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男孩》夺奥斯卡闹乌龙,人工智能却被打脸了?

每年都有奥斯卡,但今年奥斯卡却非常不一样:闹出了一个巨大的乌龙事件。

在台上时,“雌雄大盗”比蒂和费·唐纳薇一起颁奖,比蒂看到本属于最佳女主角的信封犹豫了一阵,但还是将其交给了唐纳薇,唐纳薇直接念出了《爱乐之城》。《爱乐之城》全剧组激动地奔上舞台,三位制片相当激动甚至眼泛泪光,其中一位表示:“谢谢父母让我在电影、谢谢整个团队,谢谢另一半你成就今日的我,陪着我一起成长。”讲完之后,再交给另外两位制片发表感言时,终于发现得奖信封内的卡片不是《爱乐之城》而是《月光》,最终尴尬收场。

这是奥斯卡史上最大的乌龙事件,被网友戏称为奥斯卡本身才是最佳改编剧本——生活总是比电影更精彩。

这一事件的主要责任人——普华永道会计事务所的美国地区推特账号已正式回应此事,由新浪科技翻译如下:

“我们诚恳地就最佳影片公布时的错误向《月光男孩》、《爱乐之城》、沃伦·比蒂、费·唐纳薇和所有的奥斯卡观众道歉。给颁奖人的是错误的信封,发现后立刻纠正了。我们正在调查此事为何会发生,并对此感到非常后悔。我们也很感激提名者、学院、ABC和吉米·基摩尔得体地处理了这个状况。”

除了奥斯卡主办方被打脸之外,本次事件还有一位被打脸的是人工智能。

在颁奖之前,硅谷最有名的两位人工智能助理,Google Assistant和Amazon Echo音箱内的Alexa就对结果进行了预测。

对于最佳影片,Google Assistant的答案是:

“我赌《降临》,这部关于翻译的电影更合我的口味,而且我喜欢片中的外星人。”

亚马逊Alexa则表示:

“今年的最佳影片可不好选,《爱乐之城》让我无法抗拒,但《月光男孩》也深深打动了我。虽然这两部电影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但我认为《爱乐之城》将最终胜出。”

两者都错了。

对于具有巨大不确定性的事情而言,通过历史数据或者网络舆情来预测并无意义,在这一点上机器不会比人类聪明多少。从奥斯卡乌龙事件来看,结果是什么,只有到最后那一刻才会明确,这就是奥斯卡的权威性所在。

奥斯卡奖创始人路易斯·梅耶曾表示,创办学院奖的目的是为了控制电影人:

“我发现控制电影人(filmmakers)最好的方法就是给他们发奖……如果我给予他们奖杯和奖项,他们会拼死制作出我想要的东西。这就是我创立学院奖的原因。”

正是因为这个奖项自1929年开创以来保持权威性,才使得电影从业者对其梦寐以求,进而实现了“控制电影人”的目的。太多庸俗的大奖在颁布之前就因为种种原因而“内定”。与奥斯卡相似的还有在全人类社会享有极高声誉的诺贝尔奖。尽管总有人工智能算法尝试去预测它们,但却都是失败的,预测准确不过是巧合而已。

大数据预测的逻辑基础是,每一种非常规的变化事前一定有征兆,每一件事情都有迹可循,如果找到了征兆与变化之间的规律,就可以进行预测。大数据预测无法确定某件事情必然会发生,它更多是给出一个概率,比如天气预报、交通拥堵。它可被应用在股价、物价、疫情、环境、交通、用户行为诸多方面,但对于奥斯卡或者诺贝尔这样的事件,预测是无效的。

