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的相似与不同

摘自:学夫子(xuefuzi.com)

不可否认,我们对意料之外的东西始终是抱有极大兴趣的,并且一旦接触,往往记忆深刻。当一部电影的结局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即使剧情是如此地狗血,我们就会因此而记住它。就如同某些巧合,正是因为其大大出乎我们意料之外,才让我们记忆尤深。

1:巧合——意料之外的相似

说起巧合,那个关于林肯和肯尼迪两位总统的经典巧合就不得不说了,它是如此地令人印象深刻,以至于被往往被冠以“宿命论”之类的传说:

林肯于1846年进入国会,肯尼迪于1946年进入国会,相隔100年。 林肯于1860年当选美国总统,肯尼迪于1960年当选美国总统,相隔100年。 两人都在星期五被暗杀,都是头部中弹。凶手都是南方人。 两人的总统继承人都是南方人,继承人的名字都叫Johnson。 …………

咱们暂时不讨论这些信息本身是否有假(真假性可以参考维基百科词条),就算这些信息都为真,那其实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任选两个人,考察其生活的诸多细节,你总能发现相似的地方。拿第一条来说,你考察他们进入国会的年份有这种巧合,但若你考察他们进入国会的月份,那就再平常不过,编织这种巧合的人,刻意回避一些不是巧合的信息,专挑巧合的信息摆在一起,自然你会印象深刻,就如同我刻意把一个女孩子的优点列举出来,而不写一条缺点,你就会认为这就是你心目中的天使,也如新闻联播天天播外国的坏事,你就会觉得国外都很乱一样。至于头部中弹这种事情,就实在没什么可说的,刺客杀人要么爆头要么射击心脏,想必总统出行都有人保护的吧,枪打出头“头”,便不会是什么巧合不巧合。

所以我们要意识到的是,林肯和肯尼迪两个人有几乎无限的生活细节,在如此大量的信息中找到这么几条巧合实在不是什么难事。它们之所以引起注意,无非就是因为林肯和肯尼迪都很出名。这种巧合并非因为林肯和肯尼迪两个人出名才刻意出现,它们的出现是因为我们问了太多的问题以至于让巧合的机会势不可挡。当考察的数据足够多的时候,真正的巧合是我们从未遇上巧合。当你买彩票中得大奖的时候,你自然会感到无比惊奇,但买彩票的其他人并没有觉得半点惊讶——哇塞,这么小的概率你居然碰上了也!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么多人买彩票,肯定有人要中。

另一个让我们对巧合怀有神秘感的原因是我们个人的主观筛选。比如许多人自己到ATM取钱的时候老是要排很久,比如前面那个家伙正琢磨着怎么用提款机存款啦什么的,仿佛自己运气就那么不好似的,那是因为这种烦躁的遭遇会让你一直记住,而当你根本不需要排队直接就把钱取出的时候,你轻轻松松地不带走一点记忆。你若能记住这些,你便是一个乐观之人。当然了,这不代表巧合就毫无用处,至少它的最重要作用在于:给平凡的生活制造惊喜。

所以说,巧合其实并没有神秘。我们无非就是对“秩序井然”的东西有着一种偏好而已,特别是当这种“秩序”出现在意料之外的场合——即在混乱占据主流的场合——的时候,这种偏好会让我们无意识地对这些“秩序”进行筛选,并刻意放大,形成巧合。所以巧合,其实就是意料之外的相似。

而当在秩序占主流的场合出现混乱的时候,我们也会觉得不可思议,这便是我们的混沌。

2:混沌——意料之外的不同

说起混沌,不得不提到“蝴蝶效应”,一丁点细微的改变都会带来巨大的灾难,中国的“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也是同一个意思。混沌的产生,是因为对初始条件的敏感性。有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每天比别人多做一分,一年下来你就与别人大不相同,不要不在乎那看起来不起眼的“0.01”,这便是勿以善小而不为。我们经常都说圆周率取个近似值对结果不会有什么影响,35位小数的圆周率值,计算太阳系周长产生的误差都可以忽略不计,那只是因为这里用到的只是简单的一次性乘法运算而已。不然你对35小数和100位小数进行反复蹂蹑一下,什么平方在减,算上上百次,你自然会发现结果的差距。

