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音一代(Generation Voice)长大后会发生什么?

以下文章翻译自OBSERVER(www.observer.com)。原文链接 -

https://observer.com/2019/10/voice-assistants-generation-alpha-big-tech-brands-implications/

当我用智能音箱的时候,有时仅仅是非常单调的应用(mundane use cases),比如打开卧室的灯,我可以看到在妈妈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 她不敢相信对话式计算(conversational computing)成了气候(is a thing),尽管事实上我正在从事这个工作,以及他们婴儿潮一代(her Boomer)很多人其实就是语音应用的热衷者(avid voice users)。

当我两岁的女儿(two-year-old)看到我随意地(casually)地与非生命物体(inanimate objects)说话的时候,它不仅似乎可以理解我,予我反馈并回应我的命令的时候(do my bidding),她看起来似乎并没有那么惊讶。(impressed)。

相比看到我操作拥有十几个按键的挂在墙上的长方形的奇怪机械装置(strange rectangular contraption),这些(与非生命体对话)对她来说再正常不过。

我女儿属于被广泛的称为"Alpha"一代(Generation Alpha),数字时代的原住民(Digitally native),精通科技的这一代(tech-savvy cohort),在对话式人工智能社区(Conversationa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也被称为语音一代(Generation Voice),他们成长于交互式技术时代( Age of conversational technology)。

我女儿他们这一代,像她一样的数以亿计的孩童,正在看到人类每天都在与计算机对话(Speaking to computers every day of her life)。她们很快会加入数以亿的和她一样的喜欢使用语音助理的行列 - 去学习,去玩游戏,或者仅仅是试验与尽管不是我们人类,但是却说着我们人类语音的非生命体的对话。

已经有很多关于小孩如何深入的拥抱语音助理(how deeply embrace voice assistant)的研究和文章(writing),以及其所带来的潜在的正面的或反面对儿童发展的影响(potential pros and cons)。

代表一个可以替代基于屏幕的(screen-based media),更加健康(healtheir)的媒体,语音同时带来(poses risk)可能的围绕孩子们如何概念化(conseptualize)和价值化(value)人工智能,包括学习礼仪(learn manners),以及一次性答案(one answer)的反馈可能在何种程度上抑制好奇心(dampen curiosity)。以上都是热门话题(hot topics),但是当语音时代真正到来的时候究竟会发生什么呢?

以下是接下来的十年里,语音时代的到来,可能对大的科技公司(Big Tech),对品牌商可能带来的启示 -

对于大的科技公司来说,语音助理的忠诚度从孩子开始

语音助理在当今对科技公司来说,代表着一个关于创造忠诚(create loyal),与消费者建立一生联系的(lifetime relationship),混合了的机会(missed opportunity)。当今主要的语音助理均缺乏个性化(general lack of personalization)。我的语音助理并不是真正额了解我(know me),综合合成的语音(Synthesized)和基本设置也许会随着用户的不同而不同,但是Alexa仍然是Alexa,Google Assistant还是Google Assistant。当然,体验的一致性(consistency of experience)对任何科技公司来讲都非常重要,同时通过收集更多的用户数据从而提供更加个性化的助理体验(deliver personalized assistant experience)也带来了关于隐私的棘手的讨论(tricky privacy conversation)。但是为了赢得用户的忠诚,大的科技公司必须承担相应的风险以便个性化其语音助理体验。

就如同人类助理一样,智能助理越是了解我们,就越是可以帮到我们做到更多。可以做到这一点的科技公司,其语音助理需要可以超越我们的期待(outperform our expectations)并赢得我们的忠诚。

如今,我们需要的是我的Alexa,我的助理,我的 Siri,其所提供的的服务将不仅仅在于云端,得益于与所有其他用户的交互(interactions),更重要的是,其所提供的服务将会是根植于对个体的了解(servicesa are rooted in knowlede of me as individual)。

成长于个性化为你推荐的一代(recommended for you),下一代将从个人助理那里获得个性化服务,反过来,如果离开经我们多年训练的追将会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hard time leaving an assistant after having spent years of training it)。

