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祖坟】聊聊“密码朋克”运动与区块链发展路径

作者简介: 孟岩 CSDN 副总裁,负责 CSDN 的内容、社区和区块链业务。

编者按:

本文是10月20日孟岩在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与CSDN、清华经管创业者加速器联合举办的“区块链系列沙龙”上所作演讲的文字版。

本文大概

7000

读完共需

15

分钟

前言

区块链处在一个十字路口。表面上来讲, 9月4号的监管是因为几个原因,比如说在八月底的时候,虚拟数字货币交易的规模过于庞大,它的交易达到什么规模呢?据说全国卷入这件事的人大概有两百多万人,一天的交易额有两百多个亿,并且还在快速地增长当中。如果没有任何控制的话,可能到年底的时候一算,全年数字货币市场交易总额超过股市的市值,不是没有可能的。这么大的一个金融交易体量,根本就不在监管范围之内或者说监管得很薄弱。对于任何一个法治国家来说这都是很难接受的。这是9月份央行等七部委对ICO一刀切的非常直接的原因。

但是,我们不能把讨论止步在这里。如果我们只停留在监管政策的话,那么潜台词就是:未来政策调整以后,区块链就能顺利地往下走。其实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我们看到的是冰山水面上的部分,水面下还有其他的东西。首先是利益冲突,很多人都能想到。但更深层次的其实是观念冲突,或者说是三观冲突。所以我今天的演讲主要是想就水面下的部分,把它提前揪出来,和大家聊一聊这个问题。

区块链的缘起

区块链的缘起,不是说有一个叫中本聪的人在2008年突然横空出世写了一篇论文,2009年就出来一个链,然后“啪!”这个东西就诞生了。不是这么简单的。它在历史上经历一个长达二三十年的不断地演进。所以,区块链这个技术以及它的产品,有它的深刻的历史根源,值得给大家介绍一下。

区块链的技术和文化根源就是密码朋克运动。英文Cypherpunk, 而各位如果对海外主流的互联网比较熟悉的话,应该听过一个叫Cyberpunk, 赛博朋克或者叫网络朋克;当然大家更熟悉的是网络黑客这样一个代名。那么这三者有什么关系呢?我可以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三者都是随着技术的发展,发生在美国以及西方主流社会的角落里的社会运动。其实首先最广泛的叫Cyberpunk, 也就是赛博朋克。这种朋客特别接近于我们心目当中的“怪咖”。他们的特点是“Low life,high tech”,也就过着很普通的生活,但玩着最先进的技术,对物质生活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但是掌握最先进的科技。大家看美国科幻片里有很多是这样的人,这就是属于“赛博朋克”,他有点像我们中国人的心目当中在江湖上其貌不扬、衣着邋遢,但实际上身怀绝技的扫地僧。在60年代,随着科幻小说、科幻电影的发展,这个运动就一直发展。在另外一侧,网络黑客大家就比较熟悉,不管是在网络还是电影里面都比较熟悉。他更像我们概念里的侠盗,身负绝技,但他干的事情或黑或白,有可能是好事也有可能是坏事,有盗的一面也有侠的一面。但是我们大家不太熟悉的,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密码朋克Cypherpunk。

“义侠”

我觉得密码朋克是义侠,什么是义侠呢?就是他们心中有一个自己很坚定的信念,甚至信仰。对他来说这个叫“义”。然后他们不惜像舍生取义,为这自己的信念去奋斗,甚至不惜对抗主流。但是我必须得说,当我们在谈到这个密码朋克和侠盗的时候,我们都用的“侠”这个字,“侠”我们并不陌生。中国有侠文化,但是这个“侠”文化和我们中国古代的统治文化是冲突的。中国人对“侠”有两个不同的看法,在庙堂之高是一种看法,在江湖之远是另一种看法。我们都读过韩非子的《五蠹》:“儒以文犯法,侠以武犯禁。”这就是从法家、从统治者的角度来看,它是不允许社会上有“侠”这种东西存在的。所以到了秦的时候,贾谊的《过秦论》就写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统一了天下之后,就“隳名城,杀豪杰”,这里的“豪杰”很大程度上就是指天下的游侠,“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中国古代“万代都行秦立法”,中国的大一统的体制一直对“侠”是很忌惮的。但是,在民间对于“侠”又有另外一种描述,这可能是统治者对于侠的禁止,也导致民间对于侠有各种各样浪漫的想象。比如说,司马迁对侠的说法就是:“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这是个非常高的一个评价;而金庸那就更不用说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所以中国对“侠”这个东西一直是有两种不同的想象的。但是在现实世界当中,在中国几千年的社会当中,除了乱世之外,基本上没有“侠”存在的空间。

