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如此渴望向上生长的小伙伴们

这是孙司机的创世班车,欢迎上车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虽然这是哲学上的终极三问,但我还是想自己回答一下自己。

我是谁

斜杠青年孙鹏翔,92年生,辽宁大连人,现居杭州。我常自诩是个自由撰稿人也是个独立音乐人还是条创业狗。琴棋书画诗酒花,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通点儿却也样样都松。

我并不惮于说说我的历史:我大学其实是学化工的,毕业后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名化工工程师。重工业的倒班制工作模式很伤身体,加之太拼命,终究还是病得垮了。2016年在家养病养了一年,自学Audition录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发到了各大音乐平台上。没人听,又恰逢自媒体风口,又自学了AE搞起了自媒体。那段生活很自在,写歌唱歌写文章写小说,只是宅得快长蘑菇了。

转变在2017年。过完阴历年,静极思动的我决定“一桩南方开”。于是一路南下来到了“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杭州,背着我的破吉他,还有两千块钱。原本打算见见老同学后一路卖唱到云南的,去了几个录音棚我就改主意了。八年来我写了25首歌,全做一遍最少也要十几万。我爸不是李刚,不能抬头憧憬风花雪月的生活,就得低头研究脚踏实地地生存。

我从农村的山沟中走出,高考完做过铝塑门窗的小工,甚至至今还留着做纱窗的手艺;上大学从清晨六点就起来打工,最多同时做四份兼职,家教、食堂、卖货、发传单;工作了空闲时间就去卖唱。众生皆苦,遑论我一个。于是就去找工作了。

命运推了我一把,在杭州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区块链媒体采编。很感恩现任巴比特执行CEO王雷总,是他将我带进这个行业,教会我很多东西。没有王总,不会有我的今天。2017年3月4日,幸得王总赏识,入职了《信链社》。3月8日,信链社发了第一篇文章,也是我的第一篇区块链相关文章《共享单车惨遭毒手 区块链能否出手相救?》。

这一写就是一年。

后来和朋友闲时调侃,自嘲着说写的几百篇文章串起来可算个“区块链崛起史”了。那时候BTC五六千,ETH一百多,真令人怀念。2017年年末,信链社被巴比特千万收购,王雷总出任巴比特CEO。信链社有了个好归宿,很幸福很满足。我感觉我该撤了。

黑胡子说过,人的梦想,是不会结束的。

我最后还是离开了巴比特。我很喜欢巴比特,那里也是海盗文化。我望着桌前刻着“航海怪杰 孙鹏翔 巴比特”的水晶奖杯,心里暖得像坐在老家冬天的热炕头。我崇敬的长铗是格局浩然的智者,王总是对我有知遇之恩的恩师,可我最终还是决定去闯一闯风雪。

同时也在此作出声明:

声明

对于我本人与王雷总所达成的《著作权归属协议》,本人定当严格遵守。不再以“孙斯基”或“孙斯基观察”为名义进行创作或其他一切商业活动,用回自己本名“孙鹏翔”,抛空一切,从头再来。

我觉得大家仍然可以叫我“孙司机”,认识我的都叫我老司机,我都习惯了呢。名字无非代号,身体不过皮囊。其实“我是谁”真的无所谓,有所谓的,是大家能在我这里得到什么,不管是收获快乐、了解信息、学习知识,只要你没白来就好。

我从哪里来

“你从哪里来~我滴~朋友~”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滴故乡~在~远方~”

杨基有诗《感怀》云:“英雄各有见,何必问出处。”

英雄不问出处,搞事不看岁数。

其实前面就有说过,我从北方来,“从广袤平展的北方来,我的脚下,是如油的黑土地,我的胸中,充满炽热的情怀。”现在再说,我想说我来自美丽的杭州,“杭州妙链区块链技术有限公司”。左右折腾了两个月,这家和几个兄弟一起创办的新公司才尘埃落定。

以后,用“杭州妙链区块链创始人”的身份行走江湖。

公司地址在绿城西溪国际,在西溪谷也有个办公地址,欢迎五湖四海各路豪杰前来面基。

区块链已经越来越热了,前两天有看过两篇文章给我印象很深刻,《区块链媒体生死90日:成立半年求收购 软文跳水30倍 新大陆成泥汤》、《“把投资款退给你吧”,蓝海变血海,区块链媒体整批量死亡中》。其实文章中所提到的一些情景,我都亲身经历过,很感同身受。

大抵区块链媒体的原创性、区块链知识水平、技术水平都普遍很低,常常搞出差错贻笑大方。我没有去觊觎那些高薪,只想脚踏实地地做点事情。媒体太多了,竞争无序。泡沫终究要破灭的,很多人想要抢在泡沫碎裂之前起飞,我想的却是在泡沫碎裂之后落地。

