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平衡,谁来制衡“不作恶”的“谷歌”?

首先声明,笔者是个十足的科技毁灭论患者,重度的,年少无知时,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诸如机器人占领地球,超级病毒毁灭人类等末世场景,对于人类是否有意识有能力掌控手中的力量存在的深深的忧虑......

人类的文明历史,从石器时代一路走来,既沐浴过辉煌,亦沉寂过黑暗,在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科技之光徐徐闪耀,人类犹如拔足狂奔的巨人,从此“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似乎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个又一个奇妙又伟大的发明创造喷涌而出,人类的未来之路,似乎光明且美好。

然而,伟大的蜘蛛侠彼得帕克的叔叔曾经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在我们拥有改变世界的能力时,我们是否想过,我们对此的责任在哪?我们是否对这样的能力充分了解?我们是否对这样的能力足够可控?

傲慢与偏见,理智与冲动,战争与和平。当超级大国们手握足以毁灭地球一百次的核弹时,当人工智能程序已经足矣战胜人类的最强大脑时,当人形机器人已经可以手持武器在山岭森林自由奔跑时,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把握,能去平衡人性与机器的杀戮之心?

我很怕,我们不能!

但科技,无法停步!

伟(niu)大(bi)的事情,自然要由伟(niu)大(bi)的公司来做。虽然不能造核弹,但造机器人,玩人工智能,研究长生不老,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是可以搞搞的,这家神奇的公司叫——Alphabet。

提起Alphabet,可能很多不太关注科技行业的人对此并不了解,但提起Google,相信即使是成长在祖国大好环境中没用过Google搜索服务的年轻一代,必然也是有所耳闻的。如今,Alphabet诞生,成为了Google的母公司,当然,不止Google一家公司,请看下图:

搜索、Gmail、Map、Android、YouTube、Glass、Now、Books,Wallet、Chrome、Wear、Nest,等等,还是让我们来举几个栗子吧。

DeepMind的AlphaGo以4:1战胜韩国国手李世石,人工智能程序攻占围棋这项人类智能最后的城头堡,还不知道输的那一局是不是故意的......嗯,Alphabet旗下的!

波士顿动力的Atlas拟人机器人,记得不久前还是四条腿的狗,现在已经是两条腿的“人”了,这平衡性,这灵活性,这力量性,如果再配一把武器......嗯,Alphabet旗下的!

Googele X实验室的明星项目无人驾驶汽车,已累计行驶里程228万公里(截止2016年2月),每月模拟“行驶”300万公里,据说不久前出了一次全责事故,“以为巴士会让一下”然后就撞上了,不过研发人员说问题不太,只要调一下算法......嗯,Alphabet旗下的!

California Life Company,简称Calico,所做的是以医疗方法对抗和老化相关的疾病,不过时代杂志称其在某财团支持下,有个前卫而大胆的目标,延长人类寿命......嗯,Alphabet旗下的!

以及,还有,很多,比如,不知是生是死的Google Glass,偏慈善性的非营利项目Loon互联网气球,听上去就高大上的量子计算机研制计划,......

下面,是见证神奇的时刻,目前的情况是,在Alphabet旗下,除了Google之外,其他多数公司几乎都不!赚!钱!而且还很!烧!钱!

也就是说,Google依靠一己之力,供奉大量的资金,输血给母公司,情怀也好,玩票也罢,在暂时不产生盈利的情况下,将触角深入到未来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是在放弃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最具潜力市场的情况下。

那么,Google是通过什么来赚大钱的呢?不要怀疑,跟百度一样,广告!当然,只是核心业务一样而已,Google并没有去开贴吧送外卖。

根据Google母公司Alphabet最新公布的财报,在截至2015年12月31日的第四财季内,Alphabet的合并营收达到213.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81亿美元增长17.8%,其中广告营收仍是Alphabet的核心业务,增长近17%,至190.8亿美元,占总营收的90%左右。

而在截至12月31日的财年内,Alphabet非核心业务总营业亏损增至35.7亿美元。

得确,笔者非常崇拜Google这家公司,甚至已经达到跪舔的地步,为人类谋求福祉,Google是伟大的,对前沿技术的无限追求,Google是坚决的,或许这些尖端的研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不会给公司财务带来任何正向的收益,但从长远来看,却会给人类社会带来不可估量的改变。

只是,这样的改变,福兮祸兮,犹未可知。

Don’t be evil! —— Google

一直以来,“不作恶”是Google引以为傲的精神信仰,意在于让Google成为与众不同的公司。这一价值观在Google公司于1999年成立之初就被提出,并于2004年被写入公司的首次公开招股书中,这么多年过去了,尽管批评者们常借此评判其并未总能遵守这一点,甚至乔布斯都抨击过Google所谓“不作恶”信条完全是“扯淡”,但是,这并不妨碍Google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

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信仰都是劝人向善的,这与“不作恶”的信条高度契合,但是商业皆言利,如果在客观上,商业利益与个人信仰产生了冲突,那在逐利者眼中,又该如何抉择?

