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2017哈佛毕业演讲:自我价值让我们存在,使命感让我们所向披靡

大数据文摘作品,转载要求见文末

编译 | saint,万如苑,一针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没猜错,大家应该风风火火的赶在出去嗨或者回家的车上吧!大数据文摘的全体小伙伴在这里祝大——

端午安康!

天天嗨森!

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的是2017年小扎在哈佛毕业典礼上的演讲,话说小扎在哈佛读书期间的收获可真不少,在思索自己的人生价值时,顺带着演绎了一遍“Facebook的前世今生“,还找到了soulmate Priscilla Chan。

小扎还说到,自己后来明白了,人活着不仅仅要思索自己存在的意义,还要尽可能多、尽可能长远的创造普世意义,做一些,能让整个世界更美好、充满爱和希望的事情。

当然,他还分享了自己的一些心得,还有对即将走出校门的学生们的殷切盼望……

视频全长35min左右,暂时不方便观看视频的小伙伴,可以先看看下面的演讲全文喔!

视频内容

我那些发生在哈佛的难忘回忆

Faust校长,督学委员会,教师们,校友们,朋友们,骄傲的父母们,管理委员会的成员们,以及世界上最伟大的大学的毕业生们:

我很荣幸今天能和你们在一起,因为走到毕业的这一天,你们都完成了一些我未能完成的事情。 如果我完成了这个演讲,这将是我第一次在哈佛确实做完了一件事情。 2017届的学生们,恭喜!

本来我不太可能来这儿演讲,不仅因为退学,还因为我们其实是同一代人。不到十年前,我走在这片你们如今也走过的校园,我们学习了同样的知识,也一样睡过了Ec10讲座。 我们通过不同的方式来到了这里,特别是那些来自Quad园区的同学们,但今天我想分享我所知的我们这一代人,和我们正在建立的世界。

首先,过去的这几天唤起了我很多美好的回忆。

有多少人记得当你收到哈佛录取通知邮件时,自己正在做什么?当时我正在玩Civilization,看到之后马上跑去楼下告诉我爸,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第一反应是把我打开哈佛邮件的过程给录下来。 现在来看,这可能是一个让人很难过的视频吧,我发誓到现在为止能上哈佛仍然是我父母最为我骄傲的事情。

还记得你在哈佛听的第一场讲座是关于什么的吗?我听的第一场讲座是计算机科学121,主讲人Harry Lewis超级赞。我迟到了,所以我随便套上了一件T恤,直到发现衣服标签伸到了前面我才意识到这件衣服的前后、里外都穿反了。 我还在奇怪为什么没有人理我——除了一个人,KX Jin,只有他完全没在意。 后来我们就一起组队解决问题,现在他负责Facebook很重要的一部分业务。 2017届的学生们,这就是为什么你要对别人好一点啊。

但是我在哈佛大学最美好的回忆是遇见Priscilla(扎克伯格妻子)。 当时我刚刚推出了恶作剧网站Facemash,管理委员会的人想“见见我”。大家都以为我会被赶出学校。我的父母来帮我打包东西,朋友们给我办了一个欢送会。幸运的是,Priscilla和她的朋友就在那个聚会上。我们在Pfoho Belltower排队上卫生间的时候相遇,然后我说了一句我们俩永远都忘不了的话,我说:“三天之后我就会被踢出学校了,所以我们要赶紧开始约会。”

其实这个套路你们都可以试试看。

最后我还是没有被人赶出学校——我自己决定退学了。Priscilla和我开始约会。 而且你知道,那部电影里(《社交网络》)Facemash看起来对创建Facebook很重要。其实不是的。但是没有Facemash的话,我不会遇到Priscilla,这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你可以说Facemash是我在这里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我们都在这里找到了可以延续终生的友谊,甚至对有的人来说是家庭。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感激这个地方。谢谢哈佛。

创造一个有使命感的世界

今天我想谈谈意义(Purpose)。但我不是来这里跟你们老生常谈说要找到你人生的意义,我们是新千禧,我们本能地就会试着这么做。我想说的反而是,仅仅是找到人生意义还远远不够。我们这一代的挑战在于,如何创造一个人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

我最喜欢的故事之一,是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访问美国宇航局的太空中心时,看到一个拿着扫把的清洁工,他走过来询问这个清洁工在做什么。 清洁工回答说:“总统先生,我在帮忙把一个人送到月球上。”

