镁客网VR论坛圆桌对话:2016 VR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2016年4月21日,在镁客网于上海世博展览馆主办的VR主题论坛上,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得图网络CTO孙其瑞、Archiact中国区CEO黄治华、蜗牛云CEO李嘉俊、同创国芯市场总监窦祥峰在暴风魔镜合伙人崔海庆的主持下,以“2016 VR将带给我们什么?”为主题进行了一场圆桌对话,共同探讨了VR在2016年的发展动向、机会、商业突破口以及可能会遇到的坑分别是什么。

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现在的VR就像是下围棋,刚刚开局、没有定式。创业者应怀揣梦想,谨慎前行。

当头戴设备在三四线城市普及,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用户基础以沉浸式体验为主的时候,就是真正的VR市场的元年。

现在的VR就像是下围棋,刚刚开局、没有定式。但是我们必须要认识到这个行业还比较早期,大的投资在短期之内能够把这个行业做到什么样的状况、吸引多少的资金,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不应该盲目的投入大量的资金。

在现在的环境下,想要做出大规模的、有影响力的内容是比较难的,但是从本身的思路和产品的架构上来看,还是有成功的机会的,所以投资赌的还是团队对市场的长期认知。

创业者应怀揣梦想,谨慎前行。我们的想法一部分是对的,一部分很有可能就是错的,放弃那些没有必要去坚持的,坚持那些我们应该坚持的。

得图网络CTO孙其瑞:VR元年是商业的元年,现在是VR创业的最好时机。

VR元年应该理解成商业的元年,2016年就是怎么服务好B,让B去推动C,这是目前对创业公司来说比较好的一条生存之路。

2B应该是2016年最好的方向,有好的IP资源、好的创意就会有好的内容产生,只要有好的内容产生不管是什么眼镜都会需要你的内容。

目前是VR创业的一个很好的时机,早了前面全是坑,晚了就没有机会了。

Archiact中国区CEO黄治华:VR游戏需要更多的创新,用户接受的VR游戏才是好游戏。

在2016年VR市场有可能会形成第一波的核心玩家,人数可能不会很多,但是他们很有可能成为保证留存率的核心玩家。

VR游戏有两个方面是很重要的,第一是沉浸感,第二是玩法。现在的硬件已经能够支持很好的沉浸感体验了,但在玩法方面需要有更多的创新。

VR的行业有多火、投资有多火其实只是一个方面,VR最终的本质还是消费者能不能接受。用户爽、市场爽才能继续保持投资热度,不然VR就会变成一个泡沫的顶峰。

蜗牛云CEO李嘉俊:未来,VR会改变我们的消费模式,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就目前来说,B端的机会确实更多一些,因为国内目前在内容方面还是有所欠缺,但后面会慢慢的变好。

VR的商业化一是会改变以前的消费模式。以前可能是先买东西然后再消费,现在有可能是先展示和体验VR,再消费。二会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但在VR的商业化上,眩晕感是其中的一个坑,而且是目前无法避免的坑。

同创国芯市场总监窦祥峰:降低硬件成本,提升硬件性能,将VR硬件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VR现在对于CPU或GPU的要求都非常的高,所以,基于算法瓶颈或运算难点,有效降低CPU或者GPU运算的繁杂度,提高整体的性能,是很关键的。

VR硬件缺陷的弥补或性能的提升,完善硬件方面的问题,将把VR产业的硬件水平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以下为此次圆桌对话现场实录(镁客网做了部分删改):

崔海庆:大家都先自我介绍一下,介绍一下自己情况和公司的情况。

徐晨:大家好,我叫徐晨,来自戈壁创投。我从2002年开始做风险管理基金,我们现在一共管理着六支基金,有美元也有人民币的。我们主要是投从天使期到A轮的创业企业。在国内的科技行业,目前为止已经投了150家左右的企业,所有的被投项目当中我们都是首轮的机构投资者。今天是希望跟大家多交流,找到更多的合作机会。

窦祥峰:同创国芯主要做的是VR设备的硬件芯片,致力于做FPGA可编程逻辑器件。

孙其瑞:得图网络主要做的是内容的采集端、制作和分发。内容的采集就是像得图的F4,包括运动相机等一系列的采集工具。我们在得图网上面进行制作,制作完成之后的内容可以分享到朋友圈和各种的终端上。

李嘉俊:蜗牛游戏做了十多年,我们在VR领域主要做的是VR视频和VR的直播,主要提供VR的采集、拼接、分发、端到端的直播解决方案。

黄治华:2013年Archiact成立于温哥华,是最早一批做VR游戏的游戏公司之一。目前我们在温哥华已经有了40多人的研发团队,在全球来看是比较大规模的VR游戏研发商。我们在去年完成了A轮融资,并且在今年3月份开设了上海办公室,负责在中国的市场和运营,目前这边有近20人的团队。谢谢大家,希望大家能多交流。

崔海庆:这里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在2014年的时候,就有人开始讨论,VR什么时候能火起来?2014年是不是VR的元年?紧接着又讨论2015年是不是VR的元年?2016年是什么年?去年的时候大家在讨论,VR在2016年内容会爆发、硬件会爆发、游戏会爆发、影视会爆发,关于VR的探讨越来越五花八门。各位从自己的产业、和角度怎么去看这件事,为什么会这么看?

