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取代“码农”正在发生!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激发职业第二春

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除了关注销售数据,今年背后支撑这个大促节日的“AI人”也成为焦点。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客服、快递员等基层职工,就连曾经堪称网络创始者的程序员,也在被AI替代的队列之中。尽管从需求来看,“码农”是永远不会失业的,但事实是,AI取代“码农”已经在发生。而相比较十年前,互联网刚兴起时,程序员“高需求、高薪资、高难度”的三高状态也逐渐被打破。

中级程序员养成记

1980年出生的陈琦,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跳槽过三次,去过网易,也在小公司呆过,但程序员是他至今做过的唯一一份工作。

在现实的学习工作中,他逐渐认识到,用别人现成的工具不算啥,要有能力自己做一个工具才是真正的大牛。就这样,本着自己写程序,写外挂的想法。他开始了代码之路。

刚入行时,像每一个初入职场的程序员一样,他什么都不懂,虽然大学里学过Java,但都是理论皮毛,没有实践经验。当时组里有个老员工带他,一开始只把项目里一小块模块给他做,前期只能靠自己去研究老员工写的代码。业余时间,陈琦还会让那位老员工推荐一些技术书籍和博客,每天下班回家后继续看代码,思考为什么这么写。

陈琦回忆头几年的程序员生涯,项目紧张时,常常工作到凌晨三四点,在公司附近的宾馆睡几个小时,第二天早上洗把脸继续去上班。他说,头一年,成长速度是最快的,一年就能独立负责项目了。

毕业三年后,陈琦的年薪就从十几万一跃上升到三十几万,从一名普通工程师爬到了小组leader的位置,在一群同龄人里脱颖而出。但之后的八年间,陈琦每年的收入变化逐渐放缓,去年经过调整是40万左右。

据IDC统计,普遍认为程序员是高薪的职业,但从工作3年的调查来看,1/5的人年收入在6万以下,低于10万的总计近60%,1/4的程序员年薪在10万至15万,15万以上占比15%。但相比于其它一些行业,40%的人群月薪过万,的确属于高薪。

年龄35岁是一道坎

“38岁的老程序员,你们要问的快问,我准备退休了……”在“知乎”上敲下这行字,陈琦伸了个懒腰重重得把身子靠向椅背,这个姿势,是他过去通宵加班敲代码的日子里经常做的endingpose。

就在去年,陈琦对自己的职业产生了倦意。他被调到一个新设立的项目组,脱离用户做一些更底层的技术,由于是比较前沿的方向,所有技术上的东西都处于摸索阶段,公司里没有高人点拨自己,只能靠自己去不断摸索、不断碰壁。

长达半年左右的时间,陈琦陷入了工作以来遇到的最大瓶颈。对上,没人能给自己指引方向。对下,也无法帮下属解决问题。那时的他一方面对自己感到失望,一方面也对前景感到茫然。

“程序员吃的确实是‘青春饭’,体力、脑力都要跟得上,年纪越大越力不从心。”就这样原地徘徊了半年,他才意识到自己在这一岗位已经走到头了。

据IDC统计结果显示,绝大部分程序员年龄都不到35岁。

超过一半的程序员年龄在23-30岁之间。其中“天才少年”的比例也不低。

如大部分程序员到适当的年龄做出的转型一样,陈琦决定转型做项目管理。他说:“退出江湖,不折腾代码了,准备折腾人和折腾事情。告别曾经挚爱但是又很无赖的代码,别了,delphi,java,.net。也许以后会继续搞些android和apple开发。”

底层“码农”或被AI替代

如果说已经爬上中级以上的陈琦们,在为谋转型苦恼,那么初级程序员则开始要为了“饭碗”担忧了。

今年,微软和剑桥大学联合提交了一个名为DeepCoder的算法,能够通过发现潜在的代码组合来解决问题。用户只要给出输入值和输出值,DeepCoder就可以自动搜索合适的代码片段,然后将其进行组合,从而可以在几秒钟内就制作出可运行的程序。除了微软的DeepCoder,还有Google提出的神经程序解释器、Facebook提出的层级生成式CNN模型等,其目的都是要实现机器的自动编程。

这意味着,AI替代“码农”正在发生。上海交大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教授曹健指出,严格意义上的“码农”,通常就是指初级程序员。“在这个阶段主要做什么工作呢?别人给你提供一个思路,下达一项任务,然后你就在那里埋头苦干,或者根据经验,或者从现成的代码中拷贝修改。之所以称为初级,是因为涉及到创新的东西不多,基本就是在进行重复性的工作,其实主要就是查找适用代码的过程。而实际上,这就是机器自动编程系统要解决的问题。”

前沿技术带来“第二春”

他同时对今天的“码农”面对AI的挑战,提出了两点建议。第一,转变自身的价值输出点,力求让自己的价值不在于那一段代码本身,而是自己的观念和思考,将自己的经验转化为生产力;第二,转变自己的思维方式,如果你的行为和思考方式都像一台机器,那机器可以做得比你好,你的存在已然多余。

然而,AI可能会让底层码农失去工作,但曹健指出,也促进了程序员岗位的精细化分工。同时,例如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科技领域的发展将给程序员这一职业带来第二春。日前,领英发布《中国经济的数字化转型:人才与就业》报告,揭示出我国数字人才现状与趋势。报告显示我国数字经济发展面临人才短缺的挑战,但这种短缺主要体现在拥有中高级专业技能数字人才的比例不高,拥有人工智能、智能制造等前沿技术的人才更是少之又少。与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家相比,中国的数字人才储备尚有很大差距。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09A09TFS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