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移动大数据中心经理傅一平:运营商大数据变现的实践和思考

<数据猿导读>

浙江移动大数据中心经理傅一平在2016年中国信息通信大数据大会上发表了以“运营商大数据变现的实践和思考”为主题的演讲。傅一平表示,运营商在金融领域做反欺诈和验真,没有做征信。如果要在金融领域站住脚的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要抱着开放的态度做这个事情

数据猿报道,2016年4月20-21日,2016中国信息通信大数据大会在京召开。大会以“开放共享、转型创新”为主题,聚焦通信业大数据产业生态,邀请工信部、院士专家、三大运营商集团及省市大数据相关业务部门领导以及领先的大数据产业领军企业及应用单位代表出席,共同探讨通信业大数据发展带来的产业机遇和挑战。

本次大会主要针对前沿ICT技术与解决方案对运营商大数据能力建设的提升以及业务运营、架构的转型影响,通信业大数据的开放应用以及开放、共享、创新的产业生态等热点话题展开讨论,全景展现运营商大数据能力建设规划与开放应用策略。

本文由“135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以下是数据猿现场独家直播“浙江移动大数据中心经理傅一平”的发言实录:

傅一平:大家上午好!以前省公司特别像中国移动集团省公司很少介绍他们具体的一些落地的工作,我们浙江公司成立大数据中心以后,我们的心态也是越来越开放了。我这次来也是带着营销的目的,我希望更多的合作伙伴跟我们浙江公司一起进行大数据合作。

我讲的主要是探讨我们浙江移动在去年大数据中心成立以后,我们的一些探索和实践,看看和合作伙伴合作模式怎么去做。

大家不熟悉我们,我做个自我介绍,刚才段博士说了,我们是最早一批做中国移动精分,我也做了十多年了,几年前转型做大数据。现在我是浙江移动大数据中心数据管理部经理,浙江移动所有的数据我应该是最清楚的,我是做了十多年的报表取数,我对运营商的数据是有比较深的理解。特别从一个实践的角度来讲,现在我主要做的是一些基础性的工作,包括采集、建模,包括变现、管理及行业研究。

大数据中心成立以后,我逐步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浙江移动首批大数据商用是我这边负责做成的。现在我逐步往后退,做一些基础能力的支撑。我们有其他的同事专门来做商户的接洽,这是我的一个背景。

我们有两个公众号,一个是官方的,我们叫做大数据梦工场,这是我创立的,主要是为了向大家宣传我们浙江移动大数据中心的一些能力,跟我们一些开放的姿态。另外一个公众号,这是我儿子的照片,那个公众号是我个人开的,我觉得我们很多观点,特别是从运营商角度来讲,运营商做了很多数据,我们也做了很多仓库,我们对数据也有自己一些理解,包括对这个产业的理解,我也开了个人公众号。我现在每周更新一次,大家有兴趣也可以来关注。从运营商的角度来讲,站在我个人角度的一些看法,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我只是点出我们在实践过程中的一些感觉,大家可以看一下,不一定对,大家互相交流。实际上我们浙江移动做大数据,跟整个行业比,已经落后了,无论是联通、电信他们比我们的步骤快很多,包括李总他们跟外国公司合作,做比较成熟的一些商用的产品化的应用。我们跟他们还是有些差距的,我们现在所做的基站还应该是处于初级阶段,还没有到做规模化的产品阶段。

我们有很多质疑,体制内的,包括安全,包括人才,这方面都是大的问题。我们认为这个东西只有在实践中才能逐步证明这个东西能不能做,这个边界没有实践,你去得到这个边界,你不能说这个东西做还是不能做。我们通过一年的实践,运营商通过一年的实践,发现很多东西能做,很多公司没有做,是因为没有实践,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

