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斯韦妖学院·立院志

无论种族主义者如何诡辩,现代人类都来源于同一个母亲。

每个人体内有数以兆计的线粒体,我们的线粒体来自母亲。精子细胞之内也有一些线粒体,但到最后都是要丢弃的。所以只有卵子细胞对下一代线粒体有贡献。

由于线粒体是靠母亲传下来的,于是人类体内线粒体的DNA排序其实都来自同一女人。世上现在生活的女性约有30亿人,她们的线粒体DNA都来自她们的母亲(世上的30亿男性的线粒体DNA也来自他们的母亲)。这代妇女的线粒体DNA只来自上一代一部分妇女。假如我们一代一代往上推,数目会从数十亿减少到数百万,乃至数万或数千,最后更降至百、十,然后是个位数。

最后数字必定减少到2,这两名妇女是世上所有人的远祖。从数学观点言之,这承传不能无限地往上推,原因是上一代的数目一定比较少,一定不会增加。到了推无可推时,两个线粒体DNA的根源一定得是姊妹。两姊妹的母亲就是传下今天地球所有线粒体DNA的根源,因此有时被称作“线粒体夏娃”。尽管还有其他很多别的人类,只有“线粒体夏娃”的DNA传下来,其他线粒体DNA都消失了。

不管你来自哪个大洲,什么国度,你的皮肤肤色,高矮胖瘦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 —— 现代人类都是来源与同一个祖先的手足兄弟。

就像上文说的,在现代智人之前,还有其他很多人类。他们和智人来源与同一只母猿,却因为演化的程度不同,最终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而古人类的灭绝原因虽然无法准确的考证,但是考古学家都给出了侧面的证据:

1、古人类的灭绝不是因为现代人的屠戮。

2、他们也不是死于流行病,致命的传染病是农业时代的产物,狩猎部族人口密度低,传播不了流行病。

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古人类没有演化出语言,和虚拟想象的思维能力。因为这两点,是现代智人得以适应地球环境,协作改造自然生态的关键能力。我也愿意相信,智人曾经试图拯救过其他古人类,现代智人的DNA中还留存着少量尼安德特人的基因,说明我们和尼安德特人并不存在过生殖隔阂,彼此之间也产生过“爱情”。

但是最终还是因为当时的智人能力有限,以及其他古人类没有演化出适应新环境的能力,导致了其他古人类的灭绝。

大概发生在7万年前的这段历史,尤瓦尔·赫拉利把它总结为“认知革命”,智人因为演化出了新的思维能力,在这场人属物种的“硬分叉”之路上幸存下来,得以蓬勃发展。

现在请你把视线从7万年前拉回17世纪,牛顿对万有引力和三大运动定律进行了描述,建立了现代工程学的基础,他通过论证开普勒行星运动定律与他的引力理论间的一致性,展示了地面物体与天体的运动都遵循着相同的自然定律;为太阳中心说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支持,并推动了科学革命。

科学的革命带来的不仅是技术的进步,更是一种思想上的解放。

用王东岳先生的话来总结就是:“人类文明的一切进步,都来自逻辑模型的变革。”

短短三百多年的科学进步,带来的这几次认知升级使得人类再一次开启了“开挂”之旅。从工业革命—电器时代—计算机—互联网,我们不断的改造着自然环境,挑战着“造物主“的权威,金融活动产生的财富是之前几千年的总和的N倍。在对抗瘟疫,饥饿,战争上我们都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全球各地物质生活都在快速提高,填补精神需求的手段更是百花齐放:体育,游戏,艺术,娱乐都不断撕扯着人们的注意力,填满了每个人的碎片时间。让人们忘记了人类历史过去的艰辛血泪,失去了对未知事物的渴望而安于现状,放弃了找寻真实自我的英雄之路。

直到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出现,它们带来的变革不是对以往事物的补偿性方案,而是彻彻底底的颠覆。

所以我认为,自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诞生之日起,人类将开启7万年来的第二次“认知革命”,智人又将开启演化的“硬分叉”之路。目前这个说法我在其他地方没有看到过,我第一次提出来也算是占领了一个头部认知,不知道是否会被后人反复提及。(笑)

为什么会如此的笃定呢,三点:

一、人工智能未来将实现生产劳动上完全替代人力,把人类从机械的重复的流水线上解放出来,生产力,效率是人力的几何倍数。它将彻底的使人类从体力劳动过度到脑力劳动。

二、区块链将重新定义人类活动的规则与次序,给人类思维认知带来全新的逻辑模型。主要有四点:

1,用不带感情色彩的程序和数学算法来执行规则。规避了人在系统中因为道德,能力,意外可能带来的系统风险。

“将来,能够一统天下的只有可能是一种物质上完好健全,精神上公正诚信的新型思想力量,这种力量很有可能是绝对客观的计算机方案总结的出。只有计算机超人能力可以让所有政治,科学,和宗教领袖甘拜下风,一致默许。” ——富勒

2,去中心化。常言道:天下之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回顾人类历史就是权力不断的在集中又被打散之后再集中的周期中不断循环。权利就像是深渊,你凝视着它,它也在凝视你。你贪恋它,它也将吞噬你。

