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习
活动
专区
工具
TVP
发布

社工与区块链怎么玩?有招

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商业世界遵循:“贪婪是好的”原则。只要利润不断增加,这最终意味着整个社会都会进步。所谓自私是人类进步的动力。

然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当麦道夫几百亿美元的庞氏破灭的一刻,SEC的不作为,QE的量化宽松,华尔街的次级贷…,从那时起人们一直在质疑贪婪是否是唯一应当的心态。

2008年后,一场名为“社会企业家精神与创新”的成长运动开始在北美浮出水面。这一运动倡导“三重底线”原则:企业可以并应该追求利润最大化,但不以牺牲他人和地球为代价。

作为一个概念,社会创新已经存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直到最近区块链才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在社会创新的早期阶段,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仅仅是硅谷和斯坦福大学科技领域的一堆噪音,现在它开始表现为社会变革的信号。

这一被无数人缪传、谬赞的去中心化的“嗡嗡声”,开始时似乎只是一种学院里冒出的社会思潮,究其源头与无政府主义的政治思想有关。而无政府主义使人想到,比特币可能会成为一种主要用于隐蔽的/或犯罪活动的工具。

但是,分权而不是集权的理念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化,就像“黑客攻击”一样。如果没有斯诺登和阿桑奇的爆料,美国NSA对全球各国的监听和对个人隐私的大规模侵犯谁又能知晓?川普和希拉里谁能当选也可能完全不是现在这样。

在比如土地权,财政援助,气候变化,贩卖人口和全球健康等全球性的社会问题面前,区块链有能力通过科技与社会创新的结合而改变全球面临的许多共同挑战。

分权还是集权这是一个问题!从全球范围看,从俄罗斯到美国,全球性的大国可能都会走向集权而不是分权。但是在商业监管、行业自律、责任追索等实际社会实践中,几乎每个人都别指望政府解决一切问题。

里根在他的就职演讲中有一句著名的话:别指望政府解决所有问题,因为那样,政府就会成为一个社会问题。社区、行业自律体现了每个公民和专业人的责任。

从普通互联网用户到小企业主,从家庭主妇到退休老人,世界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像是一个地球村。

随着技术创新带来的冲击,社会的组织形态、思想传播、文化观念正在经历急剧的变化。我们看到区块链提倡的去中心化和分权社会公治,与社会创新倡导的利用有限资源解决社会突出问题的愿景正在走到一起,建立区块链和社会创新之间的联系已经水到渠成。

原因很显然:区块链协议要求用户达成共识,可追踪,不可篡改,透明,安全,私密以及最终无需中间权威机构来认证以建立“信任”。不需要中央当局做出的信任背书就可以让双方交易。诸如跨境支付或汇款等事情可以毫无摩擦地发生,供应链物料的跟踪可以无缝地进行,并且世界上近20亿没有银行账户的银行可以在没有腐败阻碍的情况下发生。

加拿大Connelly公司可能提供了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可圈可点的一个案例:将区块链用于社会创新。该公司指导Ixo基金会使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一个社会创投的核心问题:如何证明形成了“社会影响”。该计划将在公益机构的全球区块链上抽取、捕捉已经上传的影响评估报告,称为全球影响分类帐(Global Impacy Ledger)。这些报告的上传、报告内容的来源数据、影响人群的上传数据、干预结果,都分别分权地各自上传到区块链中。通过对区块链中记录的这些不同来源、不可篡改的数据进行验证,然后就可以用评估模型算法,将已经实施的公益项目的报销标记转化为项目资金。通过这一流程,优化影响力工作和优化项目资金都将成为一个大数据的算法优化过程。

随着区块链技术人员开始看到他们所创造的东西是如何被使用的,他们已经逐渐意识到他们在指尖上拥有的力量,使世界变得更美好并获得利润,而不是只关注比特币交易所上下波动的价格,以及浮在纸面的财富。

本文经授权转自【DataWeco社创数据】

转载请注明!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80408A14S5300?refer=cp_1026
  • 腾讯「腾讯云开发者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cloud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

添加站长 进交流群

领取专属 10元无门槛券

私享最新 技术干货

扫码加入开发者社群
领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