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杂谈 杨骥

为人妻,为人母,洗衣便是我的日常生活琐事之一,不得不洗。

随着物质文化生活水平和对健康理念的认知都在不断提高,洗衣,反倒成了一件麻烦事儿。

一家三口,人不多,衣服倒是不少。每日勤换,每日勤洗。说是简单,做起来倒是苦不堪言。新时代主妇们通常将衣服根据颜色、材质、用途等等分开清洗。大人的衣服跟孩子的分开;内衣跟外衣分开;外衣又不跟袜子一起洗;胸衣不能跟内裤混;孩子的内衣跟大人的也是要分开;纯棉的不能跟真丝的在一起洗;所有的衣服一律不能混色洗等等。倘若是洗西服、礼服等,洗完还得熨烫,这些还都没算上鞋子和帽子等其他配饰的清洗。

如此种种,总是让我伤透了脑筋。每日上班通勤时间12小时,刨去睡觉和陪伴孩子的时间,所剩时间已无几。想来,花费如此功夫在洗衣这一件事上,实属不值当。

恰逢今年搬家之际,原想着花个大价钱购买一台高科技洗衣产品彻底解决此烦恼,却不想寻遍所有网上商城和实体商店,均未能如愿。在我看来,现在动辄大几千块的进口洗衣机,跟十几年前风靡中国大江南北的小天鹅牌双筒洗衣机并无多大差别,只是在外观形式上将洗衣桶和脱水桶合二为一;而在功能上,各种花哨的功能按键,几乎无用,无法从根本上做到分类清洗,更难以达到清洁、健康的目的。

这不禁让我对现在蒸蒸日上的人工智能有些失望,对网络流行的说法:“得人工智能得天下”产生怀疑。曾有段时间因为铺天盖地的人工智能AI广告产生知识和技能的恐慌和焦虑,担心着我的工作即将被取代,自己对社会产生的价格竟然不如一台机器。而现在看来,也许这件事情的发生还要有待时日。至少洗衣这件事上,他还确实没帮上太多的忙,依然得靠勤劳主妇们的耐心和双手解决。不信,看看我正在使用的那台扫地机器人,现在不知卡在了哪个旮旯犄角,我连将它找出来的想法都没了。

洗衣难,绝望之际,经常能想起小时候,奶奶怀抱着一个超大的木盆坐在巷口里洗衣服,硕大的木盆里堆满了一家老小的衣服,像是一片汪洋大海,奶奶的手,像是一叶小帆船,永远也划不到岸边。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一大盆衣服已经被洗干净放进了旁边的竹篮里。奶奶似乎使了好大的力气才从木凳上挪开屁股起了身,纤细枯瘦的胳臂上拎着那一大篮子衣服一歪一扭的走向了村头的小河边。不久河边传来了棒槌捶打衣服的清脆声,混合着孩童们的欢闹声,日已近午时。

作者简介:杨骥,建邺区政务办工作人员,从事基层工作多年。爱好烘焙,长跑和远行。座右铭:任何时候,都没有抱怨的理由,因为只要努力,总能突破。

金陵作家(微信公众号:yiboshius)欢迎广大读者来稿,稿件体裁不限。来稿要求原创,未在微信公众号发表过,不含政治内容,并请附作者简介、照片、微信号。

请大家注意查看自己的邮箱,来稿如采用,会邮件通知。

扫描或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金陵作家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530B1CC61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