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的新事业:把人类升级成人工智能

1

在某种意义上,人类已成为半机械人。

请问自己一个问题:

你有多长时间能离开你的智能手机?

对于很多人,离开手机一天都做不到。没带手机,就和少了一条腿一样。

没有手机,我们无法和朋友正常交流,我们开车找不到目的地,我们无法搜寻新的知识点,或者确认我们含糊的记忆,我们甚至不清楚今天的运动量够不够。

手机(也可以是电脑)这样的人工智能,已经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融为一体了。

那么,如果再往前一大步呢?

手机和我们如影随形,为了更加方便,可以让手机/电脑和我们真正实现附体,选取它们的智能功能用电极、芯片或其他形式植入我们的大脑。

这样说有点瘆人,也可以换种说法——让我们的大脑和手机/电脑相连,这就是生物技术里的“脑机接口”。

手机和电脑本来是我们的“外围”,现在变成了我们的“云端”,我们不用提前把所有的信息都下载到大脑里,而是即用即取——

只要你想要知道一件事情,你一秒钟就知道了,你都不清楚是你大脑里原来就有的,还是云端下载到你大脑里的。

比如说,你从来没去过大理,但是你想去那里逛逛。一秒钟,大理的地图就出现在你脑海里,清清楚楚,就好像它是你的故乡一样。

又好比说,虽然你没有读过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但是你只要想读,马上,立刻,就可以从云端往记忆里下载完这本巨著,就和你读过整本书一模一样。你甚至可以整段背诵,还能和朋友交流读后感。

电影《黑客帝国》里,尼奥就是通过脑机接口来迅速学习武打技能的

对了,交流。原先没有智能手机和电脑时,和朋友面对面聊天或打电话还挺爽的;后来有了电脑,和朋友QQ用的是10根手指;现在用手机和朋友微信,用1根或2根手指输入。

你难道没有感觉到,虽然你的交流范围更加远程和广泛,但是点对点的交流效率却是在大大降低吗?

而且,语言这个玩意,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工具,把你的思想和意图翻译成语言和文字已经大打折扣,然后你用1根手指吃力地在手机上输入。朋友收到你的文字,再把它翻译成自己理解的意思,别提交流速度了,能指望你的心意他能get到多少呢?80%,50 %,还是30%?

但是,如果“手机”和你大脑融为了一体,只要你有了个想法,不用再依靠语言、文字、手机、电脑这些中间媒体,你的想法可以像发射脑电波一样直接发射给你的朋友,然后他的“手机”也在他大脑里,他立即收到你的想法,100%,原汁原味。这就叫做脑脑交流。

这不是魔法,也不是科幻,这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的未来。而且,已经有人正在往这个未来前进。

2

2月7日“重型猎鹰”火箭的成功发射和回收,让埃隆·马斯克刷了屏。

在熟知了马斯克的特斯拉、SpaceX后,可能没有多少人知道,马斯克又新鼓捣出一个公司——“Neuralink”。

火星移民已经够疯狂的了,但这家公司才真正叫做脑洞大开,因为它就是做“脑机接口”的。

简单的来说,马斯克下个目标是,把人脑接上电脑,把人类升级成人工智能。

蒂姆·厄班曾写过马斯克的前两个公司,去年,他又接到马斯克的邀请,花了几个月去了解他的新公司,写了一篇长文《未来的人会是怎样》,刊登在《读库1705》一书里。

蒂姆·厄班写到,如果说特斯拉和SpaceX想定义未来的人类会做什么,开新能源汽车,去太空移民……Neuralink则想重新定义未来的人会是怎样的。

电影《超体》 剧照,露西是个无意中开发大脑超能力的人

奇怪,马斯克不是一直反对人工智能吗?

他说过:我们需要万分警惕人工智能,它们比核武器更加危险。

那他怎么又搞起人工智能来了呢?

