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缩,会像马粪一样消失

马粪危机

首先,讲一个经常被人讲的故事。

话说19世纪的时候,纽约、伦敦这些大城市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是“马车”,土豪有自己的“私家马车”,屌丝们出门可以坐“公共马车”,或者奢侈点打个“马的”。当时,一个大城市的交通需要几十万匹马来维持。马太多了,问题就来了,马尿、马粪......整个城市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马桶”。马尿容易干,还好。马粪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尤其是当马粪多到农民都收不完的时候。晴天,马粪晒成粪末,四处飞扬;雨天,马粪变成粪浆,一不小心被溅到......那酸爽,不可想象!甚至在1894年,《泰晤士报》预测,伦敦将被高达9英尺的马粪淹没。后来,各国为了解决马粪问题,还开了好几次国际大会,讨论来讨论去,最后痛苦的发现:此问题无解!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马粪危机”。

结局大家都知道,到了20世纪,因为汽车的发明,马粪危机自然解除。

讲这个故事,其实我想说:很多问题并不需要解决,让它消失就好。

通缩

货币,把人们从“以物换物”的繁琐中解放出来,是个伟大的发明。但它有个根本的问题:一个经济体到底需要多少货币呢?理论上来说,因为货币用于交易,所以,有多少交易需求就有多少货币是最合适的。但是,经济是由众多的个体行为组成的,是动态的。每个人每天想买什么,会买什么,汇总起来是个未知数。在国家背书的法币出现之前,这问题虽然存在,但没人操心。因为货币总量天注定,有多少金银就有多少货币,想操心也操心不上。

法币出现之后,货币的发行有了个中心。这个中心虽然用了一系列的手段,试图寻找最合适的货币发行量,但始终不精准。我们都知道,如果货币发得多了就会通胀,发得少了就会通缩。那么,通胀和通缩到底哪个更有害呢?显然是通缩,因为当钱越来越值钱时,大家都存钱不消费,经济就完全停滞了。通胀虽有千般不好,但能刺激消费。所以,这个中心发行货币的时候,是尽可能多的发,实在多得不行,才收一收。

为了不通缩,于是通胀,这是法币的解决方案。

生态货币

数字货币出现之后,因为总量通常是恒定的,被痛斥为通缩的货币。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这个结论的前提,是世界上以后只会留下一种或几种数字货币。以前我也这么认为,所以很为这个问题头疼。但最近各个公司“积分”、“通证”、“代币”一阵狂发,倒是给了我灵感:如果以后总有新的数字货币发行,那通缩不就解决了吗?再一细想,代币的这种发行机制,不能说是解决了通缩问题,而是像“汽车不拉屎化解马粪危机”一样,让通缩消失了。

怎么说呢?

我们来看看通缩的具体原因:经济不断发展,提供的商品和服务越来越多,人们购买的商品和服务越来越多,也就是说,货币的应用场景越来越多,或者说花钱的场景越来越多。但是,钱还是那么多。

好,那现在如果每出现一个新的应用场景,就发行一种代币,那还有什么通缩啊!因为钱和花钱的场景精确匹配,同步增多了!比如,苹果推出iPhone X的时候,同步发行一款“果X币”,所有跟果X相关的交易需求都由果X币来满足。

(其实,比特股也有类似的机制,但太过理想化,且要比特股一统天下才行,详见《区块链的下一个风口在哪里?(九):比特股》。)

经济其实就是由一个个的生态组成的,一个组织、一个公司、一个社群都是一个生态。每一个生态都可以以它的用户为节点,组成一个区块链网络,然后发行代币,当然,更省事的办法就是在现有的公链上发行。代币的获取以对生态的贡献来决定,就像比特币需要挖矿才能获得一样。从这一点来说,数字货币就是天然的生态货币。当每一个生态都有自己的代币,然后新的生态伴随新的代币出现,那么法币的功能就大大弱化了。以国家为单位的法币系统将会被以生态为单位的数字货币系统取代。当然,国家本来也是一个生态,也可以发行自己的代币,但它不会是主导地位,只是市场上的一个竞争品而已。

另一方面,生态还可以是纵向的。像以太坊,本身就是一个大生态,它上面的每一个应用都是一个小生态,这些小生态也有它的代币。小生态可能成长壮大,在它上面再长出新的生态、新的代币。理论上来说,这个过程是可以无限嵌套的,这就赋予了货币新的维度,在以前,货币与货币的关系只是横向的,现在则可以是纵向的。这个模型对应着未来的货币体系,我们可以这么想象:横向,由一些大的基础货币组成,这些基础货币对应着大的生态,比如,USDT对标了法币与数字货币的连接场景;BTC对标了整个新生的数字货币生态;ETH对标了自身极具潜力的智能合约平台。纵向,在这些基础货币上面,可以长出小的货币,精确匹配新出现的应用场景。当然,这个体系不是固定的,一款成长于基础货币的小货币可以越来越大,它的应用场景,横向可以越来越宽,纵向可以越来越深,长到足够的体量时,也会有足够多的货币与它对标,那它就是一个基础货币了。

数据货币化

也许你会说,以后这么多货币,那不麻烦死。其实想想,现在世界上不就是那么多货币吗?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法币。但我们没觉得使用法币很麻烦。那是因为我们大部分时候都呆在同一个国家,并不需要经常把法币兑换来兑换去。同样的,未来的一款数字货币也大都是在它自带的生态范围内使用,兑换的需求不大。而在一些通用的场景,我们则可以使用基础货币。即使要兑换,数字货币的兑换也比法币简单快捷得多,大家可以比较一下“人民币兑换美元”和“比特币兑换莱特币”这两个场景,前者时间久不说,还诸多限制,而后者就是1秒钟的事。

另一方面,一切事物都可以映射成数据,存储到区块链上。这样,货币与它要交易的对象,就没有本质的区别了,大家都是一串数据。交易的时候,你发比特币给我,我发“房子”给你,都是区块链上的数据转移行为,这时候,非要说你发给我的是货币,我发给你的是货,就没太多意义了。所以,未来的发展将是实物数据化、数据货币化,或者说一切都将是货币,可以称之为“泛货币化”。

现在数字货币的兑换都还依靠中心化的交易所,各个区块链之间的数据互通就更不用说了。不排除未来会出现优秀的跨链协议,使得各个链的代币和数据可以自由流动。当然,这个家伙肯定也会带着它自己的代币,而它的代币无疑将是另一大基础货币。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09G0FLJN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