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猿专访 | ABD爱梦娱乐CEO雷鸣:情怀和理想之上,我们也要会赚钱

<数据猿导读>

爱梦科技主要通过大数据技术与娱乐行业结合的方式,做娱乐媒介广告精准匹配、影视投资风险全程控制以及为艺人提供营销决策服务。这个听起来浪漫又极富情怀的大数据公司其实在成立第二年就已实现盈利并获得不错的回报,收获了数百万营收收入和良好的口碑

都说娱乐圈水深、大数据行业门槛高。如果将这两个行业结合起来又会怎样呢?为此,数据猿记者走进爱梦科技,听CEO雷鸣讲述“贵圈”那点事儿。

爱梦科技主要通过大数据技术与娱乐行业结合的方式,做娱乐媒介广告精准匹配、影视投资风险全程控制以及为艺人提供营销决策服务,与其合作过的项目有电影《后会无期》《心花路放》《黄金时代》,电视节目《我们相爱吧》等娱乐内容。目前,爱梦主要通过大数据技术为品牌企业与娱乐内容提供精准匹配与分发服务。

记者采访中得知,这个听起来浪漫又极富情怀的大数据公司其实在成立第二年就已实现盈利并获得不错的回报,收获了数百万营收收入和良好的口碑,所谓“闷声发大财”就是这么回事吧。

然而一个公司的迅速发展必然少不了创始人的领导能力,记者初见CEO雷鸣时,他浓郁的文青气质看起来与公司名称“爱梦”毫无违和感,交流中又发现其很有商业头脑,使得这位低调亲切的80后创业者看起来很有故事。

要干就干喜欢的事

有这样一个青年,初中时开始自学音乐写歌,大学主修犯罪心理专业。然而,他最爱的还是音乐,于是毕业后来到北京做职业音乐人,担任多支乐队的吉他手,给歌手的唱片录吉他,做编曲。并在2005年进入影视配乐领域。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为电影做配乐时进到了知名剧组,并接触到了名导和制片人,这时候他在大学学的心理专业派上了用场:

有次剧组开会,探讨如何才能让电影更受大众欢迎。这时雷鸣想到可以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观众对电影的喜好,于是侃侃而谈,为剧组提出很多有价值的建议。使得影视圈的人对这个音乐人刮目相看,并建议他在影视行业发展。

于是,在兼顾发展音乐事业的同时,他又踏进影视圈,在2007-2009年迅速积累了大量影视资源。

俗话说,朋友多了路好走。2009年,在创投圈朋友介绍和影响下,他对互联网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下定决心进军互联网。于是他开始写互联网行业专栏,写作方向是关于智能硬件和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同时快速积累了很多互联网资源。

然而,这个外表平静,却有极大“野心”的文艺青年并不甘于只从事一个行业。

“我在娱乐圈和互联网圈有了丰富的经验和资源,为什么不能把两者结合起来,把两个兴趣合并做成事业?”

于是,2013年他便开始策划将娱乐产业带入数字化的运营模式,并在只有一个想法的情况下,就获得弘道天使基金百万投资,(这也是这只基金自创立以来投的第一个项目)。2014年1月,雷鸣与来自于百度从事数据挖掘工作的合伙人阿德正式创立“娱乐+大数据”爱梦娱乐科技。

(以下文风可能会有变)

院线票房预测业务奠定基础

创业初期,爱梦一直尝试为电影行业服务,通过研究历来上映的院线电影类型、元素、市场反应和观众评价,即“类型—市场—观众”的模型算法判断未来电影的票房。雷鸣对这种算法做了详细解读:

一,“类型即市场”:通过收集过去5年上映的院线电影,科学划分其类型和元素并研究市场走向,以此判断同类型影片的市场结果。爱梦通过研究发现,对于国产段子式喜剧电影,即便不用大牌明星,其票仓深度也会达到15亿。而对于悬疑惊悚影片,即便做到最好,其票仓深度也只能在2亿左右。

二,“市场即观众”:通过研究观众对影片、导演和演员的评价数据,可以判断同类型影片的市场效果。如果在电影上映前一周抓取观众评价数据,可以更加精确的预测影片票房。目前,爱梦票房预测模型的准确率已经超过64%。不夸张的说,这是中国目前预测准确率最高的数字。

“除了以上因素会影响票房以外,剧本因素也会占到一半,至少在中国是这样”雷鸣说道。

因此,爱梦又基于获得的以色列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的专利模型部分资料,研发了所谓可以“看剧本估票房”的独家模型。使用此方法的前提是剧本一定要有过票房,然后人为教会机器如何看剧本估票房。为此,爱梦组建了一个懂剧本的小组,专门负责收集剧本训练机器。

