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了“魔法”的比特币,还能看到什么?

这篇文章谈论了早期比特币钱包软件Armory的前工程副总裁,Jimmy Song,对编程、区块链、比特币,以及目前行业生态瓶颈,产生了独到的见解。文章结构如下。祝阅读愉快。

导语

“所有的模型都是错误的,但有些是有用的。”

这句话是统计学家George E. P. Box用来形容概率模型的,但这句话,也完美包涵了所有我们用以领会周边世界的心理模型。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于是,我们在有缺损的心理模型下被迫维持着,这在心理学上也被称为“探试”。无论我们对任何学科的掌握水平如何,我们的心理模型和我们的想法都必然是错误的,不全面的。人们在某个学科里研究越深刻,George E. P. Box的格言就越显而易见。

与此类似,网站开发者自己都不用明白TCP/IP和其他核心协议的具体工作(因特网建造这些协议是为了在上面搭建应用)。我们总是在自己的应用里,运用、合并他人写的软件,却毫不知情这些软件是如何实际工作的。因此,软件的开发与科技的进步,通常可以被看作是在嵌套的一连串“黑盒子”上搭建的。而每一个黑盒子都蕴藏着更抽象的奥秘。

对于没有投入时间去真正掌握一项特定技术内核的人来说,他们或许是在用魔法工作。不过他们挖掘得越深刻,魔法就离他们越远。

这就是Jimmy Song为我,和他“Programming Blockchain(编程区块链)”工作坊的各种学生们做的事情——那就是去除掉魔法。

加密世界的环球旅行家

作为Bitcoin Core储存库的贡献者,和早期比特币钱包软件Armory的前工程副总裁,Jimmy Song在加密货币领域里广为人知。他通过常规写作和视频内容,成为加密世界里的活跃人士,对改进比特币饱含热情。

关于什么是必需的这一方面,他也不羞于分享自己的看法:

“培养更多的开发人员是在整个生态中最大的瓶颈。”

Song进入“Programming Blockchain”,致力于给有兴趣的开发人员一套深层次的速成课,去了解比特币背后的“魔法”是什么,区块链实际是如何运作的。有限域、椭圆曲线密码学、事务解析和工作量证明验证只是其中涵盖的部分主题。

作为一个近年迷恋于加密货币广泛影响的网络开发者,我无法抗拒。

既然区块链是全球性技术,世界级现象,就配得上这种雄心勃勃的努力,让它在全球范围里不再神秘。Programming Blockchain的选址因中国、加利福尼亚、北卡罗来纳和以色列的区域差异性而有很大变化。

“如果这个想法能够产生更多的开发人员,那么我会在尽可能多的地方去做这件事。”Song解释到。“通过在世界上不同的地方做这些事情,我希望世界各地的开发人员能创造更多的东西。”

揭秘区块链

在科技领域,“区块链”是最炙手可热的流行语,可以和任何事情沾上边。纵览ICO和区块链领域,从健康数据到香蕉跟踪,你总可以找到每个用例的项目或者创业公司,不管你问题是什么,区块链是总能解开你的症结。

但是它到底是什么,它是如何运作的,又是什么让它如此特别呢?

人们普遍认为区块链是“比特币背后的技术”,是一个分布式的、防篡改的数据库,可以用来改变许多其他的应用。人们也总觉得,像AOL或MySpace,比特币可能很快就会被更好运作这项技术的竞争者们超越。但是区块链是一个如此全新的、本质上完全不同的东西,以至于所有的类比都只是为了简化它,加密生态系统也会在它们的用下迅速瓦解。

区块链的独特让它格外让人难以理解,因为即便我们试着去努力,我们也无法用以往存在的概念来阐释它。再者,区块链非常容易吸引人们在其上面完成项目。我们不是很知道区块链是如何产生帮助的,但它却是每个问题的灵丹妙药。

我们会对区块链的突现特征进行诠释,比方说“不可变”和“去中心化”,并似乎常常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些区块链的魔法属性,可以放置在任何应用程序中。但是根本没有类似魔法的东西。甚至在考虑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时,即使是最良性的假设也会让人吃惊。

拿比特币来说,它不过就是个抽象理念。比特币协议只是跟踪“聪”(satoshis)的价值单位,而非比特币。许多人知道的“最小的”单位“聪”,实际上是协议上唯一的单位。

