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裸机思维简单粗暴解读Cortex-M23/33(下)

简单粗暴解读Cortex-M23/33(下)

【说在前面的话】


上篇文章,我们揭秘了 Cortex-M 家族的新成员、ARMv8-M 架构的两位先驱——传承自 Cortex-M0/M0+ 的 Cortex-M23 和传承自 Cortex-M3/M4 的 Cortex-M33——指令集、流水线、外设的改变我们都懂,那么作为 ARMv8-M 重头戏的安全扩展Security Extension)或者说 TrustZone for ARMv8-M 又是何方神圣呢?

【正文】


  • TrustZone for Armv8-M TrustZone 是什么关系

首先 “TrustZone for ARMv8-M” 是一个 专有名词,它和 Cortex-A 系列上引入的 “TrustZone” 具有以下的共同特点:

  • 都是销售用语
  • 都高举 TrustZone 大旗
  • 仅在纯理论层面共享一些抽象的模型,用于理解和设计嵌入式信息安全
  • 安全效果基本相同

它们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存在差异:

  • 架构定义完全不同
  • 技术实现完全不同
  • 执行效率完全不同
  • 各类成本完全不同
  • 使用方法完全不同
  • ……

(其实,我个人觉得TrustZone for ARMv8-M 比 TrustZone 要先进。这当然不仅仅因为“我是 Cortex-M 阵营的”,更因为我觉得“用脚趾头想都知道,TrustZone for ARMv8-M 是后来者,当然有充分的理由比 TrustZone 先进啦。”)

  • 功能安全(Safety)和 信息安全(Security)

打个比方,你买了一个智能灯泡,那么对于这个产品来说:

  • 用于保护灯泡不会因为电压过高、过低或者电流过大而损坏的保护电路,实现的就是功能安全,用英文单词 Safety 表示;
  • 用于保护你家灯泡不被隔壁老王控制,或者保护你家灯泡上的摄像头(如果有的话)以及麦克风(如果有的话)不被隔壁老王窃听的设计,实现的就是信息安全,用英文单词 Security 表示。

再进一步总结来说,你可以简单粗暴的认为:

Safety 保证的是系统在各种不同(通常是极端)的环境下,都拥有正常的工作逻辑;或者说所提供的功能和服务都是正常的;如果环境太极端,就进入某种保护状态,以避免为用户提供错误或者危险的服务。——Safety 对抗的是来自环境的挑战Security 保证的是在人为破坏的情况下,系统能有效地检测到攻击行为、确保有效信息不会被泄露、系统不会被未经授权的用户所控制—— Security 对抗的是隔壁老王以及各类隐藏在网络上的云老王

NOTE:关于Safety和Security的关系,更多详细信息,请参考文章《大白话说嵌入式安全(1)》

实际上 Security 必然是通过硬件和软件实现的,只有它的功能、逻辑得到充分的保护,才能有效地对抗攻击者。因此,“老王”们通常利用攻击系统的Safety,也就是功能安全,来试图破构建其上的 信息安全—— Security 是建立在 Safety 之上的,谈论 Security 的时候必然离不开Safety——这也是大家常常混淆着两个概念的原因。同时,我们不能因为它们有单方向的依存关系(Security 依赖于 Safety,反过来却不一定),就认为我们可以不分场合的将它们混用。

  • 为什么人们突然这么重视 Security

过去,大多数微控制器的项目,1)本地团队自己就可以完成了,2)往往不用跟第三方合作,3)也不需要大规模的连接到网络上,4)模块化的目的单纯为了快速开发,因而过去的系统在信息安全上的问题并不是非常突出,基本上就停留在克隆抄袭这个层面上。