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商业文明与伦理道德的冲突也日益明显。笔者依然清晰记得1996年克隆羊多利的出世所带来的广泛讨论和争议,人们担心一旦克隆技术成熟应用到人类身上,将给人类社会带来颠覆性的伦理问题,这样的争论,到现在也没有停息,而且这不是一家商业公司单单从技术上能去解决的问题。

Google现在的研究包含了机器人、人工智能、无人驾驶、量子计算、生命科学等等前沿方向,还有无数掩藏在Google X实验室之内目前依然不被外人得知的黑科技,这里每一项技术成熟之后,都将面临与人性、伦理、道德、法律各个方面的冲突,同样,这不是Google从技术角度能去解决的问题。

无人驾驶汽车,是目前Google最为成熟最接近商用的高科技产品,而且全球已经有无数的公司投入了这个研究领域,举个极端的例子,假设出现某种紧急情况,在无法有效刹车的情况下,必须要撞向人群,一边是垂髫稚儿,一边是耄耋老翁,算法该如何抉择?选择性还是随机性?或者,一边是一个人,一边是一群人,又该如何抉择?在人性的抉择中,尚且无法去对幼儿与老者的价值作出判断,又怎么要求机器去对个体与群体的价值作出衡量与选择呢?

当AlphaGo轻松战胜李世石的那一刻,笔者对此的忧虑远胜于惊讶。据AlphaGo研发公司DeepMind的CEO Demis Hassabis所言,“我们只是教会了AlphaGo围棋的规则,然后设计了算法让它去自我学习,之后它为什么会下出这一步棋,我们暂时也不知道”。图灵测试的魔咒如幽灵般的出现了,人类终于设计出了自己都不了解的东西,而更加可怕的其实不是机器通过图灵测试本身,怕的是机器“故意”不通过图灵测试,当它们具有“欺骗”和“伪装”这种生物才有的特性时,才是我们恐惧与畏惧的开端。

生死平衡,当平衡被打破,人性的善恶,皆被释放,技术本没有对错,但对错自在人心。

就在笔者行文时,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Alphabet内部正在考虑出售波士顿动力公司。商业公司被收购后再出售本来是十分正常的商业行为,此前Google就把收购的摩托罗拉肢解后再分批出售了,但此次出售波士顿动力,却有着区别于以往的背后原因。

前文提到,Alphabet旗下不赚钱的公司多了,没必要担心再多一家波士顿动力,而且机器人是Alphabet十分看重的研究方向,路线上也是重中之重,再者,之前网上曾曝出过波士顿动力旗下多款机器人的视频,也在一定意义起到了很大的宣传作用,于情于理Alphabet似乎都没有卖掉它的理由。

笔者综合分析认为,分歧与恐惧,是Alphabet酝酿出售波士顿动力的深层次原因。分歧在于,波士顿动力原来是为军方提供机器人研究的公司,被收购后才转向民用研究的,但是公司高层在方向上的分歧依然存在,而且从目前的已经成型的几款机器人的形态看,似乎依然有着军事应用的影子,这点是Alphabet也有所畏惧的。而且就算是就着民用的角度去看待,在机器人功能愈加完善之后,是否有可能代替人类的某些工作,从而冲击到就业,也是人们所担忧的,政府高层人士有可能会给Alphabet施加某种压力。最后一点,在AlphaGo战胜李世石之后,围绕着人工智能应用的争议也很大,人们会自觉的联想,一旦将AlphaGo与Atlas结合起来......

于是,无论是顺应“民意”,还是迫于“官威”,出售波士顿动力似乎也是一个合理的举动了。

也许,这就是平衡下的制衡,但制衡不是阻碍技术的进步,出售一家公司,也并不会延缓相关技术的研究发展。

制衡的也不是一家叫“谷歌”的公司,而是所有以技术为导向却能深刻影响人类未来的行为。

这需要商业公司、政府机构、专业组织、民间团体多方配合,从法律、道德、伦理角度出发,谨慎、公正的作出决策,把技术的恶魔关在笼子里,而让技术的天使来为人类服务。

最后问一句,迎接一个充满新奇与未知的未来,你别无选择,但你准备好了么?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镁客网(im2maker)

原文发表时间:2016-03-24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VRPinea

曾经的安卓巨人HTC,如今要软了?

3495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数据播报 | Facebook20位开朝元老今何在?

1354
来自专栏养码场

一周播报|必撕话题:85年之前的程序员到底是老功臣还是老蛀虫?

云栖大会的第一炮:阿里巴巴成立“达摩院”, 引入顶尖科学家,并预计3年研发投入将超千亿。

923
来自专栏量子位

“说白了,沃森就是个笑话”,挖空谷歌TPU团队后他又来刚IBM

唐旭 李林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 蓝色巨人最近有点烦。 前几天,出席纽约召开的一场投资大会期间,风险投资公司Social C...

36711
来自专栏我就是马云飞

25岁程序猿何去何从,未来从未吸引过我

高三开始不稳定,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天分。高考,落榜!考入一个三流211大学,带着不甘心和放不下的骄傲,咬牙去上了

1273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那些“混”大学的,你们好日子结束了

导读:6月,在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发话:中国教育“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现象应该扭转,对中小学生要有效“减负”,对大学生要合...

933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从O2O到全民直播:95% 的创业者败给了认知界限

创业者忽悠得了资本家,却忽悠不了用户,因为用户是群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资本家是个体,个体的智慧意味着封闭与局限。

1047
来自专栏数据的力量

成功最大的捷径是读一流的书

1517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解密美国机器人的四十年发展史

美国国家科学发展基金会(NSF)自成立以来,一直支持推动机器人发展的计算和工程领域的基础研究。然而,这些在传感器、机械运动和机器视觉上的早期投资,直到1972年...

2183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从O2O到全民直播:95% 的创业者败给了认知界限

创业者忽悠得了资本家,却忽悠不了用户,因为用户是群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资本家是个体,个体的智慧意味着封闭与局限。

521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