Neuralink的底层逻辑,和他的特斯拉和SpaceX是一致的。

马斯克没有苦口婆心地去劝说人们运用绿色能源、减低碳排放、注重环保,保护地球,而是看到大势不可阻挡,人类欲望无法拦截,那么,何不弄出个很酷的新概念和新玩法,点燃新行业,推动新变革,使得人类面对生存危机有更大胜算,让人类有可能获得更好的未来。

对于马斯克和其他很多人来说,研发超人工智能,创造一个比人类更聪明的“物种”,就像一群羊要养大一头狼崽。

他说:长久以来我一直提醒大家关于人工智能的危险,但是显然没什么用,所以我决定我们只能帮助人工智能往好的方向发展了。

与其白费力气阻拦人工智能的发展,还不如把我们也和狼族融合,升级成半羊半狼。

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建立这个脑机接口的新公司。

在一个由人工智能和“其他所有生物”组成的未来,人类只有一条出路:变成人工智能。

那是怎么个变法呢?

3

先说说脑机接口领域的现状,目前有三大类工作方向:

1.把运动皮质变成遥控器

大脑像个天书,好在大脑内的运动皮质相对容易掌握一点,因为它和人体各个器官肢体对应关系比较工整。

大脑里的运动皮质就好像一个遥控器,可以指挥和控制肢体的运动。如果有了脑机接口,就可以让人脑用意念去操纵机械,就像用运动皮质操纵自己的肢体一样。

对于绝大多数残疾人士甚至高危截瘫的人士,大脑的运动皮质并没有受损,只是意志无法通过脊髓或神经传导到肢体。那么,引入脑机接口,让大脑去控制义肢和外骨骼,就成了残疾人士的福音。这也是脑机接口现在正在做的。

一些雏形的脑机接口,已经能够让一个高位截瘫的人通过意念去移动屏幕上的鼠标。

这样,以前我们看到的隔空意念取物,就从魔术变成了现实。

2.人造耳朵和人造眼

我们已经有了人造耳蜗。

耳聋通常是因为耳朵有问题,而不是大脑负责听力的这一块受损了。这样,我们就可以让失聪的人恢复听力。

人造耳蜗就是比较简单的脑机接口,是一个小型的计算机,一端是贴近耳朵的小麦克风,另一端是安装在耳蜗里的电极,中间用一根电线相连。

很多失聪的婴儿,如果在1岁左右植入人造耳蜗,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又聋又哑。虽然人造耳蜗目前还比较粗糙,但也大大增加了生活的便利。

对于失明的人,现在也已有了人造视网膜,这是比人造耳蜗更复杂的脑机接口。只是目前包含传感器较少,远远比不上人类的视神经,只能看到模糊的图像,但对于盲人来说也是巨大的福音。

3.通过深脑刺激来调节人体机能

深脑刺激通常有一到两根电线,连接四个不同的电极,然后插入到脑中(有创脑机接口),一个连接了这些电极的小起搏器会安插到病人胸口。

当需要时,电极就可以产生刺激,可以作用于帕金森患者的抖动,减轻癫痫发作的强度,安抚强迫症……

在试验中,深脑刺激还可以减轻偏头痛,治疗焦虑、抑郁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甚至可以修复因中风造成的神经损伤。

4

马斯克的Neuralink,想先从帮助严重脑损伤的患者做起,包括因为先天、中风、癌症造成脑损伤的患者,产品推出时间计划是4年。

这是比较实际的目标。而他们的中远期畅想,听起来就像魔法一样神奇。

比如本文开头举的例子,从目前大脑的遥控器功能出发,实现不需要语言的脑脑交流。

这就像我们在魔法书里看到的,那种读心术,也像我们在科幻小说或电影里看到的,脑电波交流,瞬间就交换了一手资料。

如果没有语言,人和人就不能交流想法,但是语言会让原始资料大打折扣。

比如说,你说那部电影好恐怖啊,但是如何个恐怖法,除非你是个善于描写的文学家,不然别人很难看到你想表达的情绪。但是脑脑交流就不一样了,你的想法一旦传播到别人脑中,别人就像能用你的眼睛看到电影一样,充满了细节和情绪。

信息时代,我们只是交流一手资料,到了脑脑交流的时代,我们就可以交流体验。那些奢侈的体验,比如坐私人飞机,享受米其林美食,畅游秘密花园,就不会仅仅成为少数富人的专利。