使命感,就是意识到我们不仅是我们本身而已。我们还是一个宏大事物的一部分,我们被它所需要,生命前方还有更好的东西等待着我们为之而努力。这样的使命感能带来真正的快乐。

在这个特别重要的时候你正在毕业。在我们的父母毕业的那个年代,使命感主要来自你的工作,你所服务的教堂,你的社区。但是今天,技术和自动化取代了很多工作岗位,社区带来的团体感正在渐渐变淡。许多人感到百无聊赖和沮丧,并且正在努力填补这其中的空白。

在旅途当中,我曾经和青少年拘留所里的孩子以及瘾君子同坐,他们告诉我,如果他们有事可做,像是课后活动或有某个可去的地方,他们的生活最后可能会有所不同。我遇到过下岗工人,他们知道自己回不了老本行了,也正试着在社会中找到一个新的位置。

为了保持社会进步,我们这一代面临共同的挑战——不仅要创造新的工作岗位,而且要定义一种全新的使命感。

我还记得在柯克兰别墅的小宿舍上线了Facebook的那个晚上,我和我的朋友KX去了Noch’s。我记得自己跟他说,我很激动能够连接哈佛社区,但总有一天会有人连接整个世界。

重点是,我从来没想过这个人可能就是我。我们只是大学生而已,我们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那时候有那么多大型技术公司都有资源,我只是假设它们中的一个能做成。但是,有一个想法对我们来说很清楚——所有人都想与他人连接在一起。这种想法让我们一天天地继续前进。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会像我一样有你们自己的故事。你很确定总有别人会去改变世界。但他们不会。你会。

但是,你自己目的明确还不够。你必须还要为别人带去一种使命感。

“使命感”影响非凡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发现了这点。你看,我从来没想过成立一家公司,我想的是,要给世界带来影响。现在看着所有这些人都开始加入我们,我猜他们和我想的应该一样,所以我从来没有解释过我希望的是什么。

几年来,一些大公司想要收购我们,我不想卖,我想看看我们能否连接更多的人。 我们正在建设第一个News Feed,我想如果我们成功了,它可能会改变我们学习世界的方式。

但几乎其他所有人都想把公司卖掉。他们没有更高的使命感,而这是我们梦想成真的起点。这件事在我们公司内部有很大分歧。在一次激烈的争论之后,一位顾问告诉我,如果我不同意出售,我会后悔一辈子。当时我和其他管理人的关系非常紧张,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管理团队的每一个人都走了。

这是我在Facebook遇到的最难的时刻。我相信我们正在做的东西,但我感到孤独。更糟糕的是,我以为这是我的错。我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冒名顶替者,一个不知道世界如何运作的22岁的小孩。

现在,多年以后,我明白了之前的事是因为没有任何更高的使命感。而它的创建取决于我们,有了它,我们可以一起继续前进。

创造有使命感世界的方法

今天我想谈谈创造一个人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的三种方法:

  • 开展一个重要且有意义的项目;
  • 通过重新定义平等,使每个人都有追求目标的自由;
  • 建立世界范围内的社群。

首先,来看什么是开展一个重要且有意义的项目。

我们这一代人将不得不面对数千万工作被自动化取代的情况,比如自动驾驶。但是我们有可能一起做更多的事情。

每一代都有其富于时代意义的工作。有超过30万人合作把一个人送上月球——包括那个清洁工。数百万志愿者帮助世界各地的儿童免疫小儿麻痹症。更多的人一起建造了胡佛水坝和其他伟大的工程。

这些事不仅仅是为做这些工作的人提供了意义,它让我们整个国家都感到自豪,相信我们可以做伟大的事情。

现在轮到我们去行动了。我知道,你可能在想:我不知道如何建造大坝,或者让一百万人一起参与任何事情。

但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没有人能在一开始就做成。想法不会一开始就完全成型,它们只有在你努力去实现的时候才变得更加清晰。你只需要开始去行动。

如果我必须在开始之前就了解所有关于连接人与人的事情,那么我从来都不会启动Facebook。

电影和流行文化都错了,它们让人误以为“绝佳的点子来自灵光一现”,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谎言。这让我们自惭形秽,因为我们觉得自己还没什么好点子,而且它阻止了有可能想到好主意的人去开始行动。对了,你知道还有什么是电影对创新的误解吗?没有人在玻璃上写数学公式。没有这么一回事。

