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题材新剧《Kiss Me First》|技术本身没有“原罪”,关键是要应用得法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火能取暖亦能成灾。新技术确实会改变生活——但这种改变可以是正向的,也可能是反向的。

正文共 383919 图;预计阅读时间 10 分钟

近日,文牧野执导的《我不是药神》和姜文执导的《邪不压正》两部电影,得到广泛关注。虽然众口难调,但是过硬的票房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在小编看来,这两部电影最成功的地方,不在于影片所讲述的故事本身,而在于能让观众在模式化的工作与生活中,停下来反思很多,感受故事背后所要表达的现实问题。

邪不压正剧照

而小编最近看的VR题材新剧《Kiss Me First》,也是一部有思想的剧——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VR也不例外。许是,在这个季节,看着头顶的炎炎烈日,不免让人怀疑人生,怀疑各种吧。

视频内容

红色药丸:隐蔽在虚拟游戏世界中的虚拟世界

《Kiss Me First》根据洛蒂·莫高琪(Lottie Moggach)的同名小说改编,由知名编剧Bryan Elsley担任执行制片人。该剧使用了动作捕捉技术以及600多台摄像机等技术、设备,最终为观众呈现出的是一部将真人与计算机动画相混合的剧集。至于画风,则如下:

而《Kiss Me First》讲述的核心内容,可以概括为:七个不同特质的人,排斥现实生活,沉迷于虚拟世界,并在其中寻求身份的认同。故事的主角是Leila和她的朋友Tess。

17岁的Leila一直和母亲两人共同生活着。母亲去世后,孤独的Leila让自己沉迷于虚拟的游戏世界中,通过近身肉搏等战斗类虚拟游戏,暂时忘掉烦恼。

Leila只需要带上头显,即可进入虚拟游戏,化身为游戏玩家“疾影(Shadow Fast)”。在这儿,她可以用头来控制方向,用左手的手柄控制飞行、跳跃等动作,而右手戴上虚拟手套,可对敌人进行攻击。游戏还支持语音识别。

Leila

在这个名为“Azana(阿扎纳)”的虚拟游戏世界中,Leila遇到了一个神秘的女性游戏角色Mania(现实生活中名为Tess)。并通过她,发现了另一个隐藏的虚拟世界,或者说可以将其看作是一个组织——“红色药丸(Red Pillers)”。

电影《骇客帝国》

剧中对“红色药丸”的定义给出了解释:在1999年的电影《骇客帝国》中,主角尼奥要在红色药丸和蓝色药丸间,二选一。若服下蓝色药丸,尼奥将活在幻觉和愚蠢的消遣之中,而他因为服下了红色药丸,能清新意识到现实的真相,摆脱了邪恶者的利用。即“红色药丸”意味着一份“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清明。

然而,事实真的如此么?

“红色药丸”创建者Adrian

“红色药丸”这一组织的创建者&领袖是Adrian,“Azana”这个VR游戏是其母亲开发出来的。因为母亲忙于事业、赚钱,Adrian从小缺失母爱,并心存怨怼。怀着这份心情,其在“Azana”中创建了这个隐蔽的“红色药丸”组织,Adrian这个玩家甚至在“Azana”的注册人员中无法被搜索到。

另外,“红色药丸”实行“邀请制”,只有特定的人(被Adrian认可)才能加入组织。那么都有哪些人有资格加入呢?

Mania(梅尼娅):喜欢游泳,因嗑药而导致祖父错过最佳救治时间、从此瘫痪。其被家人认定为“罪人”,有自杀倾向。

Tippi(蒂皮):由于成绩各方面不如双胞胎姐妹,而不被重视,觉得自己未被理解和珍视。其是“红色药丸”最坚定的保护者。

Calumny(卡隆尼):父亲家暴,剧中多个场景穿插,通过房间外时常传来的打砸东西的声音以及母亲的哭声,来表现这一点。

Jocasta(约卡斯塔):同性恋,游戏里假扮成女性,隐藏真实身份和Force恋爱。

Force(福斯):希望在虚拟世界中找到真爱,并一直认为“女朋友”Jocasta就是。

Denier(德尼耶):年纪最小的男孩,擅长倾听,面临着被迫与成年男性发生关系的威胁。

这些年轻的成员对自己的认知是:“我们的现实生活一团糟,‘We are losers’,但在这里(红色药丸)没关系,在这里我们是与众不同的。这里可以翱翔、奔跑游泳、进行赛车竞赛、跳崖等勇敢的尝试……就是这样。”