徐晨:我觉得资本对任何行业总是过度乐观的,特别是在早期。当年我们觉得移动互联网在2005年、2006年就是元年了,到最后,到2011年、2012年才真正有开始成形、有收入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出现。我觉得现在是VR是非常早期的,但是因为现在整个产业的加速度比原来要快得多,所以我们必须承认原来需要十年左右才能推出的产业,现在只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就可以成熟。不论是底层的技术还是带宽、芯片本身的能力都在成熟中,寻找更好的利用场景相对来说是可行的。

今年对投资人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年份,因为我们可以开始寻找与在各个垂直领域当中将来可能会成为主流品牌的合作机会。对做这个行业的人来说,可能还需要两到三年的准备,慢慢的培养和孵化这个行业。那么什么时候才是VR的元年呢?当头戴设备在三四线城市普及,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用户基础以沉浸式体验为主的时候,就是真正的VR市场的元年,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崔海庆:戈壁在2016年有什么投资计划吗?

徐晨:我们一直在看,不论是底层的元器件和设备还是上层的内容方面我们都在看,但我们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我们觉得现在的内容厂商或应用厂商关注的更多的是场景的设计,而不是产品本身。在现在的环境下,想要做出大规模的、有影响力的内容是比较难的,但是从本身的思路和产品的架构上来看,还是有成功的机会的,所以赌的还是团队对市场的长期认知。

孙其瑞:我觉得VR元年应该理解成商业的元年,因为现在VR对于个人来说还是一个体验品,要去线下体验店体验,并没有进入家庭的体验品。对商业者来说,对于2B的人来说是,是必须要借助一个风口。现在VR正在一个风口,比如婚庆行业就有这种需求,以前婚庆的拍照就只有一个摄影师的角度,但是现在的婚庆拍摄是让新婚人员没有遗憾的360度全景。行业者可以告诉用户我有这种新的设备,可以拍出这种新的场景,让B去推动C而不是让C去推动B。2016年就是怎么服务好B,让B去推动C,这是目前对创业公司来说比较好的一条生存之路。

崔海庆:大家都知道游戏产业通过C端来赚钱是非常难的事情,但是现在很多游戏公司都开始介入VR,作为整个游戏产业的领头羊,蜗牛这边有什么想法?

李嘉俊:我们的游戏确实是针对C端的,像孙总刚才讲的现在是VR的商业元年,我们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战略的改变。我们的VR视频直播更多的是针对B端去做的。资本的进入会活跃整个VR市场,也会活跃整个VR创业者和整个VR行业。就目前来说,B端的机会确实更多一些,因为国内目前在内容方面还是有所欠缺,但后面会慢慢的变好。

崔海庆:作为一个新生带的游戏创业者又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呢?

黄治华:我来这次论坛前还特意查了一下什么是元年。从游戏研发商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在2016年VR市场有可能会形成第一波的核心玩家,人数可能不会很多,但是他们很有可能成为保证留存率的核心玩家。

崔海庆:各位都是来自不同领域的,所以我想请各位谈一谈,在2016年,各位会在各自的领域为VR市场带来什么?

黄治华:我们在内部讨论的时候,都认为VR游戏有两个方面是很重要的,第一是沉浸感,第二是玩法。

沉浸感方面,我觉得现在的硬件已经能够支持很好的沉浸感体验了,所以说在玩法方面需要有更多的创新。Archiact计划今年要从用户对多款不同玩法的游戏的反馈中,找到一些在手游上、PC上没有的,而VR独有的玩法和体验,这是我们大的方向。

李嘉俊:VR给商业带来两个点,一就是会改变以前的消费模式。以前可能是先买东西然后再消费,现在有可能是先展示和体验VR,再消费。像VR视频、VR直播、VR社交,都是能先给用户展示、体验的产品,等用户满意了,他再进行购买,这就是对我们现有的消费模式的一种改变。

第二,用VR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像是VR社交、VR直播、VR视频,甚至是VR会议都是能够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的。