其实理想主义很好,但你要做好被误解的准备。任何为未来更大的视野工作的人都会被称为疯子,即使你最后获得成功。任何致力于解决复杂问题的人都会被指责为不能全面了解挑战,即使没人能先了解一切。任何抢到主动权的人都会因为步伐太快而受到批评,因为总是有人想让你慢下脚步来。

在我们的社会中,我们经常因为太害怕犯错而不去做大事,因为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忽略今天我们所做的所有错事。而事实是,不管我们做什么,在未来都会有问题。但这不能阻止我们开始。

那我们还等什么呢?是时候轮到我们这一代人定义公共事物了。在地球被毁了前试试阻止气候变化如何?让数百万人参与制造和安装太阳能板如何?又或者治愈所有的疾病,请志愿者追踪健康数据并提供他们的基因组?今天我们要花费50倍的费用治疗病人,而不是找到一种治疗方案让人们从一开始就不生病。这毫无意义。我们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再或者,推进民主现代化进程让人们可以网上投票,以及通过个性化教育让每个人都能学习?

这些成就都在我们的能力可及范围。让每个人在我们的社会中都享有一个角色,这样我们就能完成它们。让我们做重要的事情,不仅仅为了创造进步,更是为了创造意义。

所以,开展一个重要且有意义的项目是我们为了创造一个人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能够做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是重新定义平等,使每个人都有追求目标的自由。

我们的父母,很多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有稳定的工作。而现在我们都是企业家,无论我们是刚开始一些项目还是在寻找中,或已经是在扮演这个角色。这很棒。我们的创业文化正是我们能够创造如此之多进步的原因。

现在,当能够轻易尝试新想法时,创业文化才会蓬勃发展。Facebook并不是我创立的第一个项目。我还做过游戏、聊天系统、学习工具和音乐播放器。我不是一个人。JK罗琳在出版《哈利波特》之前被拒绝过12次。即便是碧昂斯也写了上百首歌才有了《Halo》。最大的成功来自于拥有失败的自由。

然而今天,我们财富不均的程度伤害了每个人。当你没有把想法变成历史性的企业的自由时,这是所有人的失败。当今社会,对于成功的奖励花样百出,而我们为每个人都拥有尝试机会所做出的努力却远远不够。

这就是现实,让我们面对它。我们的系统出了问题。当我可以离开哈佛,在十年内赚了几百万的同时,还有上百万的学生无法偿清助学贷款,更别说创业了。

你看,我认识很多企业家,没有一个人是因为可能无法盈利而放弃创业的。但我知道有很多人没有追求梦想是因为一旦失败他们将陷入万劫不复。

我们都知道,光靠一个好点子或勤奋工作是无法成功的。想要成功也靠运气。如果当初我必须补贴家用,无法花时间写代码,如果我无法承受“Facebook成功不了”的想法,今天我都不会站在这里。诚实地说,大家都知道我们有多幸运。

每一代人都会扩大对平等的定义。上一代人为投票权和民权而抗争。他们争取到了新政和大社会。现在轮到我们为自己这一代重新定义社会契约了。

我们应该创造一种社会,不只是通过像GDP这样的经济标尺来衡量进步,而是通过我们之中有多少人找到了自己认为有意义的社会角色。我们应该探索像“普遍基本收入”这样的想法,给每个人提供坚强的后盾,让他们能够去尝试新鲜事物。我们会换很多次工作,因此我们需要负担得起的幼托机构才能安心去上班,也需要不受制于一家公司的医疗保健。人人都会犯错,因此我们需要的社会,不应当把重点放在束缚和指责上。技术会一直变化,我们应当更多地关注贯穿一生的持续教育。

是的,赋予每个人追求意义的自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像我这样的人理应为此买单。你们中有很多人将会表现出色,也理应如此。这是Priscilla和我创立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慈善基金会的初衷,我们承诺用我们的财富来促进机会平等。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价值。“做,还是不做?”从来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是“何时”?

千禧一代已经是历史上最仁慈的一代人之一。美国千禧一代在一年之内,有四分之三会捐款,70%会为慈善募捐。

不仅限于金钱。你也可以贡献时间。我可以保证,每周你只需要一到两小时的时间就完全足够,给某个人搭把手,去帮助他们实现潜能。

也许你认为这太浪费时间,我曾经也这么认为。Priscilla从哈佛毕业的时候,她成了一名教师,在她和我一起投身教育行业之前,她告诉我,我需要去教授一门课。我抱怨说:“好吧,我有点忙啊。我在经营这家公司欸。”但她很坚持,因此我在当地的男孩女孩俱乐部教了一门关于创业精神的中学课程。

