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实践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写文章

规划师 轮回

前情提要:文盲洪泽又开始忽悠当年的自己,至于“耄耋”和“沉疴”两个词语,可算是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

第二十六章

现下已经是21世纪末,再想找什么街边理发的大爷,一点钱都不花捯饬成“面目全非”的样子,可不是很容易。

宋庄子提议道:“其实倒也不必非得面目全非,只要跟当年的你,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就可以了。人对两个相似的面孔或许很敏感,但是对跟自己相似的脸不那么敏感,你只需要戴个墨镜就行了。再说了,就算‘你’真的发现你跟他长得一模一样,那也只是一个长得像的人罢了,就算在23世纪,相信时空翘曲的人都不多,更别说现在了。”

“那墨镜哪去弄呢?”张洪泽开始懒怠思考。

“设教。”宋庄子不假思索,“这地儿不是什么都有,什么都能丢。”

“也是啊!”张洪泽感慨,“设教桌子上放着500块钱和一管U胶,一个星期以后,钱还在,U胶没了。”

宋庄子叹息一声:“要不是我当年成天走读,不知道得丢多少东西。”话毕才意识到自己全然不是一种抱怨的语气,却是感慨着不知道多少年以后的物是人非。

交完图之后的设教果然是一片“巴山楚水凄凉地”,散落得乱七八糟的数位板和电子笔,几台忘记关的电脑,乱七八糟的便携式板床,还有两三份没吃完的外卖,就是没有一个人。

宋庄子随手拿起一个放在桌上的墨镜,远远地对着张洪泽的脸比了一下,咕哝道:“女式的,稍微差点,倒也凑合。”

张洪泽一个健步上前来夺下了这墨镜,“这是薇薇的墨镜。这孩子,我刚给她买的就敢放设教。”

“那正好。”宋庄子抱着双臂,“羊毛出在羊身上。”宋庄子再次夺回墨镜,戴在了张洪泽脸上,端详了一会儿,满意地说:“可以可以,还挺杀马特的,跟你作为专家人模狗样的气质差得挺远的。就这样吧。”

距离入夜还有好一段时间,宋庄子决定逛一逛这从未见过,以后也不再有机会亲眼所见的21世纪末校园。毕竟,这整整一层城市在23世纪都是不存在的,重组时代的城市是曾经经历过一次大拆大建的。

这是宋庄子第一次踏出T大学教学区建筑综合体,踏上了大增量时代T市第二层级城市的“地面”。他不知道这地面是什么材料做的,应该是某种高强度高分子材料吧,这个时代的科技必然是达到了。地面就像一块巨大的晶体,其厚度至少让人望不到头,而且透光度不高,并看不到下一层级城市的轮廓,但是这地面防滑性能很好,与所见不甚相符。里面似乎是中空的,有一些类似于乳浊液的东西在流动,宋庄子猜想,里面应该是敷设的管线,而这些乳浊液应该是管线的保护液。这么说,如今的城市可是对管线更重视了,那市政相关的专业近年来大约很景气了,毕竟地下比地上值钱的才是城市嘛。

教学区建筑综合体甚至比21世纪初的一个校区面积还大,各学院之间交错连通,流线各自交错却又独立,真正实现了足不出户上完一天之内的所有课程。

“建筑系馆还是学校中轴线的末端,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崇尚轻盈的建筑,所以不是再用一个体量感比较强的建筑镇住中轴线,是用一种轻盈动感的建筑形式赋予中轴线一种延伸感。”张洪泽忙不迭开始讲解新校区的规划。

“没毛病。”宋庄子心想,“毕竟是在个与云为伍的海拔,观念改变成这样也对。”俄而他又想,这建筑系馆不是刘二中设计的那个。也没错,刘二中设计的系馆是建成于重组时代,实打实的地面建筑。脑海中一闪,那个在系馆给他指路的学生的面孔霎时间清晰了一瞬——那原来就是学生时代的刘二中。

“你去规划局工作以后还经常来学校?”宋庄子问了一句。

“没有。”张洪泽如实说,“那时候就不怎么来了。后来单位和学校都搬到T市第二层级城市以后,‘我’第一次来学校就是今天,不过当时也没好好看。‘明年’不是校庆么,我又来了一趟,那趟看得比较仔细。当时负责接待我的就是后来设计系馆的刘二中,那时候上大五。本来学院说直接接我到报告厅,我提出想逛逛校园,就去了。这刘二中讲解得还挺不错的。那我就给你讲讲?”

“洗耳恭听。”宋庄子饶有兴味。

张洪泽倒真是换了个样子,活像个高级导游,跟现下的杀马特造型不甚相符。他介绍道:“大增量时代城市建设的模式是最像柯布的居住机器的,追求轻盈的体量不只是为了城市形态的美感,而其实其中的实用性已经和美感基本统一了。除了政府机关,其他的建筑及建筑群,已经不追求庄严肃穆的布局形式,追求的是自由、动感。像现在学校的中轴线,就是流线型,不是直线。教学区综合体也不是沿中轴线布置的,而是另外一条流线型的体量,跟中轴线交错在一起,互为图底,最终延伸至建筑系馆,朝天际延伸,既是结束,也是另一种开始。”

校园面积很大,单靠步行还得费一番工夫。不过像宋庄子和张洪泽这种时空流浪者,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

