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趟列车》

(一)

安迪再一次在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是他写的第四份离职申请书,距离安迪第一次提交申请已经过去六个月了。

那是渺无音讯的六个月,也是极度空虚的六个月。

不过即使如此,安迪也没有气馁,因为他深深明白自己工作的特殊性。

这是一份科学研究中最顶端的工作——人工智能开发计划。

人工智能开发计划成立于2030年,是由国际科学研究所提出的一项实验项目。这个项目聚集了各国最顶尖的七名脑科学研究人员,随后开始了跨时代意义的科学实验——仿生人的制作。

仿生人就是仿真机器人,是以模仿真人为目的的机器人。区别于人形机器人,仿生人的体内并不是一大片的电路板块,而是拥有人工制作的仿真器官,例如大脑、心脏和血液。人们将各种仿真器官移植到仿生人身上,并为它制作了一种新的生物循环。科学家们希望通过这项实验而改变多年来仿生人研究毫无进展的局面。

“我们决定到月球上去研究!”

那一年,劳伦斯先生站在台上说出了这句话。八十岁的他支撑着嶙峋的身体,汗水从他银白色的发尖滴下,划过了他抿到颤抖的双唇。他是国际科学研究所的所长,也是人工智能开发计划的发起人。

如浪般的掌声响彻了发布会现场,台下所有人都激动地起身鼓掌,而站在角落的安迪更是拍红了手。

最终,安迪如愿以偿地参与到了项目中去。

(二)

曾有人说过,人与上帝最大的区别,在于上帝可以创造生命,而人只能毁灭生命。毁灭与诞生一直是科学的最终意义,但几百年来,人类往往只能触碰其毁灭的一面,而在诞生的那一面犹如一道横贯世界的门紧闭着。

这一次,上帝依旧紧握着这扇门的钥匙。

实验失败了。

这次的失败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出现,随后带来了一系列的学术矛盾,几乎所有科研人员的心都跌入了谷底,项目计划一度搁置了下来。

在众多天才研究员中,似乎只有安迪没有表现出捶胸顿足般的难受。

实验失败那一刻,他只是默默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孩,一言不发。

她叫凯莉,二十岁的法国女孩。

那一刻,他只担心凯莉会不会失声痛哭出来,抄在口袋里的手紧紧地握着一张手帕。

然而,安迪似乎多虑了。凯莉并没有流泪,她甚至没有露出太伤心的表情,仅仅是眼眸前闪过了一瞬间的失望而已。

安迪把头转向实验室,只见劳伦斯站在二楼的观测台上,冷冷地俯视着手术台边一位被搀扶着的研究员。

正是他刚刚操刀完成的手术,他也是研究组里唯一一位懂得器官移植的医生。此时,他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安迪从他眼神里看到的不是难过,而是深深地恐惧。

(三)

“安迪,你知道《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凯莉站在房间的一侧,望着窗外,轻声说道。

“菲利普·迪克?”安迪抬头看了凯莉一眼,他坐在房间的另一侧,正埋头整理着堆积如山的实验数据,“我看过这本书。”

“那,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凯莉回过头,看着安迪,说道。

“这个真的不知道呢。”安迪绕了绕头,尴尬一笑,“不过科学研究过动物是可以做梦的,或许仿生人也可以。”

凯莉笑了笑,随后走到安迪面前坐下。她饶有兴致地看着安迪,问道:“那安迪呢?安迪最近有做梦吗?”

“那当然啊!”安迪说道,“不过最近总是梦到自己在做实验,让我很头疼呢,醒来之后总让我觉得没有睡过觉。”

凯莉扑哧一笑。

“但最近有一个很有趣的梦。”

“有趣的梦?”

“有一次我在梦中照镜子,发现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很年轻的人。”安迪望着天花板,努力地回想着,“但奇怪的是,在梦里面我一直觉得那个人就是我,并没有感觉到违和感。”

“后来我一直走着,一路上遇到了许多人,他们都依次和我打招呼,我也很友好地回应他们。我明明不认识他们,却能一一说出他们的名字,就像老朋友一样。”安迪生动地说着,时不时还做出打招呼的动作,“不过等我醒来后我才意识到,这是个多么荒谬的梦。”

当意识到凯莉正非常专注地看着自己时,安迪就像是一只离开了樊笼的鹦鹉,开始滔滔不绝地说着。

他觉得凯莉被自己的故事迷住了。但安迪却没有意识到,这样专注的眼神,即便是那天实验室里,凯莉都不曾露出过一秒。

(四)

“我认为,或许是我们对生与死的理解还不够深刻。”凯莉幽幽地说着。

“生与死?”安迪不解道。

“我们没有弄清楚怎样才算活着,怎样才算死亡,所以我们的实验才会失败。”凯莉叹了叹气,说道。

“我们对活着的定义总是很模糊,可以说我们根本难以定义怎样才算存在。”

“若我们把思考点从‘生与死’转移到‘出现与消失’的层面上会比较好理解?”凯莉说着,随后转过头来,“安迪是怎样看待存在的问题呢?仿生人的诞生到底是哪个层面上的问题呢?”