可是西方是不太一样的,在中世纪之后,随着现代资本主义的萌芽和个人自由、平权的制度建立起来之后,社会在分权的过程中总会存在很多缝隙,这个缝隙就使得“侠”得以存在。我认为这种侠义精神就是密码朋克运动在网络空间里的一种延伸和发展。

大事记

它的起源是什么呢?应该是1970年代,1970年代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原来密码学完全是军火,老百姓是完全接触不到的,商业公司也是接触不到的。直到1970年代,IBM跑去找美国政府,说我们商业公司某些场合也需要使用密码学。因此美国政府批准 IBM 拿出了一个商用密码方案,后来变成了我们今天知道的DES——美国数据加密的标准,使密码学作为一种学问得以开始进入民间。

进入民间之后,很多论文也开始流向民间。比如说香农在1946年代写的论文,有些在1960年代才能够让公众接触读到的。所以当密码学因为商业的原因得以民用之后,越来越多的信息和文章和流向民间,也就能够在民间出现一批不在军方,不受政府雇佣,又掌握很先进的密码学的这样的一批侠士侠客。然后他们就开始研究密码学,研究密码学怎么为商业所用,为老百姓民众所用。80年代David Chaum 创建匿名支付和电子货币。到了1992年,Eric Hughes, 开发了crypto匿名邮件列表。因为有了匿名邮件列表,全世界的这些自以为自己是密码朋客的这帮人才能在一起相互地匿名通信,共同地协作。1993年是个大年,Eric Hughes, Tim May和 John Gilmore,他们一起坐在咖啡馆里,一起讨论出了一个东西叫《密码朋克宣言》,宣告着密码朋克正式成为了一项运动。同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Bruce Schneier 出版了一本书叫做《应用密码学》,这本书列举了对当时所有军用民用的密码学做了一个总结,并且这本书可以在全世界发行。而且当时美国的政府规定,如果这些密码学代码是放在磁盘上的或者是以电子形式存在的,就不允许出口,但是如果把它印在纸上就可以出口。所以当时《应用密码学》使得美国之外的很多国家第一次能够接触到真正的商业军用级别的密码学代码,极大地促进了密码学的传播。而这些人都是密码朋客,他们不雇佣于美国的军方。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情——Cypherpunk’s Distributed Remailer, 事实上是匿名邮件列表的升级,它里面有大量的技术创新,比特币的很多技术就来源于它。然后到2001年,我们都知道,BitTorrent 出现了,发明这个东西的人叫Bram Cohen,他是一个知名的密码朋客,完全符合密码朋客的所有特征——穷困潦倒,身负绝技,又不为外人所知,后来一举成名天下知。然后就是2008年,中本聪发明比特币;2010年,大家都知道的维基解密事件。最后是2014年,以太坊区块链出现。这些我们都认为是密码朋克发展到今天的发展过程。

谁是中本聪?

说到中本聪,不管他是谁,他一定是个顶级的密码朋客。首先,这个人的活动就发生在crypto邮件列表里面,而那个列表里面大部分的人都是匿名的,所以在2016年发生过冒名中本聪的事件。这件事可能大家听说过。这个人叫Craig Wright,是个澳大利亚的商人,他宣称自己是中本聪,就引起了很多人对他的调查。对于这件事情有人相信,有人嗤之以鼻。由于它不是今天的主题,我就不展开讲了。但其实他身上有很多地方符合密码朋客的特点。他七岁的时候,就没有和父母一块儿住,是被他的外公所抚养。而他外公恰好是二战时期盟军部队里澳大利亚军方的军事密码谍报员。所以,在他很小的时候,外公就教会他一些和密码学有关的东西。这个人即便不是中本聪本人,他也一定跟中本聪有着密切的协作关系。因为如果不是密码朋客的话,很难想象他能够在论文正式发表前的好几个月,就拿着这篇文章的pdf去找他朋友探讨这里面的技术,神秘兮兮地,好像这篇文章是他自己写的一样。还有在2009年早期就要给他朋友汇五万比特币,然后用邮件汇过去了,又被他朋友给退回来了。同时他和Hal Finney也保持了密切的关系。所以中本聪,不管他是谁,但他一定是个顶级的密码朋客。并且往大来说,他是密码朋克运动的产物,或者可以说是一代豪杰。

