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传龙:精准医疗解决的问题就是罕见病的问题

“我觉得精准医疗解决的问题就是罕见病的问题。罕见病最大的问题就是成本的问题,现在精准化医疗以后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他通过医疗可以对慢性病、罕见病有效果的,包括现在的人工智能分析,做了一个很大的发展,用了人工智能的方式找蛋白,缩短人工智能的流程。”12月9日,老鹰基金管理合伙人唐传龙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治理挑战与中国角色”上如此表示。

唐传龙表示,精准医学是多学科的,他整合了整个基因的技术,包括分子技术,包括生物信息技术,包括技术临床,再结合影象学。

他还建言,医改只要是双方改变,一个是医药分家,第二个是分级诊疗,第三个是保险估费,这是对医疗利好的。

以下为唐传龙发言实录:

唐传龙:老鹰基金是做早期项目的,我们属于投哪些创新类的项目,我们的方向是医疗大健康,还有消费升级,还有TMT,还有人工智能方向。还有北京做基因测序项目,也投过人工智能做新药的研发,我们还做健康类的项目。我们投过一些机车的项目,像共享单车。我们经常投我们的被投企业,我们会和我们的创业团队一起去交流,共同去探讨创业,当然我们还投过滑雪,第一次和汪总见面是在滑雪。所以小林刚才说错了,保险行业不关注医疗行业,华泰的王总很关注医疗行业。今天我们一帮做实业的企业家做天使,帮助完成他们的梦想。

唐传龙:我补充一下,我看了一下癌症,大家对他抱了很大的期待。还有一个方向,就是传统的一些病,一些罕见病,目前的一些方法还不太完善。我觉得精准医学是多学科的,他整合了整个基因的技术,包括分子技术,包括生物信息技术,包括技术临床,再结合影象学。华大做精测序里面的测序服务,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罕见病。我觉得精准医疗解决的问题就是罕见病的问题。罕见病最大的问题就是成本的问题,现在精准化医疗以后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他通过医疗可以对慢性病、罕见病有效果的,包括现在的人工智能分析,做了一个很大的发展,用了人工智能的方式找蛋白,缩短人工智能的流程。但是他通过化合物的结合,通过计算机的思维学习,他可能找到某些记忆。通过智能的学习以后,他知道某些很老的药可以用到罕见病上面,我觉得精准医学可以做在这些方面,补充一下。

岳蓉:你们投的精准医疗的项目,投资规模大概是多大,精准医疗和健康个性化的项目有没有盈利?

唐传龙:我们是做早期投资的,是可以允许失败率。因为我们早期项目看团队,看他的背景。他是多伦多大学毕业的,投入了10亿,现在已经有收入了。

唐传龙:我觉得医改只要是双方改变,一个是医药分家,第二个是分级诊疗,第三个是保险估费,这是对医疗利好的。精准医疗搞了以后,商业保险会大家发展起来,推动我们医药行业发展。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1209C0P23400?refer=cp_1026

同媒体快讯

相关快讯

扫码关注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