我教他们在产品开发和市场中汲取的教训,他们教我因种族而被区别对待以及有家人身陷囹圄的切身感受。我跟他们分享我学生时代的故事,他们也跟我分享了希望有一朝一日去读大学的憧憬。五年来,每个月我都和那些孩子们一起吃晚餐。其中一个孩子为我和Priscilla的第一个宝宝举办了洗礼派对。明年他们要去上大学了。每一个,都将成为他们家族中的第一个大学生。

花一点时间帮助他人,我们都可以做到。让每个人都有追求人生目标的自由——不仅仅因为这是正确的事情,而是因为当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将梦想变成伟大的现实时,所有的人都将受益。

“意义”不仅仅来自于工作。

我们能够为每个人创造使命感的第三种方式是,建立社群。

而当我们这一代说“每个人”的时候,我们指的是世界上的所有人。

来举下手:你们之中有多少人来自另外一个国家?好的,现在又有多少人是他们的朋友?现在我们都明白了。我们在一个互联的世界中成长。

在一项调查中,世界各地的千禧一代被问到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最受欢迎的答案不是国籍、宗教或种族,而是“世界公民”。这是个大事儿。

每一代人都会扩展“自己人”所涵盖的范围。对我们来说,它现在包括了整个世界。

我们知道,人类历史的滚滚车轮总是青睐更大基数的人群集体——从部落到城市到国家——达到了个人无法企及的成就。

我们晓得,我们现在最大的机遇是全球性的——我们可以成为终结贫穷和疾病的一代。我们也晓得,我们最大的挑战是需要全球性的协作——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独自对抗气候变化或预防流行病。现在想要更上一层楼不仅仅要靠城市或国家,还需要全球社区的团结。

但是,我们生活在一个不稳定的时代。世界各地的角落都有人被全球化远远地抛在后面。如果我们在家里对自己的生活感到忧虑,就很难在其他地方照顾别人。因为有内在的压力。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挣扎。有支持、开放和全球社区的力量,对抗支持权威主义、孤立主义和国家主义的力量。有支持知识流动、贸易和移民的力量对抗那些有意拖垮他们的力量。这不是国家之间的战役,而是观念之争。每个国家都有支持全球互联的人们,也有反对它的好人。

这也不是联合国的事情。这将在各地发生,当有足够多的“我们”感受到了使命感和生活的稳定性,我们才能开放自己,开始关心他人。最好的方式就是现在开始建立当地的社群。

我们都从我们的社区中感受到意义。不管我们的社区是住宅还是运动小组,教堂或是音乐团体,他们给我们一种归属感,我们是某种更大的事物的一部分,我们不是一个人;他们给予我们力量来扩大视野。

这就是为什么近几十年来各类团体人数下降了四分之一的事实需要得到重视。有很多人需要另寻他处来寻求生活的意义。

但是,我知道我们可以重建我们的社群,启动新的社区,因为你们中有很多人已经开始了。

我认识了今天毕业的Agnes Igoye。你在哪?Agnes?她整个童年时期在乌干达的冲突地区度过,现在她培训数以千计的执法人员维护社区安全。

我认识了Kayla Oakley和Niha Jain,也是今天毕业。站起来。Kayla和Niha发起了一个非盈利组织,将患有疾病人和社群中愿意帮助他们的人对接起来。

我认识了David Razu Aznar,今天从肯尼迪政治学院毕业。David,站起来。他以前是墨西哥市的议员,成功地领导了一场运动,使墨西哥城成为第一个通过婚姻平等法案的拉美城市——比旧金山还早。

还有我自己的故事。一个宅在寝室的学生,一度连接了一个社区,始终如一地维护它,直到有一天我们联结了整个世界。

改变始于身边。即使全球性的改变也始于毫末——通过像我们一样的人。在我们这一代,我们是否能够联结更多的人,是否能够把握最大的机遇的努力,归结于——你是否有能力搭建社群和创造人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

对校友们的殷切期盼

2017届的校友们,你们毕业于一个需要意义的世界。要不要创造它,如何创造它取决于你。

现在,你可能在想:我真的能做到吗?