《1984》和《动物庄园》都有很形象的描述。哈耶克说,任何的集体主义(即使是那些在理论上根基于自愿合作的集体主义形式亦然),最终都只有可能以中央集权的机构加以维持。

区块链的出现打破了这个人类魔咒,中本聪的消失就是很好的例子,说明人类已经演化出了摆脱欲望的逻辑模型,将来会有更多的人用行动来证明。

3 、区块链的设计给出了人类协作中信任问题的终局解决方案,人是社会性动物,任何的社会协作都是以信任为前提的,人类历史就是不断在降低信任成本和协作效率的历史,整个金融的演化也是在不断脱媒和去中介话。区块链让一类人脑海中生成了,“信用是人类最重要的财富“的概念,这类人的协作将会是异常的高效,成本和摩擦极低。这种协作组织,一定会成为人类社会的中流砥柱。

4、最近坐飞机总是会有这个想法,万一飞机失事,那自己的数字货币也没有人能继承了,因为私钥只有自己知道。

突然觉得自己的命还是挺值钱的,自己的思想也很重要。在过往的人类历史上,很多人的个体生命只是系统中的一部分罢了,就像是一个齿轮一样,不断机械的重复着工作,然后哪天坏了就被替换掉。

但是区块链带来的就是个体价值不断被放大,系统赋能与每一个节点极大的价值,节点反过来维护系统的稳定,形成良性循环。

就像美剧《西部世界》里,重复机械动作的机器人,每天执行者相同的程序,坏了后被拆解,麻木的没有人记得住他们。而伯纳德通过一些规则的设计,使机器人多萝西·艾本纳西实现了自我觉醒,让观众越来越觉得她就是人!

三 、150 年前,电磁学大神麦克斯韦做了一个假想试验,他想象了一个不与外界有任何能量物质交换的封闭盒子,里面充满了随机运动的粒子;他把其分为左右两部分,隔板的中间有一道供粒子通过的门。

假设有一只妖精控制着门的开关,它精确地知道每一个粒子的运动速度,通过不断地开门关门,它有意向性地把快的粒子放出到隔板的左边,慢的粒子留在隔板的右边。这样一来,一段时间之后,盒子的左半部就会充满运动快的粒子,而右半部会充满运动慢的粒子。

显然,盒子从混乱的平衡态(快慢粒子混合)过渡到了有序的非平衡态(快慢粒子分开),就是一个混乱度减少的过程,即熵减过程。

这只妖精持续做着熵减的工作,可是实际上,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规定,封闭系统的熵只增不减!那么这只小妖精是为什么而存在,它是如何工作的呢?

这个难题终于在量子信息论中得到解答,麦克斯韦妖是耗散了一定量的能量,才能让信息本来不确定的状态即熵最大的状态,变成一个熵减小,而信息确定的状态。

而现实生活中存在着很多的“麦克斯韦妖”,想太阳,消费者购物,都可以看做是麦克斯韦妖,太阳消耗能量,使地球系统熵减,从而万物生长。消费者消耗金钱,挑选优质的商品,起到了优胜劣汰的作用,消费者的购买行为都对系统产生了“减熵”的作用。每十年出现一次的金融危机也可以从这个角度来分析,消费者购物想用更少的钱买到质量好的商品做熵减,资本方想把质量差的商品以更高的价值卖出,不自觉的做了熵增。当资本方熵增大于消费者的熵减,真个金融系统就会出现奔溃。

而区块链通过巧妙的设计,用分布式网络授予了每个节点一定的决策能力,使它们充当了系统的麦克斯韦妖,使得系统的熵值减少了,系统才能稳定的健康发展。

说到这里,你应该理解了我们为什么叫“麦克斯韦妖学院”了吧。麦克斯韦妖学院立志以区块链为切入点,传播熵减的信息,愿意以一种分布式的网络给每个愿意成为宇宙系统中的麦克斯韦妖的节点附能,消耗能量(金钱,时间,精力)来使整个宇宙稳定,健康的发展下去。

同时,麦克斯韦妖们会保持着批判性思维,永远对观点持怀疑和考证态度,终身学习,终身实践,避免把自己困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之上!

就在2018年2月6日。(SpaceX)CEO马斯克用“猎鹰重型”运载火箭将一辆特斯拉跑车送上太空,他的火星移民计划也在进行之中,我越来越感觉到7万年来的第二次人类“硬分叉”已经开始发生。

将来踏上火星的那些人类,因为有了人工智能,有了外骨骼,可再生器官组织等,思想上有了区块链带来的新的逻辑模型。他们,将探索出一段全新的人类文明!

上一次的人类演化分叉,我们无法拯救古人类的灭绝。那这一次,”神人“是否又要放弃同一血脉的手足兄弟?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踏上这次的演化分叉之路,成为拥有更高级文明的存在,但是我愿意成立麦克斯韦妖学院,让所有人类麦克斯韦妖联合起来,,让地球系统内的每个生命体实现思想上的自我觉醒,彰显生命的意义,踏上新一次的演化之路!

“演化赋予人类以宏大使命,绝非充当一台台肌肉反射机器或一群自动化机器奴役那么简单。”

——理查德·巴克敏斯特·富勒 1969年写下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10G006JN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