孙其瑞:我们把VR分成了两类,一类是游戏,一类是视频。VR游戏存在研发周期,VR视频就相当于让人人当导演。

VR跟普通的拍摄是不一样的。我们想做的就是,让每个人都是一个拍摄者。在2016年,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手持一个全景拍摄设备,采集他当前所看到的场景,让远处的朋友能够只要戴上VR眼镜就能身临其境的体验虚拟化的场景。

得图网想要做的,就是让每个人都成为虚拟现实素材的提供者,我们希望普及VR,让更多人身临其境的去体验虚拟现实,体验身边体验不到的东西。举个例子,你没去过西湖,但是你的朋友在西湖拍摄了全景视频或全景照片,那么你就可以戴上眼镜去体验西湖了。

窦祥峰:同创国芯想要做的是给VR产业提供一个支撑,就是降低硬件成本,在算法瓶颈上提供技术和硬件的支撑。现在对于CPU或GPU的要求都非常的高,所以,基于算法瓶颈或运算难点,有效降低CPU或者GPU运算的繁杂度,提高整体的性能,是很关键的。

徐晨:虽然VR还是一个非常早期的行业,但是现在投入到VR的资本非常的多,原因有两个方面:第一,VR改变了原有的交互体验,它和原来的电脑、手机给用户带去的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是一个新的交互纬度。

第二,简单的东西并不适合VR,很多的底层架构可以重新打造。现在头戴是VR的主要表现形式,它牵扯到了整个产业的上下游。包括交互形式,就长期看来,现在的手柄交互形式并不是最优的,怎么样去改变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话题。

现在的VR就像是下围棋,刚刚开局、没有定式。所以说,大家都是在寻找方向,而寻找方向的前期需要有足够多的资本去驱动。另外,对于战略投资者来说,不管是内容厂家、游戏厂家还是设备厂家,都看到了这其实是一个新的布局机会。

对于战略投资本身来说,资本的回报要求不是单从投资回报来看的,而是整个相关产业的利益输出。现在整个VR行业的投资额度是比较大的,但是我们必须要认识到这个行业还比较早期,大的投资在短期之内能够把这个行业做到什么样的状况、吸引多少的资金,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不应该盲目的投入大量的资金。

对于不同领域的厂商,需要在资金的接触上考虑不同的策略,包括别的融资途径或缩短融资的周期。就现在而言,VR行业的投资额一般是集中在一千到五千万人民币之间,投资的公司数量在5家左右,以天使轮为主。

崔海庆:现在有大量的开发者、创业者在关注VR并参与到VR里面,但是其实有很多人并不知道到底要干些什么。现场的各位能不能谈谈,2016年,VR的突破口我们该怎么选?

徐晨:在中国,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想要真正能够快速的起来也只有几个细分的领域,包括像游戏、社交等。当小红书给社交提供了一种新的纬度后,游戏或者新型的电商都可以有所考虑。最近内容非常的火,广电总局也开始对内容进行新一轮的调整。用户在内容消费上从原来的盗版全免费到现在更多走进店面消费,在票房和线下内容上进行消费。这足以表明,消费模式的改变也是可以产生收入的。从短期的情况来看,我们应该找一些有借鉴意义的点来做突破,这是我的看法。

孙其瑞:VR现在遇到两个比较大的瓶颈就是硬件上的瓶颈和思路上的瓶颈。硬件上的瓶颈就是现在的手机终端、电脑终端、网络带宽都不足以支撑VR的移动化。2B应该是2016年最好的方向,有好的IP资源、好的创意就会有好的内容产生,只要有好的内容产生不管是什么眼镜都会需要你的内容。

用某一款设备去支撑一个游戏或者一个定制化的风险是很大的,因为我们无法预测哪一个硬件会成为未来的安卓,哪一个硬件会成为未来的苹果,或者成为挂掉了的诺基亚。

黄治华:互联网是发展了很多年以后才有“互联网+”的概念出现,但是我觉得“VR+”的概念出现的应该会比“互联网+”更快,为什么呢?现在大家在研发VR内容的时候会遇到很多的问题,原因是VR要量产,要控制成本。对于B端来说,如果VR的硬件和内容能够提升效率就不需要太多的考虑成本的问题。我们可以用最好的屏、定制化的硬件、定制化的内容,以求达到最好的效果。B端的消费逻辑是和C端完全不一样的,今年可能会很快出现突破点的应该是VR+某个行业。

崔海庆:VR发展到现在光环、市场、展望特别的多,其实水有多深、这个市场有多苦在坐的各位都很清楚。大家能不能简单的总结一下,给开发者一个建议,让大家少走弯路、少入坑。

黄治华:其实我是做投资出身的,而且完整的经历了2010年三千团大战、千团大战、百团大战、O2O特别火等多个泡沫。我自己创业后发现,VR的行业有多火、投资有多火其实只是一个方面,VR最终的本质还是消费者能不能接受。

