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部识别——是福是祸?

警察执勤

使用智能眼镜

面部识别技术将会是我们未来生活的一部分。世界上的很多城市到处都安装了摄像头,例如在中国,你会无可避免地受到管道闭路电视系统或者佩戴特殊眼镜的警察的监控,然后登陆到数据库中对你的日常习惯、社会信用、甚至你朋友的身份进行调查。

同时,越来越多的摄像头和面部识别技术用在公共和私人建筑中。美国的一些学校为了防止枪击事件的发生,安装了面部识别系统,但是实用性让人怀疑,因为大多数的校园枪击事件都是学生引发的,他们的面部信息都已经在数据库中并且有完全的访问权限。ACLU等民权组织表示面部识别摄像头不属于学校,因为它们具有入侵性且目前还不成熟,尤其会对女性和非白人带来一些问题。

在中国,一些学校也对面部识别系统进行了测试,用于监控学生的表现以及学生是否在课堂上专心听课。分析面部信息使用的是算法,而其它的类似技术,如情绪监控,已经被用在中国军队和一些私人公司中,即在帽子中安装无线传感器,能够读取脑波,然后决定是否需要休息或者安排新的工作,这些都是以“高效率”的名义进行的。

我们的未来就是使用这种技术对我们进行永久监控吗?一些权威专家表示,面部识别有存在的价值,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接受,然后将这一技术看做是我们未来生活的一个方面。这种“技术宿命论”认为,我们采用这一技术的动机是因为恐惧或者能够大大提高生产力,技术实在太强大,以至于我们毫无选择的余地,需要去接受这些技术。这就意味着,政府不会询问我们是否需要这一技术,即使你被动地抵抗这种带有传感器的眼镜、帽子或者其它的技术,那也只是无用之功。

如果面部识别会成为生活的一部分,那么我们在教育领域又能做什么?在IE商学院,我们有虚拟教室WoW Room,这是一个有45平方米大屏幕的互动式教室,屏幕里面的学生有的在家工作,也有的在其它地方。我们测试了一个参与算法,能够让老师知道哪些学生在专心听课,哪些学生觉得课程无聊或者分心。学生可能会适应这一技术,但是大多数的学生表示他们这个能够影响他们成绩的技术感到不舒服。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一技术来实时提醒老师:如果你发现学生分心了或者觉得无聊,那么有可能是因为课堂内容、讨论或者其它的教学方面没什么用处,因此你需要采取措施来改善你上课的方式。

摄像头、脑波监控系统或者算法是如何影响我们工作的?从根本上来说,这些可以用于监控、警告、甚至解雇违规的员工。这就意味着,无聊或者分心的员工并不是没有生产力。像Crossover等公司已经有了这种控制环境,监管人员在工作时间段,每10分钟就会使用监控工具,如WorkSmart,对他们的小组成员进行监控,这一工具会对每一个正式员工使用的软件、打开的网站、以及在软件和网站中所花费的世界、键盘敲击次数和鼠标移动的数据进行集合,并且每10分钟都会随机且在没有提示的情况下通过员工的网络摄像头对员工进行拍照。在80个国家中,有超过1500名员工是按照这种方式被监控的,公司也只会花时间去监控那些全职员工。

由于无条件底薪体制的发展,我们未来的工作会是自愿的、或者并不只是为了生存,这些工具能够基于优化生产力的标准从而促进支付体系的完善:如果分析发现员工厌倦或者分心,那么就让他们睡一会,或者做其它的事,然后回来继续工作。这是个好主意,还是反乌托邦式的噩梦?在不久的将来,面部识别技术以及分析脑波的能力意味着我们会永久处于被监控状态吗?学校或者高校是否应该教育学生如何利用这一技术,以及为这一技术的使用建立一个道德准则?或者我们只忽略这一技术,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们还有其它的选择吗?

原文作者:Enrique Dans

编译:信软网

  • 发表于:
  • 原文链接https://kuaibao.qq.com/s/20180626G1BWQL00?refer=cp_1026
  • 腾讯「云+社区」是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帐号(企鹅号)传播渠道之一,根据《腾讯内容开放平台服务协议》转载发布内容。

扫码关注云+社区

领取腾讯云代金券

年度创作总结 领取年终奖励