我发布一篇文章,关于大数据运营的一些观点,有七个观点,一个做成一单买卖,我们浙江移动真正的开始,我们找了一家合作伙伴,跟他签了第一笔商务合同,所有的东西都能接触到,你才能做真正的大数据变现。如果大家一开始做的时候就说安全、机制、人才、业务管理,这么多东西放在运营商体系里,要全部想清楚再去做,不大可能。为什么我们运营商有三十多个省,为什么只有几个省能真正开始做起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原因,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要独立,运营商要做这个东西要非常独立。第三个就是闯出来的机制。很多公司问我们浙江移动怎么做的,只有自己闯出来的机制才是适合你的。我们是基于我们自己的数据模型做出来的架构,不一定适用你。

还有相信自己的员工,我们体制内要做互联网业务,跟领导说,我们现在没人,我们浙江移动在杭州,也找不到好的大数据人才,很难。整个杭州IT,你要找真正的大数据人才,高薪聘不动的,我们找不到合适的人才,只能内部挖潜。我们现在能招到阿里的,只有P5,P5都很难找,你说你能找到他们的高端人才,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抛弃幻想,不要跟领导提我要什么高精尖的人才,这是不可能的,在现阶段。

还有利润,如果运营商做大数据,一定要考核利润,如果你第二年还不考核,你的运营方式就不是公司化的方式,你跟你的母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样不行。

还有从价值数据开始,大家都说要做大数据,必须要有大数据平台,这是一个扯淡,我们一个报表系统就可以做大数据,你90%的收入并不需要大数据平台,现阶段。而且我认为大数据平台这种数据捞过来,真正能发挥价值的,包括基于运营商的能力,你能去挖矿的,你现阶段也只能挖5-10%,你根本没有能力做这个事情。你只要把一些价值数据,比如一些验证的数据拿出来,马上能做成一单商务的合同,马上能开始,马上向领导证明我有收入了,马上向领导要资源,我要把设备换下去。我觉得这是一个正向的过程,永远不要去抱怨,现在没有什么技术能力,我们报表系统完全能做的很好。

第七个就是从低端做到高端,我们相信跟互联网公司跟BAT没法比,如果拼产品,拼体验,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们只能做数据加工,不可能做产品。在数据加工以后,你熟悉垂直行业以后,你有可能往上升一点,这个还是我们要抱着一个敬畏的态度去做这个事情。不是一开始做很高端,这是不可能的。

这是我们的路线,我们路线是这样,第一步到百万,这是去年,第二步到千万,第三步做到亿,只有到了亿以后,你才能说对整个中国移动是有意义的,否则一点意义都没有。希望未来五年能达到这个量级,浙江移动我们通过自己内部的挖潜,当然也有社招,要么是传统公司挖过来的,互联网公司很难挖过来的。第二技术变革,我们是公司化运作的,大数据中心我们就是一个完整的公司,甚至签合同都是我们自己签,麻雀虽小,什么都有。第三是平台变革,我们还是有投资的,我们接洽的合作伙伴已经很多了,60家已经不止了,但是真正能做成的不多。

有大量的潜在的客户,由于我们的能力,由于我们自己的建模能力,包括安全管控还没有达到一定阶段,因此我们只能说我们成功的比例不多,但是我们在接洽更多的合作伙伴以后,我们相信未来是很好的一个态势。

数据爆炸,前面联通讲了很多了,我简要谈几点个人的看法。运营商我们现在有通信资产、客户资产、财务资产、数据资产,通信资产同质化严重,我们很难再有很高的爆发点。客户资产,我们跟阿里、腾讯比没有什么优势。财务资产,我们是国企,很难有灵活性。最后一个就是数据资产,这是我们唯一有可能的一个发力点,这是运营商为什么做这个的原因,因为你没有更多的手段去跟人家竞争,我认为是这样。

我这里列了运营商八大数据,也不是吹,我还是更深层地说一下这个数据。这些数据我们以前内部用的也很少,但是我觉得现在对外,这个数据是很有价值的。我们有最靠谱的硬社交数据,我们的社交数据和腾讯的社交能力跟我们现在基于通话的社交能力没法比,包括我们中国移动以前做了大量的产品,包括亲情网、家庭网,这些社交能力远远超过腾讯所谓做的一些社交,那些叫弱社交,不是强社交,这才是真正的社交。这些社交运营商从来没有发出声音,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开发这个矿。但是大数据来了以后,我们是有可能的,这个是要强调的,以前没能力,只能放在那儿。我们现在跟很多合作伙伴谈这个数据很有价值。