致敬老前辈

同时,密码朋克运动也通过另外一种方式被记载到了区块链当中。大家都知道,一个比特币相当于一亿个Satoshi,Satoshi是一聪,也就是比特币的最小单位,Satoshi就是中本聪的这个“聪”。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大家未必知道的是以太坊的最小单位10的-18次方相当于一个Wei,而这个Wei是为了致敬一个人——戴伟,他是华裔。他的父亲叫戴习为,十几年前出版过一本自传叫《过河卒》。2003年的时候,我还和他的父亲一起吃过饭,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有个这么杰出的儿子。10的-6次方以太币是一个Szabo,是为了致敬Nick Szabo;而10的-3次方以太币是一个Finney,是为了向Hal Finney致敬。这些人都是数字货币在诞生过程当中发挥过重要作用的密码朋客,所以他们的名字也被以这样的方式记载在密码学数学货币的历史上。

那么还有一些代表人物,比如说Adam Back,他是今天BlockStream 的技术掌舵人,比特币里面很多的技术创新都来自于BlockStream,比如说侧链。还有Ben Laurie,他是OpenSSL的创造者;Jacob Appelbaum,Tor的创始者。Tor大家都知道,是互联网上匿名浏览的一个工具;Telegram大家也都知道,是一种端到端的加密通讯工具。典型的应用还有例如Tails操作系统,是一个高度匿名的操作系统,美国的国家安全局对Tails进行评估之后,在一篇报告中写道:Tails操作系统如果得到广泛应用的话,对于国家安全来说是一种灾难。就是说即便是NSA也没有办法去攻破Tails这里面的机制。如果不是因为有密码朋克运动,我们老百姓是不可能拿到这种级别的技术的。这些东西离经叛道,奇形怪状,跟我们所熟悉的互联网上的应用是截然不同的东西,它们完全都是密码朋克运动的产物。如果没有密码朋克运动,你不可想象这样的东西会存在。

密码朋克运动的宣言

那么到底密码朋克是什么?他们的主张是什么?1993年3月9日,一篇叫《密码朋克运动的宣言》发表在Eric Hughes的网站上。这篇文章我读了好几遍,读完以后我非常惊讶地发现:这篇文章几乎指导了过去二十年来所有密码朋克运动的实践。他们做的几乎所有的事情就按照1993年这篇文章往前走了。到底是这篇文章写得好,还是这帮人特别认同这个观点?我也不知道。但是确实这篇文章或者说这个宣言就像《共产党宣言》一样,对于整个运动起到了一个指导性的作用。那么这篇宣言到底说了什么呢?我们来看看他有什么思想。

第一,他认为无隐私,则无自由。这是他一开篇就提到的一个观点。

第二,他明确地指出隐私跟秘密不是一回事儿。隐私是我有一些东西,我不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而秘密是我有一些东西,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所以密码朋客和黑客不是一回事儿:黑客是为了把你的秘密偷盗出来,而密码朋客是为了保护你的隐私。这两者要做一个区分。

第三,匿名通讯系统和支付系统是保护隐私必不可少的基础设施。因此在宣言里面,明确地提出我需要去构造电子支付系统。这是在1993年就已经明确设好了的密码朋克运动的一个重要宗旨,一个重要目标。所以中本聪其实是冲着这个目标往前走的,而早在1993年的时候,人家就已经把这一切都已经宣告出来了。

第四,政府是靠不住的,这个在我们中国是政治不正确的,但是人家就是这么写的。公司是靠不住的,任何人类组织都是靠不住的。那么什么是靠得住的呢?信密码得永生,密码学是靠得住的。

第五,谁阻碍密码学的传播和民用,那就是不安好心。也就是你不管是什么理由阻碍密码学的传播,你都不是什么好人。当时美国政府阻止加密算法出口,所以当时的美国政府就不是好人。

