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VR AR应该是工具,而不是“玩具”

一味地赶在技术之前去大规模的创造一些不合时宜的内容,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并不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在“噼里啪啦”地介绍一通后,

“等会,我去叫一下老板。”

睡在一个射击坑中的杨涛睡眼惺忪地爬起来。

这是我们去的第一家南京VR体验店,整洁敞亮的几十平空间内,除了员工和我,空无一人。

楼上过道边上的又一家体验区,一对小情侣坐在沙发上颇为兴奋地玩着索尼PS VR。

相距几百米的繁华商场,拐角处的VR体验店内,一个黑衣小哥坐在柜台前打着王者荣耀。

几十公里外的另一家体验店,空空荡荡的店内甚至连店员都找不到。

一下午的VR线下体验店走访,结果也是意料之中。

临走的时候,看着那些受到“冷落”的机械设备,镁客君问了杨涛一个问题:“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还会选择做VR体验店吗?”

杨涛突然走神,随后摇了摇头。

VR线下体验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现实情况比我们预想中的还要糟糕,仅仅依靠周末几个关键时间段的流量,想借助VR娱乐赚钱是越来越难。

过于追求娱乐的国内市场

其实步履维艰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娱乐性的内容自然是大家最为关注的点。但是说到线下体验店,可能是中西方客厅文化的差异,国外这种商场内的线下体验店少之又少,其中最著名的也只有大型的VR主题公园The Void。

从国内铺天盖地的线下体验店“兴起”开始,感受到我们似乎过分热切于对VR或者AR娱乐化需求的挖掘。

当然毋庸多说,国外也有非常多的游戏和视频团队,但是相比较国内这种大范围高密集度的VR娱乐体验,以及为娱乐打造的各种“质量不过关”的硬件和内容,他们将更多的关注点放在了技术研发或者是工具属性的应用挖掘上。

娱乐是技术重要的推动因素,但是过于追求娱乐 却反而为这种普及化增加了障碍。尤其是当技术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大家却是一窝蜂地跑去做娱乐应用,忽视了或许技术还承受不起这些加诸于之上的娱乐属性。

比如淘宝上劣质的头显,以及一些不达标的VR视频内容,很容易给消费者形成非常糟糕的第一印象。而且对于大部分已经知道VR的人来说,如果一直没有更好更新鲜的内容跟进,VR会是一种非常鸡肋的硬件体验。

再以VR体验为例,由于儿童群体比较多,所以最受欢迎复玩率最高的往往是那些简单操作的游戏,比如《水果忍者》、《滑雪比赛》。所以即使有大制作的VR游戏,可能投入了大量成本,但是最终的收益效率很低,用户不买账,也不愿意去重复的体验。

其实这也反映出VR或者AR技术发展所面临的一个尴尬状况:娱乐推动普及,但是硬件技术又缺乏娱乐所必备的关键要素。

论国内外大佬砸钱与自力更生

不仅仅是一些初创企业,国内的巨头对待VR和AR技术也是天壤之别。

国外不少科技巨头选择沉下心来深耕技术,苹果在WWDC上推出了AR开发平台ARkit,这个工具是围绕苹果既有的生态所打造的,微软的HoloLens硬件一直是AR头显界的翘楚,谷歌从硬件、内容到平台都有自己的规划打算,Facebook在收购Oculus之后,慢慢其研发团队内化,自己也组建了专门技术研发队伍。

对比之下,国内的BAT的目标倒是非常统一:砸钱,大量的投资国外既有的VR技术企业,先占一块地后,很少去想到“自力更生”。

数据显示,去年全年,全球在AR/VR领域投资12亿美元,而今年风投公司第一季度的投资就达到17亿美元。这其中近10亿美元来自于中国。

当然国外的大佬们肯定也乐意投资各种有潜力的公司,但是砸钱的同时他们愿意自己组织研发团队深耕技术的研发,而且这些大公司会在每年将自己的部分成果曝光,作为风向标引导行业的走向。

所以,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国内大佬爱砸钱,国外大佬则喜欢自己上手。”