第二是强公布的数据,我们有DPI,我们的数据力度,分布程度是超过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的,我们的面是非常广的。还有最牛的融合数据,现在整个互联网行业各类数据的整合是非常大的难点,我相信各互联网公司都在搞,但运营商是有大量的ID,手机号码不用说,安卓ID也有,为什么运营商有安卓ID?我们IDFA和手机号码的对应关系,我们已经找到三分之二了,这个信息对很多互联网公司或者对任何想做数据整合的公司都是非常有价值的。

现在互联网公司还在做数据交换,我们已经有大量的ID。现在互联网公司开始搞封闭,这个跟我们整个时代是相违背的,很多公司搞加密,比如阿里把很多不想让人家知道的数据封闭,你阿里自己都在扒人家的数据,你把这些保护起来,百度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不能让你扒了。

很多客户他们一开始做运营商的数据,第一就是提位置不准。我们现在的位置数据,大家都知道一公里以上,如果你想做的精准一点,可以,我大量的wifi布进去可以,我们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在所有楼层布了wifi,但是这个成本是很高的,这个数据精准度和你的投入成本是有非常强关系的。并不是互联网公司所说的,你们运营商的位置数据太差,谁要?这都是业外人士说的事情。并不是我们做不了,而是投资的考虑。

我们运营商有天然的E-mail数据,所有终端信息,包括哪个公司在造假,我们只是不提而已。但是站在国企立场上,不会发布这些数据,但是未来这个社会要开放的话,这个数据开放出来是有权威性,他不是造假的。只是这些数据我们没有跟大家说明,大家觉得不过如此而已。希望大家能够了解运营商的潜力是非常大的,绝对不是吹牛。

BAT就不说了,BAT在体验包括产品设计方面绝对是强的,他们有三维,我们只有一维,但是在数据层面,我们如果三大运营商联合起来,我们肯定是强过BAT的,因为我们是三维的,运营商的空间位置、客户数据是很强的,只要给我一个维度,我的数据价值会呈几何级的上升。只要运营商合作起来,我们的数据绝对比BAT要大得多。

这是我画了一张我们未来运营商的示意图,这个就是社会化的客户画像,这里面所有东西我都能做。我们现在正在做性格特征的标签,包括职业、单位都可以定的非常准,包括我们前期发了微信公众号,后来被撤下来了,我们定位儿童医院的护士、医生,算出它的比例,因为涉及到隐私,我们下来了,这个信息很准,我可以清晰定位到你是医生还是护士,只是我们不愿意做或者不敢做,但是并不是说我们不能做。

这里我讲一下,刚才联通包括昨天很多人都讲了数据爆炸的概念,运营商如果未来不面向全行业,我们数据还远远不够。我举个例子,就是我们的征信报告,我们运营商在金融领域做反欺诈和验真,没有做征信。我们要在金融领域站住脚的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要抱着开放的态度做这个事情。包括我们的友商,我们现在能力不够,我们更多卖原材料,数据有一个不好,可复制、可传播,不是一次性消耗掉了,你的数据无论怎么样,都会贬值,运营商如果你只是想着你卖原数据为生的话,持续不了多少年。

未来BAT整的越来越好的话,他把位置数据都整过来以后,我们跟他们的差异性越来越小,我们需要跟业界合作,做成一个业态,不要让BAT一家独大,我们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我们不希望BAT一天到晚扯新的概念,我们要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

这里我讲一下我们未来整个产业是需要合纵连横,抱团取暖,做大整个产业。

从运营商本身角度来讲,他需要自己部门里面的数据整合,省公司之间要进行联合。我们找一些先进省份先联合起来,比如我们和北京移动、上海移动洽谈,我们做一些省份之间的数据整合,中国移动慢一点,联通、电信快一点,集团层面能做更大层面的整合。最后运营商之间,因为我们进入了DT时代以后,运营商之间再也没有竞争的关系了。