记得我跟你们说过的我在男孩女孩俱乐部教的那个班吗?有一天课后我和他们讨论大学,我的一个尖子生举起手说,他不太确定他能否去上大学因为他是没有身份的。他不知道大学会否批准。

去年他生日的时候,我带他去吃早餐。我想给他一份礼物,因此我问他想要什么,他开始谈论他所见的正在为了进大学而纠结的学生们,“你知道的,我其实就是想要一本关于社会正义的书。”

我被震撼到了。这个年轻人有各种理由愤世嫉俗。他不知道他称之为家乡的国家——他所知道的唯一的国家——是否会拒绝他进入大学的梦想。但他并不为自己感到遗憾。他甚至没有考虑到自己。他有更宏大的使命感,他要带领大家一起达到目标。

鉴于我们现在的处境,我甚至不能说他的名字,因为不想让他暴露于危险中。但是,如果一个不知道未来如何的高中生都能够为推动世界前进贡献自己的力量,我们也更应该履行自己身为世界一员的义务。

在你们最后一次走出校门之前,此时此刻我们坐在纪念教堂前,我想起了一段祈祷,Mi Shebeirach。每当我遇到挑战都会说的,每当我将女儿放进婴儿床遥想她的未来时都会唱到的:

“愿力量之源,保佑我们面前的诸位,帮助我们找到勇气,令生活如同一个祝福。”

希望你们能够找到令生命成为一个祝福的勇气。

祝贺你们,2017届的同学们!好运伴行。

(视频源自网络)

关于转载 如需转载,请在开篇显著位置注明作者和出处(转自:大数据文摘 | bigdatadigest),并在文章结尾放置大数据文摘醒目二维码。无原创标识文章请按照转载要求编辑,可直接转载,转载后请将转载链接发送给我们;有原创标识文章,请发送【文章名称-待授权公众号名称及ID】给我们申请白名单授权。未经许可的转载以及改编者,我们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联系邮箱:zz@bigdatadigest.cn。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大数据文摘(BigDataDigest)

原文发表时间:2017-05-28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邱翔的终身学习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2018年十大科技突破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每年会评出十大科技突破,按照主编大卫.罗特曼(David Rotman)的说法,上榜的技术不仅...

48490
来自专栏PPV课数据科学社区

【行业应用】音乐产业的未来在哪里?数字才是救星

信息技术正在改变音乐产业;不仅听众发现与消费音乐的方式发生了改变,而且企业为了应对行业内竞争也在用新科技武装自身。流媒体服务商在促进了音乐推荐算法发展的数字技术...

2866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你服不?76岁退休老人自学机器人,8年自制30多个机器人

将一组机械手戴在手上,发送指令之后,另一组机械手便会模仿人手做动作,夹乒乓球、纸巾等都不在话下。这是佛山一中退休物理老师谢云昉最钟爱的一个作品。退休8年来,他迷...

32550
来自专栏用户3254834的专栏

苹果正式推出iOS 12系统;微信扶微视,腾讯:仍有所限制;亚马逊推出Storefronts,针对美国中小企业

今天苹果正式向用户推送iOS 12正式版系统更新。相比于此前的iOS 11系统,iOS 12对于老款苹果设备非常友好,在速度和流畅性上都有显著的提高,延长了老款...

8820
来自专栏程序人生

管理是什么(一)

简言之,无论团队大小,管理者的主要任务是建立 信任,输出 文化,确定 目标和战略(策略),有效 执行,并且和团队不断 学习和成长。

10700
来自专栏IT派

一只一元甜筒,一年卖了1200万,宜家的销售阴谋!

如果列一份宜家的畅销榜单,排名第一的可能不是沙发、台灯、置物架, 而是出口处1元一支的冰淇淋甜筒。仅2015年,宜家中国就售出1200万支甜筒。

9840
来自专栏悦思悦读

【脑洞】假如AlphaGo能够学习人类价值观

Google的机器人AlphaGo赢了人类围棋高手李世石,朋友圈又开始开脑洞,大致上是暗黑版科幻小说走向,机器人机器学习自我复制自我强化,无论智力体能都远超人类...

36560
来自专栏人称T客

联想“投票门”事件 看危机公关的处理

29650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从锤子到合伙人看六类手机粉丝

锤子手机的暴热,再次印证粉丝模式在智能手机屡试不爽。罗永浩的粉丝处处在维护着锤子手机的情怀,这样的狂热现象并不陌生。果粉和G粉已存在多年甚至势不两立,中国的小...

349110
来自专栏奇点大数据

深度学习初学解惑

近来有一位同学在奇点大数据公众号发了一条对话消息,消息内容如下: 【能不能分析一下,已经工作的传统技术程序员在AI浪潮下怎么做比较合适 在AI的浪潮下要不要转型...

4427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