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非“五月花号” 计划的自白

我不是标题党,也不喜欢矫情,觉得一切似乎单纯一些好。由于嗜好与个人情结纠缠自己长达多年,这里的非“五月花号”(MAY FLOWER)计划并非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谋划,这个标题与我上初中时的记忆有着密切关联。出生和成长的周边环境及人文要素堆积在我的心里,日子久了慢慢生发出一种叫愿景的东西。总想,会有一种方式能将其转换,这种转换的过程可以哄自己高兴,看到真实的自己隐藏的碎片以及另一个我的存在。画画,这个从小就喜欢直至今天还在继续的行当,似乎就理所当然成为这种转换媒介。说到底,这个愿景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精神自由出逃的理由,为了找到一个唠叨撒泼的对象,为了那些无法忘却而已经逝去的时光,为了不能预测但必将来临的明天。这,既是这个所谓计划的初衷,也是一路上的风景!

江城无约

雷克雅维克的风

雷克雅维克的风

初中时,是一个可以称作几乎没有任何资讯的年代。一位叫傅泽生的地理老师,用他手中转动的地球仪,黑板上挂的世界地图,告诉了同学们地球原来只有30%是陆地,其余70%全由水覆盖。他还无意识充当了历史老师,讲到了一艘叫“五月花号”的英国帆船,经过在海上66天的漂泊之后,如何将欧洲的文明经由海洋带去到美洲大陆,后来北美大陆的一切是怎样在《“五月花号”公约》(THEMAYFLOWER COMPACT)下成长繁荣起来。这个“五月花号”在我心里驻留了下来。水际间的来来往往,成了我的第一个潜在的去向坐标。这是一个有关水、流域、海洋和与之关联的诸多纠葛为出发点的话题,由于这个范畴过于庞杂,只好从个人偏好的视觉实验角度去试试看。水边出生,长江、嘉陵江怀抱里成长的我,早年就认定自己是个水行者,想要远游。

这里不是红海

这里不是红海

2002年深冬,在完成我《艺术之水——水环境艺术文化价值论》一书的后记中写有一段话,对接了我选择“水”作为探究对象的缘由:“北京的雪还是那样的下着,据说已是几十年没有下过这么长的时间了。洋洋洒洒,好个自在,似乎要将人从头到脚都浸个透。在这个严重缺水的巨大城市里,觉得常年的干渴,雨水成了一种奢侈品。于是更加思念起家乡的水来,流淌不息的长江水,青翠碧绿的嘉陵江,巴山夜雨涨秋池的惆怅,雨打芭蕉的丝竹之韵,水中倒映着的山城与小镇,依稀远去的渔翁,还有青春的记忆……”在我“水环境改变一座城市的性格”“中国山水文化中的环境景观意蕴”“水几于道——论水环境艺术设计的审美”“基于理想栖居的水崇拜认知”“古村落水环境探析”“生态伦理视野下的人居水环境设计”等杂文中都不断涉及。先后出版的《艺术之水》和《滨水景观设计概论》两本书,都有意无意地身陷其中,感觉自己被流域的那些事给绑架了。这期间,一直在找寻艺术与人居环境互为关系融合的途径,尤其是流域文明在绘画与城市环境艺术中的精神语言及载体选择等多层面可能性的显现。

江城无约

最近这些年,又重拾画笔,开始之前文字工作内容的视觉形态转换实验,断断续续,边做边玩,好像这两年有点越陷越深,涂涂画画也慢慢成了生活中十分重要的事了。我知道继续画下去的艰难所在,作为一生的修行,会永远都在路上。这些日子里我只是照顾自己的情绪,由着性子来,自说自话。那些所谓的艺术的主张,流派、事件与人物总和自己有着那么些距离。《红海无关》系列、《江城无约》系列、《水流无痕》系列,被我归纳为“三无”系列的画作,也是为了把这几年的东西归归类,便于查找来时的路。这其中,有对流域文明日渐消亡的祭奠,有对还未涉足而又满怀憧憬的陌生之地的幻觉,还有更多的是道不尽的乡愁,尤其是有关自己生活居住过的江城,等等。

这里不是红海

在尤瓦尔·赫拉利说的另一端

关于乡愁,在我们当下的国度里,无论是所见还是在人们的情怀里,几乎再也找不到那叫作故乡的记忆之城了。我们不用再寄希望家乡那曾经拥有的往日温馨和熟悉的地方,还依然存放在那里。再也没有了家乡河边的老槐树,没有了远远就能看见的故乡山顶上的白塔。从本不一样的城市到街区,从胡同到小巷,还有邻里的小院和家门,这一切都在这三十多年的城市化快速推进中给彻底摧毁,变为同一个面孔。中国的土地上都长满了什么?《江城无约》系列,在感念家乡往日温馨时,更多的是追忆和无奈,同时也是祈福自然生态与地域文化的生命关照能得到更多人的重视。

这里不是红海

自然环境的遭遇,本质上是人类的作恶。困扰人类的饥荒、瘟疫和战争三大问题,并未真正意义上过去,只是时间节奏与形式的轮转更替。而尤瓦尔·赫拉利这位以色列史学家在《未来简史》中预测,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人类能够控制和擅长的领域将越来越少,我们大部分的工作都可以被人工智能取代,“无用阶层”人群将占据人类的绝大部分。数据主义或将成为新的宗教,人文主义似乎变得已经不重要。人工智能还将把人类从智人变为神人,就是那些少数存在的人类,以意识与人工智能结合体的方式存在。好在意识、精神与灵魂还依然要伴随人类,艺术和人文仍然会照耀着我们前行,画画这件事,也可照旧。

这里不是红海

那日在斯德哥尔摩

自在不是主义

物是物非

江城无约

江城无约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14B1DI0J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腾讯云开发者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