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我为你奋斗终身,你却早已将我遗忘

时间来到2017年12月3号。

喜欢123这个排序,辗转反侧,还是起来写下几行字,记录这段时间的一些随想。

12月,对我还真是有点特别的意义。

2008年的12月,决定离开motorola,去投身LTE,内心纠结还犹如发生在昨日。

那是个懵懂的青年,似乎真的是像他的经理理解的那样有些幼稚。对所谓LTE的理解,只能停留在LTE三个字母上,连个全称都不知道。但听起来那么酷炫,看上去那么时髦,似乎就够了。那种感觉就跟当初1999年考大学报通信工程专业时完全一样。啥也不懂,但就是要去凑个热闹,怀着想去折腾一下的心,那个青年没回头,坚定地走入了他憧憬的4G通信。

-----年轻真好,无所牵挂,无所畏惧,说走就走。这注定成为青年时期最闪亮的一幕。

2010年12月,项目变化,离开LTE,去做W项目,内心平淡,似乎有点早熟的样子。

2年激情澎湃的LTE生活,每天都满满登登。知道了LTE的三个字母的全称,也达到了36213_R8 可以以章节为单位随机点读的水平。最强烈的记忆就是轻狂。现在回想起来,顶多就是书背的熟,代码看得多而已,每天加班多,甚至公交车上看协议。混迹于一群类似水平的人之间,没见过大师的风采,更是不懂得自己去找差距,难免浮躁地不行。

不过总体而言,也算是没有浪费最精华的2年岁月。尤其是后面几个月,经历了一段信道模型仿真的难得体验,看明白了无所谓什么技术,如果你是个工程师,那都只是一种数学公式的推演,那都是一次计算机语言的表达。这在后面W的日子里更是无比深刻的体会。如果你不是搞通信开发的,那么可以随便评论4G、5G比W牛逼多少倍;但如果你是搞4G、5G研发的,那么把你认为很牛叉的LTE知识背景以及产品背景放到W面前,那种感觉就是一个中学生跟大学生之间的比较。请记住我的这个比喻。

2014年12月,我获得了生命中最好的礼物。

再过些天,她就3岁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天使。每天看着她的笑脸,就轻松洗脱一切疲倦与困扰,相信生活是那么的美好。

2016年12月,回归LTE,百感交集

离开那年很多地方还仅仅是部署实验网

离开那年LTE工程师绝对是市场上最火的职位

离开那年还有那么多玩家相互血拼

离开那年C114的设备商板块每天甚至有800左右的活跃度

6年,LTE用更短的时间走了完了W差不多15年走完的路。

LTE用更短的时间结束了诸多设备商的运命。

在这个时候回归LTE,我只能说此时的心境和6年前去W的心境如出一辙。没有什么新的革命性新特性,市场基本饱和,LTE优化运维与特性开发之间出现新的拐点。作为一个传统的通信工程师,我看到更多的同道中人主动或者被迫去向了新的行业领域。

有幸的是,目前的项目组承接了仅存几个设备商之一的一些转移业务,这些6年前的所谓核心业务。有趣的事,这个团队里的人员组成是来自6年前的诸多不同玩家。聊起往昔的峥嵘岁月谁都有说不完的故事。而此时此刻,大家似乎都同时在感慨已经越过了35红线,已经被这个社会遗忘了,作为行业的沉渣淤积在一起。

与此同时,身边也有大量的新人加入,那些刚从学校出来的新生代。但这些学校已经很少有传统通信强校的名字。找几个小弟小妹来聊天,才知道,通信专业似乎都快没人报考了。而这些新人,更多是为了拉低成本,让更多的资源转移到5G去。

今年12月,用机器学习的心,走通信运维的路

作为翻炒了一年的回锅肉,好在之前煮的比较熟,也感谢LTE R8到R12没什么大不了的改变。几个重要的特性在W里面也早就存在了。所以总体恢复速度比较快。加上在W产品线上的历练,作为一个工程师,感觉自己的综合实力还是有所增强。

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的原因,就纯粹的能力而言,显然是比6年前强多了,但是忧虑更多,所以很难找到6年前的那种成就感。就算是出自无知的轻狂,但那也是成就感。

唉,谈到成就感,真是有点自欺欺人。似乎也揭示了人性的虚伪。

07年12月,家人资助下,贷款买了个60几平的小套二,还是1997年的房子。想着可能不用多久就可以换个大点的。直到去年,一家老小5口依然挤在一起。10年,最现实的成就感就是在去年年初贷款90万利率还打折的情况下买了一套还算心仪的改善型住房(装修,小孩太小不敢立即住)。现在每年还有点能力一家老小出去转转。要是改到今年才买,按照今天的价格,成都房价似乎刚好翻了一倍,我怕是再过10年也没心思在这里写下这些破字了.....每每想到这些,都能惊出一身冷汗,感慨10年艰苦奋斗,不如一朝买房置业。感谢老天爷饶了我一命,没有用房价害死这个努力的中年人,让他还有那么点心力去追求他的理想。

年纪大不全是劣势,没有智慧积累才是真的劣势。

感谢这个时代,这一刻让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体会到自己是那么的无知,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坚定的相信机会是无穷的。

经历了3G、4G的交替,我已经没有了对技术变迁的恐慌与不安,甚至更加看好2G的未来。 因为现实已经昭示数据时代人们缺乏的不是数据的产生,不是数据的传递,而是数据的挖掘。在无限的数据里面更高效地挖掘出更有吸引力的信息。

这才是从根本上越过现有通信手段的极限,提高信息载体的利用效率,也是完整通信体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就通信业而言,5G已经发展到不用依赖于传统设备商,或者说传统设备商仅仅是在提供无线接入角度略有优势,而其他更多的机会将面向全社会开放。未来在通信业扮演主角的可以是传统的几个设备商,也可以是毫无名气的初创公司,更可以是其他行业的大佬新贵。

通信,是人的基本社会属性,根本决定了实体都能参与到通信行业中来。竞争会越发的多元化。而最有革命性的变化是:再也不是几家设备商之间比价格,或者几家运营商之间比套餐,而是人与机器之间比智慧。话句话说,通信业将归集在社会各种行业之列, 共同面对 人 和机器之间的新世纪智慧比赛。如果真的要押宝的话,我押机器人。

作为一个通信工程师,看了纽约街头人向机器人乞讨的漫画之后,我决心向机器低头。我要把自己有限的后10年的年华放在"向机器学习"的 "机器学习" 路上。

10年后,或许我将再没有机会在这个行业上立足,我相信,至少50%的社会岗位将被机器取代。希望有那么一点"机器学习"的成果能够继承我蹉跎的人生,找回我刚入行业的时的那份轻狂。

再到那年12月,尽管我们为通信而奋斗终身,通信早已将我们遗忘。

本文来自通信人家园

注: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09A0P0K800?refer=cp_1026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