显然,他们认为自己在“红色药丸”中找了存在的价值,觉得自己是渴望标新立异的人,抱团在这个虚拟世界中寻求慰藉。然而,镜头一转,他们仍需回到现实生活中,黯然地从电脑前离去,继续如行尸走肉般生活,然后再回到虚拟世界,如此往复。可只要“回到”虚拟世界,他们便觉得“活”了过来,觉得灵魂似乎有了栖息地。

值得一提的是,和“Azana”不同,在“红色药丸”中,玩家拥有非常真实的“感觉”——通过佩戴Adrian改制的“非法”的颈带(感应器),他们能在VR中感受到身体的疼痛等感觉。这一点,也让他们对“红色药丸”的认知更特别、更沉迷于中。

“天堂”破灭:摆脱“‘红色药丸’的心理傀儡”身份

“虚拟世界里的是真的我吗?所谓的虚拟天堂真的就是庇护所吗?‘红色药丸’是Adrian所声称的美好之地吗?”在Mania(现实生活中名为Tess)有意无意的引导下,Leila进入“红色药丸”后,并没有迷失自己。对于上述这些问题她坚定着自己的答案,并执着地想查清事情的真相。

故事总是一波三折的。在Leila试图查明真相的过程中,“红色药丸”的创始人Adrian也在不断地利用着成员们脆弱、逃避现实生活困境的心理弱点,对他们进行洗脑,为他们虚构一个信仰。

Adrian直接导致了成员Calumny的跳楼身亡(虚拟世界中的跳崖突然与现实生活中的跳楼环境1:1重合,于是Calumny跳崖/楼死了。然而,以往成员们在虚拟世界中跳崖并非发生任何意外,真相只有Adrian知道),以及Denier的自焚。

Adrian给Calumny洗脑中

此外,随着剧情发展,Leila与Mania已经在现实生活中建立起友谊。Leila意识到Mania正处于极度危险之中,并努力想将其拉回现实世界。但Mania却固执地认为:“红色药丸”的成员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她喜欢那种所谓的“相互理解和支持”的感觉。更相信着Adrian所描绘的天堂确实存在。“我已经回不去了”,Mania如此告诉Leila。

Leila与Mania(Tess)

而故事的结局又如何呢?Adrian口中令人惊叹的“天堂”倒也真的存在,“红色药丸”组织所在的虚拟世界,是实景建模而成的。但此天堂非彼天堂——在成员们,死的死伤的伤后,仅剩Tippi和Mania两位成员,听从Adrian的指示来到了这个现实的所谓“天堂”中,每天吃着所谓的“红色药丸”,信奉着Adrian,精神已经不正常。

左为Tippi(蒂皮)

最后,Leila终于还是让Mania清醒过来,让隐蔽于“Azana”中的“红色药丸”也得以曝光;而Tippi则继续竭嘶底里地守护着她心中所谓的“天堂”。故事还远未结束,一方面,仍有些悬念要在第二季中才能揭开;另一方面,这部剧留下的思考还在继续沉淀……

技术本身并没有“原罪”,关键在于如何使用

虚拟游戏世界与现实生活世界,到底有哪些区别?人们为什么沉溺于虚拟空间?人们又为什么逃离现实人间?这些疑问,可能时常浮现于作者的脑海之中吧。

在小编看来,一方面,人活一世,总要历经各种艰辛、疲惫和彷徨等困境,不能一味沉迷于虚拟世界,背对着困境逃跑。如此“偷”来的片刻快乐,也是藏在面纱之下,是短暂且不真实的。这种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虚拟空间并不能替代真实世界,更不能成为失败者的理想国度。