我们认为竞合,我们之间的合作远远大于我们的竞争。这时候我们有大量的跟电信谈合作了,从来没有过,电信他们的老总到我们公司来交流很多次了,我们认为这是非常好的生态方式,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在数据层面搞以前的恶性竞争了,这对整个产业是有好处的。我们三大运营商都可以分到钱,大家都能赚到,这是一个共赢的局面。

建模战略,我时间占的很多了,我后面简要说一下。另外一个就是传统企业来讲,建模这个事情要自己做,不能别人做。我不会找一个第三方公司来帮我做数据算法,这个我们已经失败过太多次了。中国移动做了十多年的精分,我们有一拨一拨的厂家来做,但是他留下来的东西没法沉淀,没法累积。他今天做了一下,一年以后这种模型就荒废掉了,是不可持续的。这个工作我们是需要自己做起来,这是非常核心的。

数据是个沉淀的过程,它和业务太相关,没有一个合作伙伴愿意了解你的业务,这是实话。如果这个想清楚了,建模能力必须要自我掌控,对任何企业都应该往这方面去转,如果你想做大数据。原来我们做报表,每次做一次开发都要算公式,迭代成本非常高。

去年15年是我们浙江移动的数据建模的元年,我们招了很多博士,数据建模师我们有这样一个岗位,以前是没有这个身份的,只有开发工程师,没有数据建模师这个概念。经营分析师在业务部门,不是管建模的,是为领导服务的,做分析报告的,这是两个层次的事情。我曾经说过,我们的经营分析师做十三五规划做不了的,他只能做两维,做三维,必须把三维降到两维,我们以往的模型为什么在业务部门推广不了?因为他们不懂,他永远会简化这个事情。在未来肯定需要建模自己做,这个事情肯定要自己做。

讲一下我们的成果,我们现在有两千多个接口,有八百个龙头模型,有十万个客户标签,这是去年一年的成果。基础数据采集,包括龙头模型,API我们自己做的。

最后讲一下,互联网是我们的老师,这个要承认,我们面对外部的企业,我们标签只有一万个,那是比较可笑的。我们传统企业跟人家说,我搞了一个客户端,我有几千个上万个,人家肯定笑你,这么不专业。我们现在做十万级,差距太大,另外一个,就是外部合作是驱动力。

以前说我们精分的春天什么时候到来?运营商的数据春天什么时候到来?我认为现在可以说到来了,因为它有驱动力了,它的驱动力就是我们广大的客户跟我们广大的合作伙伴。他们的需求就是我们的驱动力,我们所有的需求并不是市场部提出来的,而是外面客户要求的。体制内,没法很好做一些驱动力的工作。还有我们的钱算到我们自己头上,不是算到业务部门,你做的事情,你做的IT事情,你的收入和效益跟投入都是算的一清二楚。

最后产品策略,我们运营商做产品很难,基本没有能力做产品,这是实话。但是我们一定要做,抛弃传统的一些方法,我们一年只做一款。一款也不一定做的好,客户我们不了解,我们以前的产品做的方式都是内部客户,我们没有任何的产品经理,一穷二百,做产品都是有投资的,有预算的,你不花也要花。现在我们都是有业务驱动的,你花这个钱要算成本的。

我们浙江公司就做一款,联通专门搞了一个位置的东西,这个产业太大,我们只做一款,去年做了一款有影响力的界面体验还可以的一款,为浙江省政府做的一款,起码他能证明我们做出来的产品比现在市面上做社会公共监控这个层面,起码在行业是领先的。央视30分报道了我们这个产品,我们走出了第一步,不是运营商不能做,这个设计我们是自己做的,我们没有依赖合作方,这样我们迭代成本就很低。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精力做那么多款,只能多一款,今年准备做第二款。

