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HBase小组成功抢救某公司自建HBase集群,挽救30+T数据

云栖君导读: 使用过开源HBase的人都知道,运维HBase是多么复杂的事情,集群大的时候,读写压力大,配置稍微不合理一点,就可能会出现集群状态不一致的情况,糟糕一点的直接导致入库、查询某个业务表不可用, 甚至集群运行不了。在早期0.9x版本的时候,HBase的修复工具还有一下bug,使得即使你懂得如何修复的情况下,依然需要多次重复运行命令,绕过那些不合理的修复逻辑,甚至有时候需要自己写代码预先修复某个步骤。

背景

上周五,某公司使用的某DataHup 大数据产品自建一个HBase集群挂了!整个集群有30+T 业务数据,是公司的数据中心,集群直接启动不了。他们也是经历了熬战一天一夜的情况下,依旧没有解决恢复,还曾有过重装集群重导数据念头。最后,通过钉钉HBase技术交流群找到群主——阿里云HBase的封神。随后其立即下达命令,临时成立 HBase抢救小分队,尽最大的努力,使用最低风险的方式,抢救最完整的集群。

蹭蹭蹭,几个抢救队员集齐,开始救火。

救火开始

虽然紧急,但是抢救工作不能乱,我们把救火过程主要分为几步:

1. 定位现象问题所在

首先与用户沟通现场环境情况,以及客户在出问题之前做过哪些重大操作,特别是一些特殊操作,平时没做过的。据用户描述已经远程观察了解到,用户使用开源的某DataHup自建了一个HBase集群, 存储公司的大量的业务,是公司的数据中心。集群有7个RegionServer、2个Master,32核256G的机器配置,业务数据量有30+T。HBase的master已经都挂了,两个RegionServer也挂了,用户使用过“重启大法”,依旧无法正常运行。

寥寥几句没有更多信息,我们只能上集群开日志,打jstack,观察HBase运行流程为什么中断或者挂掉。

首先我们先检查HDFS文件系统,fsck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其次开始检查HBase,把Debug日志打开,全部关闭HBase集群,为了便于观察现象,只启动一个Master和一个RegionServer。启动后,发现Master 因为fullscan meta表(master启动的一个流程)timeout Abort 终止了。观察meta region分配到的RegionServer也挂了,查看日志并没有异常,貌似是这个开源的DataHup 当RegionServer scan数据操作超时 会被manager kill掉的样子。打jstack发现,Master确实在等待fullscan meta完成,而接管meta region

的RegionServer确实一直在忙着scan meta数据,确实有忙不过来超时了。按理说,扫描meta表应该很快的才对。

检查发现HDFS的HBase meta表有1T多数据!!!进一步查看现象HFile的内容,发现了大量的Delete famly 的cell存在,而且很多是重复的,序列号(没有截图,想象一下)。问题现象定位了,用户使用这个系列的DataHup 的HBase生态时,有组件存在bug往hbase meta表写了大量的这些冗余的delete数据,导致hbase 启动时full scan meta卡着,最终导致整个集群无法正常启动运行服务。

2. 提出解决方案,评估风险

我们很快生成了两个相对较优的方案。第一个是使用离线compaction,把hbase meta表进行一次major compaction把多余的delete family删除,然后再重启即可。第二个方案是,直接移除meta 表的无用hfile, 逆向生成meta 表数据进行修复meta表即可。

第一个方案做离线compaction对集群来说没有什么风险,缺点是离线compaction并不快,因为meta表region只有一个,执行离线meta表compaction时只有一个task,非常的缓慢耗时。

第二个方案是逆向修复meta表信息。看似风险很大,其实实际操作起来,很多风险可以降低。我们可以备份好核心的元数据,只有就可以在恢复失败的时候,还原到原来修复手术的前状态。这样一来,这个修复过程也就风险极大降低了。

3. 开始实施

秉着更安全风险更低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先选择了方案一,给meta表做离线major compaction的方案。但最终因为MapReduce和本地模式的compaction都太慢了,开始会oom,调整后,最终因meta的hfile checksum校验失败中断了。meta表的hfile都存在问题,那么这个compaction过程就不能正常进行了。

我们开始选择方案二,和用户沟通风险后,开始制定操作步骤, 把这个方案的实施带来的风险尽可能降到最低。规避这个方案存在的风险,前提是懂得这个方案会有什么风险。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如图:

可以看到,开源HBase的meta表,是可以逆向生成回来的,但是有可能不同的DataHup生产商可能会有一些额外的信息hack进meta表里,对于这部分信息,在开源的逆向生成过程中是不包含的,存在这个关系数据丢失。但是这些核心的业务数据都存在,只是hack的第三方关联信息不存在了。有人可能会问,会有哪些数据可能hack到这里呢?曾看到过某厂商会在meta表了多加一些额外的字段用来保存virtual hostname信息,还有一些将二级索引相关的信息会保存在tableinfo 文件那里。HBase的开发商越多,什么姿势都可能存在,这个就是可能的风险点。

接下来我们开始实施,这个问题比较典型,用户的meta表里,有1T多的hfile 数据,检查hfile 发现几乎99%的hfile是delete famly相关的内容,我们就移除这些delete famly的hfile到备份目录,只留下一个正常数据的hfile,而这个hfile也仅仅有30M左右的数据。重启HBase后,正常运行。HBase一致性检查发现很幸运,没有坏文件,也没有丢失的tableinfo、regioninfo、hfile相关的block等。如果发现有文件丢失,corrupt hfile等等问题,逆向生成元数据的修复过程就可能会带来风险,但HBase集群核心业务数据依然可以完整挽救。

4. 用户再自己验证一下是否正常

通知用户验证集群运行,业务运行情况。

小结

由于用户的自建HBase集群不像云HBase一样可以我们远程登录管理,只能使用一些远程桌面工具先登录到用户的工作PC再跳到集群环境上,整个操作起来非常的卡顿,影响了问题定位以及最终抢救的效率。

很多用户使用某些开源DataHup自建集群都会碰到各种各样的运维问题,不要害怕,只要HDFS数据不丢失,HBase怎么挂都可以拯救回来的,不用急着格式化HBase集群重装/重导数据。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Spark学习技巧(bigdatatip)

原文发表时间:2018-04-2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JAVA烂猪皮

基于 Docker 的微服务架构实践

基于 Docker 的容器技术是在2015年的时候开始接触的,两年多的时间,作为一名 Docker 的 DevOps,也见证了 Docker 的技术体系的快速发...

832
来自专栏双十二技术哥

关于应用启动连续崩溃的解决思考

线上出现了大面积的崩溃或者各种不可用,那画面简直美的不敢想象。这也是任何商业项目做大之后都会花大力气在性能优化与高可用的原因,这个过程中也催生出了各种APM工具...

904
来自专栏Python小屋

Python多线程编程基础1:为什么要使用线程

多线程技术的引入并不仅仅是为了提高处理速度和硬件资源利用率,更重要的是可以提高系统的可扩展性(采用多线程技术编写的代码移植到多处理器平台上不需要改写就能立刻适应...

2767
来自专栏海说

深入理解计算机系统(3.1)---走进汇编的世界

  本系列拖了蛮久了,主要是因为LZ写的时候其实刚看到第二章,因此这一段时间快速看了下第三章,并花了点时间沉淀了一下,这才耽误了下来。

1116
来自专栏海说

深入理解计算机系统(3.1)---走进汇编的世界

  本系列拖了蛮久了,主要是因为LZ写的时候其实刚看到第二章,因此这一段时间快速看了下第三章,并花了点时间沉淀了一下,这才耽误了下来。

703
来自专栏Java架构师学习

前阿里开发工程师的分享微服务之基于Docker的分布式企业级实践前言Microservice 和 Docker服务发现模式服务端发现模式服务注册第三方注册模式 Third party registra

前言 基于 Docker 的容器技术是在2015年的时候开始接触的,两年多的时间,作为一名 Docker 的 DevOps,也见证了 Docker 的技术体系的...

4288
来自专栏大魏分享(微信公众号:david-share)

VMware SDDC 分析工具介绍----第一篇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笔者会分享VMware SDDC体系架构中分析工具,vROps和LogInsight。由于篇幅有限,我会以连载的方式,先介绍vROps(预计...

39213
来自专栏企鹅号快讯

编程语言中间令人无语的规则

我们都知道,软件开发人员每天都在做各种各样的决策:如何更好地实现功能、如何修复bug、如何改进应用程序性能等等。但是他们也在其他人的工作成果中继续自己的决定,例...

3405
来自专栏python3

python3--python的出生与应用

python的创始人为吉多·范罗苏姆(Guido van Rossum)。1989年的圣诞节期间,吉多·范罗苏姆(中文名字:龟叔)为了在阿姆斯特丹打发时间,决心...

622
来自专栏睿哥杂货铺

基于Kafka构建事件溯源模式的微服务

微服务本身并不算什么新概念,它要解决的问题在软件工程历史中早已经有人提出:解耦、扩展性、灵活性,解决“烂架构”膨胀后带来的复杂度问题。

4707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