另一方面,沉迷于虚拟世界怪得了技术本身么?小编认为技术本身并没有“原罪”。可能部分并未过多了解VR的观众,看完这部剧后,会对VR技术以及VR技术所建立的虚拟世界,产生偏见。就像当初人们对网络的偏见一样,或者更甚。

客观来讲,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VR也不例外。

正如小编此前所写的部分文章所体现的,VR能为我们的工作与生活带来许多便利,例如:VR+医疗,帮助对抗癌症;VR+教育,改变学生对STEM教育“枯燥”的刻板印象、让学习更有趣;VR+培训,为企业节省成本、为高危工种带来便利;VR+体育直播,让观众能身临其境地观看比赛;VR+房地产,以一种新的营销模式,一定程度上带动房地产的销售;VR+影视,例如VR纪录片让历史再现等等。

不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火能取暖亦能成灾。新技术确实会改变生活——可以是正向的,也可能是反向的。

谈及VR技术对人生活的不利影响,除了身体层面的蓝光带来的视力伤害、刷新率等导致的晕动症外,还有心理上的一些影响。例如:一些充斥着暴力元素的VR内容,会导致用户心理上的焦虑、恐惧,甚至创伤后应激障碍等。尤其对于心智不成熟的青少年而言,VR中逼真的暴力表现,可能会让其沉浸其中,继而出现暴力倾向。

但是因为存在隐患,就得否认它的价值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人们对VR的担心,应该是为了更好地探索适合的、正确的使用方式,而不是畏惧和拒绝科技的进步与发展,或者无视其带来的革新与颠覆。

而如何规避VR的短处、正确的使用VR,让其能够对现实世界产生积极影响,则需要所有人共同的努力。例如:

大多数主要VR头显制造商对设备使用年龄进行限制;

未来,随着VR的广泛应用,相关部门可以早日建立起VR设备的安全使用规范;

对于内容制造商制作的内容,或许需要采取分级制度,进行监管以防患于未然;

使VR行业标准化;

用户的自觉性,绿色使用VR等。

总而言之,凡事都是两面性,有利有弊是必然;但是人可以充分发挥正向的自主能动性,趋利避害,让VR技术应用得法。还是那句话,技术本身并没有“原罪”。

友情提醒:

《Kiss Me First》共6集,约45分钟/集,在Netflix平台的第4频道(青年频道)播出。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自行观看。

本文属VRPinea原创稿件,转载请洽:brand@vrpinea.com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VRPinea(VRPinea)

原文发表时间:2018-07-18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镁客网

基因编辑的创世引擎:有什么东西能让我们长生不老?

9033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译]精准医疗成功案例分享

20720
来自专栏机器之心

我的八年博士生涯——CMU王赟写在入职Facebook之前

下周一我就要开始在 Facebook 上班了。趁入职之前,我想写一写我博士生涯的感悟;再不写就要凉啦。

13720
来自专栏项勇

《Nature》评选2017年度十大科学人物

2015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阿里参谋长曾鸣:那天,我泪流满面(作者授权转载)

37250
来自专栏大数据文摘

2014年实现的15个预言

11130
来自专栏机器学习算法与Python学习

我的八年博士生涯——CMU王赟写在入职Facebook之前

下周一我就要开始在 Facebook 上班了。趁入职之前,我想写一写我博士生涯的感悟;再不写就要凉啦。

14610
来自专栏新智元

CMU博士生一文感慨8年学术生涯

下周一我就要开始在 Facebook 上班了。趁入职之前,我想写一写我博士生涯的感悟;再不写就要凉啦。

15840
来自专栏数据猿

世界银行的数椰子树挑战:人工智能如何帮助救灾?

图:2013年发生在所罗门群岛的7.1级地震几乎摧毁了全国的基建设施 【数据猿导读】 从台风到森林火灾,2017年为世界带来了一系列自然灾害,和一些帮助人类应对...

36880
来自专栏顶级程序员

最值得一读的20大科技名言

科技的进步通常会在各行各业的人中引发不同的情绪反应。有人认为科技是大恶魔,正慢慢减少我们的人性;其余人则认为科技让世界更紧密地联系起来,帮助解决我们面临的最大挑...

11430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