建造出相当于1亿个这样单位的“比特币”,其实是中本聪的一个随机决定,随后便成为了在协议上搭建的所有钱包软件的标准记数。但这种币或通证的概念本身,甚至也是完全抽象的。Song注意到,比特币交易的框架里,有一个令人惊讶的细节。

当谈论起货币的转移时,人们会认为,是将X价值单位发送到收件人的地址或账户。但是,在原始的比特币交易中,是没有规定的的聪的转移数量的。只是提及了“未花费过的交易输出”或UTXO,交易就可以被支持。UTXO可以看成是区块链分类账里的借方记录。出现在钱包上的比特币总量是其掌握的UTXO的总数,并非是持有资金的单一账户。

除此之外,如果单个UTXO所表示的价值,少于用户要花费的值,那么交易里必须含有多个UTXO才能进行流动。不管怎样,UTXO也必须彻底耗尽,也就是通过花费少于单个UTXO所表示的数量。

正如Jimmy Song给我们演示的那样,即使是数字上的,也不会有任何通证被传来传去,宁愿这只是概念上的一个隐喻。所有的都只不过是一个非常规的会计账目,其中的细节当然也是由钱包软件所剥离出来的。“一旦懂得了这些原始交易,你就会像阅读矩阵一样,”Jimmy这样说。

抽象的圈套

许多抽象概念显然是有用的,比方说简单易懂的货币面额。抽象对于运转极为复杂的世界而言,同样是必需的,然而,它们仍然有思维圈套。

以单位偏好为例,也就是加密货币比起相对更“昂贵的”硬币时,看起来更划算,尽管硬币的单位价格和这种情况并不相关。

假设两个加密货币持有一样的的市值,但其供给和面值,可以让你更会买下“整体”加密货币A,而不是“部分”加密货币B。因为比起部分,我们更愿意拥有整体。然而,这些加密货币的面额必需是完全任意的。单位偏好是非常良性的心理误差。但是,如果是为了给出解释,而去简化细节,就会有其他更危险的圈套。

例如,比特币的所谓“不变性”,并不是一些仅仅可以被复制粘贴到其他程序的几行特殊代码。这是错综复杂的算数和经济刺激不断作用的结果。区块链的结构根植在一种算法里,我们称之为哈希。对于电脑而言,验证哈希的答案是对是错很简单,但从零去寻找答案则是困难的。

然而,矿工发起了一场哈希的军备竞赛,在竞赛里,矿工们为了在区块链上做出改变去再现算法的总数。然而这是很昂贵的,这一切也都随着时间的过去而表现的不切实际。但还是存在着仅剩的可能的,因为矿工们有强大的利益驱动,那就是比特币对他们的回报。

因此,把比特币和区块链看作是完全不可变,这甚至是不准确的。在某些特定条件下,比如有51%的攻击行为时,它肯定是可以被修改的。如果本土不存在有价值的token,用以奖赏那些守卫安全的人们,那么任何区块链也不可能去给“不变性”做实际上的承诺。

“比特币是推动区块链的技术,并不是其他什么,”Nick Baldwin同学总结说。

一种大局观

你越钻研区块链,“魔法”就消失得越多。你意识到,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奥秘,只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给予研究。

当我们的简易、又有缺陷的模型被更复杂的取代时,会产生有趣的情形。你也许会觉得你的惊奇感,也随着魔法而消失。但有时候,确实是这样子的。你会敏感地察觉到你实际上知道的少之又少,等你去探索的多之又多。产生幻想的破灭感是很自然的反应。

尽管有这样的压力,但你会得到比天真的惊奇感更有价值的东西——大局观点。要做的工作应接不暇,但走我们之前的人所做的工作同样令人望而却步。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已经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前方所有的挑战都将由我们征服,就像我们之前就成功挑战过的一样。

我们有了这些知识,也转变了观念,就会有专注感。我们所有能做的就是去解决下个难题,走好下一步,其他的所有事情都是杂音。

正如Song在工作室最后告诉我们的:

“智慧是在你的生命里减少东西,而非添加。”

文/ Ariel Deschapell

译/ 碰词儿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21A002FB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