“教学综合体建筑中跟中轴线交错的部分分布的精仪、材料、微电子、建工、生命科学学院、理学院,还有人工智能学院和原子学院。分布在校园南北两侧的是文学院、法学院、管理学院、化工学院,一共剩下的十几个学院。食堂分布在人最多的精仪、建工、化工这几个学院楼下。人工智能学院是从计算机学院分出来的,原子学院是从物理系分出来的。人工智能学院那个楼现在是学校最高的楼,每年划拉的钱比咱们院还多。你进那个楼里,你都不知道究竟谁在跟你说话,是人还是人工智能。”

“老板,根据资料,21世纪末的人工智能不具备批判性思维能力,应很容易分辨真假。”凌宇开启了傲娇模式。

宋庄子哑然失笑,今天的凌宇,越来越具备人类的感情,若日后不放它离开,宋庄子都觉得自己这儿庙太小了。

“听你这么说来……”宋庄子托着下颌,思索片刻,“重组时代除了建筑重新落地意外,在内核上跟大增量时代也有很大的不同。”——在帅虎所著的规划史当中,重组时代的建筑形式和城市形态跟大增量时代相去不远,对于其思想内核上的区别,虽然点明但篇幅不多,是以也难从中窥得精要。

“那肯定不一样啊,要不还有必要划个时代?”张洪泽发出一种“你是不是白痴”意味的大笑。

宋庄子分析:“我记得刘二中设计的系馆是上大下小,从下往上看就有一柱擎天的感觉,实际上还是压住中轴线,具有一定体量感的标志性建筑。而其他学院的建筑还都是跟今天见到的轻盈的体量是一种风格。所以重组时代和后增量时代的人还是崇尚一个奠基的事物的。看来,人的本性还是扎根于地面,要想改变这个观念,让全民移民太空,难度可还是不小的。”

“嗯,没错。”张洪泽赞同,“重组时代和后增量时代轻盈体量的建筑其实是实用性大于美观性,而每个建筑群都具有一个强体量感的建筑跟它们中和,并且总领这个片区,从而也就符合了这几个时代的审美。但是……”他话锋一转,“在这么长的过程中,确实没有一个人真正想离开,他们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改造现在这个世界,所以我只不过推了一把。我觉得还挺符合规律的,你说你干嘛非得扳倒我?”

“事前能够准确预测事后的发展,提前做出计划,应对从容,这是上策;事态发展到一定程度,预见到日后的后果,提前转向,这是中策;而像大增量时代末期,经济崩溃以后才开始转向,这是下策。我现在只能行中策了,而你不就是想再制造一个大增量时代么,而且是没有重组时代兜着的大增量时代。但是……”宋庄子也话锋一转,“我现在明白了啊,我扳倒你是因为历史的因果啊。”宋庄子耸了耸肩。

张洪泽对此无言以对,这不仅……没有毛病,甚至……有点道理。

在这趟时空的旅途当中,他们越发开始相信历史的因果,而淡化了人的主观能动作用。

宋庄子在一个树池前停下了脚步,蹲了下来,捻起里面的土,闻了闻,搓了搓,自言自语道:“无土栽培……”

“就是无土栽培。”张洪泽在宋庄子身后,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赞扬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这么点儿土营养就够了?”

“你也不想想这都什么年代了?”

也是,在这第二层级城市上,若把土壤运上来,一来成本太高,而来天然土壤的资源也是有限。反正无土栽培技术早已低成本化推广,这树池里的营养土把树池的长宽缩小了一大半,以前行道树的树池动辄就占了人行道的三分之一,如今只比一块砖大不了多少,令人行流线更加完整、安全。

“吃晚饭么?”张洪泽看了看中轴线喷泉前的全息显示屏,时间浪费得差不多,已经晚上六点多了。

“这儿连土都没有,吃啥啊?”宋庄子揶揄了一句,下意识搓了搓手里的营养土。

“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张洪泽转身,大步流星地走进建筑学院。

大堂的楼梯上,刘二中正从上面走下来,张洪泽自语:“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说罢则招手疾呼:“刘同学!”

刘二中停下脚步,定睛一看,愣了一下:“张老师,您还在学院?”

“呃……”张洪泽语塞片刻,瞎话又是信口拈来,“下午有急事,没给你们办成讲座,我想着下次找机会补上来着。我也好长时间没回学校看看了,新校区什么样都不知道。”

“您……一人儿?”刘二中朝张洪泽身后看了看。

“没有,这是我助理。”张洪泽一把拉过宋庄子的胳膊。

“占我便宜……”宋庄子暗中狠狠踩了张洪泽一脚。

张洪泽强忍疼痛,保持着微笑,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表情,煞有介事地感慨:“都毕业这么多年了,现在再来学院溜达,还有种自己还没毕业的错觉。这么多年就想听听学校的课,吃顿学校的饭……”

宋庄子扶额,套路啊,都是套路!

“那今天晚上我请您吃食堂吧!”

宋庄子又一次扶额,那个年代青涩的刘二中果然是上当了。宋庄子回想自己在帅昆仑追思会上那个老油条刘二中,看来,人真的是需要岁月来磨砺的。不过,能在无纸化办公全面实现的时代一分钱不花好好吃顿正餐,也是不容易了,这时候宋庄子倒真想感谢张洪泽的偶像效应。

待续……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223G122AV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关注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
10元无门槛代金券
洞察腾讯核心技术
剖析业界实践案例
腾讯云开发者公众号二维码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