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纳德•特朗普不理解的“交易”究竟是什么?

特朗普周一在底特律宣布了包括广泛减税措施在内的经济政策计划。。这是他迄今为止在这方面做出的最详尽说明,得到的评价则是褒贬不一。

除了一贯地反对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定,特朗普还计划重新与加拿大和墨西哥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对个别产品释加惩罚性高关税,将中国等国家列为汇率操纵国。

希拉里阵营批评他的这些政策只照顾了富人的利益。

特朗普周一在底特律宣布其经济政策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热爱“交易”一词。他在1987年与别人合著的书中就将对该词的看法总结为,“交易的艺术”。他在参选总统的演讲中总结了他对关于与中国进行贸易往来的观点:“比如说,有人看到我们上一次在与中国达成的贸易协定上获胜是什么时候?他们总是能终止我们。但我每次都能打败中国。每一次。”当去年秋天被问及若当上总统如何保障未保险人的医疗保障时,他这样回答:“我将进行一个交易。”他打算与制药公司达成交易来降低价格,与医院交易为未保险人进行治疗。当然在移民问题上,他一直承诺的最大交易就是让墨西哥为其将在与美国边界处建造的城墙付费。

我在过去几个月里一直试图理解Trump的政策计划。网站上列出的他的优先级计划列表依次是:医疗改革,中美贸易协定,退伍军人事务部改革,税制改革,枪支管理和移民改革。再没有提及其他问题。这真是个令人费解的组合。任何“让美国再度强盛” 的重要经济提案肯定会提到教育,财政政策,创业精神和与整个世界,而不仅仅是与中国之间的贸易 ,他却很少或根本没有提及。毫无疑问,Trump的优先级列表反映了他个人及其顾问们的看法,这可能正是共和党主要选民最关注的。引人注目的是,这也是关于“交易”的一组问题——那就是Trump达成交易的独特能力——也可以被说成是他的重要承诺。

特朗普经济学中“交易”的核心是十分奇怪的,尤其是当你考虑它如何与现代经济产生交集或应该是怎样的时。在微观经济学101中提到,交易具有事后效应:交易在买卖双方达成互惠互利的协议时,会达到社会最优的结果。对一方“好”而对另一方“坏”的交易是一个次优的结果;建立在艰难的交易决策基础上的经济,有着明确的赢家和输家,其结果总是更差一些。与此同时,在宏观经济中(其中包括总统应该关心的大而广的问题),“交易”的概念几乎是不存在的。国家或全球经济中的关键问题(通货膨胀, 汇率,失业,整体增长)无法通过任何交易而加以控制。它们反映了经济中潜在的结构性力量,比如人们的教育和技能水平,企业生产力,政府支出和中央银行的行为。

因而很容易会把Trump视作一个甚至不懂现代经济运行的粗鲁而无知的人。但是我把他视作另一种经济模式的精明代言人, 这种经济是“寻租”经济。在经济学中,租金来自于你控制的有价值的稀有资产,比如油田或者在市场中的垄断地位。可以说每一笔交易里都有一小部分的“寻租”。 当你给一个公寓付租金的时候,一部分钱是付给了房东给资产带来的附加值,比如说装修了厨房。但是另外房东得到的一大部分钱是为了支付他在一个理想地段上拥有的房产。那些令人们最失望的交易,大多数都是些寻租交易,因为在这些交易中一些其他的力量会强加在其中从而使得一方获益更多。举例来说:如果一个城市的电报公司在当地处于垄断地位,那么它的服务成本会变高而且服务质量也会下降;一个城市的专业球队也会和当地的新体育馆之间有个利于自己的“交易”,体育馆要是不妥协的话球队就会卷铺盖走人。没有实质的竞争,寻租交易的一方或者双方都会缺乏力量牵制,最后的决策往往是由那些在幕后有权有势的人决定。

我从寻租经济中学到了很多,他们都知道我有段时间在巴格达,报道了在2003年到2004年间美国在伊拉克的经济情况。我见过很多伊拉克的商业领袖,他们总挂在嘴边的词就是“交易”。其中一个人给我这么解释道:有一些商业机会,比如像是修建医院,或者得到进口新汽车生产线的执照,而侯赛因萨达姆家族一定会把这些机会拍卖给那些他们信得过的有钱人。他们的成功竞标不是来源于他们建造了更好的医院或者是更高效地进口了汽车,而是来源于他们懂得侯赛因家族的内部政治和熟悉国家官僚手中的权力。

作为一个财经新闻工作者,每当要解释寻租的概念时,我总是举美国的典型事例:有些部门在市场中虽然没有太多功能,但仍会从其持有的资产中获利。比如说曼哈顿房地产发展的项目就是这样的例子。在23平方英里(约合5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曼哈顿大约有854,000户单位住宅。但是仍有超过这个数字的客户想要购买那里的住宅。拥有在曼哈顿的一处住宅会被认为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尤其是在最近几年,很多亿万富豪会把这些在曼哈顿的房产作为洗黑钱的途径或者是对冲政治风险的手段,即便他们几乎不怎么居住在这些地方。