机器永远无法预测人类行为,在艺术、文化、社会诸多领域,人类价值观扮演重要角色时,机器就很难去捉摸人类的想法。

在奥斯卡奖错误颁奖之后,一些新闻客户端第一时间在全网推送错误结果。随着乌龙事件被纠错,又有一些客户端开始推送更正后的结果。

然而,在这些消息都推送一波之后,今日头条却又推送了一条错误消息,这与今日头条依赖算法有关系。

尽管算法在今天的信息传播中正在扮演愈发重要的角色,但要甄别信息的真假和质量,人类不可或缺。编辑的判断力可以让假消息的传播路径可以被快速掐断。今天,简单地传播此时此地正在发生的事实,在没有任何信息管制的情况下,互联网可以做得越来越多,比如在朋友圈就能全方位地了解北京下雪这件事情。这样来看,机器写稿不是梦。为什么还需要人?因为人能在事实上辅以情感、价值、幽默、立场等等机器不具备的元素,人可以判断信息的真假,人可以抽丝剥茧从现象到真相,人可以整理信息提高消费效率。

事实上,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百度百家号诸多内容平台在过去强调算法之后,今天都在强化“人”的作用。在资讯推荐上,算法的优势毋庸置疑,然而,它不可能取代人,编辑有智慧、使命、价值观、文化趣味等等,这些如果能够与算法结合,一方面可帮助算法进化,另一方面可直接影响推荐。

比如一点资讯采取算法为主、编辑为辅的方式,尝试给技术注入人文情怀,把媒体基因以及编辑对用户、对内容消费的深刻洞察融入算法,AlphaGo是深度学习棋局,一点资讯则是人工编辑将上万篇包括普利策新闻奖在内的优质文章输入内容库用以训练机器算法,让机器通过寻找其中共性,学习筛选具备同类特质的文章再应用于内容画像和推荐分发;天天快报则采取编辑为主、算法为辅的方式,他们会有微信群收集优质内容创作者的优质内容并酌情推荐;今日头条强调依赖技术,但有消息称他们也在引入编辑模式,邀请媒体人加盟。

从奥斯卡乌龙事件之前的AI预测和之后的信息传播来看,算法并不是万能的。算法只是工具,人类在这个世界的地位无可替代。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罗超频道(luochaotmt)

原文发表时间:2017-02-27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CSDN技术头条

【综述】2014年云大事件回顾:云技术架构、云平台和大数据

2104年对于云来说是特别的一年、变革的一年,这一年中,大小规模的企业终于接受了基于云的IT的必然性,并开始规划未来。Charles Fitzgerald是Pl...

2185
来自专栏狮乐园

我为什么选择离开了Liferay

距离离开Liferay还剩下用指头可以数出来的日子了,心中不禁感慨万千。这一个月除了做一些交接工作和下一份工作的准备意外,剩下的时间基本都在思考在Liferay...

2.1K3
来自专栏AI启蒙研究院

从【中兴事件】看我国芯片设计的现状

2054
来自专栏高性能服务器开发

用户增长怎么做?我在Uber和摩拜的实战经验

身为程序员,我们不能只是埋头于技术,更要放眼于产品、运营、公司长远的战略目标。 今天为大家推荐一篇非常赞的文章,很荣幸曾经和文章作者共事过一段时间。 作者周喆吾...

3865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我们都是大数据时代的海狸

2948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我们都是大数据时代的海狸

1973年,AlexPentland还只是个大三学生,他到美国国家宇航局环境研究所实习,做一名电脑程序员。分给他的一项任务是开发一个利用人造卫星,从外太空数清加...

1124
来自专栏程序人生

告别 Tubi:我讲了三个故事

这是我 3 月 23 日的一则朋友圈。下了一夜的雨后,清晨的 AT&T 球馆,如出水芙蓉,美目盼兮。走在去往公司的路上,我心情复杂,因为我终于要告诉老板我计划四...

1250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我能力的边界在哪里?

导读:能力的边界绝不是自己一出道就给自己画的圆,而是在实践中通过不断地挑战未知探索出来的。那么,这个边界就不可能是个光滑的界线,更像是一个个触角延伸在四方,不断...

1314
来自专栏飞总聊IT

以云计算为名之微软生死战略大逃亡(上)

以云计算为名之微软生死战略大逃亡(上) ? 2017年对于老牌IT大公司微软是一个不寻常的年份。在这一年里,微软有很多事情可以称道。但是最重要的事情只有两件:...

37814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CIA困局:天下再无007,AI识别下无处遁行的“特工”们

1431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