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马云:下一个星辰大海是百货商店(附访谈视频)

授权转载自商业周刊中文版

ID:businessweek

撰文:Lulu Yilun Chen

“在开拓海外市场方面,即便是马化腾也不如我们有经验”

马云畅谈了阿里巴巴与腾讯的竞争及全球扩张

在杂货配送领域大获成功后,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又瞄准了中国4万亿美元零售市场的另外一个领域:百货商店。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执行副主席蔡崇信(Joseph Tsai)和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在公司成立18周年之际接受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采访时表示,在进军云计算和娱乐业务的同时,阿里巴巴正越来越多地将精力集中在传统的实体业务上。阿里巴巴1999年从马云的公寓起步,如今市值已高达4580亿美元。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

采访期间,阿里巴巴的这几位管理人士讨论了公司应对竞争的策略,对数据的看法,以及今后可能面临的挑战。不到一个月前,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刚刚完成了对全食超市公司(Whole Foods Market Inc. ) 137亿美元的收购。马云表示,发展到目前的规模后,阿里巴巴需要转换心态,改变轻资产策略,在全球贸易中抢占更大份额。

马云说:“我认为,在公司创办之初,规模还小时,轻资产策略是好的。当公司规模足够大、业务足够强时,就需要转向重资产策略。资产轻重没有好坏之分,混合策略才是好的。为了提高效率,我们需要把轻资产和重资产策略融合在一起。不过以阿里巴巴现在的规模,一味抵制重资产策略是不对的。我们应该采用重资产策略,因为我们在打造基础设施,我们必须投资。”

他说:“这就像是爬山,当你爬到1000米高时,感觉不错。100米以下,觉得一切都好。然而爬到4000米高时,你就感觉到空气不够用了,周围的同伴也少了,你甚至不知道该与谁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担忧。我们目前很可能像是爬到了5000或6000米的高度,因而我们很孤独。

盯住腾讯

位于杭州的阿里巴巴总部

阿里巴巴还发现,在支付、云计算和金融服务领域,它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了。马云和腾讯董事长马化腾都希望开拓海外市场。阿里巴巴还在东南亚市场寻求增长,在当地与亚马逊展开竞争。市场研究公司Macquarie Research的报告显示,到2020年,单是印尼的电商市场就将由目前的80亿美元增长到650亿美元。

马云表示:“我认为,在开拓海外市场方面,即便是马化腾也不如我们有经验。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全新领域。至于亚马逊,电子商务在20-25年前才问世,没有人称得上是专家,尤其是在海外市场开展业务时。我们是新人。相比国际市场,更应该担心的是本土竞争。”

马云表示,“我在公司不止一次地说过,阿里巴巴出海不是将公司全球化,而是将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全球化。我们在努力打造在线支付、物流和云计算服务的基础设施。”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

马云表示:“我们进军海外市场,因为他们需要支付系统,需要物流系统,需要平台系统。现在他们能在全球卖东西了。我们感兴趣的是跨境贸易和电子商务,我认为腾讯做不到这一点,因为我们15年来一直在做这个。腾讯或许能做好支付,尤其是在用户使用微信的情况下。中国人都在用微信,但印度人不用微信,腾讯可能就会面临一些限制。”

数据有如石油般宝贵

随着中国网络安全法规日趋严格,科技公司面临更多的挑战。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Co.)的数据显示,阿里巴巴已经是中国最大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到2021年这块业务可能占到阿里巴巴收入的15%。

阿里巴巴在各行业的交易规模(单位:美元),涉及互联网、零售、软件、视频服务、交通、家装、娱乐、金融服务、多元化控股、电信、广告、媒体、计算机、多元化机械、商业服务、电子、投资公司、休闲等多个行业,其中,阿里巴巴在互联网领域的交易规模达到了248亿美元

马云说:“9年前,当阿里巴巴决定从电子商务公司转型为数据公司时,我们内部出现了很大的分歧,但最后还是决定转型。所以,过去9年,我们没再称呼自己是电子商务公司。”

他说:“我还不清楚怎样利用数据赚钱。数据对人类社会发展极为重要,会像是上世纪的石油那般宝贵。所以,我们还得思考怎样用数据赚钱。”