公司很小,像漂在无垠大海上的一叶舢板。谁不想踏浪前行,谁会想被时代拍在沙滩上。《创业智库》前不久发了一篇文章,《创业公司CEO:在公司猝死之前,我先猝死了!》。

贩卖焦虑,似乎成了一种趋势。

做点不一样的事情吧,我如是想。

不做平台,只做自己。

如果你有看过市面上大部分的区块链相关书籍,就会发现同质化内容重复得很严重。这个行业似乎也确实陷入了一种泥潭,大家都卡在一个瓶颈,打来打去,毫无意义。我很喜欢佛,常在深夜默写经文。其实佛教、道教等,和区块链精神有着天然契合之处。都是分布式去中心化的。开放,自治。

所以无须去争什么,大家一起达成共识,去做同样的事情,莫不是挺好的麽。

我见证过市场繁花似锦,也经历过市场茂草为鞠。

大起大落中沉淀下的,不止对历史的铭记。

这应该是我与众多新入行的人们之间,最大的不同了吧。

区块链上人不稀,常有车手较高低,如今车道依旧在,少见当年老司机。

如果我开着一辆大巴车滴滴,你可愿上车,我们一起去探寻区块链的奥秘?

要到哪里去

“舌头”有一首歌《行动》,“去拿出你的眼神,去伸出你的中指,去响应一个号召,去举起支起一面旗帜”。

我要到哪里去?

“我们的生活,它就要开,往那儿开?往幸福里开吗?”

我是个玩摇滚的。像李志一样,只有一把破吉他的时候,就只能先玩玩民谣。其实没差啦,仍然是像区块链一样,只要达成精神上的共识,大家都完全可以分布式地自治。

我要到地狱中去,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朋友问我,“你这是家什么样的公司?”

我想了想,说还是做媒体。

其实我想换一种方式,爆炸的信息流中,可不可以有一条清流。

“你是发币了嘛?”tan90°的好嘛!

不过如果你想聊币倒是也可以跟我聊聊,我做出的预测,一年来还真很神奇地都赌对了没走空过。

“你们有什么业务?”

丁磊曾说,赚钱是顺便的。其实他没说圆润。钱,是在做事情的路上顺便赚的。业务是开拓来的,欢迎来找我聊聊。也许真没准儿,我就有你需要的资源,或者可以合作的地方呢。

我想到韭菜中去,为他们竖一道栏;

我想到企业中去,为他们撑一艘船;

我想到大众中去,为他们开一扇门;

我想到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们中去,为他们撑一把伞。

不止为了如此渴望向上生长的自己,也为了渴望向上生长的所有人。

想要我的财宝吗?想要的话可以给你,来找吧!

我把一切都会倾囊相授!及吾无身,又有何患?

其实我想做的东西很简单。

去见证区块链的路。

去让更多人来见证区块链的路。

“我”

什么时候能用上区块链?

什么时候会经常用到区块链?

什么时候生活中离不开区块链?

什么时候用区块链为文章确权能影响、肃清整个行业?

什么时候区块链能帮我更好地玩音乐?

区块链,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我带着无数的问题,在跟着区块链走。

它的大起大落,左右着我的喜怒哀乐。

我们从虚无中来,亦将归于虚无中去。

但这个过程可以很美丽。

像从一颗火药,变成烟火里散落的尘埃。

如果我是一朵烛火,我希望可以点亮更多人,让黑夜里的我们更加明亮、更有力量。

如果我是一只飞蛾,我愿意扑向这火,就让我燃烧自己,为你们贡献我所有的温暖。

从今天起,期望你能有我的陪伴,在世界这片广袤无垠的森林中,茁壮地向上生长。

写这篇东西,其实也算完成了一次心路旅程。

我想起我刚开始写区块链文章的时候。阅读量从两位数到三位数便心头雀跃不已。作文如烹饪,众口皆难调。碰到对上口味了的,便觉得弥足珍贵。支持我的人儿们,是我最大的动力、最暖的港湾。没有你们的鼓励,我可能早已把自己放弃。

我一直在想着如何回馈。去年过农历年前,我自掏腰包搞活动。以后我想多搞一些,让大家都能在我这里得到一些实质性的回报。

大势之下,路皆难走。就让我成为一坛老酒吧!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积少成多以飨读者。那些一直关注我、支持我、鼓励我的人儿们,我想对你们说,“一直以来,承蒙关照!路还很长,请多指教!”

以上。

就这样吧,感恩所有的恩敬悲田,感恩所受的一切供养。谢谢,谢谢每个独一无二的,遇到的你们。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521G1CQS5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