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式生活

a+1式生活

a=a+1

会不会有人对标题有疑问?这怎么可能?

可能。所有貌似不可能的,都有可能可能。

允许我浪费一分钟时间专业讲解。

在计算机编程语言中,有一种名叫变量的东西。比如我们想设计如下的常见程序:电脑游戏中某个人可以有三次战死的机会,也就是说,有三条命,每条命有一百滴血,每当他被敌人打中一拳时减少10滴血,打中十拳,他将丢失一条命,而得到一个急救包可以增加50滴血。

这时候,我们可以设定一个初始值a=3,也就是说,游戏开始,他的生命值等于3,而这个值在游戏的过程中是可以变化的(被打了十拳就变成2了);再设定一个变量b=100用来把他的每一条命都分为100个点。这样,IF他挨了一拳,那么b=b-10,也就是从100这个值里减去10,并把这个结果重新赋给b,这时候b已经不等于100而等于90了。

IF b

好的,做为一个搞了十多年计算机的理工男,a=a+1是完全成立的。

成事皆有可能。

可是,为什么理工男成了写字的?这是个疑问。

与那些变来变去的数字相比,我似乎更喜欢摆布文字。

凝视文字,你会有一种安静感。

看多了现实的悲凉残忍龌龊之后,当你想洗洗眼睛的时候,不妨去翻本书,随便什么书。

那是一种视觉缓冲装置,功用类似于空气净化器。它不会把一个数值变来变去把你变懵,记得当年编程的时候为了查找类似于“这个人的命怎么不是3而是2了”和诸如此类的问题,每天不吃饭不睡觉把上万行程序翻个底朝上只为了找到某一行上本来该用加号的可能不小心敲成了减号。

那是个折磨人的苦差事,不仅苦,还乏味。

文字其实与编程很像,枯燥的排列组合,常常让人发懵,你努力了几百个小时,可能就因为一个字一段话而前功尽弃。

还有一种相似之处在于,文字和编程的过程中,你永远无法与别人分享这个过程中的任何喜悦。

而一旦完成,就再多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我见犹恐避之不及的讨厌它想离开它再不想摆弄它(这也就理解了很多人会在我的文字里发现错字病句,因为一旦完成,我真的很难再有耐心安抚它们)。

文字与编程最大的不同在于,文字需要激情澎湃,而编程需要绝对的冷静;文字是感性的产物,而编程要绝对的理性。

还有一点喜欢文字的原因在于,现实中的生命和游戏中的生命一样,是经常要做减法的,它总是在被消耗,而文字则是加法,每敲一下键盘,你的文字就会多一个,直到满足了你的宣泄或是达到了编辑要求的字数。

我喜欢做加法,像游戏中的急救包,给你的生命注满活力和生机,好让这辈子尽可能的长一点。

我喜欢a=a+1,每当我精心地设计了这一程序,就让生命这个变量,不断增长。

虽然我知道,和游戏中拿到急救包一样,这很难,甚至是个幻想,毕竟,游戏中即便你不死,也会有通关的那一天,同样的Game Over,但毕竟在游戏结束之前,我努力过,挣扎过,争取过,拼过。

那是种欣欣向荣的活法。

所以我相信,从理科转成文字,是上天的一种恩惠和眷顾,因为理性一旦出动,所有妩媚的多彩,都会失去颜色。

在理性里,我会毁掉很多乐趣,它让我感觉不剔透,不安全,甚至因过于透明而显得苍白和虚弱。

而感性,让生活里充满一种流动状的清亮和干净,生动,鲜活,因为灵巧的变数,而不会落太多灰。

我称之为,a+1生活。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09B0MT5200?refer=cp_1026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