与政府打交道

马云曾表示要做大型银行的“搅局者”,事实也确实如此:支付宝(Alipay)推出了一款货币市场基金,结果吸走大量银行存款。马云说他和政府打交道的原则是:谈恋爱,但不结婚。

马云说:“进入缺乏明确监管的新领域时,总是很痛苦。政府的人会说,我的工作是监管,不是创新,创新是你的工作。过去我们有过很糟糕的经历,但现在我们知道了怎样和监管者打交道。”

他说,“我们正在推动这个(国企改革),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很多银行不喜欢我们的原因。我们不一定非要把银行买下来才能让他们改革,我们只是追着他们跑,他们就有变化了。如果你身后有只老虎追,那你跑起来肯定会比想象的快很多。”

改造商场

顾客在上海的盒马超市挑选海鲜

阿里巴巴推出了“盒马”(Hema)超市,在改善超市购物体验方面比亚马逊和其他对手先行一步。盒马超市是一站式商店,顾客可以利用移动应用付款,扫描产品上的条形码获得购物建议,以及让店家现场烹饪海鲜。盒马超市还肩负着最后一公里配送中心的任务,买家在网上订购盒马超市的商品后30分钟内即可收到商品。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表示,公司计划在商场也推行类似的模式。

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

蔡崇信说:“买家每次在网上订购盒马超市的商品后,都会在30分钟内收到商品。这需要一套不同的物流基础设施。存货点的设置与现有基础设施完全不一样。”

他说:“我们对商场也有类似的想法,希望既能满足顾客亲自到商场购物的需求,又能满足不想上门购物的顾客在网上购物的需求。如果商场就在顾客家附近,那我们还要能做到快速给顾客送货。商场提供的商品种类和数量远非超市可以比拟,它既有消费必需品,也能售卖服装和消费电子产品。我们希望通过商场涉足更多商品种类。”

蔡崇信说:“我们不一定要收购这些商店。虽然我们确实收购了银泰百货(Intime),但目的只是提供一个样例,让人看看线上与线下结合的百货商店大概什么样。我认为继续大量收购房地产类重资产并非对资本的有效利用,我们会继续考虑采取合作的办法”。

最后一公里配送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表示,附近的商店改造成配送中心后,将会使阿里巴巴平台上每天产生的10亿个包裹当天就能送达。

他说,“目前我们平台每天产生约5500万个包裹,我们坚信几年后这一数字将增长到10亿。”

他还表示:“中国零售业规模约为人民币30万亿元(约合4.6万亿美元),问题在于如何实现更智能的快递?其实没有必要用飞机把包裹由仓库送往200公里外的城市。完全可以从用户附近的商店发货。虽然还是会有大量包裹,但这样送货会相当便捷。因此,所有现有的物流系统应当融合到商务系统中。”

(Stephen Engle对本文亦有贡献)

视频内容

彭博社专访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

记者:你们所做的决策有多少是同你们购买娱乐资产的举动,或者是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的竞争,或者是与阿里巴巴在东南亚的战略布局相关?你们的竞争对手——比如马化腾等人——是如何激励你们向前的?

马云:马化腾(腾讯董事会主席)一点儿全球化的经验都没有。我们之间确实存在竞争,支付宝曾有十年的时间无人能出其右——这对支付宝是好事。微信支付加入竞争的时候,支付宝方面最开始的反应是:“哇!我们终于有竞争对手了”。当时我们在想,腾讯或许能做好支付,尤其是在用户使用微信的情况下。但后来我们发现,即使中国人都在用微信,印度人不见得会用,因此腾讯可能会面临一些限制。

但如果现在去问大家的态度的话,他们更乐在其中。因为他们知道可以携手合作,以便更好地服务民众,扩大市场规模——这会很有趣。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一直在互助互学。所以说,如果两家公司能携手并进,促进整个社会的无现金化,提高整个社会的信用水平,这样市场规模会扩大很多。

记者: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往往和监管状况息息相关。如果你不断地打破界限,监管者有时会过度反应。你是如何做到一直超前但却不太越界呢?

马云:我们一直要赶在监管者有动作之前,必须要做到,否则就死路一条。他们(监管者)会说:我的工作只是监管,不是创新,不是改善其他人的生活,那都是你们的事。这个过程对阿里巴巴来说非常痛苦。

记者:你们是怎么做到离火焰如此之近却不被灼伤的?