最后,我们运营商未来肯定要走平台战略,所有的数据跟业界合作,来做大数据的整合,做数据交易。我这个数据交易不仅仅是原始数据的交易,数据交易,以后每个科学家都可以发布自己的模型产品,可以发布到我们平台上来,任何互联网公司,任何客户都可以拿这些数据来应用。现在上海和浙江都成立数据交易所,这也是一个趋势。我们需要做大量的API,平台化去支撑这些应用,我们不可能做端到端的产品,因为你没有垂直行业的经验,这是我们依靠合作伙伴非常大的地方。

运营之道,我们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总结出来的,运营九步法,敏捷开发等等都是实践中获得的,所有东西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全是在实践中,根据客户的要求进行调整,作出这些东西。我们有安全一审、安全二审,做数据产品,必须确保信息安全。

还有我们基于我们的实践,有四种商业模式,一种是标准化,运营商自己做的产品。第二种是运营模式,他跟我们合作,拓展渠道。还有外包解决方式,这种应用的很少,现在大量的传统企业有大数据的数据,但是对我们运营商不熟悉,不可能为运营商买单,这时候你需要用一种方式,让他熟悉你的数据。我们会给他搞一个创新孵化平台,我可以给你一个脱敏数据,你可以在里面玩,你觉得这个数据有价值,我们再来算你费用。这种也是希望有更多的行业合作一个非常好的方式,这也是在实践中探索出来的。

最后,运营商虽然面临很多方面的问题,但是我们觉得还是要跟业界以非常开放的心态,走出实践的第一步。希望与更多的合作伙伴沟通交流,拓展我们更广的领域。谢谢大家!

来源:数据猿(www.datayuan.cn)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数据猿(datayuancn)

原文发表时间:2016-05-04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腾讯高校合作

专访腾讯T派移动互联网创新大赛往届金奖选手郑文晓

3月16日,腾讯公司举办2015年T派移动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旨在培养高校学生创新精神,营造校园创业氛围。腾讯公司自2006年起启动高校合作项目,经由T派移动互...

36940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大数据分析报告】大数据+机器学习将成为大部分企业的标配

导读:SoftServe是全球领先的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近日发布了自己的Big-Data-Analytics-Report,研究显示62%的大中型公司希望在未来...

3578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BAT为何都看中智能音箱这个小玩意儿?这篇文章说清楚了

2017年7月5日,李彦宏乘坐“无人车”驶上五环这件事刷了屏,百度和阿里不约而同对智能音箱进行布局反而没多少人关注。 上午,百度发布DuerOS开放平台让第三...

30650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热点】宜信大数据负责人Joyce:当金融遇上大数据

摘自:36氪(ID: wow36kr) 这两年,互联网金融的成长速度让一些不可一世的传统金融巨人也不禁打了个冷战。倒不是因为互联网金融业务的规模真的威胁到了传统...

36660
来自专栏孟永辉

从BAT到TAB,你看到了什么?

31850
来自专栏程序你好

人工智能的未来依赖于道德准则

Facebook最近受到了严格的审查,因为他们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分享了数百万用户的数据。我们还了解到,Facebook正在利用人工智能预测用户的未来行为,并将...

11910
来自专栏云计算D1net

规模较小的云计算提供商如何与行业巨头竞争?

为了与AWS公司竞争,其他主要的云计算供应商依靠他们自己的专业知识脱颖而出:谷歌公司推出其分析和认知工具,而微软公司则专注于其工作空间。但是,随着超大规模云计算...

36760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社交关系+大数据=?

随着互联网的冲击,UGC(用户产生内容)不断发展,社交网络已经不断普及并深入人心,用户可以随时随地在网络上分享内容,由此产生了海量的用户数据。这些数据并不是我们...

1342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宜信大数据负责人Joyce:当金融遇上大数据

2396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响铃:智能云生态时代,腾讯云小微的高阶玩法

互联网行业从来不乏风口。2012年O2O热潮,2016年直播大战,今年共享单车大战,入局者应接不暇。在人工智能技术和物联网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新一波风口智能音箱如...

2372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