除了脑脑交流,我们还可以通过脑机接口来控制原始大脑产生的不必要的焦虑、抑郁,甚至可以关闭疼痛。疼痛是一种有益的提醒机制,但在未来,可以通过其他不太糟糕的方式来通知我们,身体哪里出了问题。

还可以通过刺激某些脑神经来管理我们的饮食和睡眠:

原始大脑让我们嗜好高热量食品,我们可以运用“感官剥离”的方式来管理我们的健康,只吃适合自己身体的健康食品,但是仍能获得吃垃圾食品的快感。

以后,失眠也不会成为困扰。睡觉前你可以对自己的大脑下达指令:让我睡到7点半起床,除了高级优先事件不要打扰我。

当然,像戒酒、戒毒这些棘手的问题,也能够解决了。

再想想,在深度学习方面,人的智能可以扩展到何种程度?

现在我们是想要什么知识,就去访问互联网。但是这些知识你如果不去看,不去理解,不去记忆,还不能算是你具备的知识。以后你想要什么知识,就可以立刻成为你掌握的知识。因为脑机接口的终极目标就是让你的大脑和计算机融合,从而无限提高你的大脑容量和智能水平。

5

畅想完蓝图,再来说说脑机接口的威胁和障碍。

黑客最多黑你的手机,黑你的电脑,如果人类升级成人工智能,那么以后黑客就可以黑你的大脑了。

《盗梦空间》还需要让你做梦,在睡梦中把意念植入你的大脑,让你觉得这是自己的想法。那么以后,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这一旦被恐怖组织利用来招募人员,后果不堪设想。

电影《盗梦空间》剧照

最大的障碍还是技术。

大脑就像个天书,如果说我们需要对大脑了解的知识是1公里的话,到现在为止我们可能只了解了3寸。大脑里还有1千亿个神经元来组成这个复杂的系统,这个数量相当于银河里的恒星数量。

好消息是,Neuralink的创始人之一菲利普·萨比斯提出这样一个思路:

我们不需要了解大脑就能做出工程学方面的成绩,如果能通过工程学的方法让神经元和计算机交互,我们就成功了。而机器学习能做剩下的部分,到时候,我们反而能从中学到脑的更多知识。

在围棋世界,阿法狗不就会自我学习吗?阿法元,不就是自学成才吗?

从时间线来说,脑机接口的研究,目前来看还遵循着史蒂文森定律(记录的神经元数量每7.4年翻一倍),太慢了,能否让它的速度接近信息技术发展的摩尔定律,还很难说。

从植入来说,如果脑机接口的植入依然需要开颅手术,它就不会在全世界推广开来。“无创”和“无创式”成了Neuralink团队最常讨论的话题。

在马斯克心目中,脑机接口的植入过程是个全自动的:用来做植入的机器应该和激光近视矫正一样,是个自动过程。这样就不会受到神经外科医生数量的限制,成本也会降下来,便于规模化推广。

扎克伯格说,如果25年内我们不能在脑机交流上做出一些进步,我会很失望的。

而马斯克在被蒂姆·厄班问到为何要进入生物科技这个分支,而不是遗传学时说:

“遗传学太慢了。婴儿变成成人需要20年时间,我们等不起。”

“这个方向的发展速度非常重要。我们不想在超级人工智能(比人类聪明的人工智能)被创造出来很久之后,才造出具备融合功能的脑机接口。”

蒂姆·厄班说,这就是为什么马斯克创办了Neuralink,他创办Neuralink来加快我们进入魔法纪元的速度。

用马斯克自己的说法,在魔法纪元的世界:

“每个想要获得人工智能延展的人都能得到一个,这样就会存在数十亿个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共生体,一起为人类的未来做决定。”

这样的世界,人工智能才不会颠覆人类,或被少数人垄断,而真正变成民有、民治、民享。

电影《超体》里,当露西的大脑被开发到100%,能超越时空与人类祖先脑脑交流

生活是一座好玩的大花园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18A0BI6U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