曼哈顿的房地产开发是在美国境内能体现经济学101中互惠互利这一概念的交易。这不是一个具有竞争和活力的市场;相反,曼哈顿房地产看起来很像中东的食利者经济,它是一种世袭制度。我们谈论的是家庭,而不是企业家。少数家庭伴随着城市的房地产发展几十年:斯派尔(Speyer),铁狮门(Tishman),德斯特(Durst),费舍尔(Fisher),马尔金(Malkin),米尔斯坦(Milstein),雷斯尼克(Resnick),勒弗拉克(LeFrak),玫瑰(Rose),齐肯多夫(Zeckendorf)。在曼哈顿长大的我,是通过听中东人说过在约旦、伊拉克和叙利亚掌管着大家族的这些大酋长才得以知晓这些名字的。他们都是拥有巨大的权力和影响力的人,但他们的实际技能和能力究竟如何并不被外人所知。并且,他们希望做到的是,“成交”。

在最近几周,听到特朗普的谈话后,我意识到我与他的经济世界观是完全一致的。有意思的是,他不仅自己是一个寻租者;他的整个世界观也都是基于寻租的经济观,例如一定固定数量的财富只能被重新分配,而永远不会增长。这一世界­观认为,纽约房地产大亨的儿子长大后也必会成为地产大亨之一。他所得到的一切——正如他所自豪地炫耀的——均来自于达成的所有交易。他接受零和世界的观念,开始去攫取更多的份额。他的政策将推动美国经济与他的世界观相一致。

现在许多经济学家和政治科学家们认为美国经济发生了转变,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经济中有较高的比例来自那些所谓的租金:通过监管华尔街的“自由交易”过程,数千页的规则制约着赢家和输家。经济学界普遍都同意,如果我们想“让美国再度强盛”,减少寻租行为并提高整体增长将会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如果陷入这种食利者经济当中,只会让在白宫里像特朗普的这种心态加速。美国本土出生的人口正在迅速老龄化;若没有移民,国家将很快面临灾难性级别的债务。中产阶级工人现在或许还可以在不断变化的经济中挣扎,但全球的贸易取缔只会使这更糟糕。任何围绕医改的“交易”注定会滋生腐败现象。在食利者状态中,每一个雄心勃勃的人都知道,想要变得有钱有势,就要抓住财富的来源,如果需要,不惜使用“武力”。这不是偶然的,在世界各地,食利者国家往往由非民选的独裁者运行,也就是那些—— 首席终极交易撮合者。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大数据文摘(BigDataDigest)

原文发表时间:2016-08-31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FreeBuf

攻击索尼影业、发动Wannacry勒索软件攻击、窃取孟加拉央行的背后真凶找到了!

本周四(9月6日),美国司法部起诉了一名朝鲜黑客,指控他近年来主导的多宗网络攻击罪行,包括攻击索尼影业、发动“WannaCry”勒索软件攻击、窃取孟加拉央行80...

1053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城市 | 京城潮人爱Champion胜过Supreme;卡丁车馆比健身房更有人气

2018年8月28日,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联合城数发布《2018北京消费气质报告》(下简称《报告》,点击阅读原文查阅完整报告),全方位还原北京...

961
来自专栏镁客网

罢免蒂勒森、干预博通收购高通,我行我素的特朗普正在拉低美国科技发展的速度吗?

1575
来自专栏数据猿

别把区块链玩坏了!

当加密数字货币的总市值在2018年1月7日达到7985亿美元峰值的时候,有信仰者为了自己理想的现世价值能发酵而激情荡漾,有按捺不住的正规军也纷纷入场,更有人在热...

1501
来自专栏腾讯研究院的专栏

互联网行业法律动态报告(2014年9月)

互联网行业法律动态报告(2014年9月) 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法律研究中心 重点摘要: 2014年9月,网络治理、网络犯罪、知识产权、竞争规则、...

3555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数字时代零售业,几家欢喜几家愁

1544
来自专栏量子位

合作推广 | 《创新中国》第1季:那些我们永不言败的奋斗时光

原创视频:《创新中国》第一季·我的路 《创新中国》创业者系列纪录影片:想象传媒、未视频联合中关村企业家顾问委员会、创新工场、真格基金、IDG资本、启明创投、海泉...

3628
来自专栏镁客网

「深度」资本黑幕缘何波及创业圈?技术天才的命运何去何从?

1805
来自专栏顶级程序员

最近一百年,全球涌现过哪些最顶尖的、最赚钱的公司?它们的共性是什么?

作者:挖数 来源:知乎,已获作者授权,拒绝二次转载 题主问的是最赚钱的公司,那应该从利润的维度看更合适。 以下是 2015年全球利润最高的25家公司,利润从...

2776
来自专栏AI派

今天免的高速费,以后都会让你交回来

遵循往年惯例,今年国庆黄金周期间,收费公路对小型客车免费。政策利好刺激下,车流、人流井喷式暴增,高速拥堵与景区爆棚已经可以预见。

1313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