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明睿:开放,众包与规划改革[36页PPT]

作者:茅明睿

单位: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Email:maomingrui@gmail.com

新浪微博:@放小浪

回复“数据开放”可下载相应完整版PPT(36页)

1开放与众包

开源和众包是两个伴随互联网而流行的词汇,近年来兴起的开放和众包运动不仅带来了新的商业模式,更对多个社会领域和政府治理带来了一系列影响。开放数据 (Open data) 指的是一种经过挑选与许可的数据,这些数据不受著作权、专利权以及其他管理机制所限制,可以开放给社会公众,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版使用。开放数据运动带来了开放政府、开放知识、开放获取、开放API等一系列来自民间组织、政府、学术机构、商业公司的响应。

从民间和学术组织看,近年来国际上知名的开放数据组织都陆续在中国建立了本地化小组或分部,比如共享知识(Creative Commons)、开放知识基金会(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开放获取(Open Access)、开放街道地图(Open Street Map),同时中国本土也产生了若干个致力于促进数据开放的网站和虚拟合作组织,比如开放数据中国(Open Data China)、城市数据派(Urban Data Party)等;从政府看,中国政府也在积极推动政府信息公开的工作,政府的开放程度逐步提高,2011到2013年陆续上线的国家数据(NationalData.gov.cn)、北京市政务数据资源网(BjData.gov.cn)和上海政府数据服务网(DataShanghai.gov.cn)都是典型代表;从商业公司看,大批互联网公司开始在一定程度上开放自己的数据,或者提供开放的API,将自己的商业平台转变为开放或半开放平台,比如新浪微博(Weibo.com),大众点评网(DianPing.com)、百度(Baidu.com)等,此外还诞生了以数据堂(DataTang.com)为代表的数据共享商业平台。

2基于开放、众包数据的城市研究

上述这些开放数据组织、网站的出现极大的改变了城市研究开展的数据基础,大批基于开放数据以及通过开放API抓取自商业网站的半开放数据的城市研究成果密集涌现,研究者们利用开放的地理数据、社会化网络数据、签到数据、浮动车轨迹数据等进行了不同尺度、不同视角的研究,既有宏观如城市形态、区域联系度研究,也有微观如个体行为模式的研究。

2013年末,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龙瀛博士发起了一个名为北京城市实验室(Beijing City Lab, BCL, http://longy.jimdo.com/)的网络型实验室,BCL专注于运用跨学科方法量化城市发展动态,开展城市科学研究。BCL是中国第一个开放的城市定量研究网络,通过邀请学者发布其工作论文等形式阐释其对城市研究的最新见解,通过数据分享行为为科研群体提供开放的城市定量研究数据。BCL是一个符合开放、分享与众包精神的研究平台,同时BCL上汇集了大量基于开放数据、众包数据的城市研究成果。

3信息即权力:城市规划改革与政府治理的新视角

在城市规划和城市研究中对开放数据、众包数据的应用意义远不止于其学术价值或者某种程度的技术创新,其正在深刻的影响着中国城市规划和政府治理。传统的城市规划编制、研究与决策高度依赖几个官方渠道的基础信息,这些数据基本上只能呈现非常宏观、简单粗略的统计信息,损失了较多的细节,而且基本上只看得到物而看不到人。

与此同时,城市规划公众参与的门槛非常高,目前有限的公众参与手段比如法规要求的规划公示等大多流于形式,难以真正让公众参与到规划编制过程中。

上述现实可总结为两种信息垄断:一是政府部门垄断“供给”,规划编制只能基于受政府垄断的有限基础数据开展,客观上制约了规划编制、决策的科学性;二是政府部门垄断了“需求”,公众参与手段和程度的不足造成规划编制、决策和评估中只听得到政府的需求,而难以观察到公众的需求和反馈。两种信息的垄断形成了公权力对城市规划的完全控制,使本应是一门科学、具有独立性的城市规划成为依附于公权力的技术工具。

