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高通裁员两次,清华毕业华裔工程师跳楼身亡!中年IT男,为何这么难?

对中年IT男来说,失业可能真的很艰难,哪怕有高通的履历也不行。

美国当地时间6月17日晚,位于美国圣地亚哥的高通公司(Qualcomm)总部发生员工跳楼事件,死者华裔工程师大卫·吴(David Wu)从总部办公楼六楼跳下,当场死亡。

▲《世界日报》报道配图

在他的领英主页上,姓名下方写的是“问问自己能为社会做些什么”,签名栏则引用了《圣经》中的一段文字作为自勉:

谁得到的多,谁被要求的也多;谁被托付的多,谁索取的也将格外多。 (From everyone who has been given much, much will be demanded; and from the one who has been entrusted with much, much more will be asked.)

清华毕业,或遭高通裁员两次

据美国中文网6月20日报道,大卫·吴可能先后被高通裁员两次。

领英资料显示,他毕业于清华大学,后到多伦多大学攻读博士,2008年进入高通,担任基带集成(Modem Integration)部门的全职工程师。但在2015年9月,高通因投资人施压而宣布大规模裁员15%(超过4500名员工),削减14亿美元开支。大卫·吴当时因此失业。

报道称,失业后大卫·吴在自己家中接一些谷歌APP的工作维持生活,直到去年8月,他才回到高通,担任QCT (Quality Control Technology)部门的合约工程师(Contract Engineer)。

今年3月,博通对高通发起恶意收购,但被特朗普制止,今年4月20日,高通宣布将在加州圣地亚哥、圣何塞和圣塔克拉拉分部裁员1500人,以节省10亿美元开支,安抚同意博通收购案的股东。

虽然目前尚无直接证据证明大卫·吴的死与裁员有关,高通也已经在一份声明中证实大卫·吴目前的身份是公司“合同工”(contract employee),但一名自称大卫·吴前同事的网友“心澄”在北美华人E网发帖称,大家觉得“多多少少和裁员有点关系”

他说,大卫·吴去年7月才重新回到高通,只拿到“Contract Engineer I”,基本上是应届生的级别,今年若被裁员是没有任何补偿的。公司4月20日宣布裁员,多数人有两个月的过渡期(grace period),也就是说6月19日是截止日期,“他可能近两个月找工作不顺,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但大家觉得多多少少和裁员有点关系。”

▲北美华人E网截图

大卫·吴自杀的消息传出后,高通员工除了哀悼,更表现出了愤怒和质疑的情绪。

这条新闻周二(19日)才被媒体曝出,但其实周一就有人匿名在TheLayoff.com(一个供大公司员工讨论裁员信息的论坛)上发帖询问:“昨晚在AY大楼(高通办公楼)死亡的大卫·吴,有人知道更多细节吗?”但该帖很快被删除,只能在谷歌缓存中看到痕迹。

▲高通公司圣迭戈总部AY和AZ大楼(《圣迭戈时报》报道配图)

第二天,另有一帖发出疑问:“为什么昨天的帖子被删了?管理员是担心吴大卫的行为刺激到其他同事吗?”

对此,高通发言人20日在一份声明中称:“对于高通而言,这让我们感到悲伤。在这个困难的时期,我们要向我们的员工提供支持。这是一个私人家庭问题,我们不能提供更多细节,但我们要向大卫·吴先生的家人、朋友和同事表示最深切的哀悼。

同时,高通也希望员工面对压力或有轻生念头时,务必善用24小时“员工求助计划”(Employee Assistance Program, EAP)。

但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美国一家可匿名点评公司的网站Glassdoor上,百余名高通员工对高通的“员工求助计划”评分仅为3.4分(满分5分,数据更新至2014年11月)。

这一分数,与英特尔、苹果等公司相比,就低了不少。

高通近年来境况不佳。

根据财报,其营收已连续三年下滑,2015财年至2017财年分别同比下跌5%、7%和5%,利润与净利润也都呈现暴跌,原因可能与竞争对手增加、以及与最大客户苹果公司因专利纠纷而中止合作等都不无关系。

▲高通近几个月K线走势(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早在2010年和2012年,高通就曾发生过两起类似的员工自杀事件。