然而,除了克隆抄袭这个永恒的原因以外,1)IoT 的到来使得更多的嵌入式设备无法孤立的存在,因此通信安全变得突出;2)生态系统和平台的概念深入人心,单一的本地团队越来越无法独立的完成整个项目,因而与第三方合作成为常态,这就必然导致第三方黑盒子模块的引入,运行时的系统信息安全变得突出;3)商业模式的建立鼓励多方合作,模块化只会帮助IP更高效的被使用而并不天然保护知识产权,更进一步说,单纯的模块化技术并不能保证厂商从最终产品的收益中获得持续稳定的收益。

基于以上原因,简单说就是:因为要与老王合作卖煎饼,我提供设备,老王提供服务,我即担心隔壁老王“你懂的”原因窥探你的财产,同时又希望老王不至于偷了我设备的图纸、把我一脚踢开自己赚钱,所以Security 在 IoT 时代是必须的

  • 一句话抓住安全技术的精髓

  • Security 技术实现的核心是 隔离(Isolation )。
  • Isolation 在时间上的实现就是把处理器时间按照不同的安全级别进行分配——建立所谓的安全的运行(Secure )和非安全(Non-secure)的运行、或者是不同安全级别的运行模式。
  • Isolation 在空间上的实现就是各类对存储器以及外设访问的权限控制(Access Attribution Management)。

值得特别说明的是,对访问权限的控制是一个通用的工具(Tool),你既可以用它来实现各类资源的分配,比如操作系统中的资源管理;也可以用它来实现信息安全。这并不是说,资源管理是信息安全的一部分,也不能说信息安全就是通过资源管理来实现的——这种说法最要命的地方就是“似是而非”,因而迷惑了很多人。如果有人跟你讨(争)论这个,我的建议是:你跟他打赌吵架都没用,自己心里明白就可以了——“对对对,诸葛孔明是两个人”。

  • TrustZone for ARMv8-M 之 程序员不得不知道的技术

既然我们就是要简单粗暴,那么就不用扯那么多犊子。ARMv8-M Security Extension 的本质仍然是实现 Isolation。那么要达到怎样的效果呢?

  • CPU在时间上被划分成了两个运行状态:Secure state Non-Secure state
  • 空间上,4GB 的地址空间被划分为两个阵营:Secure MemoryNon-Secure Memory
  • 保存在Secure Memory 上的代码就是 Secure Code,它必须在 Secure State下运行;保存在Non-Secure Memory上的代码就是Non-Secure Code,它必须在Non-Secure State下运行——简单说就是“你是你、我是我”。
  • Secure Code可以访问所有的数据。

Non-Secure Memory: 你瞅啥? Secure Code: 瞅你咋地? Non-Secure Memory: 不……咋地……你……你瞅我我也不知道……

  • Non-Secure Code只能访问Non-Secure Memory上的数据;

Secure Memory: 你瞅啥? Non-secure Code: 瞅你咋地? Secure Memory: 我老大你认识不? Secure Fault: 是谁在我地盘上横啊? Non-secure Code: 哥,这……这误会阿……哥 Secure Fault: 误会?Secure Memory是你来得地er么?你!这!就!是!搞!事!来啊,拖走! Non-secure Code: 哥……哥,消消气,你看啊,这地盘也不是你划分的,咱还不得找管事er的人说理不是?

  • Secure Memory 和 Non-Secure Memory是由 Secure Attribution UnitImplementation Defined Attribution Unit 共同决定的。 你可以把他们理解为一对夫妻:男人 IDAU 主外(由芯片厂商定义),女主内(SAU,是 Secure Code 在运行时刻通过寄存器来配置的)。对Cortex-M23/33的每一个总线访问,SAU和IDAU都会根据目标地址对比自己所掌握的信息进行投票,仲裁的优先顺序依次是:Non-Secure, Non-Secure-CallableSecure。谁更接近Secure谁说了算。