首先机器会通过人工分词或语义识别的方式过一遍剧本,查询出剧本有多少场景,多少人对话等问题。过完两百个剧本以后,机器便会对不同类型剧本的得分标准进行科学划分,然后预测市场结果。如果剧本有改动,机器可以再用已有的票房预测模型调整得分,这种格式化的形式可以非常科学的预测票房。(7月份正式发布以上整套风险控制系统产品“星瞳”star eye)

服务周播类内容,扩大业务范围

票房预测业务做了半年以后,雷鸣认为公司只做影视业务局限性太大,于是便转战进入电视领域,为电视节目做商业智能服务。

2015年,江苏卫视《我们相爱吧》节目组找到爱梦,在剧本都没有确定的情况下,给了他们大量的明星名单,让其用大数据分析技术找出最搭配的明星情侣。

“每周五,节目组粗剪完视频以后交给我们,然后我们的脑电波测试系统会过一遍视频,同时我们会给系统一个参照:让一男一女戴上脑电波头盔进行测试,脑电波会记录其紧张值和放松值,长期放松则证明观众没有感觉。随后脑电波系统用采样数值计算出节目中明星的紧张值和放松值数据,最后把数据交给节目组精剪人员做参考,对于双方不来电的片段,节目组可以剪掉。”

周日节目播出之后,爱梦还会在周一通过抓取粉丝数据为其做分析报告,比如观众对节目的评价、喜欢哪对明星等,通过分析观众喜好为以后拍摄节目做准备。

“《我们相爱吧》第一季中,我们用大数据分析技术为崔始源和刘雯做的搭配令人印象最深刻,这对组合也最有价值。节目播出之后,有好多广告商找他们做代言。前段时间,满大街都是他们的户外广告,我们看了特别有成就感。”

转机!发现更大的市场

在为电视节目做数据分析的同时,爱梦也会用眼球追踪技术计算品牌广告放在电视屏幕时的观众到达率,即有多少观众能在画面上看到此广告。无心栽柳柳成荫!做完这项分析时,雷鸣发现:

“为节目做冠名和植入的品牌广告商对我们的分析技术更感兴趣。另外,我们发现,其实真正为电影、电视节目、网络节目买单的是广告品牌。”

雷鸣告诉记者,现在的电视台不太愿意自己掏钱制作节目,所以任何一个综艺节目首要任务是找到冠名商,然后冠名商会为其投资拍摄节目,所以广告品牌比节目组更加关心节目的收视率,对大数据分析也更感兴趣。因此,2015年下半年爱梦开始与广告商接触,为企业和娱乐内容搭建平台(即7月份即将推出的产品“娱乐客”),用大数据分析的方式为其做广告植入服务。

“因为传统的品牌企业不知道他的用户画像是什么,不知道要为哪些消费者推销产品,也不知道消费者对产品的需求如何,所以他们一定要找市场调研公司做报告,然后拿着报告找到公关公司或广告公司为其策划。同时,广告公司还会收集娱乐营销信息,比如哪些影视可以为企业植入广告,哪些电视节目可以让其赞助,还可以找哪些明星做代言或者做联合推广,最后广告公司会把信息反馈给品牌企业。”

而爱梦是需要先研究娱乐内容和观众人群画像,分析其会影响哪类消费者以及能够间接辐射哪类消费者,然后再匹配给相关企业。比如,对于即将上映或者正在开拍的电影、电视剧,爱梦会从移动数据、消费数据、社交网络数据三大维度对其进行考量,用大数据技术分析其适合哪类品牌植入。

“我们先收集明星网红、院线电影、电视节目以及网络节目数据,然后对其进行分析归类。品牌企业找到我们以后,我们会让他在我们平台在线填写设计好的表格,然后针对对方填写的信息,直接为他们匹配相关的娱乐内容。假如品牌想找代言人,我们会直接为其找出匹配值最高的艺人,匹配标准是艺人能够最大化影响此品牌的消费者群体。在此过程中,没有人工干预,完全由系统直接匹配。”

雷鸣强调,他们非常注重娱乐行业的情报收集与整理,有专门的部门负责收集艺人、导演和制片人的个人特征、身价走势、宣传计划等信息,再融入大数据引擎的走势,进一步让决策精准、真实。

在雷鸣看来,每一个艺人就好像一只股票,在实时监控中可以形成各种线图,从这些线图中可以了解大众注意力的走向,与此同时,相关公司还可以通过数据对艺人进行筛选,同时对受众群体特征进行分类。

除了艺人代言以外,爱梦也会通过大数据分析技术为品牌企业做电影和电视节目的广告植入。公司有一个小组专门收集即将开拍的电影和电视节目资源,由于他们能接触到的冠名商非常少,而爱梦手里又有很多品牌企业,爱梦会用大数据技术为其匹配做植入服务。