目前为止,国内市场没有特别明显的迹象表明这是一款必须玩的游戏。在行业里把自己嗨到爽是没有用的,重要的是要让用户感到爽。用户爽、市场爽才能继续保持投资热度,不然VR就会变成一个泡沫的顶峰。

李嘉俊:我觉得眩晕感就是VR其中的一个坑,而且是目前无法避免的坑。当我们在看一段超过半个小时甚至是一个小时以上的视频时,又是用的不太好的设备的话,用户可能会吐,那么再让这个用户去体验就比较难了。

崔海庆:这个我特别认可,我2013年买DK1的时候,他们居然还有配套的晕车药和晕车手环。

孙其瑞:说到坑,如果只有一个人去走,你可能都不知道前面会有多少坑。好在现在大家都去做了,跟在后面的你会踩到的坑就会变少。目前是VR创业的一个很好的时机,早了前面全是坑,晚了就没有机会了。现在大家基本上都在一个起跑线上,没有谁是做得特别好的。再加上和很多伙伴一起去做这个事情,又有很多的论坛在引导我们,误判的几率就会减少很多,也能够避免很多的问题。

窦祥峰:我们现在可以做的是VR硬件缺陷的弥补或性能的提升,完善硬件方面的问题,把VR产业的硬件水平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徐晨:从历史上来看,多数人是拿到钱以后才掉到坑里的,因为没有钱,犯错的几率是不大的,有了钱往往就有了更多的犯错机会。我们说钱越多可以犯的错也就越大,对VR这样的新行业来说,用八个字足以总结:怀揣梦想,谨慎前行。

我们的想法一部分是对的,一部分很有可能就是错的,放弃那些没有必要去坚持的,坚持那些我们应该坚持的,这可能是这个行业的创业者们在一定时间内所要保持的心态。

崔海庆:最后总结一下,VR的前途绝对是光明的,但是道路绝对是曲折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谢谢大家。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镁客网(im2maker)

原文发表时间:2016-04-3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巨头抢食移动广告:寡头时代来临?

移动互联网商业化一直是待解难题。互联网的主要商业模式是广告,其次是增值。但广告形式和计费模式在移动端均遭遇屏幕小、网速慢、转化低等难题。眼下,移动端商业...

36670
来自专栏AI科技大本营的专栏

CBinsight重磅报告 | 如何从谷歌亚马逊苹果微软脸书的9年专利之争,看5大巨头在AI行业的未来10年之争

说到企业专利,乔布斯传记中的这样一段记载,把当年移动专利大战中惊心动魄的一面描写得淋漓尽致: ‘谷歌,你他妈的抄袭了iPhone,完全抄袭了我们。’这是偷窃,如...

2776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宜信大数据负责人Joyce:当金融遇上大数据

24860
来自专栏数据猿

专访DataHunter程凯征:押注可视化市场,消除企业内部的“数据孤岛”

2016年,DataHunter在企业级市场展开布局,希望通过数据分析技术帮助企业挖掘出业务数据蕴含的价值。 记者 | 郭敏 官网 | www.datayuan...

32460
来自专栏孟永辉

深度体验:消费升级下网红经济发展新方向

26540
来自专栏CSDN技术头条

2016年大数据及其分析将影响深远

很难相信2016年即将要来临,如果社会和商业形势如同电影行业里所预测那样,我们早已驾驶飞行汽车出行……当然,尽管在燃油效率、电动汽车方面取得巨大进展,目前仍旧没...

192100
来自专栏云计算D1net

IBM专注云计算 能否凤凰涅槃

前些天有媒体消息称:“IBM方面正在通过新出炉的《PartnerWorld云收益指南》,合作伙伴们将在引导之下轻松顺利地把握云业务机遇、将预期效益转化为实际...

46860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响铃:智能云生态时代,腾讯云小微的高阶玩法

互联网行业从来不乏风口。2012年O2O热潮,2016年直播大战,今年共享单车大战,入局者应接不暇。在人工智能技术和物联网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新一波风口智能音箱如...

25220
来自专栏编程

从概念到成功落地,技术大咖分享云基础架构最前端技术

“ “第七届中国云计算标准和应用大会”作为国内云计算领域的重要会议之一,得到了国家工信部、国标委等指导单位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旨在对中国云计算产业标准制定与应...

22650
来自专栏量子位

明略数据是谁?为何能拿下腾讯在行业AI的高额投资

昨天,这个低调的AI独角兽官宣了一轮已于去年完成的10亿元融资,C轮,华兴新经济基金和腾讯领投。更早之前,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是明略数据B轮的领投方。

1843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