SAU: 呦~ Fault哥,又抓到人啦? Secure Fault: 可不,Secure Memoy说这小子是Non-Secure的。 Secure Memory: 姐,你可要帮我做主,这小子居然瞅了我一眼! Non-secure Code: 我哪知道…… SAU/IDAU : 小子,说其他没用,地址多少? Non-secure Code: 我……来自非安全域…… SAU: 呦,Non-Secure的人啊,你知道你偷看的地址属于Secure的么?你就瞅人家?你也不照照镜子,Secure Memory是你能瞅的么? Non-secure Code:我哪知道它是Secure Memory啊? SAU/IDAU : 我说是就是! Non-secure Code:哦……哦……(低头不敢看) SAU/IDAU:Fault 哥,去查查老祖宗立下的规矩,该汇报就汇报,该RESET就RESET,按程序办事。 Secure Fault: 得令,走你!

  • Secure Code会通过一些专用的 API 来为Non-Secure Code提供服务,这些专用的API被称为 Secure Entry。Secure Entry 必须放在 Non-Secure-Callable 属性的Memory内。Non-Secure-Callable 本身其实是Secure Memory,但是它特殊的地方就在于可以存放Secure Entry。——你可以把NSC理解为银行的营业大厅,而那些防弹玻璃上开的一个个柜台小洞就是Secure Entry
  • TrustZone for ARMv8-M 所追求的是,Non-Secure Code 和 Secure Code都 以为自己独占整个系统。对Cortex-M23来说,Non-Secure Code以为自己运行在一个Cortex-M0/M0+上;而对Cortex-M33来说,Non-Secure Code来说,它已为自己独占的是Cortex-M3/M4。 我们知道,Non-Secure Code的独占是“错觉”,因为它并不知道Secure Code的存在,任何出格的访问(站在它角度来说,任何对未知空间的访问)都会被截获,当作Secure Fault。Secure Code的独占是货真价实的,因为它不仅知道Non-Secure的存在,也可以随时访问他们。 为了构建这种错觉,代价是巨大的。对于一些核心的资源,比如NVIC,SysTick,MPU,Cortex-M23/33都货真价实的为Non-Secure Code提供了额外的一份;对于另外一些昂贵的核心资源,比如流水线,通用寄存器页、Debug逻辑、浮点运算单元,Secure Code就只能屈尊和Non-Secure Code分时复用(共享)了。
  • Non-Secure Code 与 Secure Code 通过Secure Entry进行信息交换。当Non-Secure Code调用Secure Entry时,如果Secure Entry是有效的,并且存放于NSC Memory里,那么CPU就会从Non-Secure state切换到Secure State,并运行NSC里面的代码(NSC是Secure Memory,所以里面的代码是Secure Code),一般来说,Secure Entry会立即跳转到其它纯粹的Secure Memory中执行。 Secure Code可以借助特殊的函数指针以回调(Callback)的方式调用Non-Secure Memory中的代码(并暂时性的切换回Non-Secure state)。更多的细节,还请自己阅读公开的各类文档。
  • Secure Code 和 Non-Secure Code 都可以拥有自己的异常处理程序,这里面涉及到的Secure和Non-Secure的切换都是硬件自动处理好的,程序员不用操心。值得说明的是,复位以后,整个系统都是Secure状态,所有的异常都属于Secure Code,这个时候,只有Secure Code可以大发慈悲的分配一些中断给Non-Secure Code使用。而且,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寄存器位可以让所有Non-Secure Exception的优先级比任何Secure Exception都“低人一等”。

总结来说,TrustZone for ARMv8-M 创造了两个世界,Secure domainNon-Secure domain。SAU/IDAU共同将4G地址空间拆分为多个Secure,Non-Secure和Non-Secure-Callable的Region。无论是Secure domain还是Secure domain都可以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普通的Cortex-M0/M0+或者Cortex-M3/M4处理器来开发——大家都有自己独立的NVIC,Systick甚至是独立的MPU。