国内大公司想要坐收渔翁之利,既反映的是技术水平的不足,其次也暗示他们并没有准备好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在这样一个正在成长的新兴领域内,旗下平台能够自给的还是大量的娱乐内容。

无论是小公司选择VR创业的出发点还是大公司的态度,这些都可以看出国内外对于VR/AR技术的定位存在很大的不同。

正如此前镁客君采访的微软加速器驻企CEO罗斌所说,“从目前VR/AR的软硬件和技术水平来看,它似乎更应该被看做一个工具,或是特殊领域(如危险环境的设备检修等)的研究教具,但咱们国内更多的把技术当成了一个娱乐的玩具,像VR游戏、VR视频、AR抢红包等等。”

被资本和市场裹挟下的盲目

而国内外对于VR/AR技术定位的区别,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资本。

某个做VR内容的业内人士曾吐槽,国内的VR/AR更像是资本把控的一场泡沫,它不是对内容负责的。而国外的VR/AR更多的是对技术和内容高度负责任,所以当我们正在玩资本泡沫的时候,美国人、欧洲人在非常专注的研究如何用VR更好地表达内容。

也就是说,在一些人看来,即使同样是做VR娱乐性的内容,国内也要远远落后于国外。事实是,即使是国内的资本,其实大部分也都在“扶持”国外的那些VR公司。

所以国内很多初创企业对于VR/AR技术的态度就是,“资本准备好了我们就去做。”

做VR教育的小熊尼奥创始人熊剑明表示,“最开始的时候很多人看到AR早教产品这个东西很好卖,资本也表示这个比较火,你来做吧!等真正投入之后发现其实都是坑。”以AR教育娱乐产品来说,生产、仓储、物流、渠道等各方面的压力会让很多公司喘不过气。

这也是为什么国内市场上会有如此多的劣质的娱乐内容的存在,被盲目的市场风向裹挟下,很多人都不清楚自己做VR或者AR到底是为了什么?

相比较之下,国外很多公司冷静很多,谷歌在早期的系统完善后才一步步布局内容,而且他们非常侧重于VR在一些非娱乐领域的应用,比如教育,而苹果今年才准备好推出ARkit工具。也就是说,他们都是完全准备好才去做。

而这两种不同的资本环境以及创业心理很大程度上导致了这种局面:对于AR/VR技术工具属性和娱乐属性的不同侧重点,国内很多VR团队被市场推着一窝蜂地去关注娱乐应用,国外会更多专注于工具类应用的挖掘。

以微软的HoloLens为例,虽然其娱乐应用的时候未到,但是在一些工业生产工具上,它可以找到合适的切入点。

要娱乐还是工具属性?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确实,推动新技术快速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娱乐。但是在当前的硬件技术、分辨率、延时等因素的限制下,娱乐的乐趣性大打折扣。

所以罗斌提出了一个观点:“既然如此,我们在努力提高软硬件和技术的同时,为什么不把更多精力放在它的工具属性的开发上?比如像VR教育、VR培训等,相较而言,它们也更符合工具性。”

据国外调查机构ABI Research发布最新的报告,虽然整体普及率发展缓缓,但特定市场正在快速采用AR。在制造业中,有超过4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正在采用智能眼镜,只有4%的受访者表示没有兴趣最终采用智能眼镜。和ABI Research此前的预测差不多,报告显示制造业在2021年将占据AR市场的近20%。

所以对于国内现阶段的VR发展,或许可以将部分眼光转移到VR/AR技术的工具属性应用上,一味地赶在技术之前去大规模的创造一些不合时宜的内容,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并不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而且做VR教育工具的熊剑明也提到,“商业化的工具类应用,其实对技术的快速迭代的需求性不是最高,它追求的是稳定性。”

当然,我们从未否定在未来的消费应用中娱乐必然是占据大头,做娱乐内容的话,如果想要在这个行业长期生存发展下去,需要明确什么样的内容是最贴合现阶段的硬件体验的,比如线下体验店里最火的游戏居然是《水果忍者》。

