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谭盾:《酒狂》中的自然与人文,现在与未来

2016年,著名作曲家谭盾接受泸州老窖“国窖1573”委托,创作一支《酒狂》。这支酒乐将以交响乐的形式出现,并于2018年3月30日在“国窖1573·英雄的盛宴”音乐会上首演。

享誉世界的谭盾擅长像指挥乐队一样的指挥自然元素。他的有机音乐三部曲《水乐》、《纸乐》、《垚乐》20年前震惊了世界,充满禅机的东方观念与现代音乐的结合也成为谭盾的标志风格。谭盾的创作形式涉及交响乐、室内乐、歌剧、观念戏剧等等,他的天才为他获得了格莱美音乐奖、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等众多国际顶级奖项。尽管天马行空,用中国白酒为材料和主题来进行创作,对于谭盾,也是首次。

《酒狂》首演之前,谭盾与笔者有如下对话。

谭盾先生,请您谈谈受“国窖1573”委托创作《酒狂》的机缘?这支《酒狂》将会以怎样的形式出现?

中国文化中的诗和酒永远是历代文人和乐人的情结。中国的国学和国乐离不开酒,“乐”和“诗”,也是国学国乐人文情怀的衍生。

接受到国窖1573委托的时候,我很好奇,同时也很兴奋。当时我想,为什么不能有一个可以“喝”的音乐?想象一个场景:演出高潮时,随着指挥棒的指引,大家把刚刚散发出美妙音符的美酒喝进肚子里,让音乐在身体里继续,在身体里燃烧。这个念头让我自己兴奋起来,于是就有了这个《酒狂》。知道“国窖1573”是有机食品,并且酒体里有着几百种对人体有益的微生物后,这个想法就变得愈加可靠和浪漫起来。

我设想的《酒狂》里,人们的身体和意识都要被调动起来和酒的自然与人文对话。人们的器官,眼耳鼻舌身都要被调动起来和自然的酒对话,闻酒的味儿,品酒的香。人们的意识却要进入千万年的酒文化的故事中。人们要在酒精的感染下体味真实与虚幻,体味无法分享的热烈与自由。

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媒介。它是神与人的媒介,人与人的媒介,也是人与自己的媒介。《酒狂》会很深,每个人都会听出、品出自己的那一层。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用这种“媒介”来创作,对您不是头一次了。与中国文化相关的媒介,除了“酒”,还有“茶”。您曾经在日本创作过一出歌剧《茶》,让奉“茶道”为国宝的日本观众惊叹不已。茶和酒都是水做的,却形成了完全不同的风味。《酒狂》和《茶》会有相似之处吗?

我觉得中国酒与中国茶都是大自然的智慧经由人类之手成就的最高层。中国酒和中国茶不只是对中国人,它们给世界各个民族的人都带来愉悦,对他们的艺术创造力和文化创造力有很大的促生。我在日本作《茶》时,不但是把中国的茶道带进去,更是把中国的“酒道”融入其中。如果说酒是阳刚之气,那茶就是如润之阴。酒与茶的文化,就是刚与柔,阳与阴的文化,这恰恰是中国人的祖先对世界的影响力,而这个影响力是需要我们去传承的。

中国文化有一种特殊的气氛,比如同样是蒸馏酿造的高度粮食酒,俄罗斯人酿造的伏特加,和中国人酿造的白酒,就完全不同。如果用音乐和诗歌来类比,您觉得哪种类型的创作更像中国白酒?伏特加呢?再比如法国红酒和苏格兰的威士忌?

世界各民族的人无论是在创造诗歌,还是在谱写音乐的时候都体现着不同的文化性格,制酒时也一样。俄罗斯的酒就像柴可夫斯基,那么的浓郁和浪漫;中国的“国窖1573”就有写出《蜀道难》的李白的雄奇和写出“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杜甫的胸怀;苏格兰的威士忌,晕染着莎士比亚的深蕴,毒辣的讥讽及窥视人间的灵敏;法国的红酒与澳洲的红酒同时都充满着灵异和遐想。这是游走于世界文化的有趣之处。同样的水,同样的粮食,同样要酿造美酒的渴望,却在不同文化的人们的手中,诞生了完全不同的风味。

我对“国窖1573”的白酒文化做了一番研究。这是一个尊重传统、维护传承的企业。因为一个酒窖一旦停止使用,就无法继续。我喝的每一口1573里面,都有真正来自明朝万历年间的气息。从1573年到现在,酒窖们经历了445年的人间风雨,悲欢离合。我常会把“国窖1573”送给国外的朋友,有些人甚至从未喝过白酒。但是只要跟他们说,这一杯中国酒里有来自1573年的魂魄,他们就感动不已。这是对生命力的尊敬。

您获得过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音乐学博士。很多人不知道,除了作曲家、指挥,您还是一位学者,对各国文化都深有了解。这么多年的全球行走,您可不可以分享一下,目前为止,您觉得最好的文化传播方式是什么?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园林版「牡丹亭」谢幕照,左三为谭盾。

(图片来源:纽约在线)

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我是最大的得益者,因为我总是碰到很好的老师和很好的学校。我总是鼓励下一代,一定要好好学习。如果你遇到了一个好老师,并寻找到好的学校,是可以让你的20年活成30年,把一辈子活成两辈子。所以我认为人生在世,就是要效率。