高通总部所在地圣迭戈当地最大媒体《圣迭戈读者报( San Diego Reader)》资深专栏作者唐·保德(Don Bauder)写道,由于裁员带来的恐惧和财报不佳,高通的士气低迷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高通服务器芯片部门裁员,一半员工或丢掉饭碗

据彭博社6月15日报道,高通的数据中心芯片部门将裁员约280人,以削减开支,并兑现对股东的承诺。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裁员总数将占服务器芯片部门员工总数的三分之一至一半。

▲彭博社报道截图

高通评估了数据中心业务的未来机遇,认为要在服务器芯片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耗时太长。在该市场上,高通主要与英特尔竞争。整个服务器芯片市场的规模约为140亿美元,英特尔占了99%的市场份额。

高通正在等待中国监管机构批准其收购恩智浦半导体公司。目前,这笔总值达440亿美元的收购已获得8个国家的通过,但还需要中国最后决定性的一票。如果到7月25日晚上11:59依然没有获得中国政府批准,高通就将按照之前的协议向恩智浦支付20亿美元“分手费”,结束这笔金额440亿美元、耗时近18个月的交易。

中年IT男之苦

国内IT及通讯行业观察人士@飞象网项立刚 及其他网友对这位华裔中年IT男的自杀颇为唏嘘,他们感叹“IT行业中年失业确实很难办”

在清华水木社区论坛上,也有网友对此事件评论称,“老中(在美华人的一种自称)干活不错,因为学历高,收入一般高于平均,但在美国一般都做不到关键岗位,所以一般是裁员的重点照顾对象”。

▲截自水木社区

中年IT男,咋就这么难?

大卫·吴的事,也让不少人回想起去年年底同样选择跳楼的,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工程师欧某。欧某在跳楼身亡后,他的妻子在网上发帖求助称,事发前丈夫曾告诉她,其因卷入中兴公司内部斗争而将要被离职,是公司内部的牺牲品。针对网上关于裁员的传言,中兴网信则澄清称“没有所谓的大规模裁员计划。”

“42岁,硕士研究生学历,事业有成的研发工程师,一家8口人的顶梁柱……”当时很多网友也表示,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会选择跳楼自尽。

近年来IT行业从业者的“中年危机”日益凸显。

一方面,这种危机首先来自IT业的行业特征。

通常情况下,一个人在一个行业干得越久,他的工作经验就越丰富,工作能力就越强。但IT行业却“没法积累经验”,必须依靠不断的创新才能创造价值,要求员工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储备。这种情况下,相比精力旺盛,记忆、学习和接受新事物能力更强的年轻人而言,经验丰富的中年人反而落在劣势。

另一方面,这种危机还来自IT行业新的形势变化。

“这种人(中年人)是最容易被清洗出去的。你的性价比是下降的。”戴尔亚太区前销售总监张思宏曾这样表示。

在他离开戴尔前一年,IT行业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整体开始不景气,戴尔不得不裁员自保。而那次裁员,被裁掉的大部分是中年人。带领着一个规模不等的团队。他们的精力、学习能力已经不如年轻人,却是公司最昂贵的人事资产。

据新华社“中国网事”报道,国内某软件公司CTO表示,随着人工智能等技术快速兴起,一些领域正在进行快速洗牌。这种变化,无疑加重了IT从业者的“中年危机”。

实际上,最近几年,有太多的岗位已经被技术“吃掉”了。

互联网金融“吃掉”了银行,电商“吃掉”了商场,无人车送货“吃掉”司机和快递员,智能化数据分析工具“吃掉”分析师,银行柜员、会计出纳、收费员、服务员、编辑……众多岗位被机器人替代的新闻不绝于耳。

这也让不少IT人士担心,有一天,他们“自己被自己的技术取代”。

不久前,有一篇热文提到:

摧毁一个中年人有多容易?

比你想的要容易许多。一场失败的生意,一拨突发的裁员,一个永不企及的房价。或者,是父亲的一次感冒,女儿的一个拥抱,肥皂剧中的一语台词。

人到中年,生存法则里,往往只剩下了隐忍、强撑和熬。

怎么办?