第六,你们阻碍我们,你们不干,那没关系,我们撸起袖子自己干,用密码学和代码创建一个安全、自由、隐私保护的网络世界。这些就是那篇文章主要的观点。

英文原文

“主义”与现实传统的异同

大家看一下,其实这些东西是不是铭刻在区块链主义或者区块链运动里面的精神?第一个精神就是对密码学的推崇。大家知道在美钞上面写的:In god we trust,而在比特币社群里,大家说“In cryptography we trust”,我们不信上帝,我们信密码学,密码学和去中心化就是我们的上帝,这个带有强烈的密码朋克的意识形态。第二是匿名、强隐私保护、免信任(trustless)。好多人把 trustless 翻译成无信任,这个翻译是不对的,应该是免信任。当我们有了密码学,当我们有了强隐私保护之后,我们不需要世俗的信任方式,我们可以免除这种信任方式的负担,依靠密码学和去中心化来获得信任。第三是不可篡改、便于回溯,共享、共识、共治,透明所以公开、公开所以公正、公正所以公平。这算是我总结的,但是我觉得我这个总结不算太离谱。包括共识即是事实,共识即是价值,代码即是法律,这些都是密码朋克运动带给区块链的一些哲学思想和精神实质。

这些东西到底值不值得我们肯定和认可,这个大家都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但是至少我们来关注一下它跟我们的现实传统之间的共同点和冲突。我认为“In cryptography we trust”“不可篡改、便于回溯”“透明、公开、公正、公平”是我们现实世界可以接受的。比如说,中国是有数字签名法的,这就是法律对密码学的认可。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信奉密码学这一点其实跟现实世界是可以接轨的,而不能接轨的是“我们只信密码学,其他的我们都不信”,把密码学当上帝。“不可篡改、便于回溯”这个也是我们现实世界中可以接纳的甚至是欢迎的。“透明、公开、公正、公平”至少在我们现实世界中也是大多数人都欢迎的。这些都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有一些就会有一点点问题,比如说匿名、强隐私保护、免信任,这件事情就跟我们的现行法律制度,甚至跟我们很多人的观念是有一些冲突的。不过我们如果用一些办法也许还是可以调和的。比如说我们的金融系统都有KYC/AML的监管要求。KYC就是 Know Your Customers,你要知道你的顾客是谁。AML就是要反洗钱。这就跟匿名、隐私保护有非常强烈的冲突。密码朋克运动中说什么叫保护隐私?就是你在做一个交易或者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不需要泄露出超过交易本身应该知道的信息。比如说,我要买一张电影票,你不应该因为我买一张电影票,就需要知道我的身份证号、手机号码、我的指纹等等信息。但是我们现在的互联网,尤其是最近这些年的发展,很有可能最后走到一个状态,就是你用支付宝或者微信去买电影票或者很小的东西的时候,其实对方、或者第三方有办法获知你大量与购物行为无关的很多信息。所以,“匿名、强隐私保护、免信任”这些东西就和现实有点冲突。但也不是不可调和的。

还有“共享、共识、共治,共识即事实,共识即价值,代码即法律”,我觉得这些都是有冲突但是也都是可以调和的。比如说“代码即法律”,这个东西在中国也好,在全世界也好,行得通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区块链的人都认为,比特币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我们相信它有价值。我们共识认它有价值,我们觉得它值三万六,它就值三万六。但是,货币专家无数次地在他的文章里面告诉我们说,货币的价值是政府在背后赋予的,不是你们认为有价值就有价值的。那这就有一种冲突,这种能调和吗?怎么调和呢?这就是问题。

最严重的冲突是去中心化这一点,因为它跟我们世俗之间差别太大了,冲突相当得激烈,所以在这些冲突和矛盾存在的情况下,我觉得搞区块链就面临着这些问题,大家不要假装这些问题不存在。只要你往前走,肯定会碰到这个问题。那么怎么办呢?

