下它的代码呢?

这就是我今天想说的第二件事:Android的许可证选择是有问题的。它的问题不在于系统是不是开放,而在于它造成了Linux的分裂。

为什么Android分裂了Linux?

因为Google修改了Linux内核,使得Android与内核不兼容。所有Android上的开源驱动,不经过修改,都无法用于内核,而Google又不愿意修改。因此,内核开发小组只好把它撤下来,因为留着也没用。

这就是Google最让人不满的地方。为了吸引外部程序员,它故意选择Linux内核,而不是自己开发内核。但是开发出来的东西,只能用于Google的产品,不能用于内核。这种分裂行为的后果,就是把Linux社区削弱了。

为了便于思考,让我来举一个类比。

很久以前,有一帮很穷的程序员,在森林里面打游击、闹革命。由于反革命力量实在太强大了,游击队屡战屡败,士气低落。这时,有一个大佬宣布要加入游击队,大家都很振奋,有了大佬的支持,革命有希望成功了。可是没想到,大佬来了以后,宣称他对革命的定义跟别人不一样,要求别人跟着他闹革命。双方谈判不成,大佬就带走了一部分人,自己单干了。所以,大佬加入革命以后,革命势力反而变得更弱小了,还不如不加入呢。

同样地,Android系统越发达,受益的只是Google和手机厂商,而不是Linux社区。后者因为程序员和厂商的流失,力量还会变得更加积弱。事实上,Android的推出,已经使得MaemoLiMo、以及其他基于Linux的手机系统,生存处境越发艰难。

可惜我没有早点认识到这些。如果我从这个角度评价Android,那篇文章的错误就会少一些,也不会遭到那么多反对意见了。

5.

在所有的批评中,有些不是针对那篇文章的具体内容,而是针对我个人的。

举几个典型的例子:

  * 他开始乱喷了!

  * 这个知道分子,又在卖弄自己不懂的东西了。

  * 此人大言不惭,就是一个不靠谱的妄人。

虽然我觉得,这些评价对我不太公平,但是我还是要谢谢这些朋友的指教。我愿意虚心汲取教训,以后写文章一定更加严谨,减少错误。

6.

不过,我也想借这个机会澄清一些误解。

我不知道,这些朋友是怎么看待这个网志的。我想问问他们,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写这个网志?为了出名?为了赚钱?为了满足虚荣心,显示本人无所不知,很能写?......

不,这些都不是理由。事实上,从任何利益的角度考虑,写网志都是很不值得的事情。一方面,这里的任何一篇文章,写作时间通常都需要2~6小时,而我写了1000多篇,付出的时间和精力难以想像。另一方面,网站唯一的直接收入就是Google广告,但是只能刚好弥补主机和域名的费用,一点都没有多余。如果想出名和赚钱的话,我想一定有比这更轻松的方法吧。至于虚荣心,写了这么久,每天访问量也只有几千IP,我想聪明一点早该知难而退了。

我之所以还在写,是因为我把这个网志当作自己的学习笔记。不断地积累新知识,思考、总结、记录下来,令我感到一种学习的乐趣。所以,我希望大家知道一点,我的网志首先是一个私人空间,不是公共媒体。有些人的网志是为了向公众发言,我的不是。

正是因为我把这里看作一个私人笔记本,所以有时候写作比较随便,经常写一些自己刚刚接触到、没有全面认识的东西。因为笔记里记录的,总是你需要学习的东西,而不是你已经学会的东西,对不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是笔记,所以有时候我怕麻烦,没有给出充分的论证和足够的核对,就匆忙写下自己的看法。但是,这不代表我不严谨和粗疏,我只是认为,个人笔记和公开发表的作品不一样。如果是公开发表的论文,每句话都必须有依据,经得起考验,而如果是笔记的话,那就不一定那么严格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公开发表的文章,远远少于网志文章的原因之一。

当然,我不为自己的错误辩解,可以告诉大家,我比任何人都更严厉地对待自己的错误。我时刻愿意听取他人的批评,修正自己的错误,因为这是对我有利的。我只是希望大家知道,这个网志的内容本来就不可避免地包含着错误,所以请不要因为文章中有错误,就对我这个人下评判。借用一句张五常的话,"要斩,就斩我的文章,不要斩我的人"。

7.

现在再回到Android的话题,我还有最后一点感想要说。

请先看一些网友对此次Linux内核撤下Android代码事件的评论:

  * Google是上市公司,它当然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做法。

  * Linux内核是Google能找到的最便宜的内核,为什么不用?

  * Google又没违反License,还有什么可说的。

  * 为什么Android的代码非要回馈给Linux呢?奇怪的想法。

这些意见似乎认为Google的行为符合合约和"自利原则",因此无可指责。当然,我也同意,从这个角度看,Google没有做错。但是,如果换个角度,让我们从"利他原则"的角度思考,会不会得到不一样的结论呢?比如,Google这样做是不是符合开源运动的理想?有没有伤害到开源社区的利益?......

不过,我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在一个不正义的第三世界人口大国,讨论到底是"利己"重要,还是"利他"重要,实在是一个太艰难的问题。与其想要找到答案,还不如对自身命运叹息。

令我真正愤怒的,是下面这样的评论:

  * GPL这个病毒又作恶了!