在不同语音助理之间的,个性化驱动(personalization-driven)的转换成本(switching cost),将是各科技公司保留用户的关键因素(key for tech companies long-term user retention)。

对于品牌公司(brands)来说,今天的对语音技术的怀疑(skepticism)将带来明天的致命因子(be lethal)

因为语音交互式一种新的行为方式(new behavior),同时又是一项非常复杂的计算技术(complex field of computing),很多品牌公司在此领域的投资,采取的是边走边看的策略(wait-and-see approach)。

一个明显的例外(clear exception)是专注于孩子(kid-focused brands)的品牌和媒体资产(media properties),一直在孩子体验方面进行慷慨的投资(generously investing)。因为当孩子们接受了这种新的语音体验之后(adopt voice tech),其整个孩童和成年时代(adulthood)都会保持不变。

当今天的孩子变成为了明天的消费者,语音也将不再是边缘行为(fringe behavior),而是会成为其与世界交互的主要方式(promary way of interacting with the world)。

语音将会成为任何品牌的广义的产品和服务的一个期待的维度(expected dimension of any brand's universe ), 一个必须深思熟虑的通过品牌和体验设计角度来呈现的维度(be thoughtfully presented from a branding and experience design perspective)。

这意味着声音特征(Sonic identity)和音频品牌因素(Audio brand elements)将可以认为(arguably)与视觉品牌识别(visual branding)同样重要。

这同样意味着,语音原住民(voice native users)对低于平均水平的(sub-par)或过失的(outmoded)糟糕的用户交互体验设计原则,是零容忍或容忍度非常的低(low to zero tollerance for poorly executed experiences employing sub-par

or outmoded principles of interaction design)。

那些拥有反复打磨的,并不断迭代(well-crafted and repeatedly iterated)升级的好的声音识别(sonic identity)和语音体验的品牌,将会处于处于领先地位。(will be leap ahead)

那些坚持对于可以激发购买的,明确的引爆点(tipping point)持观望态度的品牌,将面临一个困难的现实 - 很多转折点是后见的(some inflection points are only visible in hindsight),而且一旦错过就很难追上(catch up)。

对于语音一代来说,语音助理需要有意识和小心的(conscious and cautious)采用

对于日常任务的自动化处理已经成为了智能语音助理的一个标准化功能,用户将会遇到(encounter)一个围绕人们究竟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将其生活至于自动化处理的一个令人迷惑的难题(conundrum)。

对于那些在长大中早已习惯于(accustomed)语音所带来的方便性的小孩(to the convenience of voice commands),让他们暂时离开语音助理,他们会感觉就好像是被拔掉了电源线一样。

而那些在成长中习惯于让Google来处理事物的来说,他们将需要一种训练(discipline)来判断如何有效的将日常任务在完全手动(fully-manual)到完全自动(fully-automated)中进行分类和安排(how to ategorize),并拥有随时后退一步(with the wisdom to step back)经常性的重新评估设定的智慧(wisdom to reevaluate these settings reqularly)。

语音一代身上最重要的负担来自于数据(burden that falls on Generation Voice around data)。选择与我们的语音助手大规模的分享数据(in large volumes),在持续不断的基础上(on an ongoing basis),将有可能是缺省的,社会可以接受的方式(socially acceptable behavior),而不是作为一个巨大的称为现代社会一部扽的巨大障碍(a big obstacle to being a part of modern society)。

不同年龄段的人们必须意识到,得益于成本收益公式(with a awareness of the cost-benefit equation),以及有可能无法完全控制或预期(anticipate)围绕数据使用或数据滥用的巨大风险。

消费者可以用其具有远见的决策能力(informed decision-making power),来要求(compel)技术公司加强其透明度(transparency),并支持一个同样的服务于消费者,品牌和服务提供商的系统(a system that works for consumers, for brands and for assistant providers alike)。

本文分享自微信公众号 - VoiceVista语音智能(AIndustrialRock)

原文出处及转载信息见文内详细说明,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原始发表时间:2019-10-20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发表于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