“不过,对于快消品企业,我不建议他们做影视植入。因为快消品企业基本都是以季度为单位推出新产品,如果电影档期拖半年,或者电视剧两年内没有播,就等于没有为他们做植入。因此,我们会为快消品企业推出更快、更高效、到达率更高的产品,而且会很受双方欢迎。”

即将推出的平台“娱乐客”

雷鸣强调,“娱乐制作公司本身现金流就很少,他们是靠品牌企业生存,明星演电影电视剧也是靠品牌企业挣钱,可以说,品牌企业是整个娱乐载体的衣食父母。所以,我们的重点是为品牌企业做数据分析服务,相当于是为整个影视产业链的衣食父母服务。大数据在影视行业可行,但并不容易发展,有些大制作电影拍摄周期都要两三年,而且成片之后才能看到效果。所以,娱乐大数据公司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不能死在黎明之前,要在看到曙光之前活下来!”

在真实的娱乐圈中,很多影视节目或者明星艺人没有品牌企业的青睐,而且很多品牌企业有广告需求,但没有渠道做娱乐植入。另外,以前企业想花10万、20万植入广告可能都找不到门路,现在一个平台就可以解决。作为大数据第三方服务公司,爱梦相当于为所有的娱乐内容生成方和品牌企业服务,通过大数据技术为其快速搭配,促成合作。

对于娱乐内容和明星艺人来说,其自身的影响力可以通过爱梦“娱乐客”平台变现。对于品牌企业来说,爱梦会为其推荐最匹配的娱乐内容和艺人,同时会符合企业的销售策略,确保其营销回报率,做快速营销。

谈到品牌植入面临的市场规模时,雷鸣告诉记者,爱梦面临的是千亿市场规模。

这话其实并不夸张。现在是全民创业时代,假如中国有一千万个中小企业品牌,比如二线城市的烟厂、酒厂、饮料厂,他们流水非常高,从其销量和娱乐植入来看,这些企业的广告投放占到了整个市场的三分之一。如果为这一千万个企业提供广告植入机会,每年最低投入按照一万元来算,加起来就是一千亿的市场规模。

如此庞大的市场规模跟产品线,难怪雷鸣信心满满,也清楚爱梦为何能够如此迅速的在市场站稳脚跟并获得盈利了。未来数据猿会持续关注娱乐大数据行业,同时期待其尽快迎来市场大爆发!(Kate)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数据猿(datayuancn)

原文发表时间:2016-06-14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新智元

溯源智能:从触觉大脑到人工智能危机 —《机器崛起前传—自我意识与人类智慧的开端》新书推介

新智元推荐 人工智能所能企及的高度即使存在争论,这个时代所面临的危机也不可避免。作为一本科学与人文、学术与科普之功兼具的人工智能著作,该书并未拘泥于每一秒...

3445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王者匠心:真正的创新都归于对人性的探索

954
来自专栏镁客网

IP为王的时代,智能硬件该怎么玩?

1053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短视频创业还有机会,但单打独斗越来越难了

距离Papi酱爆红并完成融资刚过去一年,尽管其通过Papitube复制万千个自己的梦想未能实现,但短视频创业却是如火如荼,一年之间又出现不少新面孔,行业热度只增...

3185
来自专栏互联网数据官iCDO

美国营销人正准备上天,你呢?

今天,如果在LinkedIn上搜索“Martech”,系统会告诉你在中国不存在这个岗位;但如果把搜索区域放宽到全球,会发现总共有444个工作机会,而其中397个...

2854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发财报后股价暴涨25%,微博正在越来越像YouTube

5月16日晚间,微博在开盘前发布了第一季度财报,这是微博第一次将财报放到了开盘前发布,有人说是因为有晚起习惯的微博CEO王高飞害怕分析师电话会迟到才作出此举。然...

2996
来自专栏VRPinea

CESA 2017开幕在即,又要有哪些“黑科技”霸占你的朋友圈了?

3036
来自专栏VRPinea

历经春秋15载,近3届ChinaJoy盛况回顾!

34411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大咖 | 李彦宏:搞不清楚这三个问题,人工智能发展就走不通

8月23日上午9时,首届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简称“智博会”)将在重庆悦来国际会议中心开幕。智博会从2018年起,每年在重庆市举办一届,主办单位为科技部、工业...

832
来自专栏程序员互动联盟

有些程序员辞职后,被老板大骂没道德,对此你怎么看?

作为一个在这个行业已经混迹了十几年的老程序员,程序员这个职业和别的职业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会产生流动性,至于已经辞职的人聪明人基本上会选择送上祝福给人留下美好的...

903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