也有另一些人,用各种方式给出如何有效应对“中年危机”的答案。“中国网事”称:

未雨绸缪,科学理财。

39岁的李亮(化名)曾在日本索尼公司工作十年,技术水平达到索尼公司最高级别,去年回国后,到北京一家全景相机研发公司担任工程师。“收入比之前少了一半,好在我以前早早买了房。”李亮说,他深知这个行业的风险,于早些年趁房价还没这么高的时候,在广州和东京均买了房子,“就算将来失业,也不至于一无所有。”

积极社交,拓展人脉。

43岁的吴国雄曾在深圳从事游戏开发工作,2013年公司裁员时被劝退。但他并不感到丧气,回到广西老家做起与IT行业完全不沾边的茶叶生意,如今收入并不低于游戏开发的收入。“我是和朋友合伙开的茶叶厂,幸亏以前没有一头闷在电脑编程里。”吴国雄说,是良好的人脉关系帮他渡过“中年危机”。

不断学习,充实自己。

40岁的张朋有着十多年IT从业经历,尽管已经成为公司高管,但其工作强度与一线从业人员相比有过之无不及。“我每周工作和学习的时间超过100个小时,即便这样也还怕自己跟不上形势。”

原文发布于微信公众号 - IT派(transfer_3255716726)

原文发表时间:2018-06-25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来自专栏IT派

吉利李书福罕见自述:我是一个放牛娃......

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四十年来中国社会沧桑巨变,四十年来中国企业筚路蓝缕,四十年来中国企业家以实践出真知。

1143
来自专栏知晓程序

【晓头条】春节期间,你可能错过了这些大新闻!

1. 「腾讯乘车码」小程序推出赠送车票功能。用户可以通过小程序的车票功能,购买特定的票面赠送给好友,好友领取后能直接刷码乘车,抵扣车费。目前该功能仍在内测,仅限...

1011
来自专栏老苏机

早报:北京暂停虚拟地址工商注册 联合办公企业将受冲击

1、北京暂停虚拟地址工商注册 联合办公企业将受冲击 北京的一些创业型企业和联合办公企业,正因为一些政策变化而受到影响。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北京市朝阳区、丰台区、...

3699
来自专栏零售业

2018上海国际新零售产业大会暨23届智慧新零售产业链展览会

“2018上海国际新零售产业大会暨23届智慧新零售产业链展览会”前身是“第22届中国(上海)零售业博览会”,于2017年组委会率先移师上海国家会展中心,吸引了...

1910
来自专栏机器人网

养老机器人能拯救“老龄中国”吗?

“操作的时候你上身保持平衡,下压手柄60度,找准重心,几乎就不需要用力了。” 在上海浦东新区的金杨敬老院内,锝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旭东正在亲自为护...

2758
来自专栏科技向令说

卖体验卖温度,年轻人家电印上“统帅烙印”

前不久,中国家用电器行业研究机构中怡康在报告中认为,2017年国内家电行业或将呈现出成本上升、产品升级;智能家居生态圈渐成主流;家电企业逐渐进入智能制造时代等七...

1082
来自专栏程序员的知识天地

黑了索尼,洗劫孟加拉央行,发动比特币勒索病毒 - 美国说都是这个朝鲜程序员干的

美国司法部近日起诉了一位朝鲜黑客,指控他近几年进行的多宗网络罪行,包括四年前索尼影业被袭,去年“WannaCry”网络攻击,前年孟加拉央行被盗八千万美元,甚至入...

1302
来自专栏VRPinea

美国VR圈因政治立场撕逼,Oculus创始人帕胖是真糊涂吗?

4397
来自专栏钱塘大数据

扎心了!中国尚未掌控的核心技术清单

前段时间美国全面制裁封杀中兴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因为,一旦制裁实施,中兴将会陷入无零件可买、也无技术可支援的绝境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兴能够撑多久?这绝对是一个非...

1284
来自专栏数据猿

消费升级里的中国:电商消费大数据勾勒在线商业版图

<数据猿导读> 以互联网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凭借业态先进、较少的流通环节,大大降低了流通成本,由此带动了消费升级,电商成为主流,这股线上大消费热潮的背后,还伴随...

3178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