  * 早觉得Linux像宗教。有时候在想,那个RMS驾崩了怎么办呢?五六十岁的人了,得个病死了很正常。

  * 我看RMS没那么容易挂,一般教主都是长命百岁的老妖怪。

我早就感到了,在中国的软件业中,有一种针对自由软件运动的仇恨。不是一般的反感,而是那种咬牙切齿、死而后快的真正仇恨。我想问问这些人,你们的仇恨是从哪里来的?

自由软件运动和它的创始人Richard Stallman,在没有任何索取的前提下,向全世界无偿奉献出了高质量的软件,全人类都受益于他们的代码,难道这样的人应该被仇恨和诅咒吗?你们的良心到哪里去了?

自由软件运动的理想,是让地球上每一个人都能使用高质量的软件,决不让软件成为阻挡人类自由的障碍。难道这样的理想不值得赞美和追随吗?你们自己没有这种理想,难道还想消灭别人的理想?难道你们非要把软件做成他人的监狱,才感到心满意足?

说到底,不过是因为自由软件可以免费获得,阻碍了这些人的发财梦,所以他们才会恨得这样咬牙切齿。是的,地球上就是有这种人类,谁妨碍了他发财,他就想除掉你。只要自身的利益得到保障,他人的死活才无所谓呢。

正是由于这种自私的人的存在,才需要我们更坚定地支持自由软件。许多人觉得Richard Stallman顽固得可笑,任何非GPL许可证的软件一概拒绝,有必要吗?但是你要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这样坚守原则,自由软件运动绝对坚持不到今天。因为这个世界到处都是陷阱和烂泥,还有时刻准备着的阴谋家,所以你不能做一点妥协。你退让了一步,整个阵地就全没了。

8.

回想十年前,Windows 98正是如日中天,Windows XP即将上市,IE的市场份额超过90%,微软公司多么得不可一世,没有人相信它会被击败。大家觉得,只要跟着微软公司走,一定不会错。那时的Linux,还只是很不成熟的黑客玩具,不要说桌面了,就连服务器市场的份额也很小。那时,要是有人说,Linux一定会胜过Windows,大家都会觉得这是痴人说梦。

但是,十年过去了,发生了什么?微软公司依然强大,但已不是不可战胜了;Linux已经跻身主流操作系统,装有它的笔记本电脑在商场里很容易买到;以Firefox为代表的开源浏览器,占据了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超过IE的时刻已经近在眼前了。这就是自由软件的力量,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就像那副著名油画的名字《自由引导人民》,就是这样。

你敢想像,再过十年会发生什么情况吗?如果一边是封闭软件,另一边是开源软件,你赌哪一边?相信我,跟随自由的东西,绝对不会错。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这一点。

所以,我还是要重复前一篇文章中的话:如果Android继续走这种分裂Linux的道路,它不会成功的,不要说超过iPhone,再过二三年,它自己就会被别的开源手机操作系统取代。

(完)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人称T客

CIO应该关注企业移动化建设的七大关键要素

如今,移动设备已经成为了人类不可或缺的伴侣。著名咨询机构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截至2014年,将有17亿台移动设...

2836
来自专栏小程序

App行业发展趋势如何?小程序是否正在“控制”我们的生活?

正如张小龙所言,小程序要成为一种新的形状。尽管他也不确定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只能探索。不过从小程序近期的更新以及实践案例,它的价值越来越大了。

1152
来自专栏极乐技术社区

小程序一周报 | 第三方小游戏可正式发布 / 跳一跳小游戏皮肤上线

1352
来自专栏数据和云

岁末警示:当你手抖删了线上数据库..

作者简介: ? 一乐,aka 梁宇鹏 现任环信首席架构师兼IM技术总监,负责即时通讯云平台的整体研发和管理。曾任新浪微博通讯技术专家,负责微博通讯系统的设计与研...

45610
来自专栏CSDN技术头条

曾经名噪一时的7个搜索引擎:现在都在哪里?

对某些特定时期的人而言,搜索领域只代表着一件事情:Google。但是对很多人来说,他们还记得那样一个时代——搜索引擎数不胜数,新奇的品牌备受瞩目。 AltaVi...

2995
来自专栏云计算D1net

九大曾轰动一时的云计算故障事件

对一些人来说,本文列举的云计算故障可能仅仅表明了云服务提供商在哪些方面需要加强或改进,以便更好地服务于客户。对另一些人来说,这几个例子可能更事关个人,因为你的数...

6318
来自专栏Vamei实验室

高性能计算机传奇

高性能计算机是用网络将多台计算机连接在一起,并构成一个统一的系统,从而拥有远超个人电脑的计算能力。这样利用网络,让计算机合作工作的并行系统又称为集群(clust...

2246
来自专栏云基础安全

云上安全:不得不说的责任共担模型

在讨论云上安全责任共担模型前,我们先回顾发生在2016年的7·23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

1.4K5
来自专栏互联网数据官iCDO

【工具介绍】海外经典用户行为数据分析工具——ClickTale

主编前言: ClickTale是一个具有多年历史的“创新型”工具。用于帮助人们追踪数字世界的用户行为,促进用户体验的优化。 这一工具功能如何,优缺点何在,是否值...

7357
来自专栏Java职业技术分享

java晋级之路--如何成为高级工程师

我虽然是软件工程专业,但是大学没学到啥东西,算是零基础了。找工作那会,就找了个培训班,简单学了下,极度勉强的情况下算是入门了。于是在北京开始寻找生涯中的第一份工...

259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