就酒和茶而言,前者给你速度,后者给你深度,这两样东西使我在传承中国文化的时候获得很多的灵感,无论是在做《女书》还是《地图》。我可以花五年的时间,就像一个工匠,慢慢的打磨、采集,我可以去女书村20次,不停的采风,不停的感悟,就是因为茶给了我很多的稳重和深悟。当我站在指挥台指挥一部交响乐的时候,当我从这个音乐厅到那个音乐厅,从这个交响乐团到那个交响乐团,与全世界各地的人分享中国文化的时候,我的激情、速度、驷马难追的那种音乐诗意之烈火,恰恰是中国的酒赋予了我那样的感悟。所以文化的传承,文化的分享以及文化的创造都与我们的生活有关,对我而言,我的生活就是我的音乐,我的音乐就是我的生活。

日趋全球化的世界并不安宁,由于世界更加紧密的连接,每个人对世界都背负了比以往更重的责任。您能谈谈,艺术在现在、在未来对于世界的作用吗?

艺术在现在就是对未来的一种“活着”、一种“推着”、一种“牵着”、一种“挂着”,其实人生是很短暂的,那怎样让人能活在未来?把短暂的人生拓宽成有意义而又深远的人生呢?我觉得就是艺术,因为艺术是可以让人活在世界和未来的一种媒介。我觉得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集体,一个个人,对于艺术的追求,就是有一种活在未来的态度。我获得过的威尼斯双年展艺术终身成就奖·金狮奖、格莱美奖、奥斯卡奖、德国巴赫奖、俄国的肖斯塔克维奇大奖、美国格文美尔大奖等等,这些奖项对我来说都是鼓励我能够活在未来。

说起未来,现在全世界最热的议题是人工智能,有人说,机器人取代人类指日可待。也有人说,艺术家是最后一个被机器人取代的职业。面向未来,您感到威胁吗?

现在很多人都在讲人工智能,但有时会产生一种混淆。人工智能是分硬件和软件,也就是说人工智能里面的软件开发、创造和设计,会使人类产生无法比拟的腾飞,但人工智能里的硬件部分还是传统。比如你总不能用人工智能代替“国窖1573”给你的豪情,也不能用人工智能代替法国红酒给你的浪漫吧?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未来一定是人工智能加有机传统,一定是飞跃想象加工匠精神。人的未来一定是两极化的,两方面的,就如同阴阳相伴、刚柔相济、水火交融,这也是两千多年前中国的祖先早已断定世界未来的组成,就是“永恒-阴阳”。

“国窖1573·英雄的盛宴”音乐会

时间:2018年3月30日

地点: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歌剧厅

由谭盾为国窖1573专门创作,融入中国白酒文化的全新管弦乐《酒狂》将在音乐会上首发,谭盾将与大家分享中国白酒赋予他的激情与灵感。

欢迎大家踊跃留言评论,留言点赞数排名前五的朋友,每人将获赠“国窖1573·英雄的盛宴”音乐会门票两张(带上小伙伴一起去看~),获奖名单将于明日在公众号发布。还等什么,赶快留言吧!

向上滑动浏览表演阵容

指挥:谭盾

世界知名作曲家、指挥家。曾被纽约时报评为“国际乐坛最重要的十位音乐家之一”,被凤凰卫视等全球最重要的十家华文媒体评为2006年影响世界的十位华人之一。现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亲善大使、中国国家交响乐团荣誉艺术指导、深圳交响乐团首席客席指挥。谭盾的艺术和音乐对世界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小提琴:赫姆辛·奥妮(Eldbjørg Hemsing)

挪威音乐传统的代言人,11岁时与卑尔根爱乐乐团合作首秀。2018年3月,赫姆辛·奥妮将在瑞典厂牌BIS发行首张唱片。

大提琴:朱琳

当今最年轻的大提琴演奏家之一,2010年起作为大提琴首席在“天顶上的一滴水•水乐堂”成功演出200余场。近年来作为独奏家活跃于国内外舞台。

钢琴:孙佳依

被《纽约时报》称为“当代最令人激动的青年钢琴家之一”。2010年,被谭盾邀请作为钢琴独奏家在上海世博会首演谭盾的《武侠三部曲》,获得一致好评。

打击乐:王贝贝

迄今为止唯一四次登上联合国总部会议大厅的青年打击乐独奏家。自领衔录制谭盾2008北京奥运会音乐后,受谭盾邀请独奏其有机三部曲《水乐》、《纸乐》、《垚乐》。

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

隶属于中国歌剧舞剧院的国家级交响乐团,成立于1952年,是新中国第一个管弦乐团。数十年来,乐团为中国的歌剧、舞剧事业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曾为中国民族歌剧史上的经典力作《白毛女》《伤逝》《原野》《红河谷》,以及民族歌舞剧《宝莲灯》《铜雀伎》《文成公主》《鱼美人》等担任音乐演奏。

节目单

1. 管弦乐《酒狂》

2. 《英雄》(小提琴协奏曲)

3. 《卧虎》(大提琴协奏曲)

4. 《夜宴》(钢琴协奏曲)

5. 《复活》(小提琴/大提琴/钢琴三重协奏曲)

作者:艺婷

摄影师:刘志怀

编辑:张陈健

品牌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323B1BQXX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同媒体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