马云:我们一直如履薄冰。如果刚成立没多久,那无所谓。但现在我们规模很大,对自己的监管也更为严格,比监管者对我们的管理还严格得多。阿里现在有超过5亿的用户,成交量庞大,哪怕走错一步都将万劫不复。所以必须要更严格地约束自己,但也要重视监管者,因为政策对我们而言很重要。

记者:你们目前在中国有没有遇到阻力?我之前采访过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先生,我们都知道他那句著名的言论“互联网经济让制造业毁于一旦”。你有没有觉得中国的传统派并不是完全理解互联网,他们是否应该去适应新经济模式?

马云:过去18年我们几乎每天都面临这样的阻力,进入缺乏明确监管的新领域时,总是很痛苦。在国内与政府监管部门打交道时,他们会说,我的工作是监管,不是创新,创新是你的工作。过去我们有过很糟糕的经历,但现在我们知道了怎样和监管者打交道。有很多像宗庆后先生这样的人——然而这就是科技变革的力量,这种旧行业的商业巨头在成立的早期也曾摧毁过级别比他们更低的公司。

我们是在帮助制造业发展。2016年我们售出了价值5000亿美元的商品,其中70%的商品都有助于制造业发展,因为我们不会自己生产商品。要没有我们,这5000亿美元商品的70%可能永远都无法卖出去。

记者:你会从外部促进国有企业改革吗?因为大家很迫切要看到乐观的经济数据。

马云:我们正在推动这个(国企改革),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很多银行不喜欢我们的原因。我们不一定非要把银行买下来才能让他们改革,我们只是追着他们跑,他们就有变化了。如果你身后有只老虎追,那你跑起来肯定会比想象的快很多。

中国的银行在过去3-5年的时间里反应的动作非常快,他们在以非常快的速度改善服务质量,并投入了大量资源改善科技以提高更好的服务。你想改变一家银行,不一定需要买下它,只需要给他们试压就好。如果老虎在你身后追你的时候,你肯定跑得比平时快得多。

记者:你觉得阿里巴巴在过去18年发展得怎么样?如今风暴当前,华盛顿方面反贸易呼声越演越烈,市场的情绪不佳。还有很多不安定因素,比如说朝鲜等都对国际贸易是个威胁。你们未来18年有哪些战略布局?

马云:过去18年中,我们的发展策略是不断变化的。我认为,在公司创办之初,规模还小时,轻资产策略是好的。当公司规模足够大、业务足够强时,就需要转向重资产策略。资产轻重没有好坏之分,混合策略才是好的。为了提高效率,我们需要把轻资产和重资产策略融合在一起。不过以阿里巴巴现在的规模,一味抵制重资产策略是不对的。我们应该采用重资产策略,因为我们在打造基础设施,必须投资。

未来半年互联网会让国际贸易的状况变得越来越好,这是目标——这就是我们所说的“e-WTP”,也就是“电子世界贸易平台”。我们要确保小企业、年轻人都能从中获益,18年的时间对我们实现全球化来说完全够了。我一直坚信贸易的停止会是战争的开端。

这就像是爬山,当你爬到1000米高时,感觉不错。100米以下,觉得一切都好。然而爬到4000米高时,你就感觉到空气不够用了,周围的同伴也少了,你甚至不知道该与谁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担忧。我们目前很可能像是爬到了5000或6000米的高度,因而我们很孤独。

记者:阿里巴巴现在在美国的策略是什么样的?

马云:我们从来没改变过对美策略。我们要帮助美国的中小企业、年轻人把产品销往中国、销往亚洲,因为他们需要支付系统,需要物流系统,需要平台系统,这是我们的目标。在开拓海外市场方面,我认为,即便是马化腾也不如我们有经验。我们感兴趣的是跨境贸易和电子商务,我认为腾讯做不到这一点,因为我们15年来一直在做这个。

我在公司不止一次地说过,阿里巴巴出海不是将公司全球化,而是将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全球化。我们在努力打造在线支付、物流和云计算服务的基础设施。

记者:你不想在美国复制亚马逊?