而做工具类行业应用的公司,其实大部分都已经找到和传统行业的结合点,正如我们此前报道的亮亮视野,这家AR硬件公司将视野瞄准了安防、工业以及医疗上,在几年的默默发展中,如今也算是比较成功的AR创企。

其实无论是AR/VR的娱乐属性还是工具属性,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点,最关键的是在合适的时间找到合适的点。

而对于很多公司来说,也要有自己明确的发展规划,不要盲目的被资本或者夸大的市场牵着鼻子走。

国外的投资机构BorealisVentures的主管杰西·戴维特(JesseDevitt)曾经说过,“不要再向我展示龙了,通过VR你可以制作出一条很漂亮的龙,当你第一次见到它时会觉得非常酷。但到了第20条龙时,它就变得很老套了,倒不如向我展示一些在AR/VR里有用的东西。”

总结

当初扎克伯格买下Oculus的时候,在其Facebook主页上写到:想象一下,坐在场边的座位上享受观看比赛,坐在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老师和学生的教室里学习,或者和医生面对面咨询,这只需要在你家里安装这样一台设备。

很多行业内人士也坚信,VR/AR在未来将成为下一代计算机的UI(用户界面),所以在技术还跟不上娱乐发展的同时,国内那些一股脑地追求VR娱乐体验的不妨停下来思考一下,是不是将技术应用到商业化的工具应用中,或许可以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镁客网(im2maker)

原文发表时间:2017-06-26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互联网数据官iCDO

GMTIC2018精彩回顾:全体大会—智慧商业与数字化转型

2018GMTIC全球营销技术创新峰会于上周四(11月15日)在上海宝华万豪酒店盛大开启。来自联合利华、香格里拉酒店集团、百威、尼尔森、雅培等近百家国内外知名品...

1022
来自专栏罗超频道

内容创业独角兽或将现身,更可能出现在这些方向?

你的文字,你的知识,你的声音,你的颜值,你的才华,都可轻松换成钱、成为硬通货,这是内容创业的最好时代。不过,尽管内容创业已成2016年红得发紫的明星概念,眼下却...

3857
来自专栏轮子工厂

技术人员的发展之路

2012年的时候写过一篇叫《程序算法与人生选择》的文章,我用算法来类比如何做选择,说白了就是怎么去计算,但是并没有讲程序员可以发展的方向有哪些。 所以,就算是有...

774
来自专栏新智元

激辩!人工智能和理性伦理之争

总结:现在可能距离广泛采用人工智能软件那天还早,但是出现了一些在技术、监管和社会层面上不得不解决的问题。 “技术不好不坏,也不是中性的。” 这是1985年,一...

3755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曾响铃:重场景体验下的家居业,考验的究竟是啥?

近年互联网+概念大行其道,各类“互联网+传统行业”备受关注,有的乘借风口顺势起飞,有的制造风口,帮助其他人起飞,“互联网+家居”也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传统家...

975
来自专栏数据猿

大咖周语录 | “移动”写给友商联通的忠告,“学术界”对企业的“控诉”,令人深思!

数据猿导读 对于大数据的概念以及大数据在各行业的应用,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看法。小编每周都会整理大数据牛人们的精彩观点,让你在最短的时间获得最精的思想荟萃。后续...

3185
来自专栏华章科技

世界互联网大会公布了 18 项全球领先科技成果,10 项来自中国

为了这次评选,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成立了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推荐委员会,该委员会由 44 名专家学者组成,他们包括了来自海内外的知名互联网业界专家;其中,中方...

1782
来自专栏新智元

2018全球创新公司Top 50最新出炉,苹果夺冠,腾讯跃升第4

来源:fastcompany 编译:Marvin、张乾、弗朗西斯 【新智元导读】2018年全球最具创新力公司Top 50榜单最新出炉:苹果公司当仁不让排名第一,...

44512
来自专栏专知

中国科技巨擘竞逐人工智能

在各方对人工智能(AI)的探索日益白热化之际,中国科技三巨头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比硅谷竞争对手拥有一项明显优势...

3677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播报 | 走访中国深度学习初创公司后,斯坦福资深投资人划下这些重点

1984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