开放和众包数据的出现为扭转上述局面带来了曙光。

一方面,开放政府的潮流已经开始影响到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从2007年颁布以来,中国的政务信息公开程度一直都在进步,2010年以来有数个政府数据网站上线。同时,越来越多的社会网站开放了自己的数据或者接口。信息的开放使政府的行为对市民更加透明,政府对政务信息的开放打破的是对自有信息的垄断;而社会数据的开放则打破的是政府对信息发布渠道的垄断,微博等自媒体和社会化网络打破的是对新闻媒体、社会舆论的控制。城市规划和城市研究已经不再必须完全依靠传统的数据获取手段来开展,前文所述的BCL平台发布的若干研究都体现出了开放数据对城市规划、研究的巨大价值。

另一方面,众包行为带来了新的公众参与形式,并可能促成规划决策、政府治理的改变。众包的行为主体是人,众包数据体现的是人的活动信息。BCL的很多研究都是基于这类数据进行人在空间里的活动特征分析。

如果说开放数据打破了信息的垄断,众包则是创造了一种感知社会、感知人的活动的数据基础。城市规划头一次真正具备了进行人本主义规划实践的数据条件,而城市规划的公众参与也从过往由规划师、城市管理者主导的自上而下的、小范围的问卷调查、规划公示变成由公众自发形成的、理所当然的、普遍性的、自下而上的行为。众包,以及对众包数据的有效分析利用使得市民参与公共事务的门槛大幅降低。

开放、分享、众包精神与现代公民精神是相吻合的,众包参与者能够更多的被城市规划、城市研究和政府决策所感知监测,使得公共政策的制定能够基于其分享的数据来开展,并继而产生可能对分享者有利的决策正是对公民参与公共事务的回报和鼓励,是公民社会人本主义、多元主义、开放性和参与性的体现。

所以城市规划和政府的公共治理都需要改革,改革的重要背景就是开放和众包运动,规划改革的任务之一就是用城市新科学开展城市研究和规划创新,实现科学的规划决策和对城市的精细化治理。

最后,本文的核心观点可概括为两句话:感知即参与,信息即权力。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大数据文摘(BigDataDigest)

原文发表时间:2014-09-0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极客公园2013创新大会笔记:慢公司创新是创产品,快公司创新是创模式

极客公园2013创新大会,大牛云集。既有互联网老前辈也有创业新星,有登录纳斯达克的有现在还在到处拉投资的。颇有高帅富和屌丝同台论道,指点江山,共同畅想中国互联网...

26380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大数据痛点 |《财经》封面报道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作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当前中国发展正处于这样一个关键时期,必须培育壮大新动能,加快发展新经济。

14120
来自专栏数据猿

大数据24小时 | 谷歌阿里的“大数据之争”再升级 泰国欲耗资110亿泰铢建亚太最先进数据中心

泰国将建亚太最先进数据中心,耗资110亿泰铢 ? 据悉,2017年第一季度,泰国将建成亚洲首个被数据中心基础设施评估机构Uptime 研究所评为IV级的数据中心...

2365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谁来掘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信息鸿沟?(上)

罗超为虎嗅网撰稿,2013年6月18日发表于首页。 我们在虎嗅讨论微信与运营商的战斗,分析互联网如何取代传统行业,担忧Google Glass会奴役人类。我们聊...

36150
来自专栏镁客网

「深度」错过了移动端的intel,能否在虚拟现实上扳回一局?

19830
来自专栏量子位

宽凳科技,这是前百度外卖董事长刘骏的新征途

李根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O2O外卖的竞争,似乎在接近尾声。 只是这场曾经轰轰烈烈的战争里,已经没有了刘骏的身影。 刘骏何许...

3714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大数据,勾绘智慧城市新蓝图

26615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互联网公司如何优雅地宣布“我是老大”?

昨天在一个媒体群,看到蜻蜓FM在发布声明,大概内容是指责其友商基于某些第三方报告发布了不利于它的传播内容。这类声明在互联网司空见惯,一年前今日头条与艾瑞就曾上演...

3377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拥抱颠覆者——9个“颠覆者”的31条金句良言

本次峰会聚焦“颠覆”与“转型”,大咖云集,干货超多。鉴于有位嘉宾的观点称“新媒体时代新闻稿超过300字就是耍流氓”,莓小秘也要与时俱进,因此关于本次活动新闻仅限...

882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响铃:短视频这张“老牌”,好看视频是如何打出“新意”的?

艺术领袖安迪·沃霍尔说,“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钟”。然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人成名也许只要1分钟。

812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