Secure 可以打 Non-Secure,Non-Secure不能还手,因为所有的资源理论上都首先属于Secure domain


  • 结语

Cortex-M23/33 所引入的安全扩展为整个ARM嵌入式系统的信息安全提供了基础(Fundation)或者说根基(The Root of the Security)。然而,单单依靠“基础”不足以构建起坚固的防御体系——芯片厂商、OEM厂商,软件IP厂商、工具链、系统软件及应用设计,任何一环都需要引入必要的信息安全技术和措施。我们可以说:

没有 TrustZone for Armv8-M,建立在 Cortex-M 系统之上的安全将是空中楼阁;而单单依靠 TrustZone for Armv8-M 来保护信息安全,更是掩耳盗铃。用户不仅要知道自己要保护什么,如何保护,更要知道:构建一个基础坚实的安全设计所要做的 比贴一张“TrustZone Inside”的标签纸 到自己的产品上 要多得多的多。

更多关微控制器嵌入式信息安全设计的内容,将在后续的文章中慢慢为您展开,如果您对嵌入式信息安全有什么想说的,欢迎直接在公众号留言。

本文分享自微信公众号 - 裸机思维(bare-metal),作者:GorgonMeducer 傻孩子

原文出处及转载信息见文内详细说明,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原始发表时间:2020-08-19

本文参与腾讯云自媒体分享计划,欢迎正在阅读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 什么是嵌入式系统(上)—— “为用而专”

      作为一个以“思维”为内容的讨论,我并不惧怕话题的庞大。毕竟思维并不是什么可以速成的快餐,俗语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着急不来;另一方面,“思维”是个颇为唯心的...

    GorgonMeducer 傻孩子
  • 什么是嵌入式(下)—— “重力”和“沉淀”

    嵌入式(Embedded),听起来也许是一个很有点科技感的名词,加之最近大热的所谓物联网(IoT)、智能硬件,似乎从事嵌入式开发很有点逼格的感觉——没错,在上世...

    GorgonMeducer 傻孩子
  • 真刀真枪模块化(1)——一本糊涂账

      对很多人来,嵌入式软件开发过程中 模块化(Modularization)是一个海市蜃楼、是一个书面词汇、是一个过气的时尚——模块化似乎从未真正的实现过。吹牛...

    GorgonMeducer 傻孩子
  • HAWQ取代传统数仓实践(六)——增加列

            业务的扩展或变化是不可避免的,尤其像互联网行业,需求变更已经成为常态,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其中最常碰到的扩展是给一个已经存在的表曾加列。  ...

    用户1148526
  • 算法优化二——如何提高人脸检测正确率

    零、检测   接上篇博文继续探讨人脸检测的相关内容,本文会给出Opencv中自带的人脸检测的相关对比以及Opnev检测中常用的标注等相关操作。人脸检测是一个非常...

    深度学习思考者
  • 董明珠直播带货65亿,B2B电商能这么玩吗?

    5月19日,元器件电商平台有芯电子做了一场直播。直播间请来了行业大拿CEPA顾问专家,与有芯电子探讨疫情下元器件供应链的危与机。直播持续90分钟、同时在线人数...

    腾讯企点
  • Pokémon GO国内玩不了?腾讯AR专家教你自己做!

    Pokémon Go一出,新鲜的玩法、经典的IP效应让这款使用了Unity以及AR技术的手游火遍了“大洋”南北。可惜的是这款新鲜的游戏还没有惠及中国市场的玩家们...

    WeTest质量开放平台团队
  • 【一课专栏】解构2 - 明察YangInstanceIdentifier

    屈原《离骚》中云:“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其实,学习软件编程,学习SDN技术也是一个路漫漫,上下求索的过程。

    SDNLAB
  • 建造者模式(Builder)及其应用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gdutxiaoxu/article/details/...

    用户2965908
  • SQL语句帮助大全

    --删除约束 Status:字段名 alter table Table_1 drop constraint Status; --添加约束 --Status :字...

    纯粹是糖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