两条路

我现在看到大概有两条路。左边一条路的人可能觉得:“道不行,乘槎浮于海”。你不让我干,我出去干。海外有些地方也可以做这个事情,一切都热火朝天向前。这个也不是不可以,各位都可以自己去选择。但是,还有一条路,我这里用的是曾国藩的话,“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结硬寨,打呆帐,铢积寸累”就是说现实世界还是有很多空间的,你可以去寻找这些空间来做,步步为营,一点点往这个方向去努力。我们要回归、尊重传统。

对于密码朋克运动,今天我主要是客观介绍,并没有怎么表态。我个人来说,在研究这个运动的时候,还是受到了很深的感动。我觉得很难得,在西方社会里有这么一帮人,他们有着偏执的思想,而因为有了这种偏执的思想,大大拓展了我们的技术和思想疆界。但是,尽管我们对这些先行者表示尊敬,表示钦佩,也并不意味着,我完全赞同他们的看法,一定要跑到那个最前沿的地方跟他站在一起。因为他们扩展的边界,使得我们有了取中庸之道的可能性。如果他们不做这件事情的话,我们连取中庸的可能性都没有。可是,如果你辩证思考的话,他们的这些哲学观念,他们的这些主义真的就是那么正确的吗?恐怕并非如此。我们传统的这些价值观念难道真的就应该因为区块链而把它抛弃掉吗?我看到很多对于区块链的宣传,都是数百年数千年之一大变,人类社会文明的彻底重塑,真的是这样吗?真的应该这样吗?我其实是存疑,并没有一个明确答案的。“莫走极端”这是我的一个看法。但是从具体实施来讲,我赞成的是先边缘、后中心、先改良、后改革。有的人跟我聊天说:如果国家不让你做代币,那你就先不要做代币,或者说先不要把代币和法币连接在一起。而有的人就跟我说:那不行啊!那如果区块链不做代币,不把代币跟法币放在一起,那他的价值就会大幅度下降。但是我们先改改良,等时机成熟了再改革又如何呢?不是也可以吗?包括从系统上来讲,中心化系统就那么十恶不赦吗?它也有很多好处嘛!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系统可不可以相结合呢?我今天把我的老朋友王玮请过来就是讲这个话题——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到底能不能结合呢?怎么结合?我觉得这对大家会是一个很好的开拓。

最后我想的说的是:技术才是现在的关键,如果我们的公链一秒能够运行十万个交易;我们所写的智能合约都没什么错误;也有很好的机制能够防范黑客,防范智能合约里的bug,程序跑得飞快,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今天说的很多问题也就不存在了,也就可以往前再多走几大步。当前最关键的还是得把技术搞起来。所以今天我讲的是务虚,但中关村区块链联盟跟我们 CSDN 会一起合作,把这个活动一直办下去。我们先把技术搞上去,搞上去以后,应用的路子到时候自然会出来,芝麻自然会开门的,这也算是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活动的基本思路。

谢谢大家!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区块链大本营(blockchain_camp)

原文发表时间:2017-11-2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CIT极客

极客周刊丨巴菲特评BTC价值为0,微信身份证上线,人民网投资电竞...

3919
来自专栏LuckQI

小牛币(MVC)评测

1285
来自专栏量子位

情色边缘游走,夹缝中生存,这个AI“换脸术”可能要被官方禁止

游走在情色边缘但野蛮生长的AI换脸术Deepfakes,可能在纽约州“命不久矣”。

3382
来自专栏玉树芝兰

电信骗子的“内应”在哪里?

(图片来源:http://news.rugao35.com/newsshow-172719.html)

833
来自专栏数据猿

用AI诊断冠心病,英国Ultromics获1340万美元融资

2014
来自专栏SAP最佳业务实践

从SAP最佳业务实践看企业管理(168)-生产过程核算

耗费材料、工资和其他费用,产出产品。实物形态上是由储备资金变成生产资金再变成为成品资金。过程的重点是计算生产产品的成本。 生产费用:企业在一定时期内为生产产品而...

2886
来自专栏编舟记

技术简史

《技术简史》原著Ruling the wave, From the Compass to the Internet, a History of Business...

1131
来自专栏知晓程序

春节怎么治熊孩子比较管用?在线等,挺急的

又到了熊孩子频繁出没的季节,面对一波又一波熊孩子的来袭。一边安慰自己: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一边又在想:熊孩子怎么揍比较合适?在线等挺急的!

1244
来自专栏CIT极客

极客周刊丨黑莓遭诺基亚起诉,BTC因价格暴涨遭窃取,iphoneX入冬眠期...

3026
来自专栏多比

多比资讯 | 跌下王位,Fcoin现在慌得一比~

8月28日上午,据《币世界》消息显示,FCoin现已停止来自中国大陆IP地址访问。进入FCoin交易所官网,手机页面自动弹出“为配合相关政策,FCoin已停止来...

883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