混沌的一个特征就是“不可预见性”,数学中的混沌有些不同,就上面的例子来说,每一个计算过程最后的结果都是确定的,但是只有稍微改变一下数据,都会导致结果的大不相同。相比较,物理学中的混沌更有味道,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摆”,一个单摆的摆动过程是我们已知的最有规则的模式之一,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成为钟表设计的基础。这种有序会让我们认为“双摆”的运动也是非常规则的,即我们意料之内的事情应该是一项可以预计的运动,但结果却出人意料——运动毫无头绪:

所谓的毫无头绪,便是混沌了,正是由于混沌的出现,所以我们就不要指望电视上那个漂亮的天气预报员能给你漂亮地预报出什么准确的天气,即使科学技术达到无比精确的程度,将影响明日天气的所有因素都计算在内,也一样无法预测明日的天气,因为说不定在某处就有一只讨厌的“蝴蝶”,轻扇翅膀就让预测模型前功尽弃。所以说,别指望你可以充当那只蝴蝶,轻扇翅膀就可以在干旱的时候弄点及时雨,或是在打仗的时候弄点暴风雨袭击敌人,因为还有无数多的蝴蝶影响着你的结果,不管怎么努力,你都只是一只可怜虫,成不了呼风唤雨的东海龙。

但是人类不甘心,即使承认混沌的不可预见,人类依然想在混沌中寻找一种近似模式,就如同上面的“双摆图”中,尽管其轨迹毫无章法可循,但多次运动的轨迹最终会呈现一个大致的形状,基于此,聪明的人类便发明了统计学。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大数据文摘(BigDataDigest)

原文发表时间:2015-04-18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2014年实现的15个预言

1083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看日本、香港和鱼群如何应对群体性恐慌

2119
来自专栏IT大咖说

编程语言的萌娘形象,你喜欢哪个?

试想一下,当Java、C++、Python、Ruby、PHP、C#、JS等编程语言变成了动漫人物会是怎样的一幅场景呢?下面就一起看看在日本作家渡辺将人的笔下,各...

2882
来自专栏理论坞

2017日本最优良设计,连坟墓都获奖了!

据说在世界中上,有2亿8500万人深受视力问题的影响,比起普通人,他们不易获得外界的信息,从而远远落后于新时代的信息变化,而这是世界上第一款盲文智能手表。

962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乔布斯斯坦福大学演讲(视频+全文)

2846
来自专栏用户3254834的专栏

一颗“擦边球”,还要滚多远?

有人天生喜欢荤段子,便迷之养活了一批以“讲笑话”谋生的媒体;有人天生爱看激情,便助长了“某类片段”作品的邪气;有人爱寻求刺激,便衍生出一堆低俗标题党,为午夜寂寥...

1001
来自专栏专知

两院院士评选2017年中国、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揭晓

2017年12月31日,由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主办,中国科学院学部工作局、中国工程院办公厅、中国科学报社承办,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投票评选的2017...

3396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咨讯】用大数据把电视观众“挖”出来

用户习惯、终端介质与新媒体的变革已经推动电视行业进入了多屏时代。随着互联网用户对电视节目的讨论的持续升温,节目内容的好口碑及话题性,已开始反向促进...

2874
来自专栏CDA数据分析师

如果编程语言都是漂亮的女孩,你会选择哪个?

试想一下,当Java、C++、Python、Ruby、PHP、C#、JS等编程语言变成了动漫人物会是怎样的一幅场景呢?下面就一起看看在日本作家渡辺将人的笔下,各...

1843
来自专栏玉树芝兰

你喜欢找窍门吗?

有的决策比较重大:到哪里发展?在哪个地段买房?跟谁结婚?孩子该上哪个学校?买什么车?……

852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