安迪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想...大概是记忆或者是经历吧?我记得我活过的大部分时间,能清楚地回忆起一些刻骨铭心的事情,我的身体能感受到周围的一切,这些大概是我存在的证明吧。”

安迪继续说道:“仿生人的出现可能只能归结于‘出现’而谈不上‘生’吧,毕竟仿生人一出生就是成人,他并没有经历物竞天择和用进废退的过程。我觉得正是这一点违背了某些自然定律而使我们的实验失败。毕竟自我意识这种东西大概只有经过记忆或者经历慢慢养成吧,仿生人并不具有这些东西。”

“但如果记忆是假的呢?一个刚出生的人被植入了二十年的记忆,那他算是活过了二十岁吗?”凯莉认真地看着安迪,说道。

“我不知道。”安迪哈哈一笑,“凯莉小姐的想法总是很有趣呢!不过目前我们对记忆方面的研究还很欠缺,大概还没有达到移植记忆这种程度吧!”

“啊。”凯莉的脸红了,不好意思地说道,“是我想太多了。”

“不过这个‘人工智能开发计划’也是够荒唐的了。”安迪翻阅着手中的研究策划书,说道,“虽然前期的计划还算合理,但是后半段全是针对仿生人的测试,什么人格测试、社会意识测试、情感测试等等。”

“劳伦斯先生就没有考虑到我们连仿生人的制作都不成功的情况吗?”安迪摆了摆手,无奈地说道。

(五)

几天后,凯莉突然不见了。

其中一位研究员偷偷告诉安迪,劳伦斯先生要去地球重新采集实验材料,似乎凯莉也一起去了。随后,研究员给了安迪一把钥匙,告诉他这是凯莉房间的钥匙,今天起就可以搬进去住。

凯莉的房间是研究组里面最大的,也是设备最好的一间。

安迪推开门的刹那,只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上世纪伦敦大学的图书馆。凯莉的床边放着一本法语翻译的莎士比亚戏剧《暴风雨》,细长的书签夹在三分之一页数上,其余部分沿着烫金的页眉细细垂下。

窗台前的桌子放着好几本读书笔记,安迪小心翼翼地翻着,里面摘抄着不少夏目漱石和三岛由纪夫的句子。

原来凯莉是这么喜欢读书,安迪不由得感叹道。

从那以后,只要有一时间,安迪就会坐在书桌前认真阅读凯莉看过的书。安迪依照着凯莉读书笔记的顺序,从司汤达的深沉读到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疯狂,再从毛姆的细腻读到了保罗柯艾略的神秘,他开始迷恋于马尔克斯的幻想,而最终又在莎士比亚的暴风雨中慢慢沉沦。

在那段时间里,就仿佛凯莉不曾离开过。她轻轻依偎在安迪身上,用轻柔地法语缓缓讲述着一个又一个迷人的故事。

安迪突然有点想凯莉了。

其实从他注意到凯莉开始,安迪就意识到自己变了。他不再是那个只会听上级命令,然后埋头做实验的研究员。他开始有意无意地接近凯莉,但又怕她误会,于是只好以讨论学术问题为借口去找凯莉。但每次凯莉总会说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和一些难以理解的形而上学的辩题,让安迪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看到凯莉就好了。

而如今,却看不到凯莉了。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他突然想起凯莉了曾经说过的这句话。

我能梦到凯莉吗?

安迪坐在椅子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六)

“你的申请批下来了,安迪。”

一位年轻研究员将一份文件递给安迪。

接过了文件的安迪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立刻收拾文件准备离开。

“噢天啊,我差点给忘了。”研究员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信封。

“这是凯莉给你的,她让你上车后再拆开。”

安迪接过了凯莉的信,小心翼翼地放到包里。

终于能去见凯莉了!

安迪站在月台上,眺望着地球,内心浮想联翩。

只要登上这辆列车,就能回到地球见到凯莉了。

“150128P列车即将进站,请各位乘客做好准备。”

橙色的列车从远处缓缓开来,安迪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分钟,这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趟列车。

上车后,安迪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确认安全带无误后,安迪迫不及地地拆开了凯莉的信。

映入眼帘的,是用斜体法文写的问候语。

亲爱的安迪,

你最近还好吗?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其实这几个月以来,我一直在和劳伦斯先生进行着项目计划的最后一步,那就是仿生人情感测试。你可能会问仿生人的实验不是都失败了吗?但其实在众多次实验中,有一例实验是偶然成功的。那时候一位被判定为弃品的仿生人突然动起来了,那个人就是你。这件事情只有我和劳伦斯先生以及那位医生知道,只可惜从那以后,我们再也制造不出成功的仿生人了。

还记得你说过的那个梦吗?其实那是真实存在的事情。因为我们为你移植了记忆,你是第一例成功移植记忆的例子。如今你已经通过了仿生人最后的情感测试,你与普通人一样会有情感变化,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呢?总之,你现在已经是一名合格的仿生人了,也是唯一的一名。你即将前往地球,那边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工作。

最后想了很久,决定还是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当时劳伦斯先生让我离开你的原因,是因为他察觉到我爱上了你。而为你提供记忆的研究员是我的未婚夫,他在献出记忆不久后就感染身亡了。

他也叫安迪。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614G22SBD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 如有侵权,请联系 yunjia_community@tencent.com 删除。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