马云:不想。电子商务在20至25年前才问世,没有人称得上是专家,尤其是在海外市场开展业务时。我们是新人。我们不是要去美国做电商企业,美国已经有很多像亚马逊、易趣(eBay)这种成熟的电商企业了。相比国际市场,我们更应该担心的是本土竞争。

记者:聊聊你投资的好莱坞娱乐业吧。我知道你差不多在一年半以前同史蒂夫·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制片公司Amblin Partners达成了战略合作。你在娱乐行业一直静观其变,你有什么策略吗?

马云:我们做了阿里娱乐的十年计划,现在是第三年,未来还有七年。其实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单纯购买一个电影公司,买这个买那个……买下来的公司并不是自己的。我们要学习那些电影公司身上的闪光点,并开展合作。好莱坞电影公司有很多值得中国电影公司学习的地方,我认为中国公司可以同他们谋求合作。不能说看好莱坞电影公司好就出钱买下,这样不行。

记者:你在2007年阿里巴巴网站上线的时候谈到寒冬将至。随着雷曼兄弟破产、金融危机来临,可以说寒冬来临的速度非常快。你们安然度过了已经破灭的科技泡沫,你们也面对过严峻的挑战,很多竞争对手已经了然无踪。那么,现在有没有面临新的科技泡沫?现在这么多价值数十亿的独角兽公司,还有虚高的税收,这和此前有相似之处吗?

马云:没有很多。当时的难处是很多人并不理解互联网会有多么强大,不知道要如何按照互联网的方式操作,不知道互联网是否能一直存在下去。很多人只是头脑一热就开始做了,有很多疯狂的想法但不知道怎么付诸实践,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实现梦想。

但现在大家都知道互联网有多强大,互联网会改变人类历史。现在,互联网的基础设施、科技的基础设施都要比十年前、十五年前好很多。我敢说只要你不是太贪婪,不是太蠢或太疯狂的话,想要存活下去比当年要容易得多。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大数据文摘(BigDataDigest)

原文发表时间:2017-09-23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镁客网

工程院院士谭建荣:马云不是制造业的杀手,工业机器人也不是救命良药 | 人物特写

16100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解析 | 关于智能制造,具体的规划和进展是怎样的?

导读:关于智能制造,工信部苗部长透露今年中央财政将加大对智能制造支持力度,预计国家拨款52亿元。工信部下一步将重点实施中国制造2025分省市的指南,具体的规划和...

375120
来自专栏养码场

“第一个讲新零售的人是我”,雷军这场乌龙背后是新零售之战硝烟已起!

1、乌镇饭局比拼,“东半球最强饭局”VS东兴饭局VS乌镇新饭局,各位大佬赶场子吃饭;

9520
来自专栏孟永辉

巨变!AI新纪元,互联网金融的生死大逃亡

41660
来自专栏点滴科技资讯

纽约十年,如何发展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作者是纽约Venrock基金的合伙人,主要投资于互联网,移动领域,SaaS,广告技术,互联网金融和大数据领域。 就像过去十年纽约创业生态系统的很多积极参与者一样...

558110
来自专栏腾讯研究院的专栏

京东隆雨:“互联网+”时代如何做到“法律+”

本文根据京东集团CHO、总法律顾问隆雨女士在7月23日举办的“互联网+”时代的法律创新——第二届中国互联网法律政策论坛的发言整理。 ?   非常高兴参加这...

3004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ofo的snapchat效应:成功从校园市场走出去已成功一半

以阅后即焚功能著称的SnapChat已向纽交所提交IPO申请,计划以250亿美金的估值募资30亿美元,这是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科技界最大的IPO项目。Sn...

36890
来自专栏专知

中国人工智能系列白皮书 --智能交通2017(附报告pdf下载)

? ▌引言 近年来,随着全球经济的高速发展,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和机动车保有数量的增长,道路交通运输量不断增加,各种交通问题凸显,如交通事故数量逐年呈上升趋势,...

51660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国务院发布大数据产业“十三五”发展规划

导读:近日,国务院印发“十三五” 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的通知,在规划中提出要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落实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全面推进重点领域大数据高效采集、有...

3295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工业机器人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工业机器人是最典型的机电一体化数字化装备,技术附加值很高,应用范围很广,作为先进制造业的支撑技术和信息化社会的新兴产业,将对未来生产和社会发展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

2846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